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中的一颗璀璨之星――李灿

--------------------------------------------------------------------------------
  李灿是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原名李文彬,1901年生,湖南宜章人。1918年入湘军第2师6团1营2连当兵,编在彭德怀任班长的第2班。在军中,他教彭德怀识字,彭德怀教他操练,两人结成至交。后又与营部文书黄公略相识。由于志同道合,感情融洽,遂成好友。他们目睹军阀部队的腐败风气,产生强烈不满,便秘密串联7名士兵,于1920年成立革命团体救贫会。李灿因此改名。他在写给家里的信中说:“我要追求光明,扫除邪恶,已将文彬之名改为灿。”

  1922年李灿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学习。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第8军2师1团团部副官、连长。参加了北伐战争中的攻克武昌等战斗。192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7月参与平江起义的组织准备工作。起义当天,他以全团士兵委员会总代表的身份,庄严宣布:“从现在起,全体官兵脱离国民党,举行武装起义!”说罢,他带头除掉大盖帽上的青天白日帽徽,系上红领带。起义成功后,任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军委委员兼1团党代表、第5大队大队长。同年底随红5军主力上井冈山。1929年初奉命留守井冈山,参加了黄洋界保卫战。后任湘赣边独立第1团团长、红5军5纵队司令员。同年9月率部挺进鄂东南,攻取通山、阳新、大冶3县县城,半月之内,率部所向披靡,共缴获迫击炮10余门、机枪30余挺、步枪1000多支。群众奔走相告,箪食壶浆以迎红军,队伍由1000多人增至4000多人,扩编为两个支队。12月配合中共秘密组织发动大冶起义,红5纵队进一步发展到3个支队6000余人,军威大振。1930年春率部转战在大冶至咸宁等地,连战告捷,初步打开了鄂东南武装割据的局面。同年6月奉命投入红3军团的筹建工作,被任命为红8军军长。

  由于在作战中多次负伤,久病不愈,他的身体极度虚弱。1930年7月,组织上送他到上海附近疗养。1932年初李灿赴上海请求中共中央分配工作,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入狱,不久被杀害,时年31岁。

李灿(简介)

--------------------------------------------------------------------------------
  姓名 李灿

  性别 男

  民族 汉族

  籍贯 湖南宜章

  出生年月 1901年

  逝世日期 1932年

  出生一户农家。1917年夏,从县城?邑高小毕业后,到本县萧氏义塾当过教员。1918年5月,投入湘军第二师六团一营一连当兵,并结识彭德怀、黄公略。1920年夏,与彭德怀等串联士兵,秘密成立革命团体“救贫会”,并于1921年8月,与彭德怀、黄公略等讨论制订了包括“实行耕者有其田、废除不平等条约、发展实业、实行土兵自治”等内容的《救贫会章程》。1922年,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学习。1923年毕业后返回原部。继续在士兵中发展“救贫会”组织。1926年,所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二师一团时,任团部副官。同年底,参加攻克武昌之役后,任一营二连连长。1927年,在部队中组织“士兵委员会”。“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随部讨蒋失败,退驻湖南南县。当部队被改编为湖南陆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时,曾奉团长彭德怀之命,照料来南县秘密养伤的中共党员段德昌,得到段德昌的引导和教育。192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被选为全团士兵会的总代表,参与领导了“平江起义”,并任红五军十三师一团党代表、中共红五军党委委员。8月,改任红五军五大队大队长。曾在江西修水白沙岭,有力地制止了两名军官煽动的叛逃事件。10月,任第五纵队队长。11月,率部奇袭万载县城,活提国民党县长和警察局长,缴枪40多支。12月,与彭德怀等率部到达井冈山,与红四军会合。1929年初红四军主力进军赣南后,与彭德怀等一道奉命留守井冈山。曾率部在黄洋界与敌重兵激战3天,最后终因寡不敌众而撤离。后因和主力部队失去联系,与红四军王佐部和何长工领导的游击队合编成湘赣边独立第一团,任团长。指挥所部采取分兵游击的策略,挫败了茶陵、酃县、永新、宁岗四县地主武装的联合进攻,歼灭了茨坪挨户团,重新实现宁冈、永新、莲花三县的红色武装割据。1929年5月,奉命率全团编入红五军,仍任五纵队纵队长。6月,在安福战斗中负伤。10月,与党代表向长工率部挺进鄂东南地区。首先智取崇阳县城。接着,在横石、富有、大畈等地连挫国民党常练队,缴枪300多支;在通山县城歼灭守敌一个营。随后,乘胜进攻阳新,打垮守敌两个营。同时,配合湖北大冶城内的中共秘密组织成功举行“大治兵暴”。“大治兵暴”之后,率部转战咸宁、平江、修水、武宁等地,取得许多重大胜利,使鄂东南革命根据地与湘鄂赣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1930年,率部参加湘鄂赣边区“红五月暴动”时,在赣北瑞昌遭敌军袭击而身负重伤。6月,出任红八军军长。曾与彭德怀、黄公略一起,被誉为湘鄂赣红军中的“三杰”。不久,因伤势和肺病同时加重,于7月被送往上海治疗。治病期间,曾化名胡平、胡同波。1932年“一二八”事件发生后,抱病赶到上海市区,请求党中央分配工作。不幸被特务跟踪,被捕入狱。因严刑无口供而被国民党政府杀害。 

