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建奇功的“现代花木兰”―郭俊卿

--------------------------------------------------------------------------------

  郭俊卿是全国特等女战斗英雄。1931年出生在辽宁省凌源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5年,为了给被地主害死的父亲报仇,她隐瞒自己的真实性别,又将自己的年龄报大两岁,用假名郭富参军。先后当过通信员、警卫员、班长、连队文书和副指导员。在艰苦的战争岁月,她女扮男装5年之久,和男同志一样,冲锋陷阵,鏖战疆场,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出生入死,屡建奇功,被誉为“现代花木兰”。

  郭俊卿到部队后,政治思想觉悟提高很快,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她在入党申请书中写道:“为人民服务就要服务到底。为完成党的任务,就要不怕流血牺牲。”1947年6月她加入中国共产党。一次,班长让她在4个小时以内,将一个命令送到30公里外的部队。天黑路险,她骑着快马在大山沟里奔驰,提前完成了任务。在返回的路上,马已累死,她背着马鞍,走了三四公里路回到驻地。在部队这个大家庭,她以深厚的阶级感情,热心关怀着战友们。平时谁有病,她帮助做病号饭;行军途中,她帮助同志们扛枪、背背包,抢救伤病员。一次行军路过没腰深的河,她带头将病号一个个背过河,而自己因受凉落下了妇科病。

  1948年初,她调到战斗班任班长。不久,平泉战斗打响。郭俊卿带领的四班作为突击班,担负夺取城东第二道山梁的重任。当时,全班只有十来支老式步枪和几十颗手榴弹,战士大都是初上战场的新兵,而面对的是装备精良的60多个敌人。战斗开始后,郭俊卿摇着红旗冲在最前面。突然,跑在她身边的副班长中弹牺牲。她高喊着“为副班长报仇”,带头冲上山梁。敌人发起了反冲锋,她带领战友同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最终取得了战斗的胜利。郭俊卿因为指挥机智勇敢,带病坚持战斗,立了功。团里还给四班颁发了“战斗模范班”锦旗。

  为了不暴露女儿身的秘密,5年中,她从不脱衣睡觉,也从不和大家一块上厕所、洗澡。1950年4月,劳累过度的郭俊卿生病住进医院,被医生发现了女儿身。同年9月,她作为特等女战斗英雄,出席了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后来,根据组织的安排,郭俊卿转业到地方工作,先后担任过山东省青岛第一服装厂厂长、山东省曹县民政局副局长等职。1981年离休后在江苏省常州市定居。1983年9月病逝于南京。

 

郭俊卿使用的军号

 



我军唯一的女特等英雄

--------------------------------------------------------------------------------

    郭俊卿着男式军装像  共和国万紫千红的群英谱中,有一个不凡的名字——郭俊卿。这位女扮男装南征北战的现代花木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唯一的女特等战斗英雄。郭俊卿的传奇人生搬上了新中国的银幕,以她为原型拍摄的《战火中的青春》激励和教育了翻身做主的亿万中国人。

  机智聪慧的郭俊卿出生在辽宁省凌源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中。父亲给地主干苦活,几年后便含恨而死。生性倔强的郭俊卿不得不剃了光头,扮成男孩外出打工。

  1945年,14岁的少女虚报年龄、乔装成男孩参加了八路军,她给自己改名为郭富。

  第二年,组织上调她去骑兵通讯班,她多次出色完成任务。1947年6月,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无论怎样掩饰,班里的战友们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你们注意了没有,小郭富这家伙从来不跟咱们一起解手!”“这小子有点怪,跟他闹着玩时老躲躲闪闪的。”

  战友们决定揭开这个谜。一次,趁郭富不备,战友小李一把将她抱住,气得郭富一边拔刀一边大哭,吓得战友们再也不敢闹了。

  战争使郭富很快成长为基层指挥员,她被任命为我军某部机炮连支部书记。这时,辽沈战役开始了。她带领战友参加了著名的、牺牲惨重的大拉子山阻击战,为锦州的解放作出了重大贡献。

  不久,东北野战军挥师南下。行军途中,已任副指导员的郭富跑前跑后地唱歌鼓动,还帮炊事班背行军锅。大年初一,部队组织秧歌队,郭富头戴假发,身穿旗袍,一边唱歌一边扭着腰,把看热闹的人笑得前仰后倒:“这个解放军演得真像个女人!”

