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党早期优秀的政治、军事干部 廖乾五

-------------------------------------------------------------------------------

  廖乾五是中国共产党早期优秀的政治、军事干部。1886年生,陕西平利人。早年曾参加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和反对以段祺瑞为首的北洋政府的斗争。1922年在武汉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参与领导京汉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1924年初作为汉口特别区的共产党代表,出席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任中共汉口地委委员。同年11月在广州参与组建建国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任该队国民党党代表、共产党小组长。在中共两广区委负责人陈延年、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在铁甲车队中建立共产党的组织和革命的政治工作制度。曾与队长徐成章等率部进行支援广宁农民运动的作战,参加平定军阀杨希闵、刘震寰叛乱和省港大罢工中封锁香港的沙鱼涌战斗。1925年11月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12师政治部主任,与代师长张发奎率部南征军阀邓本殷部。

  1926年任第4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代主任、主任,率部参加北伐战争,转战湘、鄂、赣、豫诸省,参与指挥攻占平江、汀泗桥、贺胜桥、武昌、马回岭、九江等战斗。第4军在北伐战争中征程万里,能攻善战,所向披靡,与廖乾五领导的政治工作是密不可分的。他十分重视发挥党员的骨干作用,注重部队的思想政治教育,注意发动和组织民众。时任中共中央军委书记的周恩来曾说:北伐军的许多政治部中,以4军政治部成绩最好。

  1927年7月下旬奉命赴九江参加武装起义准备工作,不久参加南昌起义,协助叶挺指挥部队行动。起义后任革命委员会总政治部秘书长、宣传委员会委员,第20军党代表。南下途中和周逸群共同介绍第20军军长贺龙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经香港到上海,在中共中央军事部工作。1930年夏任中共湖南省委军委书记,到任不久被捕。他坚贞不屈,绝口不谈党的任何机密。敌人惧于他的威望和声誉,不敢公开审讯,于同年9月3日被秘密杀害于长沙,时年44岁。

金戈铁马铸军魂――纪念我党早期的政治思想工作者廖乾五
李正义 

--------------------------------------------------------------------------------
  每当看到八一军旗猎猎飘舞,在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的伴奏下,英姿威武的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受阅时的壮观场面,一个熟悉的名字便在耳边响起,他就是我省著名烈士廖乾五。肖克将军说:“廖乾五是南昌起义诸多的筹划者之一。”在纪念建军80周年之际,特撰文纪念这位功勋卓著的先烈。

  一

  廖乾五出生于陕西省平利县,小时,家境清贫,其父初识文墨,其母早年病逝,全家靠父亲开一家店铺艰难度日。他幼入私塾,稍大后从大哥读书。由于聪慧好学,博览古今,尤其偏爱文学,很得家人的喜欢和同学们赏识。因为身体瘦弱,从青少年起,他就注意锻炼身体,还曾从邻村的拳师习武练拳。为了与自己的命运抗争,不甘于乡下的生活环境,他年少立志,经过几十天的忍饥挨冻,跋山涉水,迢迢千里到武汉追随二哥,在二哥的悉心资助下,经过自己勤奋的攻读,最终考上了北平京师农业学堂,终于实现了自己“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愿望。廖乾五从京师农业学堂毕业后,奔着“实业救国”的宏愿,力图服务桑梓。可悲的是世事更迭,一切希望均化为泡影。思想上的打击,生活的窘迫,致使廖乾五十分狼狈和憔悴。

  生活的煎熬和疾病的摧残,这些并没有减弱廖乾五对真理的追求和知识的渴望,此间他阅读了不少进步书刊,这些书既有达尔文的进化论,又有西方民主思想,还有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特别是五四新文化思想运动对他思想的启蒙。就在他苦苦追寻报国无门的情况下,受朋友之邀,无奈做了几年的家庭教师。他除教授学生各种自然科学知识之外,还鼓励学生阅读古典名著和进步书刊,在启发学生立志的同时,自己的思想也发生了深刻和重大的转变。

  大革命的浪潮风起云涌,廖乾五站在了潮头浪尖。1921年结识了早期共产党人鲍惠僧、李汉俊,并经其介绍,加入了设在武汉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廖乾五苦苦求索,选定了自己前进的道路,加入中国共产党,用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开辟自己人生崭新的世界。就在廖乾五满怀希望之时,一个沉痛的打击向他悄然逼来。廖乾五的二哥早先参加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积极反对北洋军阀的斗争,惨遭反动军阀的杀害,致使廖乾五悲情有加,他立志报仇雪恨,誓与帝国主义反动军阀斗争到底。

