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长征路上――罗南辉

--------------------------------------------------------------------------------
  罗南辉,又名罗曼、罗敏。1908年生,四川成都人,曾在成都一家水烟铺做工。1926年入川军江防军第7混成旅当兵。1927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所在部队从事兵运工作。他团结教育下层士兵,组织成立了“士兵联合会”,同反动军官作斗争。1929年6月参加第7混成旅旅长邝继勋等领导的遂宁县射洪嘴起义,任起义军营长。后被党组织派往川军江防军第2混成旅继续做兵运工作。1930年10月参与领导该旅一部在汉州(今广汉)举行武装起义,任警卫大队长。后调中共四川省委工作。

  同年底赴万县任中共川东特委军委书记,不久因叛徒告密被捕。在狱中立场坚定,机智巧妙地同敌人进行斗争。1931年底出狱后,任中共四川省委除奸小组组长,领导该小组处决了一批叛徒、特务,保卫了党组织的安全。1932年任中共南充中心县委军委书记,同年11月参与发动和领导南部县升(钟寺)保(城)农民起义。后奉派到川军第29军做兵运工作,1933年春率该军1个连起义,参加红四方面军。同年10月任新成立的红33军副军长,率部参加了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他担任前线指挥,率部连续打退敌人二十余次轮番进攻,歼敌四个团,俘敌近两千,取得红33军成立后的首战胜利。后指挥所部清剿川陕边反动武装“神兵”的作战,取得五战五捷、歼敌5000余人的重大胜利,有力保卫了后方的安全。

  1935年参加长征,曾率部担负筹粮任务。在人烟稀少的藏民地区,他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积极开展群众工作,走村串户,收集、购买粮食,最大限度地保证了部队的需要。同年11月红33军与红5军团合编为红5军,他任副军长。后在甘肃通渭指挥作战中负伤。1936年10月,为掩护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会师,罗南辉奉命率红5军担任后卫,他躺在担架上指挥作战,在甘肃会宁华家岭一带阻击敌人。23日在会宁县中川乡大墩梁遭敌机轰炸,壮烈牺牲,年仅28岁。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闻讯后悲痛不已,他流着热泪说:“南辉同志是红军中的一位优秀指挥员,他的牺牲是我军的一大损失。南辉同志为党献身的精神比华家岭还高,南辉同志的英名将与华家岭共存!”

  (新华社北京4月17日电)
蓉城英烈:红军优秀指挥员罗南辉

--------------------------------------------------------------------------------
  罗南辉,化名罗曼、罗敏、罗杰。1908年生,成都金牛区营门口乡人,世代务农。1926年应召从戎,在川军第七混成旅部,该部旅长邝继勋是共产党员,所属团、营政治工作人员多为进步人士,建有党的组织和“士兵委员会”。 


  罗南辉入伍后,积极参加活动。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9年6月,邝继勋旅在遂宁、蓬溪交界的大石桥发动武装起义,举起了“中国工农红军四川第一路总指挥部”的旗帜。罗南辉担任起义军营长,率该营攻取蓬溪、南部两县,随即转战川东诸县。1930年10月,又参加党领导的广汉起义,建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第一路军”,任警卫大队长。

  1930年底,中共四川省委决定成立特工科,罗南辉受命于危难之际,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他的除奸任务。1931年春,中共川东特委遭破坏,罗南辉被派去万县接任中共川东特委书记。1932年又担任南充县中心县委书记,组织农民起义,建立游击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罗南辉先后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三军副军长、军长、前敌总指挥等职。

  1935年,红四方面军奉命转移,罗南辉率部负责保护红军安全转移。长征途中,他机智顽强地阻击尾追敌军,立下了不朽战功。1936年10月红军进军甘肃定西县时,罗南辉亲临前线指挥战斗,率领战士冲锋陷阵,不幸英勇牺牲,年仅28岁。他一生戎马倥偬,转战南北,发扬了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精神。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在烈士的遗体前曾说:“南辉同志是红军中的一位优秀指挥员,他的牺牲是我军的一大损失。”