  5年的艰难转战,使郭富得了严重的妇女病。她高烧不退,苍白的脸上流着虚汗。医生来了,可是郭富双手紧捂着肚子不让检查。责任心极强的女医生发现,郭富喉部平坦、腿上汗毛很少……

  首长来了,郭富哭了。她终于吐露了女扮男装参军杀敌的真情。

  郭富是个女的!这消息成了爆炸新闻,全军上下引起了轰动。军长贺晋年得知后说:“郭俊卿是巾帼英雄,是当代花木兰,是我们四十八军的骄傲!”

  这位20岁的女英雄和男同志一起赛跑、游泳、学骑自行车,还会抽烟,她喜欢和男同志说话,她的动作和个性已经男性化了。不换女装根本看不出是个女的。经典战争影片《战火中的青春》描写了一位女扮男装的人民解放军女战士的传奇故事,其主角高山的原型就是四野军史中有详细记载的郭俊卿。

  15岁时,郭俊卿为了报名参军,不但把头发剪掉了,还谎报了两岁,说自己17岁。参军后郭俊卿被编到八路军的县支队,给支队的指导员当通讯员,从此开始了女扮男装的革命斗争生涯。为了不暴露“秘密”,她从来不脱衣服睡。行军途中,她要跑老远去方便。在女扮男装的五年中,郭俊卿先后荣获特等功1次、大功3次、小功4次。

  1950年4月,郭俊卿调到师司令部任副政治指导员。在长期艰苦转战中身患严重的妇女病,床单上的斑斑血迹,使她无法再遮盖下去。此时她才向组织正式汇报了自己的女性真相,并做了切除子宫的大手术。出院后,她开始换上了女战士的裙服,战友们才第一次见到了她的庐山真面目。郭俊卿一生未婚,领养了两个女儿。1983年因患脑溢血不幸逝世。

屡建奇功的“现代花木兰”
郭俊卿:誓报父仇 驰骋沙场

杨小春

--------------------------------------------------------------------------------
父仇誓报扮男装,

杀敌英姿骋沙场。

涉水扶伤病染体,

“木兰”原本是姑娘。 

15岁木兰从军3次隐瞒性别 女英雄郭俊卿的传奇人生

--------------------------------------------------------------------------------
  没有墓,没有碑,她的骨灰盒摆在常州市烈士陵园老干部骨灰寄存处的玻璃柜里,上面写着“特等战斗英雄”几个字。据说,郭俊卿是中国唯一的女特等战斗英雄,虽然不是烈士,只是由于她的经历太具有传奇性才破例将她的骨灰存放在这里。

  剃光头参加八路军

  郭俊卿1930年出生于辽宁省凌源县北甸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她6岁的时候,随父母逃荒到内蒙古,父亲在当地一个地主家当长工。她14岁时,父亲上山砍柴摔伤,被地主嫌弃,不久就死了。她和母亲在林西镇一带流浪乞讨,因为怕被人欺侮,她一直装扮成男孩。

  1945年8月,八路军来到林西镇,她立志当兵为父报仇。但队伍不收女兵,她干脆剃成光头,还在脸上抹了一层黑灰,改名为“郭富”。招兵战士问她年龄多大,她谎报为17岁。人家见她身材瘦小,知道她虚报了年龄,没有要她。

  过了几天,部队出发了,她紧跟在队伍后面走了200多公里,部队领导终于心软,让她当了一名通信兵。

  带“病”与敌人肉搏

  “郭富”头脑机灵又肯吃苦,多次成功穿越敌人的封锁线传递情报。

  在1948年的一次战斗中,她担任突击班班长,接受了夺取河北平泉城外敌人阵地的艰巨任务。战斗开始后,她挥舞红旗带头冲上山梁。后来,敌人发起了反冲锋,郭俊卿又带领战友端着刺刀与敌人拼杀,成功拿下敌人的阵地,她所带的班被评为“战斗模范班”。

  辽沈战役中,她已升为机枪连副指导员。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她突然感到了一阵腹痛,不由自主地倒在地上,她知道是自己的“好事”来了。这时,数倍于己的敌人已经冲了上来,她忍痛端着刺刀与敌人展开肉搏,再次取得胜利。之后,部队表彰她带“病”坚持战斗。

