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不渝救亡图存:江上青

--------------------------------------------------------------------------------

  江上青,原名江世侯,1911年农历四月出生于江苏省江都县,1927年考入南通中学高中部,受刘瑞龙、顾民元革命思想影响,当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1928年夏,江上青转入扬州高中,同年冬被国民党当局以学运骨干分子为名逮捕入狱。1929年6月出狱后,改名江上青,就读于上海“艺大”文学系,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担任“艺大”地下党支部书记,继续从事地下学运工作。1929年冬,江上青再次被捕,1930年冬带着一身疾病出狱。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面对日寇侵略和国民党当局不抵抗政策所造成的深重灾难,江上青义愤填膺,饱含激情地写下了《前进曲》的长诗。这首创作于1931年的诗作,在当时曾广为流传,起到了唤醒民众,鼓舞抗日斗志的积极作用。此后,江上青与一批热血青年先后创办了《新世纪周刊》、《写作与阅读》、《抗敌》周刊等,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革命道理,宣传抗日救亡、爱国主义和唯物主义思想。卢沟桥事变后他发表《卢沟晓月》的文章,表达了抗日救国的激情。

  1937年7月,全国抗战爆发后,江上青等人组织成立了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从江都出发,溯江而上,广泛开展抗日宣传,组织动员民众抗日工作。1938年8月,江上青遵照党的指示到安徽,在中共安徽省工委领导下,参加了安徽省抗日民众动员委员会第八工作团,在大别山区开展抗日宣传工作。1938年11月,皖东北地区被日军占领后,中共安徽省工委宣传部长张劲夫等派遣江上青等一批共产党员到皖东北泗县,江上青同志担任国民党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专员公署专员秘书兼保安副司令、第五游击区司令部政治部主任。江上青等利用合法身份,积极开展抗日宣传,培训抗日干部,建立抗日武装,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等工作,并在秘密党员中建立了中共皖六区专署特别支部,江上青任特支书记。1939年3月,中共皖东北特委成立,杨纯同志任特委书记,江上青为特委委员,协助张爱萍等推动形成了皖东北国共合作、团结抗战的局面。

  1939年7月29日,江上青遭到地主反动武装袭击,身中数弹牺牲,时年28岁。

 

纪念江上青烈士牺牲七十周年 

江泽慧  

  今年是敬爱的父亲为国牺牲70周年,泽民三哥4月在扬州革命烈士纪念馆进行祭奠、瞻仰。嘱咐我,我们大家庭子孙后代要在父亲安息长眠的江苏泗洪烈士陵园和牺牲地安徽泗县小湾村进行纪念,缅怀父亲短暂光辉的革命人生,激励子孙后代永远继承学习父亲为共产主义理想抛头颅、洒热血英勇奋斗的革命精神和高尚品德,为人民解放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

  父亲原名江世侯,1911年4月10日出生在江苏扬州市江都县仙女镇。父亲出生成长的年代正是我们的祖国灾难深重的年代,父亲留下的许多诗词文章都充满了对祖国的热爱,对中华民族复兴的期盼、对光明未来的向往。在那黑夜如漆的中国大地上,惊醒了沉睡的人们,敬爱的父亲的声音,也就是70年前所有先进分子的声音,慈爱的父亲的希望也正是70年前所有先进分子的希望。

  我们家是一个革命的大家庭,祖父江石溪是一名中医,具爱国主义思想,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培养。父亲在祖父的教导下,勤奋好学,聪慧过人,寻求革命真理。1927年在南通中学高中结识了顾民元、刘瑞龙(当时已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年11月在白色恐怖中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和顾民元一起,参加革命青年社的活动,了解全国各地青年学生运动的情况和中国共产党的主张,阅读了《新青年》、《共产党宣言》等许多革命书籍,逐步认识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共产主义是人类彻底解放的方向,中国共产党所指引的道路,是解放灾难深重的中国唯一正确道路,从此在党的直接领导下走上革命道路。

  1928年夏父亲转入扬州中学高中,继续从事学运活动,是年冬遭国民党反动当局逮捕,关押在苏州监狱,当年只有17岁。经祖父百般努力,聘请胡显伯大律师为其辩护,经多方营救,终以年幼无知为名,判刑半年。