李灿:从平江起义走出的红八军军长
凌辉

--------------------------------------------------------------------------------
  核心提示

  李灿与彭德怀是好友,他帮彭德怀习文,彭帮他练武。彭德怀在一次革命活动中被敌人逮捕后逃脱,李灿帮他顺利出逃广东,此后又帮助已在家种地的彭德怀一同报考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李灿也是平江起义的急先锋,并对开辟鄂东南苏区作了大量贡献。不幸的是,31岁的他在上海被国民党杀害。

  压下通缉令帮助彭德怀外逃广东

  李灿,原名李文彬,字昭炳,曾化名胡月波、胡平。1901年1月1日,生于湖南省宜章县城东李家村(今城关镇上冲村)一位农民家庭里。

  1918年5月,李文彬来到湘乡,经妻兄介绍,在湘军第二师第三旅第六团第一营第一连当战士,与班长彭德怀成了志同道合的战友。李文彬帮彭德怀习文,彭德怀教李文彬练武。不久,经彭德怀介绍,李文彬又认识了营部文书黄公略,并很快成为好友。1919年,他们团结进步士兵,在军中秘密组织了以救国爱民为宗旨的“救贫会”。

  是年秋,彭德怀因派救贫会员秘密处决恶霸地主欧盛钦,事发被捕后逃脱,藏在郭得云家。1921年8月,李灿被调到第二师师部任上士文书。有一天,他在师部接到督军署对彭德怀的通缉令,压下存档未转,并急找救贫会员商量对策。大家委托李灿速乘班轮赶到湘潭,劝彭德怀去广东投军,并将大家凑起的钱交彭作路费。李灿还特地给在宜章县东门口开设“泰昌和”粮行的二伯父李光昌写了一封信,以便彭德怀途经宜章时能得到他的帮助。彭行前,李灿又领着黄公略、张荣生到郭得云家为彭德怀饯行。彭德怀要求大家把秘密的“救贫会”组织坚持办下去并加以发展。

  1922年春,彭德怀从广东回到湘潭县乌石村老家种地。李灿得知后写信给彭,劝彭同自己一起去报考湖南军官讲武堂,并将替彭办好一切入校手续。不久,李灿同彭德怀、黄公略一起考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

  从秘密救贫会员到共产党员

  1926年夏,李灿所在的第二师第六团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师第一团。他仍在团部任上尉副官,随部队参加北伐战争。在第一团攻打武昌城时,李灿攀上云梯,冒着枪林弹雨登城,同战友们一起,一鼓作气攻下南门。是年底,李灿调第一营第二连任连长。1927年元旦,第一营营长彭德怀和李灿根据北伐胜利进军的新形势,召开了救贫会成员会议,修改了《救贫会章程》,提出了对士兵进行教育的口号:“吃农民的饭,穿工人的衣,吃饭穿衣是工人农民的,我们要为工人农民服务!”连队士兵早晚点名和吃饭前都要呼喊这个口号。会议决定以秘密的救贫会成员为核心,成立公开的士兵委员会,推选李灿主持士兵委员会的工作。