  小心隐藏女儿身

  在多年的戎马生涯中,她晚上睡觉从来都是和衣而睡。每次战士们去洗澡,她就借口喂马不去,等别人洗完后再偷偷摸摸地去。有一次,一个男战士和她开玩笑,趁她不注意,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她挣扎不开,大哭起来,最终竟拔出大刀自卫。从那以后,战士们再也不敢和她开这样的玩笑了。

  1950年5月,部队打到广东韶关,她病倒了,但她死活不让医生看病。后来,一个细心的护士发现了她是女儿身,一个天大的秘密终于被揭开。这次出院后,她第一次穿上了裙子,恢复了原名郭俊卿。

  朱德总司令听说了这事,称赞道:“古时候有个花木兰,我们部队也出了个女英雄!”中央军委授予她“全国特等战斗英雄”称号。

  传奇经历被拍成电影

  不幸的是,郭俊卿在长期的艰苦环境中患上严重的妇科病,后来不得不做了子宫切除手术。她做了整整5年的“男子汉”,已经渐渐习惯了自己“男人”这个身份。做回女人对她来说反而要困难得多。上世纪50年代,她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学习结束后,她离开了军队,在北京、山东等地工作过。

  上个世纪50年代末,某电影厂将她的传奇经历拍成电影《战火中的青春》,女主角高山的原型就是郭俊卿。

现代花木兰”郭俊卿的传奇人生 

--------------------------------------------------------------------------------
  在共和国的英雄谱中,有一个普通的名字———郭俊卿。这位女扮男装南征北战的现代花木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惟一的女特等战斗英雄。郭俊卿的传奇人生搬上了新中国的银幕,以她为原型拍摄的《战火中的青春》激励了亿万中国人。

  郭俊卿出生在辽宁省凌源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中。7岁那年的夏天,她随家人逃荒要饭来到地广人稀的内蒙古大草原。为了活命,父亲被迫给地主干苦活,受尽欺凌,几年后便含恨而死。郭俊卿不得不剃了光头,扮成男孩外出谋生。

  1945年,14岁的郭俊卿虚报年龄,乔装成男孩参加了八路军,她给自己改名为郭富。第二年,组织上调她去骑兵通讯班,她多次出色完成任务。1947年6月,她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部队中,无论怎样掩饰,班里的战友们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你们注意了没有,郭富这家伙从来不跟咱们一起上厕所?”“这小子有点怪,跟他闹着玩时老躲躲闪闪的。”战友们决定揭开这个谜。一次,趁郭富不备,战友小李一把将她抱住,气得郭富一边拔刀一边大哭。吓得战友们再也不敢闹了。

  平时,郭富从不因年纪小而要求同志们照顾,她把战友当作自己的兄弟,以女性特有的细心关心同志、帮助战友。时间一长,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打起仗来敢拼敢杀的小战友。

  战争使郭富很快成长为基层指挥员,她被任命为我军某部机炮连支部书记。这时,辽沈战役开始了。她带领战友参加了著名而惨烈的大拉子山阻击战,为锦州的解放立下了大功。不久,东北野战军挥师南下。行军途中,已任副政治指导员的郭富跑前跑后地唱歌鼓动,还帮炊事班背行军锅。大年初一,部队组织秧歌队,郭富头戴假发,身穿旗袍,一边唱歌一边扭着腰,把看热闹的人笑得前仰后合:“这个‘解放军’演得真像个女人!”

  部队进军到广东韶关时,郭富得了重病,住进了医院。躺在洁白的病床上,郭富思绪纷乱。她害怕,怕暴露了真实的女儿身。

  5年的艰难转战,使郭富得了严重的妇科病。她高烧不退,苍白的脸上流着虚汗。医生来了,可郭富双手紧捂着肚子不让检查。责任心极强的女医生发现,郭富喉部平坦,腿上汗毛很少,体形有点像女性。情况汇报到领导那里。首长来了,郭富哭起来,她终于吐露了女扮男装参军杀敌的真情。

  郭富原来叫郭俊卿,是个女的。这消息成了爆炸性新闻,在全军上下引起了轰动。军长贺晋年得知后说:“郭俊卿是巾帼英雄,是当代的花木兰,是我们四十八军的骄傲。”情况反映到中南军区,军区领导认为,一个农村女孩子女扮男装,英勇战斗,杀敌立功,这是值得宣传的先进人物。