  1929年5月,父亲获释出狱。是年秋考入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读书,祖父用唐诗“江上数峰青”诗句将其江世侯名字改为江上青,对他寄予厚望。七叔江世伯改名江树峰,希望他们在文学、艺术方面有所造诣。父亲在上海艺大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更加坚定投身革命,并担任党支部书记,组织学生会发动同学上街游行示威,联系其他学校学生开展革命斗争。在此期间结识了“左联”作家郁达夫、蒋光慈、阳汉笙等,在他们影响下,创作大量诗歌,表达了积极参加革命斗争,彻底推翻旧世界的坚强决心。1929年冬在上海北四川路粤商大酒楼参加江苏省委召开的会议时再次被捕,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西牢,经党组织多方营救,一年后释放。在狱中,写下《前进曲》等许多动人的革命战斗诗篇,这是留给我们子孙后代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父亲在党组织安排下到暨南大学社会学系读书,参加抗日救亡运动,继续开展学运工作。1932年回扬州创办“新世纪周刊”,1933年祖父病故。当时父亲在仪征十二圩中学教书,继续在学生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很多学生在父亲的影响下参加革命,走上革命道路。1935年,与母亲王者兰结婚,同年在扬州平民中学任教。是年冬,爆发“一二九”学生抗日救亡运动,掀起全国人民抗日高潮。1936年秋,父亲和于在春、王石城、顾民元等创办《写作与阅读》,担任编辑和发行人,扩大抗日宣传,传播进步思想。在《写作与阅读》杂志上发表的有关文学史、汉语、语文教学的许多论文、散文,都反映了父亲的学术水平。父亲好学深思,深入浅出,反映出在党的培养下受左翼文学运动的影响,侧重作品思想内容,宣传抗日和我党民族统一战线思想。《卢沟晓月》是此时代表性文章。

  父亲从1927年入团,1929年入党,就以共产主义者的奋勇战斗精神和革命文化教育工作者的身份来用各种形式向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进行了坚决的斗争,表现了旺盛的革命斗志和坚定立场。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父亲即和陈素、莫朴、王石城等联系,成立“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编辑出版《抗敌》周刊,发表文章,宣传抗日。并立即和陈素、卞璟、江树峰、韩北屏等组织“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一路北上,经仪征、合肥、六安到达浠水,编写团歌,画宣传画,演抗日剧目,写抗日文章,做抗日演讲,向工农群众和青年学生积极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在父亲牺牲50周年纪念时,当年“江文团”的战友回忆了团歌:

  我们爬过一重山,

  又是一重山;

  越过一条河,

  又是一条河;

  从城市到乡村,

  从乡村到城市,

  我们踏着坚实的步,

  唱着救亡的歌。

  我们是铁的队伍,

  是热情的一伙。

  要举起抗战的旗帜,

  要掀起抗战的烽火。

  我们不畏风霜,

  不怕艰苦,

  要振起精神,

  喊破喉管,

  让大家都知道,

  自己应该怎么做。

  铁蹄踏破和平的梦,

  伤心东望可奈何!可奈何!

  只有宣传、组织、训练、武装了群众,才能重整山河。 
 此时父亲的组织关系已从中共中央长江局接转到中共安徽省工委。1938年秋,受中共安徽省工委时任安徽省工委宣传部长张劲夫以动委会的名义派遣,率赵敏、周邨、吕振球、王毓贞等组织中共皖东北特别支部随皖第六行政区专员兼保安司令盛子瑾来到皖东北,公开身份任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专员秘书兼第五战区第五游击区司令部政治部主任,秘密身份是我党在盛子瑾部建立的特别支部书记,后参加中共皖东北特委。在特殊的环境里,在上级党的领导下,父亲以一个共产党员忠于革命、忠于党的高尚品质和善于工作的卓越才能,开展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相结合的活动,为我党我军创建皖东北抗日民主根据地奠定了基础,作出重大贡献。归纳起来有9个方面:动员群众抗战;团结开明士绅参加政府工作;创建皖东北抗日军政干校,培养大量干部;创办《皖东北日报》,积极宣传党的抗日主张;积极与中共中央山东分局联系,自觉在上级党组织领导下进行工作;委派党员掌握区乡政权;秘密发展党员、壮大党的力量;建立和发展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壮大我军主力;促成八路军、新四军到皖东北地区同盛子瑾部合作抗日的局面。父亲的光辉业绩,永垂青史,受人景仰。就在父亲陪同盛子瑾去灵璧途中给七叔父江树峰写信,附有一首七律:

