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党年轻将才 卢德铭

--------------------------------------------------------------------------------

  1927年9月25日,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在萍乡芦溪遭到江西国民党军队的袭击。为了掩护部队撤退,总指挥卢德铭英勇牺牲。这位年轻将才的牺牲,使毛泽东痛惜不已:“还我卢德铭!”

  卢德铭,又名继雄,字邦鼎,号又新,四川宜宾人,生于1905年6月9日。1921年,卢德铭考入成都公学。中学学习期间,卢德铭开始接触《新青年》等进步书刊,接受马克思主义。面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军阀连年混战,卢德铭决心学习军事,以武力打倒列强和军阀。1924年春,卢德铭考入黄埔军校,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5月,时任叶挺独立团第二营第四连连长的卢德铭,作为北伐先锋挺进湖南。在北伐战争中,由于作战勇敢,卢德铭先后升任独立团第一营营长、第七十三团参谋长、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即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团长。

  1927年8月2日,卢德铭率警卫团前往南昌参加起义。因南昌起义部队已南下,他遂率警卫团进驻修水县城。9月9日,卢德铭率警卫团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并任起义部队总指挥。起义受挫后,在9月19日的文家市前委会议上,毛泽东主张放弃攻打长沙,把起义军转移到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农村山区。师长余洒渡(后脱党)顽固坚持“取浏阳直攻长沙”的错误意见。卢德铭坚决支持毛泽东的主张,认为再攻长沙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卢德铭支持毛泽东的意见,对于会议统一思想,起了重要作用。会议经过激烈争论,最后通过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卢德铭牺牲时,年仅22岁。


毛泽东痛失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
吴振录 邱恒聪

--------------------------------------------------------------------------------
  卢德铭,1905年出生于四川宜宾,念小学时,受了《水浒》的影响,就立志要做一条英雄好汉。到成都上中学时,从《新青年》、《洪水》和《马克思传》里找到了人生真谛,矢志要当一个革命者。1924年夏,他说服父亲,报考广东黄埔军校,而且是经孙中山面试被录取的。不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讨伐广东军阀陈炯明的东征中,担任学生侦察队长,领着60余个同学英勇作战。廖仲恺先生被国民党右派谋杀后,他义愤填膺,申斥反动派的阴谋罪行。后来在叶挺独立团当连长,战斗中英勇果敢,尤其是在汀泗桥和贺胜桥作战中,表现出了卓越军事才能,曾多次受到叶挺的表扬。曹渊牺牲后,即升任营长。率领全营在围攻武昌城40天的战斗中取得重大战绩。在攻打武昌的战斗中,独立团牺牲300余人,他把烈士集体安葬在洪山,坚持要在墓碑上刻写“无产阶级的牺牲者”8个大字。另一个营长张伯簧以国共合作为借口反对他这么做,他据理力争,说谁反对写这8个字,谁就是反革命。他还几次写信给大哥卢德丰,要他投身革命。卢德丰听了他的话,参加共产党。1927年5月,他随叶挺参加了讨伐夏斗寅的战役,一举打退叛军,再立新功。6月,擢任警卫团团长。1927年中秋节前,参加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担任起义部队总指挥。

  1927年9月23日拂晓,毛泽东、卢德铭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在江西萍乡芦溪镇山中岩遭敌人伏击,在此危急关头,为掩护部队突围,卢德铭第一个冲上高地,他挥手大声命令机枪手上来,把机枪架在鹰嘴上。

  机枪手朝敌人射出了复仇的子弹。

  在打击敌人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

  敌人的火力一齐转向这里。

  “打——”卢德铭拼命地呼喊着。

  突然,一颗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膛,他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年仅22岁的卢德铭已经停止了呼吸。他死得那么突然、那么快,没有留下一句遗言。他死得太简单、太平静。冲上来的士兵们无论如何不敢相信。

  但,他的死化作了一股力量,这力量注进了官兵们的体内,使他们迸发出了伟力。

  总指挥卢德铭及几百名战士的生命换来了突围成功,撤出战斗的一、三团官兵一口气退出5里路。

  毛泽东和师部上来了,当得知卢德铭阵亡的噩耗,毛泽东急得从轿子上跳了下来,他忘记了脚伤,向前冲了几步,向着苍天喊道:“还我卢德铭,还我总指挥!”

  暮色降临,秋风阵阵,吹得满山遍野的树木茅草沙沙作响。

  毛泽东肃立着,良久无语。

  有人上前,轻声地说:“毛委员,你该上轿子了。”

  “不!”毛泽东回过脸问,“卢德铭同志的尸体呢?我要同他道个别!”

  有人回答:“没有找到。”

  毛泽东下令:“天黑前一定要找到,你们找不到,我去找!”

