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滴滴为人民――郭滴人

--------------------------------------------------------------------------------
    郭滴人是闽西红军和苏区创建人。1907年生,福建龙岩人。1923年入厦门集美学校读书,参加过进步学生运动。1926年春赴广州,入毛泽东主办的第6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结业后,随北伐东路军回到龙岩,秘密建立中共基层组织,先后任中共龙岩县党总支组织委员、中共龙岩县委组织部长,在白色恐怖笼罩闽西的严峻形势下,领导开展农民运动。1928年3月与邓子恢等领导龙岩后田农民武装起义,组建闽西第一支游击队,在龙岩、永定边界山区坚持武装斗争。1929年5月,领导龙岩全县农民武装暴动,率领游击队配合入闽作战的红4军三打龙岩城,全歼守城国民党军。龙岩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后,郭滴人任主席,并领导组建闽西红军第1团,任政治委员。
  1930年后,历任中共闽西特委书记,闽西苏维埃政府常委兼文化部长,闽西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闽粤赣省委宣传部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治保卫局福建分局局长,福建军区独立第8师政治委员等职,无论环境如何变化,他始终对党和革命事业忠心耿耿。
  1934年春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同年10月随红3军团参加长征。到陕北后,任中共陕北省委宣传部部长、中央局组织部干部科科长。由于长期战争环境,郭滴人积劳成疾,于1936年11月18日在陕北保安(今志丹)病逝,时年29岁。实践了他生前“点点滴滴为人民”的誓言。中共中央称赞他是“中国农民运动的优秀干部”。

红土缅怀——红土“青天”郭滴人
贺星耀

--------------------------------------------------------------------------------
  土地革命时期,闽西苏区的创始人之一郭滴人,在制止肃社党事件的蔓延中起到重要作用,被人实实在在地称作“青天”。

  追求真理 播火闽西

  郭滴人出身贫苦,自幼勤奋好学。他是毛泽东主持的广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员,自此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和实践的教育。邓子恢说:“龙岩党组织建立,是由郭滴人、陈庆隆同志开始的。”陈庆隆说:“郭滴人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发动群众掀起了龙岩大革命的高潮,全县仅农协会员就有近10万人。群众性的“龙岩城暴动”,烧掉了军阀狗腿子的房子。大革命失败后,他及时地转向农村,深入农民,1928年3月4日他和邓子恢领导了后田暴动,组建了后田农民武装游击队,在福建第一次举起了我党独立领导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红旗。1929年红四军入闽时,他主持龙岩县委工作,积极部署全县总暴动来响应。5月21日深夜亲赴小池迎接,并向朱德、毛泽东汇报了工作和敌情。5月23日、6月3日、6月19日,他亲率暴动起义队伍,积极配合红四军三打龙岩城;并着手开展土地革命,不到一个月全县大部分农民都分到了土地。9月被选为龙岩县苏维埃政府主席,他主持党政工作,群策群力,全面开展各项工作,并在粉碎蒋军“三省会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间,他还有一段大义灭亲的感人故事。1930年3月,被选为闽西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成为闽西苏区领导成员之一。

  心系红土 锄奸雪冤

  闽西1930年3月开始的“肃社会民主党”,是时任闽粤赣特委书记邓发在纠正“立三路线”错误时,荒唐地盲目引用共产国际反对社会民主党斗争的教条,并任用投机革命、搞逼供信、杀人邀功、品质恶劣、作风败坏的坏人林一株等而酿成的祸端。闽西红土地上最早起来暴动的领袖人物和大批优秀的党员干部十有八九都惨遭杀害。被滥杀的有6000多人,被滥捕的还有6000多人,大批红军人员脱逃,大批家属流离失所,甚至触发苏区内部暴动2次,“闽西革命根据地区域由四十八个区缩小为二十二个区”,闽西苏区处于风雨飘摇之中。5月,郭滴人从闽东回到闽西,开始还不了解真相,但他毕竟是红土地的儿子,许多无辜的事实说明,特别是魏金水冒死前来控诉,使他心头震颤。他立即向闽西苏区政府主席张鼎丞反映,可是张鼎丞、甚至福建省委组织部长罗明均无权过问此事。邓发不仅直接过问,而且放权放手,听任林一株先斩后奏。7月15日接到中央指示,撤消临时机构“肃反委员会”,成立“政治保卫处”,张鼎丞即任命郭滴人为闽西苏区政府政治保卫处处长,撤消林一株“肃反委员会”主席的职务。9月,郭滴人直接会同罗明、张鼎丞,决定将林一株逮捕法办。郭滴人不负众望,在上杭白砂逮捕了林一株,第二天就当众公审,就地枪决,其罪名依然是“社会民主党”。万民欢腾,锣鼓喧天。郭滴人后到瑞金参加“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大会,直接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得到毛泽东的坚决支持。6000多名蒙冤者重见天日,许多遇难者的亲属得到了抚恤,闽西革命根据地又开始复苏。