  过隙光阴逝白驹,十年患难早相扶。

  雄心拼付三期战,别绪全凭一雁书。

  春水绿杨思故里,秋山红叶走征途。

  天涯兄弟成劳燕,互问风尘老病无。

  这是最后的遗作,也是我们子孙后代继承革命遗志、投身革命事业的不竭动力。

  为促进我党和盛子瑾部合作抗战,时任豫皖省委书记,八路军高级参谋张爱萍同志来到皖东北,父亲促成此次重要会谈,取得圆满成功,顺利达成合作抗战协议。不幸的是1939年8月29日父亲在回专署途中,泗县小湾西口遭反动武装袭击,发生小湾事件,身中数弹,壮烈牺牲,时年28岁。父亲牺牲的消息在皖东北地区传开后,广大干部群众无比悲痛和愤慨。为隆重纪念这位皖东北抗日根据地的奠基人,在泗洪县宋庄(现孙元乡)等地举行追悼大会,抗战演剧六队谱唱了一曲动人的挽歌。80年代初,姜敏(刘玉柱同志夫人)同志和原“抗演六队”、挽歌作者舒焚,战友张葳等同志一起回忆哼唱了出来,随即送给时任电子部部长的泽民三哥。

  殒星

  秋风里,殒落一颗大星,殒落一颗大星。你去了,带着音响,划过长空。在封建余孽手里,溅了你的热血,让几十里的弱流,亲吻你的尸身,无限的哀痛,刻上我们的灵魂。死者啊,你是生花梦笔的江淹,你是朗朗照人的玉山,你是铁腕斗胆的股肱,打开皖东北的今天。死者啊,愿你手持巨灯,照着我们前行。抹干泉涌的眼泪,掀起倒海的飓风。

  正当父亲风华正茂之时,却过早的离开了我们。当时五伯父江世雄(慕陶)、大哥江蛰君都和父亲一起在皖东北从事抗日革命工作,七叔父江树峰正在广西长途跋涉进行抗日宣传工作。父亲的牺牲使党和皖东北地区失去了一位德才兼备的领导干部。对我们大家庭来说,全家上下,悲痛万分,在祖父去世后,我们的祖母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父亲留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女儿,母亲王者兰悲痛欲绝。此情此景,大伯父江世俊和大伯母吴月卿手足情深,将次子泽民继承上青烈士为子,按传统习俗戴孝祭奠,大伯母吴月卿陪伴母亲王者兰由管镇邮差欧晓甫带路到安葬地崔集扫墓,当时母亲王者兰赋诗明志。

  七律

  悼江上青

  王者兰

  噩耗传来处处惊,

  才华未展恨难平。

  十年壮志山河动,

  一片丹心日月明。

  誓抚遗孤承素志,

  尽除奸慝报深情。

  黄沙血染英雄骨,

  碑碣永留万古名。
  在新中国成立前最困难时期,是党关怀我们,母亲每年去淮阴新四军办事处领取抚恤金。1949年新中国成立,我们迎来了光明,迎来了胜利。大家欢欣鼓舞,我们一切学习生活费用都是党组织和政府供给。母亲王者兰到上海工作,和泽民三哥冶坪三嫂一起生活七年,我们姐妹在七叔江树峰家学习生活,泽民三哥培养我们大学毕业。在党的培育下,在大家庭的关爱下,子孙后代都健康茁壮成长,在科教等各条战线上为祖国建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1979年8月29日是父亲牺牲40周年,泽民三哥到扬州平山堂和母亲、泽玲、泽慧、镇华全家举行纪念。江苏《新华日报》是日发表了刘瑞龙(原农业部副部长)、刘玉柱(原二机部副部长)、杨纯(原卫生部副部长)三同志撰写的《怀念江上青同志》文章,同时刊登周邨(原江苏省文化厅厅长)一首七绝《江子上青四十年祭》和七叔江树峰的“满江红”词,以表纪念。

