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不渝跟党走――李明瑞

--------------------------------------------------------------------------------
  新华社北京1月26日电李明瑞(1896—1931)是百色和龙州起义领导人,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1896年生,广西北流人。1918年考入云南讲武堂韶州(今韶关)分校炮兵科。1920年毕业后到桂军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等职。1925年冬率部参加讨伐军阀邓本殷的南征战斗。1926年起任国民革命军第7军旅长、师长、副军长。在北伐战争中,率部参加贺胜桥、箬溪、德安、王家铺、龙潭等战役战斗,屡建战功,被誉为北伐“虎将”。

  1929年蒋桂战争爆发,李明瑞以拥护蒋介石为名倒戈桂系。5月率部回到广西,任广西军事特派员,广西绥靖司令兼国民党军整编第15师师长等职,与广西省主席俞作柏一起主政广西。10月联合张发奎誓师反对蒋介石,在南宁任南路讨蒋军副总司令。反蒋失败后受中国共产党影响,毅然投身革命。他在给家属的信中写道:“我现在不是做官,而是替人民打工”;“革命未必自我而成,唯尽吾力之所至。”他对所部官兵说:“革命,跟共产党走,这是我们唯一要走的路。”同年12月和次年2月,与邓小平、张云逸、俞作豫等领导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创建左右江苏区,任中国工农红军第7、8军两军总指挥。1930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指挥攻打榕江、百色等战斗。同年11月奉命率红7军离开右江苏区,转战桂黔湘粤赣边,指挥部队激战梅花村、强渡乐昌河和崇义突围等战斗,摆脱国民党军围追堵截,胜利到达湘赣苏区。1931年4月任河西临时总指挥部总指挥,统一指挥赣江以西部队。在进攻安福县城战斗中,李明瑞身先士卒,亲自率领警卫连冲进敌群,消灭敌人一个团。接着指挥红7军乘胜前进,连克茶陵、安仁、遂川等城,有力配合了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作战。5月任红7军军长,7月率部东渡赣江,与中央红军胜利会师。随后率部参加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

沉痛悼念我的父亲李明瑞烈士
李秉元

--------------------------------------------------------------------------------
  “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每当我读到这首南宋爱国诗人陆游的《示儿》诗,就心潮翻滚,感到有很多话要对九泉之下的父亲倾诉。

  难忘的时刻

  1928年冬,是我父亲戎马生涯中唯一能够享受天伦之乐和我得到父爱的短暂时刻,那时北伐战争结束了,他借请假探亲为名从武汉经香港回北流与俞作柏表伯、俞作豫表叔商讨“倒桂反蒋”事宜,我得以亲眼看见父亲在家庭中的表现及其思想言行品德。一些小时和他一起看牛的伙伴,大家畅谈往事,有时对他说:“那时我们一边看牛一边煨红茹食,你煨的一条大红茹,先要我们一人一口,差不多都吃光了,你最后只吃一丁点红茹头。”有的说:“那时,我们去钓鱼,你钓得的大鱼,都分给我们,你自己只要一条小鱼……”说得大家开怀大笑。有一次,我随父亲去访邻居李晚爹,看见他正在患疟疾,蜷缩在厨房的禾秆堆里取暖,父亲长长叹息了一声,马上回家取出自己盖的红绸棉被送去给李晚爹,我妈妈不大乐意地说:“那我们盖什么?”父亲说:“晚爹辛苦了一世,连一床棉被也没有,我们现在上盖下垫怎样过得意?!”说得母亲也感动了,还送十元东毫给晚爹买汤茶。事后,父亲对来访的叔伯说:“我国农民问题如此严重,非根本改革社会制度不成。”

  一天晚上,我从朦胧中醒来,听见父亲和母亲低声谈话:“我这次回来,准备带你和孩子去上海居住,免得我出事时连累亚公亚婆(明瑞的父母)。”母亲顾虑祖母不让去,父亲说:“待我向她说,带芬女去上海医牙疾便可。”果然,不久,父亲就带着我们母子三人来到上海,我们以为从此可以和父亲长聚,享享荣华富贵了。谁料他匆匆忙忙把我们安置好后,就说要回武汉去述职,临行前再三叮嘱:“你们在上海处处要谨慎,对外人不可说是李明瑞的家属,孩子入学填父亲姓名,不要写李明瑞,可写李越生。并替我们三人都改了名,妈妈改为罗昭仪,我改为李秉元,弟弟改为李培元。”我那时还是个小孩子,完全不理解父亲的话,后来听说就在我们途经梧州时,他机智地躲过了新桂系的暗害,觉得又怕又喜。现在才体会到父亲为“倒桂反蒋”,真是有胆有识,把预后的事安排得多么周密啊!

