工人阶级的先锋战士顾正红

--------------------------------------------------------------------------------

  1925年5月30日,震惊中外的“五卅”反帝爱国运动像火山一样燃遍整个上海,席卷全中国。而共产党员顾正红的壮烈牺牲,正是五卅运动的导火线。

  顾正红,1905年生,江苏阜宁(今属滨海)人。1921年家乡遇水灾,随母亲流落到上海,后在上海日商内外棉九厂、七厂当工人。外国资本家对中国工人政治上的压迫、经济上的榨取、肉体上的摧残、精神上的折磨,在年轻的顾正红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1924年夏,顾正红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上海举办的工人夜校的学习和沪西工友俱乐部的活动,很快成为俱乐部的积极分子。

  1925年2月,上海22家日商纱厂工人先后举行罢工,顾正红参加了工人纠察队和罢工鼓动队,积极投身罢工运动。就在这场斗争中,顾正红经受了锻炼与考验,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为了对付不断高涨的工人运动,日本资本家使出了种种手段。5月15日,日本资本家宣布内外棉七厂停工,不准工人进厂。顾正红率领工人冲进工厂要求复工和发工资,他跑在工人队伍的最前头领头高呼:“反对东洋人压迫工人!”面对带枪的日本大班(相当于厂长)及其打手,他毫无惧色,据理力争。日本大班凶狠地朝顾正红开枪,子弹击中他的左腿,鲜血直流。他忍着伤痛,振臂高呼:“工友们,大家团结起来,斗争到底!”敌人再次开枪,击中他小腹。他紧紧抓住身旁一棵小树,顽强地挺立着,继续号召工人们坚持斗争。刽子手又向他连开两枪,用刀猛砍他的头部。顾正红,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工人阶级的先锋战士,在反帝爱国斗争中,为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年仅20岁。

  屠杀事件激起上海内外棉各厂工人的愤怒,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组织下,当天举行了大罢工,罢工浪潮迅速席卷上海各界,很快燃成了反帝爱国的熊熊烈焰,声势浩大的五卅运动爆发了。

  新中国建立后,党和政府在上海和江苏省滨海县分别建立了顾正红烈士纪念馆,其家乡被命名为正红乡、正红村。

 

工人先锋顾正红
周正新 蒯本生 王加杰

--------------------------------------------------------------------------------
  顾正红,1905年出生于江苏省阜宁县獐沟区射阳河畔小顾庄(今江苏省滨海县正红乡正红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1913年,家乡遭灾闹饥荒,饿殍载道。老实巴交的父亲,不忍心看着家人活活饿死,为了一家人的活路,只身跑到上海谋生。1921年秋,苏北发大水,猛兽般地洪水无情地淹没了顾正红家仅有的几亩洼地,冲毁了赖以栖身的两间破草房。一家人唉声叹息,无以为计,在母亲的带领下,搭乘乡邻的一只小木船漂泊到上海,东寻西觅,好不容易才找到在一家小油厂当苦力的父亲。靠穷朋友的帮助,一家人在沪西的贫民窟里搭起一个“滚地龙”(一种极其简陋的栖身场所)庇身。父亲收入微薄,全家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在饥寒交迫中挣扎。懂事的顾正红,十分体恤父辈的艰辛,主动领着弟妹们在洋场十里的上海滩拾破烂、拣煤渣,帮助父母打发着饥馑的日月。

  顾正红18岁那年,可怜的父亲到处托人说情,不惜借钱送礼,才把他送进了日本资本家开办的内外棉九厂(今上海第四棉织厂)粗纱间做扫地工。从此,顾正红和千万个旧中国的工人一样,在外国资本家的重重压榨下,从事奴隶般的劳作。工厂每天做工十二三个小时,星期六还要加班到深夜,连续做工几个月,却拿不到一分钱工资。后来,听说工钱被工头揣进了腰包,顾正红气愤至极。有一次,他理直气壮地向工头要工钱,倒被工头打了个耳光。顾正红怒火中烧,紧握双拳,正要还击,被在场的工人兄弟拉住了,他们劝他不要眼睁睁地吃大亏。可是,血气方刚的顾正红,越想越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一天放工后,他约了厂里几个贴心的年轻伙伴,等候在工头回家的路上,趁其不备,从身后拦腰一棍,接着又是几棍打在工头的腿肚上,工头顿时倒地。顾正红再上去给他一个耳光,愤愤地骂道:“打死你这个东洋人的狗腿子!”吓得工头狼狈地连声求饶。事后,顾正红当然逃不过被工厂开除的厄运。但他总觉得为穷兄弟们出了口气,一点也不后悔,相反,更激起了坚决斗争的勇气。

