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群众领袖”——嘉康杰

--------------------------------------------------------------------------------

  嘉康杰,1890年生,山西夏县人。早年参加辛亥革命、反袁斗争和五四爱国运动。曾两次到日本留学。1920年,阎锡山向日本出卖山西煤矿权益,他作为留日学生代表回到北京,号召山西学界起来斗争,使阎锡山的阴谋破产。

  1921年,他回到家乡,拒绝阎锡山的收买拉拢,致力于平民教育。从1921年到1933年,先后在夏县、运城、临汾、太原等地,创办了以太小学、夏县平民中学、运城河东中学、运城中山中学、太原中山中学等学校,积极宣传新思想,传播新文化,培养了一批进步青年成为革命骨干。期间,多次参加和领导反对军阀政府和地主劣绅的各种斗争运动,曾被反动当局逮捕入狱。1927年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大革命失败后,晋南地区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面对严重的白色恐怖,嘉康杰临危受命,先后担任中共河东中心县委书记、河东特委组织部长等职,致力于重建和恢复党组织的工作。他不畏艰险,深入基层,奔走于各地,到1933年,在晋南36个县中的32个县建立了党的领导机关,在农民中发展了400多名党员,把党的组织由青年学生发展到社会各阶层,特别是占人数众多的贫苦农民中。

  1936年红军东渡到山西,他响应红军的行动,在夏县策动了中条农民武装暴动,建立红军游击队,担任总指挥。

  1937年11月,中共河东特委委托他在闻(喜)夏(县)一带为八路军扩兵500名,他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受到表彰,使河东党组织圆满完成了中央军委周恩来副主席交给山西省委的扩兵任务。12月,中共北方局在临汾召开山西党的活动分子会议,刘少奇称赞嘉康杰是河东“群众领袖”。

  1938年1月,嘉康杰赴延安“抗大”学习,5月受组织派遣回河东从事敌后游击战争。先后担任中共晋豫特委(后改为晋豫地委)委员、军事部长、晋豫边游击支队供给部长等职,率领游击队战斗在中条山区,配合主力部队多次挫败日军的进犯。1939年9月,在中共晋冀豫区党委第一次代表会议上,当选中共晋冀豫区党委委员,并被选为出席中共七大的候补代表。会后,他担任了中条地委委员、民运部长。11月18日,在返回中条地委驻地的路上,遭到国民党特务暗杀,英勇牺牲,时年49岁。

  为了纪念嘉康杰烈士这名晋南地区最早的共产党人,1952年5月1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将“山西省运城中学”命名为“山西省康杰中学”。