  汹涌澎湃的工人运动在全国不断兴起,京汉铁路工人罢工、“二七惨案”的发生,这些廖乾五一个个参与其中,还以汉口特别区代表资格与李立三等人参加了在广州召开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成为了一个职业革命者。

  二

  “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齐欢唱,齐欢唱!”这首耳熟能详的《国民革命歌》的词作者不是别人,正是年轻有为的革命军人廖乾五。

  形势的发展,革命的需要。1924年8月下旬,孙中山创建“大本营航空局铁甲车队”,中共党组织选派文武兼备的共产党员廖乾五任政治部主任。在铁甲车队易名建国军大元帅铁甲车队时,廖乾五改任党代表。中共广东区委委员长兼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很重视党领导下的这支革命武装,他曾指示廖乾五:“要抓紧对铁甲车队的军政训练,注意培养干部。”廖乾五根据这一指示精神,全神贯注地抓部队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坚持在党小组会上检讨工作,交流思想,自觉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一时间,党小组的活动在铁甲车队蓬勃开展,搞得有声有色。当时,在党内有影响的陈延年、萧楚女的报告,更是场场必到。以中共党员和共青团员为骨干的铁甲车队,成为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唯一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正规军队。

  廖乾五对部属讲道:“我们是党军,要服从军纪,还要服从党纪;然而在军言军,是要服从军纪;在党言党,是要服从党纪。”“各队的官兵,要服从各队的长官”,这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官兵中产生深刻影响。成为铁甲车队队员的行为准则并严格执行。业余时间官兵学唱《国际歌》、《少年先锋队歌》、《工农兵联合歌》更是热情高涨,《国民革命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由他写成的。嘹亮的歌声在军营上空荡漾。一时间,一改旧军队的形象,铁甲车队的军容风纪,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三

  一代伟人孙中山长逝,举国同悼,这成为中国近代史的一件大事,也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憾事。建国军大元帅铁甲车队更是悲声四起。廖乾五主持了铁甲车队悼念伟大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大会,并集体宣誓:“我们全体官佐队员誓遵先生遗嘱,奉先生之主义,努力向前奋斗,以求达到军民工人之利益,至死不渝。”真乃情真意切,垂范千古。

  为了反击帝国主义反动派的血腥屠杀,中共广东区委组织省港罢工委员会,在广州国民政府的支持下,全面封锁香港,铁甲车队改称“国民政府铁甲车队”,铁甲车队的重担落在了廖乾五、周士弟身上。

  时任中共广东区委军事部长的周恩来经多方努力,并征得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李济深的同意,以铁甲车队为基础,组建该军第十二师三十四团,共产党员叶挺为团长,周士弟为参谋长,廖乾五任第十二师政治部主任。廖乾五为加强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殚精竭虑,他勉励原铁甲车队全体官兵继续保持铁甲车队的革命精神,加紧军事训练,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在新的部队里作出更大的贡献。

  廖乾五以共产党员的胸怀和胆略,在十二师大刀阔斧地开展政治工作,他带领政治部率先垂范,他指示部队:“宁可把不必要的行李丢掉,亦要坚持执行不拉夫的规定!”他向全体官兵强调纪律与政治工作的关系。他的举动在军界引起强烈关注。他的这种工作,同时也在老百姓中间产生良好的效果。军民关系不断改善。就是过去纪律松弛的战士,此时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聂荣臻在他主编的《军事政治月刊》中,对廖乾五主任的革命精神和严肃认真的工作态度大加赞扬,称他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是拉近了部队与人民群众之间的距离,部队所到之处对老百姓秋毫无犯,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和大力支持与资助。这在当时的军队中实为罕见。

  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使廖乾五更加认识到肩上的责任重大,部队出发前,他亲自带人检查执行纪律情况,并征求当地群众对部队的意见。对于军官,他反对体罚士兵,不许随意拆老百姓的门板搭铺,不准酗酒、赌博,进妓院。在廖乾五及其领导的政治部的努力下,十二师的官兵进一步明白了为谁扛枪、为谁打仗。在军容风纪、战斗力各方面,都跃居整个国民革命军之首位。

  在进军途中,廖乾五和士兵同甘共苦,徒步行军,和士兵边走边拉家常,还把自己仅有的食物送给伤员病号,在他的行动和宣传鼓动工作推动下,部队的面貌焕然一新,在人民群众中传为美谈。

