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著名军事指挥员——何挺颖

-------------------------------------------------------------------------------

  何挺颖,1905年5月出生于陕西省南郑县。1924年,何挺颖进入上海大同大学,1925年5月参加五卅运动,6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随后转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习,同年冬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6年夏,何挺颖受党组织派遣到北伐军部队任团指导员,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七一五”汪精卫叛变革命后,党组织又派何挺颖到原武汉政府警卫团干部连任党代表。同年9月,在团长卢德铭率领下,何挺颖参加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团一连党代表,9月29日三湾改编中,被任命为第一团三营党代表,随部进军井冈山。10月23日,在进军井冈山途中时遭敌军袭击,与毛泽东率领的团部和一营失去了联系。何挺颖和营长张子清率部队转战茶陵等地,并会合茶陵县工农兵政府主席谭震林,同年12月将部队带上井冈山,何挺颖随即被任命为第一团党代表。从此,何挺颖在毛泽东的直接领导下,参加了开创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1928年4月,朱德、毛泽东率领的两支红色武装在井冈山胜利会师,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下辖四个团,朱德为军长,毛泽东为党代表,陈毅为政治部主任,王尔琢为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何挺颖任第三十一团党代表。在毛泽东、朱德的领导下,何挺颖率部参加了攻打龙源口、围困永新城等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他政治坚定,作战勇敢,指挥果断,成为井冈山时期我军著名的军事指挥员和党的优秀干部,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8年8月,在著名的黄洋界保卫战中,他与团长朱云卿指挥不足一个营的兵力,在人民群众的配合下,凭险抵抗,击溃了湘赣国民党军四个团的轮番进攻,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保存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10月参加中共湘赣边界特委第二次代表大会,被选为边界特委委员。同年冬,任红四军第二十八团党代表兼团党委书记。

  1929年1月14日,何挺颖随毛泽东、朱德、陈毅率领红四军主力离开井冈山,转战赣南闽西,开辟新的根据地。1月下旬,何挺颖在江西大庾战斗中身负重伤,转移途中又遭敌袭击,不幸壮烈牺牲,年仅24岁。

  (新华社北京5月4日电)

何挺颖的军旅生涯
□ 吴兆平

--------------------------------------------------------------------------------
  何挺颖1905年出生于汉中南郑县何家湾,1924年5月毕业于汉中联立中学。抱着“科学救国”的理想于同年考入上海大同大学数学系刻苦攻读。在上海,他耳闻目睹的是各界人民团结一致的反帝壮举,面对的是南京路上帝国主义分子血腥镇压爱国群众的淋漓鲜血。他痛悟了:苦难的中华民族此时最需要的是革命战士,而不是数理博士。

  1925年下半年,他不顾大家的规劝和家人的反对,毅然转入上海大学社会系学习革命理论,经常聆听瞿秋白、恽代英、邓中夏等早期著名共产党人精辟的教诲。同年,先后加入中国共青团和中国共产党。1926年7月,何挺颖经过短期军事训练后,被党派到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三师任团指导员,随军北伐。从此何挺颖开始了惊心动魄的军旅生涯。

  正当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打倒列强,铲除军阀”的斗争如火如荼发展之时,蒋介石于1927年4月12日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接着,汪精卫在武汉公开背叛革命,到处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何挺颖被迫离开北伐军。党又指派他到武昌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干部连工作。不久,他当了排长及连党代表。

  1927年7月底,警卫团团长卢德铭奉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的命令,率团开赴江西,准备参加南昌起义,在行军途中得悉南昌起义军已经南下,警卫团便在赣西休整待命。8月下旬,毛泽东召集会议,决定把警卫团和平江、浏阳农军等几支武装编成工农革命第一军第一师,警卫团和部分农民武装编为第一团,何挺颖在第一团继续担任连党代表。何挺颖听说要参加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第一次站到工农革命军的红旗下,心里特别高兴,立即投入了起义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1927年9月9日,何挺颖随团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9月19日,第一团转移到浏阳文家市,在文家市里红中学,何挺颖第一次见到了毛泽东,听取毛泽东对形势的精辟分析和起义部队行动的主张。针对敌强我弱、起义部队连遭袭击的处境,毛泽东主张放弃原定攻打长沙的计划,改向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罗宵山脉中段转移,寻求立足点,去当“山大王”。毛泽东的讲话使何挺颖感到格外亲切,他完全拥护毛泽东的这些主张。

  9月25日,秋收起义部队在进军井岗山途中,再次遭敌包围,激战中卢德铭英勇牺牲。这时,部分官兵消极悲观,思想波动,有的中途逃跑了。在困难和失败面前,何挺颖却毫不动摇,他沿途不断做思想政治工作,鼓舞和团结着全连指战员跟随毛泽东继续向井岗山进军。