 嘉康杰(1889—1939) 又名寄尘,夏县胡张乡其毋村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中共河东特委组织部长、河东中心县委书记、中共晋豫特委、中条地委委员、军事部长,晋豫边区八路军抗日游击支队后勤供给部部长兼第六大队政治部主任、第七大队大队长等职,中共“七大”候补代表。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刚二十出头的嘉康杰满怀激情,剪掉发辫,投笔从戎,参加了革命党人李歧山部开赴临汾前线。清帝退位后,他才解甲归里,重返高小读书。1914年在太原省立农业专科学校因闹学潮,遭阎锡山通缉,被迫潜往日本。1915年回国参加了反袁斗争,后又入北平中央政法学院学习,参加了1919年的“五四”爱国运动,随游行队伍火烧了赵家楼,痛打了卖国贼章宗祥。政法大学毕业后,1921年再度求学赴东京明治大学读书。从日本求学回来后,阎锡山想委任他当县长,被严词拒绝。他认为“中国之落后,在于不兴教育,不懂科学”,他决心兴办学校,振兴中华。于是,他在本村嘉家祠堂办起了“以太小学”,吸收以嘉家为主的邻里子弟读书,自己编写课本,并在课余时间带着学生荷锄耕耘。1922年秋,嘉康杰在堆云洞创办了“平民中学”,应考学生千余人。在学校他提倡新思想、新文化,为革命培养了一批进步青年。1925年他又和吴仲六等在运城创办了“山西河东中学”,除讲文化课外,还讲一些专题课,如鸦片战争、帝国主义侵华史等。嘉康杰从1922—1933年间,先后创办了“中山中学”、 “临汾中学”、 “康衢中学”等1所小学、6所中学,培养进步青年近千名,虽然先后被阎锡山查封了,但培养出的学生大都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嘉康杰也因此被誉为晋南著名的教育家。
  1927年经王鸿钧等介绍嘉康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8年嘉康杰赴天津参加了顺直省委会议。1 929年3月5日,嘉康杰、金长庚、南玉山、张霈之等,化装成阎锡山的军官,带着盖有河东卫戍司令部印章的公文,到平陆县冯卓、枣园、罗鼓沟等村检查武器弹药,对拥有武器的几户恶霸地主进行武器收缴,没收步枪6支,银元220元,当场击毙恶霸分子任麟角。这件事震动很大,是河东开展武装斗争的首举。1930年中共山西省特委派员到河东,在堆云洞召开了河东特委会议,建立起以嘉康杰为书记的中共河东中心县委。时隔不久,又任河东特委组织部长。他不分昼夜,废寝忘食,积极宣传党的主张,发展党的组织。先后筹划建立了新绛、虞乡、永济、临晋县党支部,同时成立了虞临永中心支部。到1933年底,晋南36个县就有32个县建起了党组织,在农民中发展党员400多人。1931年河东党的领导机构改组为河东县委,由嘉康杰担任领导人。农历腊月初八,嘉康杰在夏县城召集万人大会,历数国民党县党部书记秦中兴的罪状,县长被迫将秦逮捕,并免去与秦勾结的财政局副局长宋汉卿、张世杰的职务。共产党员嘉红元被任命为财政局长。1936年初嘉康杰组织创立了“河东红军游击队”。为了配合红军东征,4月12日晚,他率领游击队员到尉郭村捣毁了五区区公所,并将绣有斧头镰刀的红旗插上了尉郭村玉帝庙,后又将队伍拉上中条山,镇压了恶霸地主高广仁的儿子高三印。4月1 6日,游击队进入王家河,捣毁了二区区公所,提出“烧契约,分粮食”的行动口号,斗争三天后,闻喜、平陆、垣曲的群众前来分粮助战。这之后闻(喜)夏(县)之敌胆颤心惊,昼夜城门紧闭。嘉康杰的革命活动,使敌闻风丧胆,遂出赏银1000元,县政府另加500元予以通缉。嘉康杰此时的处境十分恶劣。但他机智勇敢,巧妙周旋,躲过了敌人一次次追捕。
  1937年11月嘉康杰根据山西省委和河东特委的指示扩军,一个多月,他先后在晋南各县宣传发动,组织青年数万人补充给八路军一二0师三五九旅,同时又给一一五师扩充了一批新战士。1938年1月嘉康杰和金长庚赴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同年中共北方局在临汾刘村召开了党的活动分子会议,刘少奇在会上赞扬了嘉康杰;同年5月组织决定让嘉康杰提前回山西工作,临行前刘少奇针对晋南特点,就如何建党,如何坚持游击战争等问题对嘉康杰作了指示;同年6月,他重返河东地区工作后,担任了中共晋豫特(地)委、中条地委委员、军事部部长、八路军晋豫边游击支队供给部长兼第六大队政治主任、第七大队大队长等职。1939年9月10日一28日,在晋冀豫区党委第一次代表会上,嘉康杰当选为出席中共“七大”的候补代表,后因“七大”推迟召开,嘉康杰未能出席会议。同年11月18日嘉康杰在夏县韩家岭动身赴延安,途经夏县中条山武家坪时,被国民党特务李玉安派人暗杀,不幸牺牲,时年51岁。