  四

  北伐军势如破竹,占领醴陵、长沙后,第四军决定攻取平江,十二师出发前,廖乾五在师团军官会议上作行前动员,强调平江城内的守军是吴佩孚的一员悍将,且城池内的工事非常坚固,易守难攻,我们要发扬独立团英勇善战的大无畏精神,为拿下平江城,为北伐战争的胜利而血战到底!听了廖乾五的讲话,战士们群情激昂,纷纷请战,决心攻下平江城。

  廖乾五在向上级第四军政治部报告战况时,对当地“人民组织长矛队,加入作战,要实现军民合作之旨”充分肯定。这次入湘作战,他看到了蓬勃高涨的湖南农民运动,深感武装农工的重要性。他还向后方总政治部提出了“扩大农工武装及训练”等多项提案。这些提案引起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大多被在日后的斗争中采纳实施!

  北伐军攻打汀泗桥的战斗,是一次很有名的战斗,第四军十二师以三十五团为前锋,独立团为预备队,向汀泗桥守敌作正面进攻。廖乾五对所部进行战前动员;第四军战士浴血苦战,在独立团和友军腹背夹攻下,敌军全线崩溃,汀泗桥终于被北伐军占领。

  廖乾五代理第四军政治部主任后,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他向记者们大讲对工农运动的看法,认为湖南的缠足妇女在作战中争相为前线运送食品弹药,有力地支援了前线战斗。证明了军民结合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现在我军虽抵武汉,这只能算是初步的胜利,还远不能成为最后的胜利,我们要壮大军威,取得更大的胜利!要“直捣幽燕,痛饮黄龙。”

  五

  北伐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攻克武昌后,廖乾五正式任军政治部主任。他积极调整党的各级领导,建立党的秘密组织,就连《上海民国日报》也曾报道,十二师自出师北伐以来,师政治部“对官兵完全纪律化、革命化,只知为主义牺牲,为民众利益牺牲,不仅不怕死,且不知死。”

  中共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对铁军的革命精神和严明的纪律盛赞有加,听到武昌克复的消息后说:“这许多政治部,以第四军政治部成绩最好。”苏联军事顾问戈列夫在报告中写道:“作战方面最可靠的那些军恰恰是政治工作特别强的那些军。”“在国民革命军中,最强的是第十二师政治部。政治部主任是共产党员,他是陕西人,大家都把他当作自己人。他很善于在第十二师中组织政治工作,以致在该师的政治工作人员被当作军队大家庭的成员。第十二师政治部无论在本师对战士的教育方面,或在居民中间成立各种社会组织方面,都真正进行了巨大的工作。在第十二师里,战士们不是表面上而是实践上懂得了为什么作战。第十二师所经之处,群众都组织了起来。第十二师政治工作人员在前线的表现,证明了他们不愧为国民革命军的政工人员。”他虽然只有40来岁,可外表看起来却像个老头,他工作扎实持重,作风民主,对人和蔼可亲,十二师的官兵都称“廖主任是我们全师的母亲。”他大公无私,心胸开阔。丝毫不计较个人得失!但“他特别注意士兵的疾苦,我们一路行军与作战,我们的官兵没有一个掉队的,士兵也没有开小差的。政治工作起了很大作用。”他的高风亮节,被十二师官兵津津乐道。就连第四军军长在复电廖乾五时,深有感慨地说:“此兄等政治工作之明效,无怪敌称我军以宣传而战胜也。”党的政治工作,在军队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廖乾五在主持第四军政治部工作期间,对四军各级政治工作机构和党部进行了数次整顿。通过不断整顿,很大程度上提高了部队的政治素质,密切了军民关系,增强了官兵的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信心。

  武汉各界人民为第四军在北伐战争中的丰功伟绩表示崇高的敬意,特地赶制了刻有“铁军”二字的两个铁质盾牌,背面写着“烈士之血,主义之花,四军伟绩威震迩遐。能守纪律,能毋怠夸,能爱百姓,能救国家。冲锋陷阵,如铁如坚,革命担负,如铁之肩。功用若铁,人民倚焉,愿寿如铁,垂亿万年。”其意境深刻,字体苍劲,这使广大官兵受到极大的鼓舞和激励。廖乾五等在群众的拥戴下,接受赠牌,高举过头,感谢各界人民对铁军的信任和厚爱。从此,铁军的威名传遍了天南海北。在铁军的丰碑上,永远镌刻着叶挺、叶剑英、廖乾五、张云逸、周士弟、徐名鸿、李硕勋、梅龚彬等同志的英名。