从“兵中之王”到红军军长的罗南辉
邓寿明



大革命运动失败以后,中国共产党独立地走上了武装拯救中华民族的革命道路。在四川,中共四川党组织为了创建工农红军,掀起了一次又一次武装革命风暴,川内军事运动的重要领导人罗南辉就是其中的重要一员。他在中共四川省委的直接领导下,战斗在军事运动的第一线,凭着他对党的赤胆忠心和聪明才智,历尽艰险,先后参与领导了多次武装起义,为创建四川红军而出生入死。红四方面军进川后,罗南辉策反敌军一部投入红四方面军,在巩固和扩大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浴血奋战中,罗南辉历任副军长、军长,在红军三大主力长征胜利会师之时,罗南辉在指挥甘肃省会宁县华家岭阻击战中壮烈牺牲。

秘密军运

努力创建四川红军

罗南辉,又名罗曼、罗敏,1908年出生在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茶店子乡一个十分贫苦的农民家庭,从小就在生死线上艰难度日。十多岁时,为了生存下去,罗南辉被人介绍到一家水烟铺子当学徒,没有干几年,水烟铺就破产倒闭了,罗南辉顿时失去了生活来源。咋办?穷人的命反正不值钱,为了生存,罗南辉决定当兵混饭吃去。罗南辉先后在几个军阀部队中“吃粮当兵”,在军阀混战的年代,吃当兵饭的人随时都有丢命的危险,虽说这不是长久的出路,但又能到哪里去找饭吃,寻生路呢?这时,罗南辉听别人说,川军第二十八军第七混成旅中,官和兵的关系相处较好,也还比较平等,生活也不错。于是,在1926年夏天,罗南辉跑到第七混成旅当了一名士兵。

这时,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已经进入第三年,中国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迅猛向前发展,广东国民政府发动的北伐战争取得了重大胜利。在四川,国共合作推动的大革命运动也蓬勃向前发展。罗南辉所在的第七混成旅,由于有一批具有一定革命觉悟的军官推动,革命的措施开始实施,革命理论在部队中传播。罗南辉在这里明显地感觉到官兵比较平等,民主空气较浓,一些革命的新鲜词汇也在部队中流行,这给罗南辉很大的触动。在此期间,第七混成旅还派人到广东和国民政府、中共党组织联系,同时与重庆的四川国共合作组织领导人杨公取得联系。杨公派出留法学生、共产党员秦青川到该旅开展军事运动。秦青川的到来,受到代理旅长邝继勋的热烈欢迎。邝继勋完全支持秦青川在部队开展政治工作,秦青川在部队成立了士兵委员会。罗南辉立即加入士兵委员会,很快成为士兵委员会的骨干,罗南辉先后聆听了秦青川《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在未来大战中我们应先有的觉悟》、《最近一年中国的政治局面及国民革命之发展》等政治报告,罗南辉从中受到很大的启发和教育,革命的热情开始高涨。不久,秦青川在该旅秘密建立起中共军队支部组织,代理旅长邝继勋等成为共产党员。为了提高革命觉悟,邝继勋在部队不仅开展革命理论的宣传活动,而且还开展文化学习活动,规定了士兵的学习内容和将要达到的目标。罗南辉深切地感到这支部队的确与他过去所接触的其他军队有很大的区别。他认真地投入到操练和学习中,文化课取得了较好的成绩。由于罗南辉刻苦学习,踊跃参加革命活动,在共产党员的帮助下,他逐步懂得了工农劳苦大众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打倒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才能翻身解放的道理,他的心中逐步树立起了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的远大目标。
1927年,罗南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罗南辉遵照组织的指示,在士兵中开展工作。由于罗南辉在军阀部队当过几年兵,对于士兵兄弟们的现状和心里活动了如指掌,他紧贴士兵的实际做工作,启发他们的革命觉悟,给他们讲社会不平等的原因等,革命道理通过罗南辉的宣传,很快在士兵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罗南辉像一块强有力的磁石,把一些士兵们紧紧地吸引在自己的周围,他很快成为党组织开展士兵运动的重要人物,一部分士兵和下级军官十分地尊重他,佩服他,亲切地称他为“兵中之王”,只要他一声号召,许多士兵们就会立即响应。
罗南辉入党不久,国共合作领导的大革命运动失败,白色恐怖笼罩全国,中国革命转入低潮。为了挽救中华民族的危亡,中国共产党在湖北汉口召开了“八七”紧急会议,确定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在中国实行土地革命。在这一路线的指引下,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武装起义在各地相继展开。中共四川省委为贯彻落实中央指示,先后组织了数次武装起义。罗南辉没有被大革命失败后,敌人对共产党人血腥恐怖政策所吓倒,而是遵照党组织的指示,继续深入开展军事运动,把更多的士兵团结到自己的周围,随时听从党的号令,举行武装起义。1929年6月,中共四川省委批准川军第七混成旅在邝继勋、罗世文等的领导下,率部三千余人在遂宁县、蓬溪县交界的大石桥起义(简称“遂蓬起义”),竖起了“中国工农红军四川第一路军”大旗。党组织安排罗南辉任营长,罗南辉率部投入到攻取蓬溪县城、南部县新政坝和成立苏维埃政权等斗争中。按照省委的部署,起义部队要到川东与王维舟、李家俊领导的游击队会合,部队长途转战到川东的营山、渠县、大竹、达县、梁山等地区。7月下旬,起义失败,在起义部队中任职的部分中下级党员干部分散转移隐蔽。
遂蓬起义失败后,罗南辉又受党的派遣,到驻广汉县的川军第二十八军第二混成旅去开展军事工作。到达广汉后,罗南辉作为策动这次起义的领导成员,多次参加了该旅党组织召开的秘密会议,党组织分工罗南辉负责领导旅部手枪连的行动。1930年10月25日,四川党组织领导的第二混成旅在广汉驻地发动起义。罗南辉率领手枪连首先占领了旅指挥部,接着又配合其他连队英勇战斗。起义军占领了广汉县城,成立了县苏维埃政府,罗南辉任警卫大队长。广汉距成都近,驻扎成都的军阀部队可以朝发夕至,起义部队主动撤出广汉,在向绵竹县山区进军途中遭到敌军重兵围剿,起义失败。