  嘉康杰殉难后,晋豫边区游击队在阳城召开追悼大会。 《新华日报》 (太岳版)1 940年1月17日,发表了题为《悼念嘉康杰同志》的文章,高度赞扬了嘉康杰为革命奋斗的精神和做出的贡献。1952年5月4日,山西省人民政府为了纪念他,将解放战争中创建的“太岳五中”更名为“康杰中学”。学校里设有康杰纪念堂,并在校歌的歌词中写道: “高高举起毛泽东的旗帜,踏着康杰同志的血迹——前进!”同年10月14日,毛泽东主席在《革命军人牺牲家属纪念证》上题写: “嘉康杰同志在革命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
附:嘉康杰的故事
  嘉康杰同志血染山河的故事,至今仍在群众中广为流传。毛泽东主席在《革命军人牺牲家属纪念证》上题词:嘉康杰同志在革命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
[编辑本段]四面受围
  这是1936年的秋天,家家户户正在收获玉茭,东普峪这个深山沟里,很静。孙永福一家正在院里给玉茭才丁辫子,准备上架。门外来了一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嘉康杰同志。他苍白的头发,穿一件深蓝色的长袍,腰中系一黑色的布腰带。他从不讲究衣着打扮,和农民没有什么区别。
  嘉康杰和穷人站在一起,说的是老百姓要想说的话。所以,人们见他也格外亲热。当然农家有什么好吃的也想叫他吃些, 因为叫他吃了大家心里痛快。他进了门,永福的媳妇就急忙烧火,给他煮了几个荷包蛋。他和一家人又说又笑,正在说话,忽然进来一个人报告: “敌人知道你来这个村了,把村子包围了。”孙永福一家一听,惊慌得心直跳。嘉康杰却笑了笑说: “不怕,荷包蛋吃完再说。”他一点也不慌张,就是吃得快了些,恐怕是肚子饿了的缘故。吃完,他把碗一推,说: “把粪筐给我!”说着脱下了长袍,把裤腿一挽,抹了一把汗,挑着一担粪出了门,大家的心提到了半空。
  刚出了门槛, 敌人就到了门口, 问:“嘉康杰在哪里?”他很自然地向北一指,点了点头,敌人象没王的蜂一样,涌到了北山根,满坡寻找。嘉康杰出了村,担子一放,向南面走了。四面包围的敌人,却没有找到嘉康杰的影子。嘉康杰安全脱险了,孙永福一家人的心才像石头着了地。
[编辑本段]袄、裤、鞋
  嘉康杰的家,也算是财主吧。老家其毋村有田有地,韩家岭还有他的山庄。所以在韩家岭周围,是他的“根据地”,老老少少没有不认识他的。他爱护老百姓,老百姓也敬重他。他和穷人吃在一起,住在一起。他家中不贫穷,却经常穿得破破烂烂。他说“一冬天穿了五条棉裤、四身袄,鞋就不知有几双了。”那他为什么还穿得那样破烂呢?原因是穿一件新衣服,遇见了穷苦农民他就说: “换换穿吧。”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他非换不可。人哪有不愿意拿旧换新的理呢?大概这就是他在群众中扎根的一个缘故,也是敌人到处捉拿他而捉不到的原因。
仿影
  嘉康杰走到哪里,很注重老百姓文化学习,他办了几处学校,并亲自任教。1933年秋后,他在韩家岭办起了一所平民小学。不限年龄,不分男女,谁到录谁。他写就一手挺好看的隶字。给同学们亲手写“仿影”,叫大家学着描字。至今留在学生中印象最深的一份“仿影”是:
  正面:改造社会,人民革命,男女平等,婚姻自由。
  反面: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抛斗折衡,二民不争。
  这32个字,不是深深体现了他的革命思想吗?至今学生们仍然记忆犹新。
[编辑本段]焚契
  嘉康杰出门刚穿上一件新衣服,不到三天,就换成了一件破烂衣服回去。她的妻子理解丈夫的用意,可他父亲就不理解了。因为父亲用尽心血供养康杰读书,是指望他回到家中顶门立户,光宗耀祖。可万没想到嘉家出了这样一个孩子,所以嘉康杰的父亲对他要求更加苛刻。按照父亲的想法,这样下去,再大的家业也难免被他“败光”!加上他弟兄三人,怎能叫他这样任意呢?一天父亲提出了分家的设想。想用这个办法来吓唬康杰,谁知康杰对老人的封建家长制作风早有看法,就同意了分家的要求。在分家当中,他也不计较分多分少,分好分坏。当家一分开,他就把他分得的土地,一一查点清楚,弄明白是从谁手里买来的,把原主逐个叫到跟前, 当面归还原主,并把契约当场用火焚烧。