  1927年秋,李灿所在的第一师改编为第四集团军独立第五师,彭德怀被提升为该师第一团团长。

  此时,曾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师政治部秘书长的共产党员段德昌,因领导湖北公安县暴动负伤,回到南县治病。彭德怀当营长时就与段交往密切。段到后彭把他安排在李灿的连部住下。李灿除生活上给段精心照料外,还经常同段促膝谈心。段的引导使李灿进一步明白了许多革命道理和共产党的主张。是年冬,中共南县县委准备发动年关暴动,李灿毫不犹豫地派救贫会员李寿轩将两枝长枪、一枝短枪交给了南县共产党组织。1928年2月,李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6月中旬,彭德怀率领的第一团奉命进驻平江,行前,彭派李灿、张荣生等共产党员为前站人员,先到平江了解情况,以谋对策。李灿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跟随彭德怀发动平江起义

  李灿到平江后,其妻从家乡来平江,在城外租了一间农舍临时安家。7月18日,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滕代远到达平江后,李灿把他接到自己家中住下,精心照料。接着,他带滕到普爱医院参加第一团共产党员会议,讨论举行武装起义问题。在会上,李灿开始认为:第一团进驻平江才一月余,与当地共产党组织尚未联系上。黄公略等三人暴露了共产党员身份,事发突然,马上举行起义可能会仓促。万不得已时,可让公略三人逃走,团长也可避开。彭德怀说:“决心起义,一点也不能犹豫!犹豫就会失败。”李灿对彭非常信赖,听了彭的发言后马上支持彭的意见,说:“我放弃犹豫,赞成马上起义”,“决心起义,毫不动摇!”会议决定全团举行武装起义,李灿分工负责领导第一营并串通第二营闹饷,组织士兵委员会,争取营长和连长参加或同情。会后,他迅速组织士兵委员会成员,深入到第一、第二营各连队,广泛发动士兵闹饷,以闹饷提高士兵觉悟,他还亲自带领士兵委员会成员去侦察敌情,不仅对敌军的驻地、人数、装备了解得清清楚楚,而且对敌军的作息时间也了如指掌。他向彭德怀报告说:“清乡委员会的反动部队,每日12时半午睡,14时半起床,这段时间除守卫者外,没有其他人在外面。这是当天亲自侦察得来的,我们下午1时起义正合适。”对把起义的具体时间定在中午敌人午睡时间,打敌于睡梦中易于取胜,时间的把握对起义的成功起了很大作用。

  第一团党委决定武装起义后,李灿的家就成了起义的总指挥部,起义前夕的一切秘密会议都在这里开,各种宣传品也在这里油印,李灿的工作非常繁忙。当起义工作准备就绪后,李灿十分高兴。他一面写标语,一面对彭德怀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只等你的命令了。他深有感触地说:“去年5月‘马日事变’,长沙许克祥屠杀工农;14个月后的‘马日’,是第一团在平江准备起义,参加革命,这个变化真快呀!”

  7月22日,第一团第一、第三营的官兵们,威武整齐地来到平江城东门外天岳书院广场上举行起义誓师大会。总值日李灿肩披值星带,大步流星地走到队伍前面,以第一团士兵委员会总代表的身份,庄严宣布武装起义誓师大会开始。接着,彭德怀讲话。继而带领全体官兵宣读誓词。宣誓后命令部队分别向预定目标进攻。李灿奉命率领第一营进攻平江城西文庙一带的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和清乡委员会、保安队队部和警察局。当李灿率部攻进县衙时,县长刘作柱正在睡午觉。李灿将驳壳枪顶在他脑门上,他睁眼一看是彭团长的部队,就连声说:“别误会,别误会,我是县长。”李灿说:“一点也没误会,正要捉你!”起义胜利后,起义部队编为红军第五军。李灿任第五军第十三师第一团党代表。不久,红五军军委成立,李灿任军委委员,并担任第一团党委书记。

  7月30日上午,敌两个团猛攻城西第一团阵地,李灿命令全团指战员隐蔽,待敌接近时才射击。打得敌人人仰马翻,毙伤敌300多人。黄昏时,敌增援部队大批到达,向红五军阵地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第一团与敌展开激战,顽强反击,伤亡数十人。由于敌我双方兵力太悬殊,彭德怀指挥红五军撤出战斗。

  8月6日,李灿率第一团在第七团一部的配合下,攻下江西省修水县城,歼敌1个营和靖卫团二三百人。部队进城后帮助地方党组织迅速建立了修水县执行委员会,发动群众斗争土豪劣绅。周围四五十公里的农民也进城积极参加斗争。8月15日,江西国民党军进攻修水城,红五军主动撤出修水返回平江县黄金洞。接着,与敌周旋于湘鄂赣边界一带。9月初,红五军将原3个团缩编为5个大队和1个特务大队。李灿任第五大队大队长。