保卫党组织的安全
出任锄奸组长
广汉起义失败后,罗南辉奉调到重庆的省委机关工作。从1930年春起,四川军阀刘湘在重庆加紧特务活动,严密搜捕和血腥屠杀共产党人,特别是重赏和利用共产党内的叛徒,对党组织发起了疯狂的破坏。中共四川省委机关先后遭到破坏,省委的一批主要负责人英勇牺牲。为了反击敌人的破坏行动,其中特别重要的是惩治叛徒,中共四川省委决定组织精干的锄奸小组,在人选问题上,经过反复研究比较后,决定派遣足智多谋且有丰富实战经验的罗南辉出任锄奸组长,再选两名枪法好且机敏的可靠同志做罗南辉的助手。罗南辉接受任务后,即和两名队员详细研究和制定出稳妥的行动方案,对一些叛徒、特务进行调查排队。三人一致同意首先处置对党组织危害最大的叛徒游曼谷(又名游二),游曼谷投敌叛变后,带着敌特抓捕了二十多名共产党员,给四川党组织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方案定下后,罗南辉和两名同志经过一段时间的暗中调查,认识了游曼谷,也弄清了游曼谷住在重庆郊外的张家花园附近。游曼谷深知共产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时而昼出夜归,时而夜出昼归,行动极其诡秘。张家花园附近驻扎有敌军一个连,若白天在他家的附近抓捕或处决游曼谷,容易遭到敌军攻击。既然游曼谷行动的规律昼夜不定,罗南辉决定以夜里等候为主,这样,锄奸组的同志完成处决游曼谷后,也能借着夜色脱离险境。于是,罗南辉带着两位同志白天休息,夜里就潜伏到游曼谷从城里回家必经的一个山坡上隐蔽等待。谁知,一连守了几个夜晚都不见游曼谷的影子,一位助手焦急地对罗南辉说:“这龟孙子跑到啥子地方去了?难道他发现了我们的行动?”