  感谢江苏省委、泗洪县委将江上青烈士墓地于1982年迁至泗洪县烈士陵园,张爱萍将军为江上青烈士题写墓碑。感谢安徽省委、泗县县委于1995年为江上青烈士塑铜像,现在这些都已成为进行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基地,也是我们子孙后代永远继承革命遗志、瞻仰革命先烈的地方。

  1985年4月泽民三哥率领全家(有树峰七叔、冶坪三嫂、蛰君大哥、泽宽四哥和泽玲、泽慧、镇华等)第一次到泗洪烈士陵园祭奠瞻仰。此后我们分别在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1995年)和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2005年)到泗洪烈士陵园和泗县烈士纪念馆及小湾烈士牺牲处进行纪念,敬爱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敬爱的父亲,欣喜告慰,今年适逢新中国60华诞,祖国各项事业欣欣向荣,繁荣昌盛,8月4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人民英模的革命业绩,父亲的鲜血没有白流,当年的革命理想已成为现实。

  9月11日,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等部门公布了“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最感动中国人物”人选名单。9月14日我作为亲属代表出席了“双百人物”代表座谈会,受到胡锦涛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使我深受鼓舞和教育。我们一定更加努力学习“双百人物”的英雄事迹,教育好子孙后代,继承父亲的遗志,为祖国的建设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敬爱的父亲,您长眠在青松翠柏之中,您安息吧!您的革命精神永垂不朽!

江上青同志革命事迹

--------------------------------------------------------------------------------
  江上青(1911―1939),原名江世侯,江苏扬州人,出生于一个中医兼职员的家庭。江上青少年时代是在扬州度过的。“五四”运动时,他在扬州琼花观小学读书,后转入扬州第一高等小学。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入扬州代用商业学校。在此期间,江上青在该校进步教师的带领下,积极参加革命宣传和募捐活动。

  1927年春,大革命风暴席卷了全国,北伐军在攻占南京后,又光复了扬州,此时扬州的中共党团组织转入公开活动,因而使江上青系统地了解到中国共产党的主张,认清了自己应走的道路。

  1927年江上青考取了南通中学高中部,与思想进步的同学顾民元结为知己,一同投身于进步学生运动,并同时参加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江上青又转回扬州中学高中部读书,继续进行革命活动。1928年12月,他在江家桥家中被国民党反动当局逮捕。由于证据不足,反动派判江上青半年徒刑,囚禁在苏州司前街监狱。江上青在狱中坚贞不屈,继续坚持斗争。

  出狱后,由于已被扬州中学开除,江上青遂接受组织安排,于1929年8月到田汉等著名进步文化人士执教的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学习,此时,江上青已由团员转为中共党员。进入上海艺大后,有幸与郁达夫、蒋光慈、阳翰笙等进步文学家接触,更进一步激发了他的政治热情。他以笔作武器,写了一些政治抒情诗,控诉旧社会的黑暗和罪恶,为新社会的诞生而呐喊。江上青在上海艺大学习期间,中共江苏省委召开了第二次党代会,此后在“左倾”路线影响下,上海地区热衷于组织示威和集会,从而导致了一些革命志士被国民党当局逮捕、杀害。

  身为中共上海艺大党支部书记的江上青,频繁的参加集会、示威游行、组织演讲、印发传单、张贴革命标语,身份有些暴露。1929年12月的一天下午,他在北四川路粤商大酒楼参加江苏省委召开的党的活动分子会议时,不幸被英国巡捕逮捕,押至提篮桥监狱囚禁。江上青目睹难友们被虐待,毅然和他们一起展开了绝食斗争。

  江上青被捕后,党组织多方设法营救,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工作委员会书记的潘汉年,通过中国互济会请律师为其辩护。此时江上青化名张玉清,敌人尚未掌握他的政治情况,以“共党嫌疑犯”的罪名,转到苏州司前街监狱服苦役一年。在苏州监狱,江上青参与组织“全监代表会”、“合作社”,始终保持了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