  他的做法感动了周围乡里。嘉康杰之所以能够受人敬佩、爱戴,主要是以自己的行为去影响别人,发动人民参加革命斗争。
上天入地
  嘉康杰在泗交一带,发动群众搞革命。多年来,遭到了敌人多次包围和追捕,可是每次都把敌人气得像蛤蟆,不见人影,扫兴而归。因为人们普遍传说:嘉康杰可以上天入地,有一种任何人不可战胜的“法术”。就这样使那些妄图捉捕嘉康杰的敌人心惊肉跳,害怕中了嘉康杰施展的法术把他们的性命断送掉。其实,嘉康杰是个共产党员,怎么会使法术呢?这完全是当地群众为保护嘉康杰故意散布的传说。
  有一次, 敌人为了寻找嘉康杰,遍山搜索。一个放羊人正抽了几根杆杖粗的葛条,准备回去修理已经破烂的簸箩。刚编了一个大圆圈,忽听下面敌人搜山,手忙脚乱,拔腿就跑。顺手将葛条圈子挂在树又上, 自己藏在一个石崖下,用树叶盖住,不敢出一口气。敌人从身旁过去了, 见到他挂的葛条圈子,慌慌张张退了回来,并议论着: “牛山上怎么有这样的大圈子,恐怕叫我们往里钻的吧,不好,快回去;嘉康杰使了法术上天了。”放羊人一听,不由在心里得意。想着,这些禽兽原来都是胆小鬼。
  敌人走了,羊工回去把这件事传开了。泗交一带的老百姓,为了保护嘉康杰,到处挂葛条圈子,在路上,在墙上到处画圆圈子。从此嘉康杰会上天入地的故事传开了。敌人听了,心惊胆寒,这样为嘉康杰起了不可估量的保作用。嘉康杰知道以后,他说:“好,群众有智慧,这就是力量。”这一来嘉康杰和群众的关系更加密切了。“他会遁土行走”
  有一年麦罢,夏县城内正逢集会,康杰演讲了半截,空中“叭”的一声枪响,宪兵队又来抓人了。他被地下党掩护着跑出北门,朝北跑去,跑了十余里,扭头一看,敌人还紧追不放,越来越近。又真真切切听见后面追的人叫喊着: “快追1就是前面那个戴草帽的……”他跑到西阴村北土丘上一座坟园门口,发现门边有条蛇蜕,卸下草帽往上一盖,越墙藏进坟园。那几个宪兵追到草帽跟前,人已无踪无影,只见门前留下一顶草帽。一位宪兵抓起草帽,见下边一条白白的蛇蜕,立即断定是康杰所变蜕下的皮,遁土走了。另几个宪兵都知道康杰是神仙,也信以为真,只好垂头丧气而归。到警察局报告说: “康杰遁土入地而走,我们无能为力。”
  一天中午,康杰和晋南党小组成员正在中条山脚下的西晋村开会。由于知情人告密,宪兵队特务又来搜捕。康杰令其他人迅速转移后,他一人穿好长袍,戴上礼帽,大摇大摆从村里走出。刚进村的特务从他身边过去问也没问。当他们在村里听说穿长袍的就是康杰时,回头又追。追到北晋村口,突然不见人影,只在村口照壁旁留下礼帽长袍。他们问刚出来的一位戴烂草帽,穿补丁衣担茅桶的人: “你是否看见刚才那位穿长袍的人?”担茅桶的人说: “我见他变成匹马,往村中去了。”担茅桶人的话弄得那几个宪兵摸不着头脑,只好叹气说: “人家会变化,是神仙。咱是凡人,凡人哪能逮住神仙?”担茅桶人听后微微一笑: “你们趁早回去吧”其实担茅的就是嘉康杰。
赤血染山河
  在泗交镇通往武家坪村山岭的崎呕路旁,立着一块不大的石碑,镌刻着“嘉康杰同志殉难处。”见了这块石碑,就可以回想起当年的情景。
  1939年11月18日,嘉康杰动身去延安。当时是国共合作时期,国民党反动派的暗探到处都是。有人主张护送他,嘉康杰同志执意不肯。他说: “人越多目标越大。”就这样他只带了一名警卫员出发了。为了避开反动特务,他决定翻过山到平陆,再沿黄河西上。刚出韩家岭二十多公里,在一块岩石的拐弯处,突然背后枪响,警卫员被打死了,接着又是一枪,将嘉康杰打晕过去。当人们知道后前去抢救,他已经不省人事,因流血过多光荣牺牲。 这次嘉康杰被害,是国民党反动派指使特务干的。他们害怕嘉康杰,对他恨之入骨。由于他扎根群众,多次暗害、明杀都没有达到目的。这次,他们得知嘉康杰要赴延安开会的消息,就用二百银元收买了两名特务。特务图财害命,丧尽天良,作下了这一罪恶勾当。但是两名特务并没有得到好的下场。 国民党当局为了欺骗中国人民, 以遮盖他们反对抗战的嘴脸,故意装模作样,说什么国共合作“诚心诚意”,两名特务是国家败类,把这两名特务拉出来枪决了。这两个丧尽天良的东西,不仅没有得到二百银元,反送了自己的狗命。群众说这是一件违背天意的坏事。所以很多人为嘉康杰的殉难,失声痛哭。人们说: “在嘉康杰牺牲后的三天内,武家坪附近的一条沟里水都是红色的一是嘉康杰的血给染红的。从嘉康杰殉难这天开始,满山遍野的树叶都成了红色。还有人记得,在嘉康杰殉难的地方,有一块大岩石,石缝中也长出了野草,开出了血一般的小红花。这不是象征着嘉康杰为党、为国、为人民英灵的再现吗?嘉康杰赤血染山河的故事,至今还在广大群众中流传着。
  嘉康杰烈士永垂不朽!