  天下穷人是一家。不久,在众多穷工友的帮助下,顾正红又进入内外棉七厂做布机上的盘头工。帝国主义资本家对中国工人政治上的压迫、经济上的榨取、肉体上的摧残、精神上的折磨,在年轻的顾正红心灵上打下了深深的阶级烙印,播撒下民族仇恨的种子。这时的顾正红,在冥思苦索这样一个问题: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解放,为了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崛起,怎样才能铲除帝国主义资本家对中国人民的压迫和剥削?!

  这时,中国共产党的活动在上海日益活跃。1924年,党组织在沪西小沙渡一带办起了平民学校,接着成立了沪西工友俱乐部。俱乐部像磁石一样吸引着顾正红。他不顾一天做工后的劳累,一下班就一头钻到俱乐部去。在那里,他聆听邓中夏、恽代英、刘华等共产党人透辟入理的演讲,懂得了许多平生从未听说过的革命道理。回到工厂,他将刚学到的革命道理,有板有眼地讲给工人兄弟们听,大家的心都被他说得滚烫滚烫的,一个接一个地参加工友俱乐部的各项活动。有时候,顾正红还把青年伙伴带到家里,谈论在俱乐部里学习革命道理的心得体会。父亲在旁一边听他讲解,一边担心他再闹出纰漏,劝说道:“在上海这地方混饭吃不容易!宁交四海友,不结一个冤啊!”

  顾正红回答:“四海穷人皆朋友。要说冤家,那就是吸我们血髓的东洋人!”

  顾正红在工友俱乐部这个革命摇篮里,一天天成长起来。他接受了党的教育,犹如禾苗受到阳光雨露的照晒和润泽,革命理想愈益远大,革命热情越发高涨,逐步认识到:要摆脱帝国主义资本家的压榨,单枪匹马不顶用,必须和千百万同命运、共患难的阶级兄弟拧成一股绳,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敢于斗争,坚持斗争到底,才能赢得中国工人阶级的新生!才能夺取中华民族的彻底解放!

  1925年2月,是上海历史上不平常的月份。党组织领导了上海22家日商纱厂3.5万工人的同盟大罢工。在这场血与火的斗争中,顾正红身为工人纠察队员,满腔热情地宣传罢工斗争的重大意义,积极鼓动工友们投身罢工,带头到马路上维持社会秩序,亲手精心编印罢工斗争小报。经过声势浩大罢工斗争的锻炼、考验,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获得了新的政治生命,成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一员。

  大罢工后,上海工会组织的力量一天天壮大起来,然而,帝国主义资本家对工人的压迫、剥削,却变本加厉,越发狠毒残酷了。

顾正红追悼大会



  5月15日清晨,工友俱乐部召开各罢工工厂工人代表会议,研究如何粉碎帝国主义资本家对付工人的阴谋。会上,大家分析认为,目前市场上棉价高,纱价低,东洋人正想用关厂的办法来卡工人,如果再搞一次大罢工,那正好中日本资本家的圈套。所以,到会代表一致同意刘华提出的意见:纱厂工人罢工,布厂工人照常上班。布厂没纱,自然要关车,工人照样可以拿到工钱。散会后,代表分头把会上的决议告诉工人们。

  是日,织布七厂的日班工人刚上班,日本领班经过密谋策划后,恶狠狠地宣布:“今天厂里没有纱,你们统统的回去!回去!!”并阴险地说:“你们没工做,是十二厂工人不给棉纱!”妄图把停工的责任推到十二厂工人身上,以此来挑拨工人兄弟的关系,离间团结斗争的力量。同时,日本资本家还通知门房,不许夜班工人上工。日班工人聚集在厂办公室门口,向日本资本家强烈提出,要坚持上班,不做工也要发工资。工人们同日本资本家相持着。中午时分,日本巡捕房派人来佯称,停工发半天工钱,工人们这才离去。