  托婴长征 北国忠魂

  1934年10月,郭滴人在宁都参加红军的宣传工作。长征开始前,他把自己唯一的儿子托给乡亲带回龙岩故乡抚养。党员张清海一家以“四口人五条命”的牺牲保住了郭滴人的托婴。长征路上郭滴人在红一方面军三军团做宣传鼓动和地方工作。遵义会议以后,毛泽东重新领导了党和红军,郭滴人信心倍增,虽然身患严重的肺病和痢疾,仍然以顽强的毅力在万里征途中出色地开展群众工作,特别是深入细致地做好团结帮助少数民族穷苦人的工作。他坚持走完了长征的路,在陕北担任省委宣传部长,最后被选入党中央的核心部门工作,担任中共中央局组织部干部科科长。正当他肩负重任,雄鹰展翅的时候,不幸于1936年11月22日终因积劳成疾,与世长辞,时年30岁。

功绩长存天地间——郭滴人对闽西农民运动的贡献初探
熊伟庆

--------------------------------------------------------------------------------
  读过福建农民运动史的人,都知道:郭滴人是“中国农民的优秀干部”、闽西党和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闽西早期农民运动的主要领导之一。邓子恢对他光辉的一生曾作过高度的评价:“郭滴人同志,他为中国无产阶级和中国人民的解放斗争,走完了他的光辉一生。他战斗的一生为闽西人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榜样,永远受到闽西人民的尊敬和纪念。”近期,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的“永远的丰碑”专题中,也曾专门介绍了他革命的一生和光辉的事迹。为此,本文侧重对郭滴人在闽西农民运动中所作出的主要贡献作一番浅探,以表达对他的纪念之情。

  唤醒农民 宣传革命道理

  郭滴人在龙岩新积山小学任教期间,统治龙岩的北洋军阀赖世璜与地方豪绅相勾结,强迫农民腾出一半土地种植鸦片烟,规定每亩征收鸦片捐大洋12元,种子费大洋5角,不种或歉收的,均不得减免,农民怨声载道。对此,郭滴人挺身而出,组织各校教师,发动学生和农民手持“种烟必拔,包捐必杀”的纸旗,在龙岩的湖洋、赤水、石牌前等乡进行抗烟示威。针对军阀张贴的所谓“煽动抗种鸦片烟者,予以军法惩处”的告示,郭滴人等毫不畏惧,坚持斗争。在龙门墟召开的群众大会上,郭滴人义正辞严、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指出鸦片的种种危害,揭露军阀豪绅狼狈为奸、迫害农民群众的罪行:“……军队要饷款应由有钱人及业主(地主)负担,但他们有权有势,自己不出钱,勾结军队,强迫我们农民种烟。他们还要包收捐税,从中取利,剥削农民……”[3]号召大家奋起抗争。这次斗争,声势浩大,震动了整个龙岩,显示了人民群众的强大威力,粉碎了军阀逼种鸦片、勒索民众的阴谋。《岩声》报也为此发表了题为《湖邦社反对种烟的声浪》一文,支持这一正义行动。

  从农讲所学习回乡后,郭滴人与陈庆隆(陈子彬)在龙岩西陂、东肖、附城、江山、湖邦、大池、小池等地向农民宣传海陆丰农民斗争经验,揭露地主剥削农民的行径,提出组织农会,宣传“二五减租”。在尖锐的减租减息斗争中,郭滴人对国民党右派人物散布的所谓:“农民的本分就是种田”,农民“只要不妄动,有什么困难,地主是会怜悯你们的,也会帮助你们的”等谬论,予以有力的驳斥,指出:“农民整天辛苦耕作,吃不饱,穿不暖,卖子借债过日子,地主不劳动,手白脚嫩,作威作福,到底是地主养活农民,还是农民养活地主?”这次斗争,激发了农民群众的斗争热情,组织召开了龙岩各界民众代表大会,通过了限制封建剥削,实行“二五减租”,对半减息;废除不合理的学徒制度;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禁止纳妾,反对父母包办婚姻;反对封建迷信,严禁算命卜卦;坚决禁鸦片烟、禁赌、禁娼等决议。

  为提高农民群众的思想觉悟,郭滴人常以农民的痛苦生活为题材,编写山歌进行阶级教育,激励农民群众的斗志。同时,也常向乡人讲述古代农民起义的故事,向贫苦农民宣讲革命道理。如用“石灰、泥和沙分开时没作用,用水拌和起来成三合土,砌墙建屋非它不可,一二根筷子一拗就断,一把筷子任扭不断”的形象通俗的比喻,启发农民群众的阶级觉悟,从而团结了一批革命知识分子和贫苦农民,被大家称为农民的“贴心人”。