  1950年9月,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汉口车站里,掌声和鲜花把英雄们送上了北去的列车。郭俊卿留着短发,穿着女式军装,英姿勃勃地向战友们挥手告别。9月25日下午,刘少奇副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在北京饭店门口迎候英雄们的到来。

  会后,作为人民解放军的先进人物,郭俊卿和战斗英雄张明、赵兴元参加了以冯文彬为团长的中国青年访苏代表团,代表团成员中还有新中国第一个女拖拉机手梁军、新中国第一个女火车司机田桂英。

  在接触的过程中,郭俊卿对同在第四野战军的副团长赵兴元从心里敬佩,这是英雄对英雄的爱慕。曾获得“模范政治工作干部”称号的赵兴元并非木石之人。晚上,郭俊卿老是来找他,单独在一起时,她显出少女本能的柔情,喜欢和赵兴元说笑。

  一天晚上,郭俊卿又来找赵兴元:“人家说咱们俩要结婚了。”赵兴元说:“咱们俩人太突出了,不合适。”郭俊卿要和赵兴元换手表:“留个纪念。”赵兴元知道这个纪念品的含义,他不是舍不得这块瑞士表,他担心郭俊卿拿了这块表会产生不切实际的想法,所以他一再恳求:“小郭,我要到朝鲜去了,我是指挥员,我要掌握时间,你把表还给我。”她不给,赵兴元还是向她要。“给。”她把表往地上一摔,瑞士表不走了。郭俊卿哭了。

  从莫斯科回到北京,郭俊卿请假回家乡看望母亲和弟弟。妈妈欣喜地看着一身戎装的女儿,笑得合不拢嘴。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快20岁的少女却为理不清的情丝而烦恼着。她渴望爱情,而倾心爱慕的人却拒绝她的爱,这是为什么呢?更使她伤心的是,男人们赞誉她是好同志、好战友,可又不喜欢她的泼辣性格、豪爽脾气和任性幼稚。她想不通,好同志,好战友,为什么不是好女人?

  她要做男人。她曾经做过5年的男人。她有男人的勇敢、男人的豪爽、男人的粗犷、男人的喜好。与其重新学做一个温柔的女人,还不如继续女扮男装的生活来得自然和容易。

  因为有病,她切除了子宫,她还要求医生把她变作一个男人。一家有名的医院为她做了手术。但这样一来却造成了混乱,这个草率的决定给组织出了难题,也导致了她的悲剧人生。

  她以男性的身份和形象踏入社会,并改名“李民”。党组织保送她到人民大学政治系学习,她和一位女同学相爱了。可是恋爱一段时间后,她们分手了,她毕竟不是男人。

  其实,有一个人一直深爱着郭俊卿,他和她生死患难,那是战火锤炼的深情。他就是郭俊卿的老排长。这位矿工出身的老八路是看着郭俊卿成长的,他们在一条战壕里并肩战斗,又在一个教室共上速成中学。老排长主动向郭俊卿表白他的爱情,可郭俊卿拒绝了。她有难言的苦衷:既然已无法成为一个好妻子,为什么要去拖累一位好同志呢?老排长掏出了肺腑之言:“小郭,不能生育不要紧。多少好战友在战场上牺牲了,他们连五星红旗也没有看上一眼。我是爱你的人,没有孩子可以去领养一个。”郭俊卿思前想后,果断地斩断了这温馨而恼人的情丝。

  从人民大学结业后,郭俊卿离开了培育她成长的人民军队,又改名“郭富”,转业到北京市手工业管理局工作,后调至山东省历城县手工业管理局,不久又调任青岛市一个被服厂的厂长。

  1981年4月,郭俊卿离休了。离休前,她给上级有关部门打报告,要求将“郭富”改为“郭俊卿”,并恢复她本来的女性身份。上级批准了她的请求。现代“花木兰”郭俊卿公开了她的传奇人生。1983年9月23日凌晨,郭俊卿离开了她为之奋斗的事业,年仅52岁。一只旧皮箱、一床旧被、一条毛毯是她最贵重的遗物。她被安葬在常州市烈士陵园中,鲜花和芳草拥抱着她,她是大地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