  1930年12月,江上青被押回上海,经再次审讯后释放。

  1931年8月,江上青受党组织派遣重返上海,到暨南大学社会学系学习,继续从事党的地下活动。9月23日,中共江苏省委发出紧急通知,要党员利用各种团体或学校的名义,公开活动,组织罢工、怠工、示威游行和集会,要求国民党当局出兵对日宣战。由于受“左倾”冒险主义的影响,江上青的身份过于暴露,无法在上海继续工作,遂于1932年初回到扬州隐蔽活动。

  为了传播革命思想,江上青在扬州联络陈君冶等进步文化人士,创办了《新世纪周刊》,江上青以周刊为阵地,不断撰文宣传抗日,痛陈时弊,鞭挞丑恶,因而引起地方反动势力的嫉恨,迫使该刊停办。

  1933年到1936年,江上青先后在仪征十二圩中学、东海民众教育馆和扬州平民中学任教,利用各种机会宣传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主张。在他的影响下,很多师生先后参加了革命工作。

  为了宣传抗日救亡,引导青年走上健康的写作之路,江上青邀集共产党员顾民元、进步教师于在春、王石城等人,创办了《写作与阅读》杂志。江上青先后用上青、藩臣等名字发表了《作风与个性》、《从〈国文教学之左右派〉谈起》、《芦沟晓月》、《古代的无名诗人》等文章,借谈写作与教学,宣传进步思想,直到抗日战争爆发才停刊。

  为了更好地推动扬州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江上青与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取得联系,和陈素、王石城、莫朴等人发起组织“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同时创办了《抗敌周刊》,在扬州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1937年10月30日,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鉴于南京、扬州濒临沦陷,江上青、陈素、莫朴、王石城等联合了一批想到延安抗大和陕北公学学习的热血青年,成立了“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准备到武汉通过八路军办事处,北上革命圣地延安。宣传团团员自备路费,于11月22日从扬州出发,经过仪征、六合、江浦、和县、巢县、合肥等地,历时10个月,沿途进行街头宣传,教唱救亡歌曲,作宣传画、写标语,演《三江好》、《放下你的鞭子》、《我们故乡》等抗日救亡的街头剧。江上青在街头演讲中,以强烈的鼓动性和令人倾倒的演讲才华,鼓舞了无数听众,大家都称赞他是一位杰出的宣传家。

  1938年10月,江上青、赵敏、周村等7名中共党员接受中共安徽省委宣传部长张劲夫的派遣,组成中共皖东北特别支部,江上青任特支书记,随国民党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专员兼保安司令盛子瑾到皖东北开展抗日救亡工作。

  江上青到皖东北后,公开身份先是民运科长,不久即任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专员秘书兼第五战区第五游击区政治部主任。在这样特殊的环境里,他以公开和隐蔽的两种身份,以高尚的品质和特殊的才能,为我党我军创建皖东北抗日民主根据地,作出了特殊的贡献。

  到达皖东北以后,江上青遂将同他们一起去皖东北的“安徽省民众动员委员会第八工作团”分别组成抗敌剧团、工作队、宣传队,深入到五河、泗县城乡,并请“抗敌演剧第六队”到皖东北广泛开展抗日宣传活动。

  江上青还以政治部主任的身份,创办《皖东北日报》,由中共党员贺汝仪担任报社社长,大力宣传抗日主张,大量报道抗日前线军民英勇抗敌、可歌可泣的光辉事迹及日军的残暴罪行,从而唤起民众,鼓舞民众的士气与斗志。

  为了解决创建皖东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人才问题,江上青千方百计创办了皖东北军政干校,把大批志士仁人、热血青年组织起来,并在其中秘密发展党员,经过短期培训分到部队、县区组织作为抗日骨干。

  当时中共在皖东北的组织,处于零星分散地下活动的状态,有上海派来的,也有鄂豫皖和山东派来的,江上青经多方努力,理清组织关系,报上级批准,最后将其统一在中共皖东北特委的领导下,发挥了党组织的核心作用。

  江上青积极贯彻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想,大力扩充抗日武装力量。

  1938年10月,随盛子瑾带过来的只有100多人枪的武装力量,势力单薄,不仅无法控制皖东北的局面,连自身的安危也很难保,更谈不上抗日。此时,盛子瑾急于扩大武装力量,江上青利用这一有利时机,积极进行组建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的活动。