  组织农民 开展革命斗争活动

  郭滴人从小喜欢看侠义小说,胆大正直,富有造反精神。当闻讯地主族长们在祠堂摆宴席算帐时,他组织同伴,发动乡人闯入祠堂,指出地主们的账是“老爷们的酒肉账”,甚至将来村赴宴的县官轿座涂满了烂泥,以示抗议;族长们都十分恼火地骂他是“滚地龙”。

  为探索革命真理,寻求深入开展农民运动的道理,郭滴人在进入广州农讲所学习时,常深入农村调查农协会及农民自卫军的组织、活动情况,将那些值得深思的问题提出来与同学探讨,并直接向毛泽东请教。回乡后,他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与陈庆隆等人领导了岩平宁三县农民运动,创办农民运动宣传人员养成所,培养了农运干部,吸收进步青年入党,使他们成为农民运动的骨干。

  为发展农运,郭滴人等先后在龙岩考塘、湖洋乡、后田等地传播马列主义,组织农协会,建立党组织;经他亲手组织建立的湖洋乡农协会,成为一个基础较好的农协会。在此基础上,郭滴人等陆续建立了各区乡农协会、城区各行工会;由他指导组建的省立第九中学学生会,后来成为暴动的一个重要据点。

  龙岩“四·五”事变后,农民运动转入低潮,郭滴人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农村。他深入穷乡僻壤,宣传发动贫苦农民开展农民运动;他走乡串村,召集农民协会中觉悟高、斗争坚决的积极分子促膝谈心;通过大量的宣传组织活动,得到了农民群众的信赖和保护。仅两三个月,他就在龙岩东肖后田、曹溪董邦、石粉、西陂黄竹坑、张白土、湖邦、小池、江山等地农村,先后建立起了秘密农会。同时,他还与永定、上杭党的领导人密切联系,研究斗争策略,在工作上互相支持。经过他们的共同努力,全县农协会员很快就达10万人之多,许多地区都建立起了“党支部——秘密农会——公开农会”三套组织,使党成为坚实的领导核心。

  1927年秋,闽南著匪陈国辉驻扎龙岩后,即与地方反动势力相勾结,企图扑灭革命。郭滴人在群众大会上声讨陈国辉及其走狗欺压工农的劣迹,明确指出军阀陈国辉初来就这样残酷地剥削压迫农民,是由于有本地土豪劣绅做帮凶。并组织起愤怒的农民捣毁了劣绅林尚轩、林树宏的住宅,引发了龙岩城镇暴动。

  为适应形势的发展及斗争的需要,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郭滴人与邓子恢等在继续领导后田农民向地主展开“二五减租”、向族长清算公款的斗争取得胜利后,又在村里开办了青年夜校和青年国术馆。郭滴人亲自到那里讲课指导,讲述武装斗争的重要意义,让青年农民获得一定的政治、军事常识。为巩固发展组织,他特别注意在贫雇农中发展党员,在后田建立了党支部,使当地的农民运动迅速蓬勃地开展。

   领导农民武装暴动

  1928年春节过后,粮价大涨。后田农会为保障农民生活,作出了限制粮价,禁粮出境的决定。为此,农会与豪绅地主间的矛盾更加尖锐化。郭滴人等领导的龙岩县委和后田党支部感到发动武装暴动的时机已经成熟,决定实行武装暴动。3月4日晚,借地主准备做“关帝福”之机,农民武装埋伏在进入宴席堂的路旁,打死地主狗腿子陈北瑞,缴获地主的全部武器,并连夜召开群众大会,揭露地主的阴谋和罪行,当众烧毁田契、借约。郭滴人代表龙岩县委庄严宣布:从此田租不交,旧债不还,田地由农民分配。第二天,又组织暴动队员将地主的1000多桶粮食分给贫苦农民,没收了族长掌管的公款。之后,郭滴人与邓子恢等迅速带领农民武装上山,建立起闽西第一支游击队,使它成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一支劲旅。

  后田暴动打响了党领导龙岩人民武装反抗反动统治的第一枪,是闽西土地革命的先声,它标志着闽西革命从此走上武装斗争的新阶段,为以后实行工农专政,建立革命根据地开辟了道路。

  1928年4月,郭滴人主持领导全县工作。在他的领导下,农运、工运仍不断开展,全区乡党支部、秘密农会日臻完善巩固。

  在红四军即将入闽前夕,根据特委指示,郭滴人和县委的同志紧张地进行全县总暴动的部署,并分头与各乡党支部研究扩大武装,组织暴动等问题。从1929年5月23日至6月19日,郭滴人等率领地方武装先后三次策应红四军顺利地攻下龙岩城,全歼了城内军阀陈国辉的主力2000余人。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郭滴人在领导闽西农民运动中所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历史功绩将永远载入闽西人民革命斗争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