  9月29日,秋收起义部队到达永新县三湾村,第二天,毛泽东向起义官兵宣布了前委关于“三湾改编”的重大决定,提出“愿留则留,愿走则走”的原则,要回家的,每人发给5元钱路费。这时,何挺颖挺身而出,带领连队中工农出身的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首先站到毛泽东身边,举起武器高呼:“跟着毛委员打天下!”、“坚决革命到底不动摇!”等口号。在何挺颖的带动下,许多战士纷纷表示不离队,要跟毛委员上井岗山。接着,毛泽东宣布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缩编为第一团,下辖一、三两个营,何挺颖被任命为第三营党代表。经过三湾改编,虽然起义部队领导机构小了,人数少了,但队伍精干了,内部团结加强了,因而部队的战斗力提高了。

  10月3日,工农革命军由三湾抵达宁岗古城。当天下午,毛泽东在文昌宫召开前委扩大会议,讨论研究建立井岗山革命根据地的各项重大问题。何挺颖在会上坚决支持毛泽东的正确决策。会后,他深入连队传达古城会议精神,鼓舞了全营指战员的斗志。从此,何挺颖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开始了创建井岗山革命根据地的伟大斗争。

  在进入井岗山初期的艰难岁月里,面对敌人的大举进攻,随第一营行动的团长陈皓等人,企图把部队拉到湖南投靠国民党军方鼎英部。一营的宛希先和三营党代表何挺颖等察觉陈皓一伙的阴谋后,火速派人报告了毛泽东。1927年12月27日晚,毛泽东召集营以上干部紧急会议,何挺颖等在会上尖锐地揭露了陈皓等人叛变投敌的阴谋活动。第二天,部队在宁岗砻市,前委召开大会,宣叛处决了陈皓等叛徒;同时宣布任命何挺颖为第一团党代表,张子清为第一团团长。在这场你死我活的清除叛徒、纯洁部队的斗争中,何挺颖表现了无产阶级的坚定立场,做出了重要贡献。

  接着,在毛泽东的直接指挥下,张子清、何挺颖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团于1928年1月南打大坑,消灭反动地主武装萧家壁的靖卫团,占领了遂川县域;3月北攻宁岗新城,击毙敌营长王国桢,活捉反动县长张开阳,俘敌百余人,缴枪400多支,取得了新城大捷。每次战斗胜利后,何挺颖都及时组织部队大张旗鼓地开展宣传活动,采取大会宣讲、文艺表演等多种形式,向人民群众进行通俗易懂、生动形象的革命教育,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和工农革命军的政治影响。何挺颖还以班排为单位,成立了许多小分队,手持小红旗,逐门逐户做群众工作,发动群众,把群众组织武装起来,进行打土豪、分浮财的斗争。

  通过全军上下努力,红色根据地工作局面很快打开,革命风暴席卷了遂川、宁岗,两县工农兵政府相继成立。在毛泽东的领导下,袁文才、王佐的地方部队经过争取和改造,于1928年2月中旬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二团。至2月下旬,井岗山革命根据地初具规模,湘赣边界红色割据局面已经形成。

  1928年3月,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因中共湖南特委要求被取消,改组为师委,单管军队中党的机关,毛泽东任师长,何挺颖任师委书记,张子清任师参谋长。部队被调往湘南,支援湘南起义。这期间,何挺颖十分尊重毛泽东,经常向毛泽东请示工作,听取毛泽东的意见,协助毛泽东掌握好部队。

  4月28日,朱德、陈毅率领湘南起义部队到达宁岗砻市,与毛泽东、何挺颖率领的井岗山根据地工农革命军胜利会师。两支部队会师后,统一编成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5月,又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何挺颖被任命为第十一师党代表兼第三十一团党代表。

  朱毛两军在井岗山胜利会师,震惊了湘赣两省的敌人。于是湘赣两省的军阀部队接连向井岗山革命根据地“进剿”。红军在朱德、毛泽东的领导下,连续粉碎了敌人的三次“进剿”。

  1928年6月30日,毛泽东在永新县城主持召开红四军军委、边界特委、永新县委联系会议,决定红四军继续在湘赣边界各县深入做群众工作,建立巩固的根据地。何挺颖出席了这次会议,他坚决支持毛泽东从实际出发在井岗山地区开展工农武装割据的正确主张。此时,敌人开始大举进攻。为防止湘赣两敌会合,毛泽东、何挺颖、朱云卿率领三十一团在永新拖住赣敌11个团。根据毛泽东的统一部署,组成了东路、中路、北路行动委员会。8月下旬,敌人乘红军主力出击湘南之机,组织4个团的兵力“会剿”井岗山。消息传来,何挺颖、朱云卿马上召开紧急会议。8月29日,何挺颖、朱云卿率领一、三连从永新西南山区星夜兼程赶回井岗山大井,随即由何挺颖主持召开连以上干部和地方党政干部会议,讨论井岗山作战方案。何挺颖首先坚定地对大家说:“目前是全国革命低潮时期,许多地方起义都遭受挫折,只剩下井岗山这一小块红色政权。现在湘赣两省敌人趁我红军主力远在湘南,企图夺取井岗山,我们必须以生死与共的决心,坚守井岗山。只要井岗山根据地还保存着,这面红旗不倒,就向全国人民证明:反动统治阶级永远消灭不了革命!”经过战前鼓动和周密部署,红军战士个个摩拳擦掌,山上群众一齐出动,加固防线。竹钉篱笆、滚木雷石、堑壕掩体,样样准备充分,为敌人布下了天罗地网。