罗南辉沉思片刻后分析说:“不会的,游二这几天虽然没有出现,但敌人的行动没有啥子变化,说明敌人没有发现我们。”

罗南辉带着两位助手又等了两夜,仍然没有见到游曼谷身影。到了第三天夜里,三人又在路边隐蔽等待,秋风夹着蒙蒙细雨,不一会儿,衣服便被淋湿了大半,衣着单薄的罗南辉等感到阵阵寒意,可路上仍然没有一点动静。罗南辉三人来到路边的一家小酒店,选了一张靠门口的小方桌坐下,要了一壶酒,一碟小菜,一边喝酒暖暖身子,一边暗中警惕地注视着路上的零星过往行人。约莫下半夜时分,远远望见有个熟悉身影过来了,罗南辉定睛一看,正是叛徒游曼谷!他悄悄给两位助手说:“来了,来了,猎物终于来了!”当即命令:按原计划三人分开行动,一人紧紧跟在叛徒后面,其余两人从两侧悄悄包抄过去。三人迅速向叛徒游曼谷逼近。这时游曼谷发现后面有人跟踪,顿时紧张起来,赶紧乘着夜色迈开大步由快走而变为往前狂奔,罗南辉等三人紧紧地追了上去,天黑路滑,游曼谷心慌意乱,踏虚一脚,“扑通”一声栽倒在路边的水沟里。罗南辉等三人迅速冲上前去,将游曼谷按在沟里处决了。

之后,罗南辉率领的锄奸小组继续神出鬼没地秘密处决了一批叛徒、特务,完成了党组织给他的任务,对叛徒、敌特也产生了巨大的震慑作用。

智高一筹 狱中平安脱险

1930年冬,中共川东特委军委书记陈进思,在万县被敌人逮捕后英勇牺牲,四川省委决定派遣罗南辉到万县继任陈的职务。罗南辉临行前,特别将自己化装打扮成穷人的样子,肩挎一个包着两件破旧衣服的包袱,从朝天门乘顺水船赶到万县城。事先约定的接头地点,是城内的兴和顺旅馆的一个房间。罗南辉辗转来到旅馆外的街对面,非常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后,便闪身进入旅馆,很快找到接头房号,按照约定的暗号,轻轻地敲了三次门没有回应,他又轻轻敲了三次,仍然没有反应,他立即感到事情不妙,正准备转身走人,突然围上来几个陌生人,其中一人口气强硬地问道:“你是干啥子的?怎么在这里敲门?”

罗南辉马上意识到这个联络点已经遭到破坏。对方人多势众,冲出去的可能性已没有了,于是他便满不再乎地随机应变说:“我是来这里做生意的。”

“你这个做生意的,久敲别人的门干啥?”其中一人厉声地问道,随即这伙人连推带搡地把罗南辉推进屋去,守住门口和窗子。

原来,在罗南辉到来的前一天,兴顺和旅馆这个联络点就因叛徒出卖暴露了,联络员也遭到逮捕。敌人为了放长线钩大鱼,一直派人在周围埋伏,凡是来旅馆找这间住房的人,通通抓起来。在屋内,敌特在罗南辉身上搜到一封党内的介绍信,信上人的名字叫罗曼。罗南辉被押到到万县驻军司令部,驻军司令听说抓到一名共产党,决定亲自审问。这一天,罗南辉穿着来时的一身破旧的衣服,头发较长,被送进驻军监狱的那一刻起,他就在思考脱身之法。罗南辉聪明过人,随机应变的才能在熟悉他的同志中是出了名的,他在动脑筋思考重大问题时,有个爱眨眼的习惯,人们都说他是“眼睛一眨,计上心来”,或者说他是眨眼就有好点子出来,同志们送他一个雅号叫“鬼眨眼”。

罗南辉第一次到万县,在党内或敌特、叛徒中都没有谁知道他的底细和认识他,他决定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创造脱身的机会。想来想去,他决定佯装成呆傻穷困的贫苦样,设想了一些回答敌人的说词,以迷惑敌人。

罗南辉被押到一间房子后,一位官员模样的人高高地坐在方桌后面,态度平和地问道:“你叫罗曼吗?”

“知道了还问啥?”罗南辉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你是不是共产党?”

“是!”罗南辉知道敌人已经从介绍信上确定了自己的身份,隐瞒已经不行了,干脆承认。

敌军官一听罗南辉这么爽快地就承认了,又高兴地继续问:“你担任什么职务?”