  1939年元旦,江上青与中共党员赵汇川取得联系,建立了由赵汇川领导的“六抗”第三支队;紧接着又安排中共党员徐崇富收编地方小股部队,组建为“六抗”特务支队,徐崇富为支队长;安排党员石青到泗县大庄集一带收编地方武装,组建为“六抗”农民支队,石青为支队长;江上青设法与大革命失败后失去组织联系的原中共党员卢新民取得联系,收编五河一带武装力量,组建为“六抗”淮河支队,卢新民任支队长。同时还组建了各县、区、乡抗日武装力量。县建立武装大队,区建立武装中队,乡建立武装分队。到1939年8月五游(六抗)司令部组建了六个支队,由100多人枪,发展到4000多人枪,这些由共产党领导或控制的部队后来编入了新四军,成为驰骋江淮大地的一支重要的抗日武装力量。

  在扩大武装力量的同时,江上青还不失时机地加强基层政权建设,安排赵敏担任泗县五区区长,吕振球担任一区区长,石青担任二区区长,朱青阳担任三区区长。这些由中共党员担任区长的政权,又普遍建立了党的秘密基层组织,安排许多中共党员担任乡长、镇长,从而使泗县的区乡政权牢牢地控制在我党手中,为八路军、新四军驻皖东北办事处的建立、中共苏皖党委的南移和新四军四师东进皖东北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江上青认真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抗日力量。他一方面在农村组织农民救国会、青年救国会、妇女救国会,还想方设法征得盛子瑾同意,广泛邀请社会名流、开明士绅参加政府工作。管镇王晓庄王赞虞是一个很有才能、很有影响的热血抗日青年,江上青主动上门,请他出来工作,委任他为五河县三区区长,工作很有起色,后在对日作战中英勇牺牲。双沟东陈店村的陈荫南是地方名流、开明绅士,江上青多次登门请他出来参加政府工作,此后陈荫南一直拥护共产党的主张,努力做好工作,在淮北地区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建国后,陈荫南仍以民主人士的身份,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半城祖树屏是当地有名的士绅,江上青登门请他出来任“五游”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半城一带很快成为皖东北最稳定的地区。江上青又争取了原泗县一区区长蒋茂林、九区区长吴静轩、双沟镇吴亚民等人参加政府工作,这些人不仅为当时抗日作出一定贡献,在后来的皖东北及淮北抗日根据地创建和发展过程中,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1939年,国民党顽固派原泗县县长、时任灵璧县县长的许志远,不抗日,拉势力,树山头,在国民党内部争权夺利,与盛子瑾矛盾激烈,对皖东北抗日局势影响很大。江上青派中共党员吕振球到河南永城与新四军游击支队司令员彭雪枫取得联系,请他们到皖东北来作抗日的后盾。7月,彭雪枫派豫皖省委书记张爱萍及刘玉柱前来皖东北与盛子瑾谈判,由于江上青作了大量工作,很快达成协议,在半城张塘公开设立八路军、新四军驻皖东北办事处。

  江上青为避免盛子瑾、许志远之间的冲突,影响皖东北抗日的局面,在征得张爱萍和特委书记杨纯的同意后,不辞辛苦地奔波于泗县和灵璧之间,促成盛、许二人到八路军苏鲁豫支队的胡炳云大队驻地灵璧县张大路举行会谈,在张爱萍主持下,许志远表面表现很好,愿意接受盛子瑾的政令,会谈很圆满,但暗地里许志远指使反动地主柏逸逊、王铸久部,埋伏在盛子瑾回程经过的泗县刘圩区小湾村。当盛子瑾、江上青等经过时,突然发起猛烈袭击,江上青奋起反击,不幸壮烈牺牲,时年28岁。

  噩耗传来,皖东北抗日根据地的各界人士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分别在青阳、半城隆重举行追悼大会。江上青遗体安葬在八路军、新四军皖东北办事处附近的崔集。1982年迁葬于江苏泗洪县烈士陵园,并树碑立传,由老将军张爱萍题写碑名,杨纯、刘玉柱、周村撰写碑文。1985年4月13日,江上青的子女江泽民、江泽玲、江泽慧等专程前来为江上青扫墓,以寄托深切的哀思。

祭扫江上青烈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