  就在此时,3个战士抬着卢德铭的尸体缓缓走来。

  毛泽东心情沉重地走到卢德铭尸体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在场官兵们都朝总指挥深情地鞠躬,行军礼。

  毛泽东指了一个地方,示意把卢德铭埋在那儿。

  夜幕把大地山川融进了黑色,毛泽东对着一冢土坟泪流满面地说:“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沾巾,德铭同志,你安息吧!”

 

“爷爷冒险掩埋卢德铭遗体” 

芦溪县一农民后代讲述秋收起义总指挥殉难情形

  1927年9月25日,在芦溪山口岩,身为秋收起义总指挥的卢德铭为了掩护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进井冈山,遭国民党反动军队伏击,不幸中弹牺牲。可令人奇怪的是,次日,卢德铭的遗体却不见了。

  直到1977年,芦溪县搜集有关卢德铭英雄事迹时才惊奇地发现,当年冒险掩埋卢德铭总指挥遗体的,正是家里距离卢德铭牺牲地不到10米远的一位好心农民。

  



  “骑白马的军官当时牺牲在我家后门口的杂屋边”

  8月29日,记者来到芦溪县上埠镇山口岩管理处,终于寻访到了当年冒险掩埋卢德铭总指挥遗体的农民周仁榜之孙周国胜,同时还找到了为证实卢德铭烈士身份而奔波了近一年时间的原芦溪县委办公室干部段家作和陈明训,听他们讲述了有关卢德铭烈士当时的故事。

  今年52岁的周国胜领着记者来到他家老住宅地,在老住宅地后面10米远的地方,记者注意到这里立着一块写有“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殉难地”的石碑。

  “骑白马的军官当时就牺牲在我家后门口的杂屋边。”周国胜指着这块石碑告诉记者,他的爷爷周仁榜和父亲先后于1979年和2003年去世,但作为长孙的他曾多次听爷爷讲起过冒险掩埋年轻军官遗体的情形。

  周国胜说,据爷爷周仁榜回忆,1927年9月24日早晨,在芦溪镇住了一夜的起义部队朝芦溪大安里山区进发,走在前面的部队已进了山口岩。这时,突然从萍乡方向扑来一大群敌人,一时间枪声大作。为掩护后面的起义部队进山,已进山口岩的起义部队中又有一部分战士返回接应。起义部队登上山口岩西面的制高点,展开阻击战。很快,起义部队的火力压住了敌人。

  但没料到,从起义部队侧后冲上来一股敌人,担负掩护任务的起义部队在当地一个名叫白泥岭的地方遭到了敌人夹击。起义部队顽强地坚持战斗,直到后面起义部队全部进了山口岩,他们才从白泥岭撤到了山口岩南侧的黄泥壁。这时,占领了白泥岭的敌人一齐朝他们开火,起义部队战士牺牲和负伤不少,其中一位骑白马、腰系武装带、年约20岁的军官中弹,从马上摔了下来,倒在他家后门口的杂屋边。

  “爷爷冒险掩埋了英勇的年轻军官遗体”

  在距离周家老住宅地60米远的一水田岸上,记者见到一块写有“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墓”的石碑。周国胜说,据他爷爷所述,当时战斗结束后,仍有敌人在他家屋后打探情况,但天亮前,他爷爷已冒险将那个骑白马年轻军官的尸体掩埋到了当地一名叫杨家岭的茶林中(指现已立碑的卢德铭墓地)。

  周国胜说,当年冒险掩埋年轻军官遗体时,他爷爷27岁,他父亲仅7岁。虽然亲眼目睹了年轻军官英勇牺牲时的情景,但他爷爷并不知道,自己掩埋的就是卢德铭。

  卢德铭烈士身份的确定历时一年多

  在随后的采访中,记者还寻访到了负责搜集卢德铭烈士资料的原芦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陈明训。

  “卢德铭烈士身份的确定,历时了一年多,而当年芦溪人们都知道总指挥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的相貌和身世。”陈明训说,为了找到卢德铭的照片、籍贯、生平事迹等,从1977年开始,受芦溪县委、县政府的安排,陈明训和原芦溪县委办公室主任段家作,踏上了寻找之路。

  1977年5月,段家作和陈明训先后来到芦溪镇高楼村和上埠镇山口岩村等村,意外地听山口岩村农民周仁榜讲起自己当年冒险掩埋了一个骑马军官的情况。

  1977年10月31日,他们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于第三期黄埔军校同学录上发现了两张黄埔军校政治部全体职员的合影,其中有卢德铭的照片。

  回到芦溪后,当他们将翻拍有关卢德铭的照片拿给芦溪山口岩的周仁榜老人辨认时,周仁榜老人一眼就认出照片中二前排右起第一人就是自己当年掩埋的那个骑白马的年轻军官。这时,周仁榜老人才意识到,骑白马的军官就是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

  

卢德铭史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