“当交通员。”罗南辉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痛快,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爽快人,那你说说为什么要参加共产党,当交通员。”边说边起身走到罗南辉身边,亲自给他松绑。又拍着罗南辉的肩膀说道:“慢慢讲,我会给你好处的。”

罗南辉看到审判官对他回答比较满意,知道敌人已经上当,戏要继续演下去。罗南辉伸手向审判官要烟抽,审判官叫旁边的人给罗南辉递一支烟,罗南辉一边抽烟一边又要求坐下来慢慢说。

审判官让看守搬来一把椅子,罗南辉坐在椅子上不慌不忙地说:“我是成都市人,从小在一家水烟铺当刨烟匠,有吃有喝,日子过得蛮不错。不料烟老板倒了霉,水烟铺倒灶关门,我也就跟着倒霉,找不到事做,到处逛荡,回家没有家,谁看得上我这个说傻不傻,说精不精的人呢?在成都我跑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事做。跑到重庆来,运气仍不好,找了好长时间,还是没找到事做。我饿得实在不行了,只好在大街上痛哭,不想活了。一天,忽然在大街上碰上原来水烟铺的老板,他见我饿成这个样子,就热情地拉我到饭馆里吃饭,他边吃边问我:‘你知道不知道我的水烟铺子为什么倒灶关门?’我说:‘因为运气不好呗!’他说:哪是运气不好,是因为列强侵略……’我才恍然大悟。我恳求他看在老主顾的面子上,给我找个事做,他满口答应说:‘现在就有,可以帮你去找。’我高兴得给他叩头,感谢他的大恩大德。他把我拉起来说:‘当交通员,你干不干?’我说:‘当交通员要挑好重啊?’他说‘不重,不重,就是挑点书,带点信啥的。’我说:‘每月赚得多少钱?’他说:‘上路每天五角,不上路每天三角。’我想了想,这个差事还不错,活又不重,但还是有点不放心,又问他:‘给啥子人当交通员?‘他说:‘给共产党当交通员。’我听了以后,吓了一跳,忙说:‘我不干!’老板问我:‘为啥不干?’我说:‘给共产党当交通员是要杀头的啊!’老板哈哈大笑说:‘莫怕,莫怕嘛,有人保险。’我问他:‘哪个保险?’他说:‘洋人保险。’我这才放心了,给共产党当交通员,有洋人保险,活又轻,钱也不少,我就这样当上了共产党的交通员。”

从外表看,罗南辉的确不像共产党,在敌人的眼中,干共产党都是一些知识分子,而且被抓住了,大多数都是审问不出什么明堂来的。审判官用怀疑的目光从头到脚地又审视了一遍身材较为瘦小的罗南辉,觉得眼前的这个“犯人”看起来约有四十来岁(其实罗南辉当时才二十多岁),面皮较黑,硬是像一位到处混饭吃的“流民”。

罗南辉是苦难中成长起来的坚强革命志士,从小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一直在饥寒交迫中成长,身体单薄,面带菜色,长期在烤烟房内烟熏火燎地劳动,背也有点驼,参加革命后,依然是劳累奔波,饥饱不匀。罗南辉一番巧妙的“老实”交待,竟骗过了聪明的审判官,虽然审判官最终否定了罗南辉的共产党嫌疑,但在宁肯错杀三千,也不放走一个的恐怖政策下,罗南辉还是被判处徒刑一年,送往巴县监狱关押,在狱中,罗南辉继续欺骗狱警,不久,罗南辉被转到重庆反省院。当一年的刑期快要满时,罗南辉怕敌人不放他出狱,于是又心生一计,为了不暴露自己会写字和有一定文化的身份,他找反省院的难友代笔,由他口授,给反省院当官的递交书信一封说:“反省院的老总们,千万别放我出狱。因为我没有家,没有事做,没有饭吃。不如在这里有吃有喝,有事做,我愿在这里呆一辈子。”

反省院的官员们收到罗南辉的信传阅后,一致认为这不是正常人所为,把这样的人留在反省院,真是白白浪费粮食,还不如早点把他驱逐出去。罗南辉又一次机智地战胜了敌人,重新获得了自由。

百折不挠

参加领导升钟寺起义

罗南辉出狱后,立即找到省委领导,详细汇报了自己被敌人逮捕的经过和在狱中的情况,以及如何被提前释放的经过,并请组织审查后安排自己到新的战斗岗位上工作。

1932年6月,四川省委决定,建立和扩大川北南充、南部、阆中三县农村党的武装斗争工作,制定了《阆南游击计划》。为了加强川北的武装斗争,中共四川省委派遣覃文为省委特派员,同时派罗南辉到南充中心县委任军委书记,由他们负责落实省委武装斗争的部署。

