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新文艺的开拓者――黄天

--------------------------------------------------------------------------------

  黄天,原名黄庭财,1908年生,江苏省崇明岛(今属上海市)人。1931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外文系,酷爱戏剧,在校期间曾参加过中外名剧的排演。1935年在杭州组建“三五剧社”,排演了《雷雨》《湖上的悲剧》等,曾参加抗日救亡活动。

  全国抗战爆发后,他告别双亲和妻子儿女,抛弃富裕的家庭生活,奔赴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学习。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边区文化界抗日联合会执行委员、陕北公学剧团团长、华北联大文工团团长、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文化科长、“抗敌剧社”副社长等职。在陕公期间,由黄天执导,把苏联名剧《母亲》搬上舞台,演出后获得很大成功。他率陕公剧团排演了一批地方色彩浓郁、配合当时斗争形式的抗日剧目,深入到边区农村、工矿企业、八路军驻地演出,深受观众喜爱。陕公校长成仿吾曾赞誉剧团是“陕北公学的骄傲,是值得载入陕公学校校史的一颗明珠,在炽热的战斗岁月里,它发出耀眼的光辉。”1943年黄天调冀察热辽军区“尖兵剧社”任社长。在艰苦残酷的战争环境中,他利用战斗间隙或行军途中,与今歌等合作,创作了十几个反映军民浴血抗战和人民群众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下痛苦生活的歌剧、话剧、活报剧剧本,如《夜深人静时》《拥军模范于萍》《满洲泪》《地狱与人间》等,热情讴歌抗日军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深刻揭露日本侵略者的凶狠与残暴,充满着对祖国人民深沉的爱和对敌人强烈的恨。

  1945年7月1日,冀察热辽军区副参谋长才山和黄天率“尖兵剧社”和“长城剧社”,在河北迁安联合演出黄天、今歌创作的大型四幕歌剧《地狱与人间》,引起巨大反响。在赴军区所在地玉田演出途中,于7月4日在遵化杨家峪村遭遇日伪军包围。在组织指挥突围的战斗中,他两次冲回到村中,解救被包围的同志,最后弹尽,壮烈牺牲,时年37岁。

黄天:文艺先锋笔扫千军

--------------------------------------------------------------------------------
  黄天,原名黄庭财,江苏省崇明岛谢家镇人,1908年出生于一个富裕的书香门第。1931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酷爱戏剧。抗日战争爆发后,奔赴革命圣地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学习。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陕北公学剧团团长、华北联大文工团团长等职务,后任“抗敌剧社”副社长,负责部队的文艺宣传教育工作。1945年7月4日遭敌包围,壮烈牺牲,时年37岁。

  抗战初期,在黄天指导和主演下,把高尔基的名著《母亲》搬上了中国的文艺舞台,获得了很大成功,反响强烈。以黄天为团长的陕公流动剧团,为配合当时斗争形势,排演了一批抗日剧目,深入到边区、农村、矿山、八路军驻地演出。1943年在抗战最艰苦、最残酷的时期,黄天调到冀察热辽军区“尖兵剧社”。这时正是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一周年,黄天到冀东率领“尖兵剧社”,坚持文艺为大众服务,为火热的抗日战争服务,坚持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惟一源泉。两年间,他和其他同志合作写出了十几个剧本,并写了数十首反映抗日斗争的诗歌和歌词,真实、生动地反映了冀察热辽军民的抗日斗争生活,热情讴歌了抗日军民的英雄事迹,同时揭露了日寇的凶狠和残暴,洋溢着对祖国人民的厚爱,对日本帝国主义强烈的恨。他在长城内外沿线的绥中、龙头、赤城一千余里范围内,深入“无人区”,亲眼目睹了人民群众被日寇赶入“人圈”的悲惨生活,写成了话剧《地狱与人间》。该剧演出后,无情地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鼓吹“大东亚共荣圈”的伪善和残酷镇压我人民的残暴行径。

  1945年7月4日,黄天和冀察热辽军区副参谋长才山率领“尖兵剧社”和“长城剧社”以及护卫部队共60余人,在遵化一个小山村突然遭遇1700多名日伪军的包围。在这突如其来的战斗中,黄天为了组织战友们的突围,两次冲回到村中,解救被包围的同志,大部分同志被掩护冲出了包围,他和才山却被敌人包围在狭小的地段里,坚持战斗,终因敌强我弱,未能冲出重围。紧急关头,他和才山烧毁文件,拔枪自尽,壮烈牺牲。(苗淑云供稿,赵世惠摘编)

革命新文艺的开拓者
黄 天:排演《雷雨》、《母亲》领导“陕北公学剧团”、“尖兵剧社”
杨小春

--------------------------------------------------------------------------------
《雷雨》夜空震耳音,

《母亲》痛楚子乱心。

“尖兵”“公学”凝民志,

乐满神州福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