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把这牢底坐穿!”何敬平

--------------------------------------------------------------------------------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们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我们是天生的叛逆者,

  我们要把这颠倒的乾坤扭转!

  我们要把这不合理的一切打翻!

  今天,我们坐牢了,

  坐牢又有什么希罕?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们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这首脍炙人口的不朽诗篇,是革命烈士何敬平1948年夏在国民党中美合作所渣滓洞集中营写下的。半个多世纪来,它已深深地印在了人们的心中。

  何敬平,1918年生于四川省巴县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1935年“一二·九”爱国运动爆发后,在家乡参加“重庆学生救国联合会”的活动。初中毕业后,因家境贫困而辍学,考入重庆公共汽车公司当工人。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被吸收为重庆公共汽车公司“救国会”小组成员。1938年春,奔赴延安,中途因被误解而滞留西安。后考入国民党部队,在政治处搞抗日宣传工作。1941年“皖南事变”后,何敬平进一步认识到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本质,愤然离开国民党军队返回重庆,并经人介绍,到重庆电力公司工作。

  1945年2月,重庆电力公司发生“胡世合事件”。事件发生后,在中共南方局王若飞的直接领导下,发动了以工人阶级为主的全市性的争人权、争民主的群众性革命斗争。何敬平与工友们一起,积极参与了这场斗争。在斗争中,由于表现突出,何敬平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6年上半年,中共重庆电力公司地下党支部成立,何敬平任组织委员。1947年初,重庆大中学校学生1万多人举行抗议美国暴行示威游行,他同公司职工一道,坚决支持学生的正义行动。

  1948年4月3日他被敌人逮捕,先后被关押在伪警备部稽查处、渣滓洞监狱等处。在狱中,他同敌人进行了坚决斗争。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前夕,被敌人枪杀于渣滓洞集中营。

何敬平(二首) 

何敬平 

--------------------------------------------------------------------------------

  把牢底坐穿①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我们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我们是天生的叛逆者,
  我们要把这颠倒的乾坤扭转!
  我们要把这不合理的一切打翻!
  今天,我们坐牢了,
  坐牢又有什么希罕?
  为了免除下 
一代的苦难,
  我们愿——
    愿把这牢底坐穿! 

  1948年夏于渣滓洞 

  我是江河 

  我只是细小的溪流,
  我只有轻轻的涟漪,
    微弱的漩涡。 

  我将是汹涌的江河,
  我要用原始的野性
    激荡、澎湃!
  我要淹没防堵的堤坝,
  我要冲毁阻碍的山岳!
  我决不让我的生命窒息,
  我渴望海…… 

  我不只是细小的溪流,
  我不只有轻轻的涟漪,
    微弱的漩涡。 

  我是江河!
  我是江河! 

  1946年于重庆电力公司 

  何敬平(1918-1949):四川巴县人。共产党员。曾在重庆电力公司工作。1948年4月被捕,囚于重庆“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渣滓洞集中营,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牺牲。 

  〔注释〕
  --------
  ①这一首诗,是何敬平同志在狱中所作,并且自己谱成歌曲,深为狱中同志所喜爱。




何敬平(简介)

--------------------------------------------------------------------------------
  姓名 何敬平