南部县管辖的升钟寺乡、保城乡、兴隆乡,地处南充、阆中、剑阁、盐亭、梓潼五县交界处,山高地险,林密沟深,开展游击战争的地理条件较好,更为重要的是这里早就建立起了多个党团组织,党团员达一百四十余人,农会会员达一万二千余人,这些都是起义的重要条件。罗南辉到南充县后,和覃文专门召开中心县委会议,研究部署落实以升钟寺为起义中心的行动计划,会议决定在农历的冬月底举行起义。由中心县委军委书记罗南辉和覃文去升钟寺负责部署起义事项。

罗南辉到达升钟寺后,立即安排升钟寺地区的八个农协会,每个农协会物色身体健康、革命性强的队员二十人,作为战斗一线的骨干。同时要求加紧赶制土枪土炮,购置枪弹,农会会员每人至少都要配备有刀矛。还安排制作红军游击队旗帜和苏维埃政府的印章,准备碘酒、酒精等战地救护药品。赤卫队、少年先锋队、儿童团等组织也作为起义的协助力量统一调动。初步安排后,罗南辉便带着升钟区委的一位同志深入到小河坎、唐家山、何家坪、杨家沟检查暴动工作的落实情况。

升钟起义的准备工作,在罗南辉等的领导下悄悄地进行着。11月7日,升钟寺地区的农民协会正式成立,下辖八个乡的农协会。在以升钟寺地区为中心的农民运动影响下,方圆百里范围内的农民运动也蓬勃地开展起来。11月中旬,统治南部、阆中等县的军阀田颂尧在成都和刘文辉为争地盘的战争爆发,田颂尧为筹集战争经费,不顾当年旱灾欠收,强行在南部等县预征民国四十九年(1960年)和五十年(1961年)的粮税,限一周内交清,逼得农民群众忍无可忍,纷纷要求党组织领导群众抗粮抗税,立即举行暴动。罗南辉对农民的革命激情很高兴,但他经过比较深入的调查思考后,还是感到暴动的整个条件不完全具备,认为:升钟乡的群众要求马上暴动,只根据一个经济条件,但完全的政治条件还不成熟,如果贸然组织地方暴动,怕的是不能有长久的胜利,但又怕农民乱干,如荣威(指荣县和威远县)暴动失败就是教训。目前的情况下,只能依据这次群众的基本要求,但在方法上可以先采取稳固的游击战,再根据发展情况考虑大的暴动,一定要尽量减少盲目行动。

在一次研究暴动的会上,罗南辉根据自己的调查,提出了先组织精干游击队伍,采用游击战打击敌人,而不是马上全面暴动的想法,但末能得到多数人的赞同。

正当起义工作按原定计划进行时,因叛徒告密,升钟寺地区的土豪劣绅得知共产党将要举行暴动,他们立即联名上书县政府,县政府马上派出保安分队到升钟寺镇守。根据敌情变化的紧急情况,罗南辉等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提前开展南部游击战争,实行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命令南充县西区、苍溪县等地开展农民游击战争,与南部县城内的保安团和升钟寺地区的起义相呼应。会上还派人到阆中等地传达中心县委指示,要求各地组织支援升钟寺起义。11月23日晚,覃文、罗南辉在升钟寺主持召开有南充中心县委、阆中县委的领导和升钟寺区农协代表参加的紧急会议,统一意见后,决定于25日晚,在区团总给儿子举行婚礼之际发起暴动。罗南辉就人员分工、武器配备,以及暴动后的行动事项都作了具体安排。会后,罗南辉秘密往来奔走于各农会武装队,细心交待各队武装的战斗位置,安排区保安团的内线杜彦波等控制保安队的重要武器,监视团总和保安大队长等人的行动,一切军事行动都在罗同辉等的安排下进行着。罗南辉亲自率领一部武装,对付战斗力较强的驻升钟寺镇上的南部县保安分队。11月25日夜,升钟寺场镇上一片寂静,唯有区公所内灯火通明,人声喧哗,团总何义普正在给儿子大摆婚宴。为了安全,敌人在场上实行戒严,持枪的巡逻队在街上来回走动,陌生人不准在街上走动,驻升钟寺的南部县保安分队长,亦下令兵士们不准睡觉,随时准备执行战斗任务。

