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继光式的战斗英雄 罗光燮

--------------------------------------------------------------------------------
  罗光燮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涌现出的黄继光式的战斗英雄。在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作战中,他舍身滚雷,英勇捐躯。

  罗光燮,1941年生,四川乐至人。195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60年8月应征入伍,在边防部队某部工兵连1排2班当战士。他刻苦学习,积极工作,处处严格要求自己。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开始后,伏在积雪皑皑的阵地上,他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豪迈的誓言:“为了党,为了祖国,为了人民,我愿意贡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甚至于鲜血和生命。”战斗中,他双手二度冻伤,仍主动请战。11月18日,所在工兵排奉命配属边防某部清除侵华印度军队在中印边境西段的一个重要军事据点。这一据点是印军指挥中心和重要供应基地的门哨,攻击部队前进至印军布雷区受阻,遭到印军炮火拦击,伤亡不断增加,2名排雷战士相继负伤。这时,他挺身而出,紧握爆破筒,冲进雷区。闯过两道炮火封锁线后,不慎触发一颗被积雪覆盖着的地雷,左脚被炸掉,陷入昏迷,爆破筒滚下山坡。他苏醒后,印军炮火仍在继续,为了争取时间,在不能站立、没有任何排雷工具的情况下,义无反顾地向前滚去,以身体引爆地雷。左臂被炸断后,仍继续向前滚动,不断引爆地雷,直至壮烈牺牲,年仅21岁。

  为表彰他的英雄壮举,战后所在部队党委为他追记一等功,并根据其生前志愿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63年3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追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滚雷战斗英雄罗光燮牺牲的经过

--------------------------------------------------------------------------------

  罗光燮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涌现出的黄继光式的战斗英雄。在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作战中,他舍身滚雷,英勇捐躯。

  罗光燮,1941年生,四川乐至人。195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60年8月应征入伍,在边防部队某部工兵连1排2班当战士。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开始后,在热琼沟西侧山梁后紧靠国界一侧的印军27号据点,修在中国境内的5100高地上,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由于居高临下,视野开阔,由此向东可通视中国境内纵深10多公里,向西可清楚地瞭望楚舒勒附近的丁如泽地区,是印军丁如泽机场的最后屏障。第11廓尔喀步兵联队第1营不仅在高地上修了大大小小的30多个地堡和半地下室,配备了强大的火力,还在阵地前沿的山坡上设置了纵深达600米的雷场。因此,共占5100高地是新疆边防部队反击战的最后一场硬仗。

  11月18日8时57分,阿里地区边防分队1个连向第11廓尔喀步兵联队第1营3连发起了反击。战斗一开始,步兵连刚向印军阵地前沿发起冲锋,就误入雷区,尖刀班的几名战士被引发的地雷炸的非死即伤。这时,5100高地上的轻重机枪又猛地响了起来,封锁了雷场边缘;高地东南侧下方山谷中的10多两美制M-26“潘兴”式坦克,和丁如泽、莫尔多一带的印军炮兵也开始向中国境内各高地前沿实施拦阻射击,部队暴露在光秃秃的寸草不生的山坡上,伤亡惨重。

  “工兵!工兵!”步兵连长曹富荣急了,扯开嗓子大叫起来,“快把地雷排掉”。随步兵前进的工兵排副排长应声而出,带着工兵3班几名战士冲进了雷场,“轰”地一声,副排长刚走出不远,就被一颗地雷炸伤,3班的几名战士也相继在雷场中阵亡。

  工兵2班又上去了。跟在班长张铭儆身后的是刚入伍不到两年的四川籍战士罗光燮。在第一阶段反击作战中,他曾随连队参加了喀喇昆仑山脉的反击作战行动。为了作战方便灵活,罗光燮在零下40度的严寒中不光脱掉大头鞋换上了轻便的胶鞋,又甩掉皮手套,赤手拿着爆破筒。但还没等他冲上去,印军杰特联队就垮了,他却因在严寒中长时间紧握冰凉的爆破筒,双手被活生生地揭掉了一大块肉,落得个2度冻伤。在临时包扎所里,团里的军医认为,再不及时治疗,两只手有截肢的危险,并坚持要把他送到后方医院治疗。但是,在往后方转院的途中,他却找机会溜了,搭便车返回了连队。

  班长张铭儆先冲进了雷场,开始用探雷针起雷,并命令罗光燮用爆破筒在前方引爆地雷,开辟通路。他弯腰猛跑了10多米,刚通过了一片开阔地,“轰”地一声,脚下1颗被白雪覆盖的苏制防步兵压发雷响了。等他醒过来忍着剧痛撑起身子一看,只见左腿下方血肉模糊,左脚掌连着大头鞋飞到几米以外,身后背着的56式半自动步枪被炸得七零八碎,爆破筒也落到右边的悬崖下。

  后面的张铭儆见他负伤,正要冲过来就元,却只见他转过头来向后面的战友艰难地举起一只手臂,嘴里似乎喊了几声,然后又把伤残的身躯扑在地上,不时向后方,而是向雷场纵深爬了过去。“轰”,几秒钟后,又一颗地雷炸响了。这次,罗光燮的右臂又被抛到几米以外。当他再次苏醒的时候,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正向他扑过来的班长,示意告别,然后又横爬过身体,用左手硬撑着,使身躯沿着山坡向雷场深处滚去,“罗光燮!”张铭儆几乎是流着泪吼了起来,但已经晚了。“轰!轰!轰!”随着一连串地雷爆炸声,罗光燮残缺不全的躯体终于消失在一片红光黑烟之中。罗光燮壮烈牺牲,年仅21岁。在他的身后,出现了1条6米宽的通道。

  “他奶奶的!”步兵连长曹富荣一把甩掉头上的皮帽,眼中滚着泪花,猛地吼了起来:“有种得跟我上!”“冲啊!”山坡上立刻迸发出一片让人胆战心惊的呐喊声。在接下来的近两个小时中,第11廓尔喀步兵联队第1营的1个连,在一场短兵相接的肉搏中几乎被全部击毙。

  为表彰他的英雄壮举,战后所在部队党委为他追记一等功,并根据其生前志愿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63年3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追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