  1928年8月30日8时许,敌人开始向黄洋界哨口进攻。当敌人进到竹钉防线时,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一起猛烈射击,敌军乱成一团,慌忙躲进路边草丛,正好踩上竹钉,被刺伤不少。接着就是一陈滚木雷石,路窄山险,砸死许多。这时,守山群众也用鸟枪、土制手榴弹打击敌人,从上午到中午,打退敌人四次冲锋。下午,何挺颖、朱云卿要求哨口部队大力开展政治攻势,瓦解敌人,同时摆出毛委员、朱军长率领红军大队回到井岗山的架势,以迷惑敌人。下午4时许,敌人发动了第五轮疯狂进攻,黄洋界上硝烟滚滚。当进攻的敌人接近哨口之时,坚守黄洋界哨口的军民用各种武器杀伤敌人,这时黄洋界哨口山头上的迫击炮打响了,呼啸的炮弹打在山下敌指挥所腰子坑爆炸了。与此同时,山上顿时红旗飞舞,冲杀声和“毛委员朱军长回来了!”的呐喊声响彻山谷,敌人惊恐万状,误以为红军全力返回井岗山,丢下数百具尸体慌忙向山下溃逃。黄洋界保卫战胜利了,井岗山革命根据地保住了。

  9月下旬,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军主力返回井岗山途中,喜闻传讯,非常高兴。为此,毛泽东写了著名的诗词《西江月·井岗山》,表示庆贺。1928年10月中旬,何挺颖参加了在宁岗步云山举行的湘赣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并被选为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委员。11月中旬,他又参加了在宁岗新城召开的红四军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共红四军军委委员。

  1929年1月14日,何挺颖随毛泽东、朱德、陈毅率红四军主力进军赣南,1月28日在大余遇敌,何挺颖和红军战士一起向敌人冲锋陷阵,不料在激战中身负重伤。后来在夜行军中又遭敌人袭击,不幸牺牲,时年24岁。

  何挺颖把壮丽的青春献给了党,献给了人民的解放事业。他的牺牲是红四军的一大损失。朱德后来在回忆何挺颖烈士时说:“那是一个好同志,好同志!太可惜了!”宋任穷在1983年也曾回忆说:“何挺颖同志是我军的优秀领导者之一,是一个优秀的党代表和政治工作者。”何挺颖对创建中国工农红军,对创建和保卫井岗山革命根据地,对红军政治工作,都做出了突出贡献。他对共产主义的热心追求和耿耿忠心,他对中国革命事业所建树的不朽功绩,永远值得后人学习和怀念。

挺颖:愿作革命一新兵

--------------------------------------------------------------------------------
  1920年,考入汉中联立中学读书,参加过反帝爱国学生运动。1925年初,考入上海大同大学数学系,接受革命思想影响,参加了“五卅”运动。6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转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习,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与创办《汉钟》杂志(后改名《新汉》),向家乡传播革命思想。1926年秋,到国民革命军第八军任团指导员,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到武昌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在干部连任班长、排长、连党代表。9月,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秋收起义,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连党代表。三湾改编后,任第一团第三营党代表,随部到井冈山,参加了开创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0月下旬,在遂川大汾遭国民党地方武装突袭,与上级失去联系,率部在湘南桂东转战两个月,保存了革命力量。12月,所部归原部队后任第一团党代表,协助毛泽东加强部队政治工作建设。团长陈浩等密谋率部叛变投敌时,及时获知并报告毛泽东,粉碎其阴谋。参与指挥所部攻占遂川、宁冈等县城,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成立县工农兵政府。1928年3月,任中共第一师师党委书记。4月,率部在酃县阻击国民党军,接应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转移。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不久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成立后,任第十一师党代表兼三十一团党代表,率部参加了攻打龙源口的战斗。8月底,在黄洋界保卫战中,坚决反对逃跑主义,组织和动员群众配合红军作战,指挥不足一个营的兵力,凭险抵抗,击溃湘赣国民党军4个团的轮番进攻。10月,参加在宁冈召开的中共湘赣边界第二次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委员。同年底,调任红四军主力第二十八团党代表,兼团党委书记。1929年初,率部随毛泽东、朱德向赣南进军。1月24日,在大余战斗中身负重伤,在转移途经吉潭村时再遭敌袭击,不幸牺牲。

何挺颖塑像

何挺颖像庄严而神圣,巨大的雕像矗立在苍松翠柏中,高大的何挺颖身挂步枪,骑在高大的白色战马,目视前方,炯炯有神正显示着他那英雄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