晚8时后,罗南辉等领导的以农民、手工业工人为主的二百余人,在升钟寺场镇外各个要点隐蔽就绪。晚上10点左右,突击队悄然摸至区公所门口,举枪击毙哨兵。枪声就是信号,罗南辉手枪一挥,率领游击队员们猛扑驻场头的县保安分队营房,保安分队被突如其来的武装吓晕了头,罗南辉解决了保安分队后,又率部向区公所进攻,这时,聚集隐蔽在场外的游击队员们蜂拥入场。

战斗前,罗南辉等还在场镇外围布置了大批未直接参战的赤卫队员、农协会员、童子团员、少年先锋队员等在场外的山头上遥相呐喊,鸣锣擂鼓助威。游击队迅速解决了负隅抵抗的民团大队长伏蕴山等十余名团兵及几个豪绅后,其余的保安团士兵只好缴械投降。这次战斗共计缴获长短枪支一百多,子弹数千发,还缴获了大量的衣物、被盖和粮食。区长、团总乘乱逃脱。游击队将区公所封存的粮券与民国四十九年、五十年的粮册、派丁册子等点火焚烧,胜利后的群众十分高兴,通宵达旦庆祝。

罗南辉则立即集合参加起义的游击队进行整编,分配武器装备,共编成一个大队三个中队。26日拂晓,罗南辉和覃文率领起义部队到离升钟寺不远的铁罗寺整编,正式建立“川北工农红军”,成立总指挥部,下辖三个中队、一个特务队、一个补充队,张友民任总指挥,覃文任政委,罗南辉任副总指挥主管军事作战。随后,罗南辉率一中队到苟家沟一带去打土豪。28日,剑阁县金仙场近三百农协会员响应起义,赶到升钟寺参加了“川北工农红军”。升钟起义爆发后,川军第二十九军军长田颂尧急派两个正规营的兵力,伙同阆中、盐亭、剑阁、江油等五县联防大队共约两千余人围剿起义部队,

川北工农红军总指挥部决定分兵三路阻击来犯之敌。罗南辉亲率第一中队在升钟寺以西的苟家沟、观音场一带阻击从大桥方向的来犯之敌,罗南辉首先占领山口前的有利地形,敌军队伍在前进到离罗南辉拒守的山口不远时,天色已晚,不敢贸然前进,便就地宿营。罗南辉决定奇袭敌军,趁着夜色掩护将敌驻地附近的草垛点燃,火光冲天,游击队在八百余农民协会会员协助下,向敌发起攻击。敌军不知虚实,慌忙退兵二十里坚守不战。游击队缴获一批武器弹药。这时在升钟寺东北面通垭口的游击队遭到强敌进攻不支,罗南辉立即派人赶往增援,合力将敌击退,缴获长短枪近百支。12月初,敌军调整部署,分五路重点对游击队实行分割包围。六百多红军游击队、赤卫队大多数和总指挥部失去了联系,只能各自作战。罗南辉率队退驻到唐家山,当晚有几名队员开了小差,大家的情绪也比较低落,都希望罗南辉拿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来。罗南辉马上召开全体队员大会,让大家先讨论下一步怎么办,是散还是保留队伍,多数同志赞成游击队不能散,于是,罗南辉决定率领大家到鹤鸣观,找到总部后再确定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游击队员虽然作战勇敢,但装备低劣,枪弹缺乏。敌军采取分割包围的办法进行围剿,游击队伤亡减员较大,敌军攻势愈来愈烈,在紧急关头,罗南辉和覃文等总指挥部领导召开临时紧急会议,决定游击队分散转移,保存实力。在游击队员们陆续安全转移后,罗南辉和覃文化装成商人,机警地通过敌军的层层关卡,经阆中县到达成都。罗南辉专门向省军委书记程子健汇报了升钟寺起义和失败经过,表示对起义失败承担相应责任,并作了深刻地检讨和反省。之后,罗南辉还按省委指示,专门对升钟起义的经过情况写了书面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