  六

  1927年1月,武汉国民政府将第四军扩编,廖乾五更是夜以继日,进行扩编后的第四军各级政治机关和各级党部的建立和整顿。他先后呈请总政治部委任共产党员李硕勋代理二十五师政治部主任等。主持制定 《第四军政治部训练计划》,对各级政治工作部门和政工干部确定了详细、具体的职责和任务。强调“政治工作人员必须纪律化、秩序化、群众化,”这个《计划》成为研究中国共产党在大革命时期对国民革命军进行政治工作的重要文献。以廖乾五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对四军的组织整顿和政治教育卓有成效,影响深远。收复武昌以后,总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确定廖乾五任固定标语委员会、政治教材计划委员会、政治组织计划起草委员会委员等。邓演达还任廖乾五为总政治部宣传员训练队政治教官。廖乾五不辞劳苦,认真工作。他曾在一个会议上讲:“我们受了几千年封建制度的毒,几十年帝国主义的毒,而帝国主义又是利用封建制度压迫剥削我们的。要解除我们的痛苦,完成国民革命,必须推翻封建制度,建立民主制度。”廖乾五对革命道理讲得深入浅出,广大官兵一听就懂,所以,官兵们都乐意听廖主任的讲演。

  “四·一二”蒋介石叛变革命,廖乾五极大愤慨。在第四军军部特别党部、政治部发出《通电》、《宣言》,历数蒋介石从策动中山舰事件到“四·一二”反革命事件一年多之罪恶,要求国民党中央和武汉国民政府“即将蒋介石停职查办,并永远开除党籍。”并呼吁全国民众“一致声讨帝国主义最新式最得力之工具蒋介石,以挽救革命危机”。在二次北伐中,廖乾五结识了北伐名将、独立十五师师长贺龙。后来廖乾五和周逸群介绍贺军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廖乾五所从事的军队政治工作,是创造性的,他对于促进国民革命军的改造,保证北伐战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铁军的政治工作传统,“也为后来的人民军队继承并发扬。”大革命时期造就了铁军这支英雄的军队,也造就了一大批重要的军事政治人才。“南昌、秋收、广州三大起义,是人民军队创建的起点,这三大起义军事力量的主要部分都来自铁军。”

  1927年8月1日凌晨2时许,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武装反抗的第一枪。起义成功后,廖乾五被任命为革命委员会宣传委员会委员、二十军党代表,他激动地说:“巴黎公社式的政府组织起来了,成立了一个革命委员会!”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1927年10月下旬,廖乾五在中共中央直属机关担任中央直属机关党小组组长。由于廖乾五的工作非常出色,在军内造成很大的影响,引起周恩来的关心和倚重,为了安全经常化装去看望他,彼此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1930年,廖乾五在中共湖南省委军委任职,负责对敌军的兵运工作。不久,即不幸被国民党湖南当局秘密逮捕。廖乾五投身革命,忠心耿耿,呕心沥血地工作,他久经沙场,忠肝义胆,舍身忘死。在狱中,对于敌人的种种计策,他应对自如。国民党湖南省主席何键机关算尽,没有在廖乾五身上捞到任何东西,又惧怕他在军界和民众中的威望和影响,穷凶极恶地将他秘密杀害,牺牲时年方44岁。

  为人民利益而牺牲的烈士,人民永远怀念。

  无产阶级的忠诚战士廖乾五永垂不朽! 
能文能武的政治工作者——廖乾五

--------------------------------------------------------------------------------
  CCTV.com消息(新闻联播):在中国共产党早期优秀的政治和军事干部中,廖乾五被称为杰出的人物之一,曾受到周恩来的赞扬。

  廖乾五,1886年生于陕西平利。1922年在武汉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廖乾五参与领导京汉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1926年廖乾五出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率部参加北伐战争,转战湘、鄂、赣、豫等省,参与指挥攻占平江、汀泗桥、贺胜桥、武昌、马回岭、九江等战斗。第4军在北伐战争中征程万里,能攻善战,所向披靡,与廖乾五领导的政治工作是密不可分的。

  1927年廖乾五参加了南昌起义,协助叶挺指挥作战,并在南下途中和周逸群共同介绍贺龙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夏,廖乾五在任中共湖南省委军委书记时不幸被捕。敌人惧怕于他的威望和声誉,不敢公开审讯,于同年9月3日将廖乾五秘密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