  性别 男

  民族 汉族

  籍贯 四川巴县

  出生年月 1918年

  逝世日期 1949年11月27日

  1937年,在巴县中学初中毕业,由于家境贫困而辍学。后考入重庆公共汽车公司,在材料管理库房当青工。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爆发,他和一些青年在漆鲁鱼领导下,从事抗日救亡活动,并成立了秘密组织――“救国会”。由于他在抗日救亡工作中表现突出,被吸收为公共汽车公司救国会小组成员。1938年春,奔赴延安,中途因被误解未去成。后改名胡愈之,投笔从戎,考入国民党部队,在政治处搞抗日宣传工作。1941年国民党反动派发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后,他毅然离开国民党军队返回重庆。1943年,经刘德惠介绍,到电力公司工作。1945年2月,电子公司发生“胡世合事件”,在这次斗争中,他和刘德惠共同草拟《为惨杀重庆电力公司工友胡世合事件向各业工友们各界同胞们控诉》的控诉书。他在这次斗争中表现突出,被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上半年,中共重庆电力公司党支部成立,他任组织委员。1947年初,重庆大、中学校学生一万多人举行抗议美国暴行示威游行,他同公司的职工一道,支持学生的正义行动。1的8年4月3日,因涉《挺进报》案被敌人逮捕,关押在伪警备部稽查处。不久,转移到伪行辕二处,最后被押解到渣滓洞监狱。在狱中,他坚持斗争,迎接解放,也随时准备牺牲。他不仅写诗,而且还在端午节表演嘲弄敌人的滑稽戏――“跳端公”。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前夕,牺牲于“中美合作所”渣滓洞监狱。 

深情怀忆何敬平 

--------------------------------------------------------------------------------

  敌寇侵犯,山河破碎。我们的心震惊了,我们的血沸腾了,我们再也不愿安心坐在课堂里了:“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兴亡……”我们寻找抗日救亡的报刊阅读,结交抗日救亡的朋友同学,参加抗日救亡组织的活动,进而萌发了到延安的决心。
  经过串联,我们八人相约从成都出发,先坐货车到宝鸡,再改乘火车到西安。一路艰苦备尝。车上互问为什么去投奔共产党?有的说,读了巴金的《家》;有的说,读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记》;有的说,参加了漆鲁鱼领导的救国会;有的说,参加了自强读书会……总之,每个人经历不同,而目标都是延安。
  当时,在青年学生中流行的歌曲,如《流亡三部曲》《热血歌》《毕业歌》《大力进行曲》《夜半歌声》《莲花落》……我们都喜欢。在车上,我们一支接一支地高唱着,精神为之振奋。领唱的是我们当中唯一的工人同伴,曾经的公共汽车售票员。他发声厚重,圆润,高低自如,感情充沛。他就是何敬平。
  可是,在西安他便离开我们了。《永远的丰碑》是这样写的:“1938年春,奔赴延安,中途因误解而滞留西安,后改入国民党部队,在政治处搞抗日宣传工作……”抗战初期,国民党部队还是认真打日本的,是什么“误解”使他“中途”离开我们,改变了初衷呢?
  记得当时我们都发誓:不把日本赶出中国去,不结婚,不谈恋爱。看到哪两个相爱了,大家一致不理他们。他们要么分手,要么被冷落。何敬平对我们当中一女生,似乎有好感,还说不上是追求,更谈不上是恋爱,便遭到几个女生的冷眼,拒绝和他说话。
  有一天,姓卢的女同学告诉我:“何敬平不去延安了。他正在找一个部队联系直接到前方。他对某某好,大家有议论。”就这样,一个善歌的、直率的、纯朴的工人,在敏感的、优越的、极端情绪化的女生们面前,伤了自尊,于是选择离开,另寻报国之路。
  后来,何敬平在国民党掀起反共高潮后,脱离这支川军部队,回到重庆,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民主斗争,并于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和何敬平,1946年7月相会过。那次因罗广文部队到邻水“清乡”,我走避重庆,在都邮街电力公司找到他,为安全起见,晚上同他一起睡办公桌。两年后,又是罗广文部队到邻水“清乡”,我深夜逃出虎口,绕道到了重庆,想找何敬平觅一栖身之地,他却不在。原来他在声援“胡志合事件”、支援重庆大中学生反美抗暴游行和“沧白堂事件”中,被特务逮捕,囚于渣滓洞看守所,“11·27”被枪杀。生前只留下了最后创作的悲壮的歌曲——《愿把这牢底坐穿》。

  今天,在抗战胜利61周年之际,我想起何敬平来,心里难以平静。

  王古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