  顾正红得知消息后,认为同日本资本家开展斗争的机会又到了,便约了几个工人积极分子,分头通知夜班工人准时上工。下午5点半钟,夜班工人陆续来到厂门口,工厂大门紧闭,工头、巡捕手持铁棍,虎视眈眈地把守着。顾正红见状,气得满头冒火,把手一挥,号召弟兄们攻门。60多名工友一拥而上,推断了厂门的铁闩,大门“哗”地开了,工人一齐涌了进去。守门的工头和巡捕,操起铁棍,朝工人头上、身上狠狠打去。顾正红带领一部分工友,冲进物料间,取出“打梭棒”进行自卫还击。

  这时,内外棉七厂日本大班川村和内外棉日本副总大班元木接到报告,抓起手枪,带领一批打手,杀气腾腾地朝工人们奔来。又一批夜班工人来到工厂,顾正红昂首挺胸地站在工人队伍最前面,举起“打梭棒”,厉声责问道:“你们东洋人为什么不让我们上工?”并且高呼“反对东洋人压迫中国工人”等口号。

  日本资本家在上百名工人的包围下,气急败坏,像一条条红了眼的恶狼。川村看到带头“闹事”的正是他们的眼中钉顾正红,便恶狠狠地朝他腿部开了一枪,立时,鲜血直流。工人们挥动拳头和“打梭棒”,向日本资本家及其打手冲去。这时,凶狠恶毒的川村又迎面向顾正红腹部开了一枪。他强忍疼痛,紧紧抓住身旁的一棵小树,挺立在工人队伍中,顽强地指挥斗争。

  川村见顾正红还在同他们作对,像一头发疯的野兽,咆哮起来,又向顾正红头部连开两枪,一个打手还举刀向顾正红猛刺几刀。顾正红因伤势过重,体力不支,倒在血泊中。

  日本帝国主义资本家惨无人道的罪恶行径,进一步激怒了在场的工人兄弟。他们愤怒的情绪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高喊“抓住杀人凶手!”“一定要凶手偿命!”“我们要报仇!”等义正词严的口号,奋不顾身地同日本资本家及其走狗展开搏斗。在斗争中,有4名工人重伤,7名工人轻伤,但大家毫不退缩。工人们怀着无限的悲愤,噙着泪水,把顾正红和受伤的工人抬上人力车,送往医院抢救。上车时,顾正红还喃喃地关照工友:“我不去东洋人办的医院。”

  5月16日下午2时,中国人民的好儿子、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顾正红,为中华民族解放的伟大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年仅20岁。

  5月24日,成群结队的工人、学生和各阶层人士1万多人,怀着对帝国主义的强烈仇恨,对死难者的无限敬仰之情,在上海潭子湾三德里会场,隆重举行庄严肃穆的顾正红烈士追悼大会。烈士遗像两边的挽联是“先生虽死,精神不死!”“凶手犹在,公理何在?”,横额是“工人先锋”四个大字。这次追悼大会,是对帝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罪行严正抗议的大会,是进一步动员中国人民同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进行不屈不挠斗争的誓师大会。

  5月28日,党组织为了把上海工人阶级的斗争和各阶层人民的反帝爱国运动推向新高潮,决定在5月30日举行一次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于是,在中国现代革命史上影响甚大的五卅反帝爱国运动,拉开了震惊世界的序幕。

  如今,在江苏省滨海县正红乡顾正红烈士纪念馆的大院内,顾正红烈士的半身塑像,英姿挺拔,威武雄壮。塑像同陆定一题词“五卅烈士永垂不朽”、魏文伯题词“顾正红烈士精神不死”,构成一幅光彩照人的景观。前来瞻仰的人们,驻足在塑像前,鞠躬致敬,寄托无尽的哀思。 

顾正红 反对资本家的先锋 

--------------------------------------------------------------------------------

  1916年,因家境贫困,父亲顾宝苏去上海做工。顾正红11岁便给地主家放牛。1921年10月,家乡遭水灾,母子8人一路讨饭到达上海。父亲在一家油厂做工,靠挣工钱无法养活一家人。顾正红同弟妹拾煤渣、拾破烂,勉强度日。不久,二弟饥病而死。