堆云洞位于夏县城西25公里稷王山下牛村土岗上,两侧沟壑深近百米。蛇虎、石健二涧环绕,涧水东流入涑水河。因雨后岗上积云缭绕,雾霭长存,洞门云封,故称“堆云洞”。 
  堆云洞是一座道观,建筑始于元代,明清两代相继增建和扩建。布局严谨,设计巧妙,亭台阁楼,因地制宜,错落有致,规模宏大,气势壮观。现存建筑有北极台、笔峰塔、三皇阁、三圣殿、真武殿、三王祠(药王、牛王、马王)和白衣大士祠等,配以廊庑、厢房、道院,形成一组宏丽的道观建筑群。庙内现存石刻“堆云洞全景图”,形象地反映了兴盛时期的洞景。由于堆云洞所处地势高峻,环境幽邃,景致秀丽,清人慕其景色,题赞堆云八景为:双涧合流、石穴隐云、路盘层磴、庭俯乔林、东楼朝雨、西殿晚风、笔峰留月、高台孤耸。有诗云:“曲折螺旋步步升,青云足下会飞腾。回头试看行将处,已离琼楼十二层。”被列为夏县十二景观之一。 
   堆云洞地处幽僻,革命年代,嘉康杰同志曾于1922年在此创办“平民中学”,进行革命活动。1929年4月,中共山西省委书记汪铭同志在此主持召开了河东特委会议,决定成立以嘉康杰为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河东特别委员会。解放战争时期,这里都被作为党的地下组织领导中心,组织和领导晋南人民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