  10月,红五军主力从鄂南通城南下到达修水县台庄,在此召开了湘鄂赣特委和红五军军委联席会,决定将平(江)浏(阳)修(水)铜(鼓)赤卫队与红五军混编为3个纵队,下辖10个大队和1个特务大队。李灿任第一纵队纵队长。会议还决定由彭德怀、滕代远、邓萍、贺国中、李灿等人率领5个大队(约800人、500支枪),继续南下,到井冈山与红四军取得联络。

  12月10日,红五军到达宁冈县新城,同红四军胜利会师。

  开辟鄂东南大片新苏区

  1929年5月初,彭德怀率领红五军主力(时称红四军第五纵队)回师井冈山,与红军独立第一团会合。随后,湘赣边界红军独立第一团改编为红四军第六纵队,王佐任纵队司令,李灿任纵队副司令。 9月底,李灿奉命率领红五军第五纵队近千人,从平江县黄金洞出发,跨过幕阜山脉,向鄂东南进军,开辟新苏区。进入了鄂东南。 10月上旬,李灿率红五纵队抵达崇阳附近,侦察查明崇阳城内只有敌军1个连驻守,遂决定打下该城。经两小时左右的战斗,全歼守敌,占领该城,接着,李灿率部奇袭,一举攻克3镇,缴枪300多支。 10月28日,在阳新赤卫队、游击队3000多人的配合下,红五纵队一举攻克阳新县城,全歼范石生部两个营。11月上旬,红五纵队乘胜攻打大冶城。先后消灭了刘仁八、白沙镇等10多个集镇的敌地方武装“常练队”。此时,红五纵队已占领了通山、阳新、大冶3县的大片土地,共缴获迫击炮10多门,机枪30多挺,步枪1000多枝,部队已发展到4000多人,开辟了鄂东南大片新苏区。

  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血 李灿自率红五军第五纵队进入鄂东南,作战数十次,连克崇阳、通山、阳新、大冶等城,开辟了鄂东南大片苏区。红五纵队也由不足千人发展到8000人。李灿已成长为赫赫有名的战将,与彭德怀、黄公略一起,被人们誉为湘鄂赣红军“三杰”。 4月,湘鄂赣苏区的党组织决定发动红五月暴动。李灿奉命率红五纵队南返,参加红五军攻打平江城的战斗,途经赣北瑞昌县时遭敌袭击,李灿负伤。他带伤坚持率领部队继续南返,于5月3日到达平江县长寿街,与红五军其他4个纵队胜利会师。接着就参加攻打平江城的战斗。红五军主力部队在平江城北门外进攻受阻,李灿主动向彭德怀请战,改由城西北郊的罗家大屋敌人防守较弱的部位进攻,很快突破城防,全歼何键部王东原旅1个团,占领平江城,救出被捕的共产党员和群众近300人,将缴获的大批粮食和食盐分给了贫苦农民和市民。 5月8日,红五军从平江城出发向江西挺进,连克修水、武宁两城。5月下旬,红五军主力攻打阳新,占领大冶,收复了大片失地,从而使鄂东南苏区和湘赣革命根据地连成一体。 1930年7月,李灿由于多次负伤和劳累,带病的身体已无法坚持工作了,党组织决定让他离开部队去上海治病。他化名胡平,称湖北孝感人,住进了吴淞口附近的一所疗养院。他肺病严重,瘦骨嶙峋,气喘吁吁,不断咯血。医生见他也连连摇摇头,叹道“你入院太迟了!”年底,他又化名胡月波,转到江苏省太仓县浏河镇美国人开办的惠中医院继续治疗。党组织派人送去400银元给他继续治病,但送款人途中被人拐骗,李灿分文未收到,经济甚为拮据。1931年初,李灿的三弟李文贤到医院来看望他。李灿乐观地告诉三弟:“我的病情有好转,经不吐血了,再有3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出院。”三弟走时,李灿对他说:“我自1925年父亲死后,已没有回过家。这次也没有什么可以带给家里人,就把这只怀表拿回去吧。” 1932年1月28日,日本帝国主义进攻上海,李灿的爱国热血在沸腾,再也不能在惠中医院安心养病了。为了参加抗日救国,他抱病赶到上海,请求党中央分配工作,再披戎装上战场。不幸,被国民党特务跟踪,被捕入狱。敌人对他严刑逼供,李灿宁死不屈,最后被国民党反动当局杀害,时年3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