  17岁那年,父亲请人说情,进了日本资本家办的内外棉九厂(今上海市第四棉织厂)当扫地工。劳动几个月,工资分文未发。他听说车间“拿摩温”(即工头)克扣工人工资,就同几个伙伴约好,在一天放工后,等在“拿摩温”回家的路上,将他痛打了一顿,结果顾正红被日本资本家开除。后来,在穷工友的帮助下,又进了日商内外棉七厂(今为上海第二棉织厂)布机车间做工。他经常看到日本资本家殴打工人、欺凌工人的罪行,心里燃起了仇恨的烈火。

  1922年夏,地下党在沪西办工人补习夜校,并成立了沪西工友俱乐部。他积极参加夜校学习和俱乐部活动,明白了工人阶级只有组织起来,坚持斗争,才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资本家。他很快成为俱乐部的积极分子。有时趁工头不在车间,向工人宣传革命道理,启发大家团结起来,同资本家斗争。他还教工人唱打倒军阀、打倒土豪劣绅等革命歌曲。1925年2月,上海22个日本纱厂4万多工人,在党的领导下,为反对日本资本家无理开除工人举行大罢工。顾正红参加了工人纠察队,积极向工人宣传罢工的意义,揭露帝国主义剥削压迫中国工人的种种罪行。他经受了斗争的锻炼,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5年5月15日,顾正红去上夜班,只见工厂的两扇大铁门关得死死的,工友们气愤地告诉他:“东洋人关厂了!”他把袖子一挽,斩钉截铁地说:“不发工钱决不回去!”说着,带领一群工人猛砸大门。铁门被撞开了,几百名工人呼喊着冲进厂里。几个“包打听”和“拿摩温”拿着铅灌的巡捕棒扑上来,当场有几个工人被打得头破血流。他一面高喊:“东洋人打人了!”一面率领工友们奔向物料库,每人拿了根“打棱棒”,勇敢地向敌人冲去。内外棉副总大班元木和七厂副大班川村带枪赶来,后面跟着一大帮打手。他跑在工人队伍的最前头领头高呼:“反对东洋人压迫工人!”日本资本家凶狠地朝顾正红开枪,子弹击中左腿,鲜血直流。他忍着伤痛,振臂高呼:“工友们,大家团结起来,斗争到底!”川村再次开枪,击中他小腹。他紧紧抓住身旁一颗小树,挺立起来,忍着剧痛,继续号召工人们坚持斗争。刽子手川村又向他连开两枪,一个爪牙还用刀猛砍他的头部,他踉跄地倒在血泊中。工人愤怒已极,抡起打棱棒勇敢地同敌人搏斗。凶手川村、元木等在武装巡捕的掩护下狼狈逃走。工友们急忙找来黄包车,把他抬到车上,大队工友簇拥着黄包车护送他,沿途市民自动加入护送行列,变成一支声势浩大的示威队伍。5月16日,他终因伤势过重,英勇牺牲,时年20岁。

  他的英勇牺牲,燃起上海工人的反帝怒火,成为“五卅”运动的导火线。当天,沪西日本纱厂两万多工人宣布罢工,提出了惩办凶手和赔款等条件。5月24日,上海地下党组织了全市性的顾正红烈士追悼大会,到会的有工人、学生和各界代表一万多人。潭子湾的公祭会场成了一片白色的海洋,会场四周挂满挽联、挽幛和各工会的唁匾,会场正中白色帷幕上挂着顾正红烈士的遗像,两旁的挽联是:“先生虽死,精神不死!凶手犹在,公理何在!”横额是“工人先锋”四个大字。帷幕后面停放着烈士的灵柩,上面盖着一块洁白的绸子,写着“东洋人打死中国人!”八个大字。整个会场笼罩着一片庄严悲壮的气氛,“为顾正红烈士报仇!”“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声,此起彼落。5月30日,上海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帝大示威,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震惊中外的“五卅”反帝爱国运动象火山一样燃遍整个上海,席卷全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党和政府在上海建立了顾正红烈士纪念馆,其家乡被命名为正红乡、正红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