  最后的一封家书

  1929年5月的一天,父亲突然从武汉回到上海,只和母亲见了一面,交待一些事,连住也没住上一晚,就戎马倥偬地回广西了。这年冬天我们突然收到父亲从龙州托人带来给母亲的一封信和三百元光洋。信里说:“现在时局很不安定,我未能接你和两个孩子回广西来,我现在不是做官,而是替人民打工。你们以后要独立生活,不要依赖我,见字后,立即搬到租界住,如有人送财物来,千万不要收纳。(注:李明瑞原为北伐第七军师长、副军长,“倒桂”成功后,就任军事特派员、广西编遣区主任、绥靖公署司令,蒋介石为拉拢他,叫宋子文、唐海安每月照顾他家属在上海的生活费用)望你带好子女,让他们长大了孝顺你,我不能抚养他们了……以后,不要再寄信给我。”同时在日本留学的一个叔叔李毅生也收到他的一封诀别信说:“革命未必自我而成,惟尽吾力之所能致。”此后我们所有的家属亲朋故旧,再没有收到他的片纸只字。我们陷入对他深切的思念,在惶惑不安中度过了漫长的日日夜夜。

  初明真相又遭反复

  1949年11月,我正在家乡北流县和地下党的同志忙着搞迎军接管工作。第一次遇见和我父亲参加革命后在一起的同志正是率领人民解放军解放北流县的原红七军老战士谢扶民同志,他知道我是李明瑞的女儿后,激动得紧紧握着我的手,告诉我关于李明瑞参加革命后的事迹,还指点我赶快写信给正在查找李明瑞家属的广西党政军领导人张云逸,不久我应省党政领导同志的电邀来到南宁,省副主席雷经天同志详细地向我介绍了父亲参加革命后的事迹、牺牲的传说,和党中央追认他为革命烈士的情况。特别是省主席张云逸一到南宁后,就接见了我,紧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放。对我们一家关怀备至。

  万万想不到,一场“文化大革命”,一切都全推翻了!父亲大有被鞭尸扬灰之势,再版了王明“左”倾错误:诬陷父亲是“军阀”,“走投无路才逼上梁山”、“企图率队逃跑”,甚至变本加厉的编造说他:“逃到了白区才被打死”……七八十岁的老母亲被斗得服毒自杀(经洗肠抢救才未致死);弟弟全家被遣散回乡劳动改造;我也被审查批斗了三四年,家散人亡。在那茫茫的黑夜里,我们几乎失去重见光明的希望。

  柳暗花明处,春风重拂面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和广西壮族自治区二十周年暨百色起义四十九周年大庆带来的欢乐声,犹如一声春雷,枯枝发芽,惊醒了我的一场恶梦,我和我母亲都被邀请参加庆祝活动。我们会见了分布在全国各地被邀请回来的红七军、红八军的老干部、老战士,真是意想不到的幸事!他们见到我们,亲如一家,纷纷告诉我们父亲参加革命后的事迹,一桩桩一件件说得那么生动具体。例如:1929年冬他机智果断的指挥平息蒙志仁在龙州的叛乱,1930年夏他指挥勇攻贵州榕江县城,回师右江他用仅有的三发山炮亲自瞄准,三发三中,最后收复百色,成为流传的佳话;1930年秋,红七军北上远征江西,他和邓小平、张云逸等同志指挥和维护部队,四次脱险,奋战梅花村,强渡东昌河和崇义突围就无数次惊险的战役,摆脱了强大的敌军不断围、追、堵、截,忍受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胜利到达江西中央苏区,实现了与“朱、毛红军汇后”的殷切期望;在第二次反“围剿”时,党中央任命他为江西河西总指挥,统率红七军、红二十军、独立一师,攻安福,连克莲花、茶陵等五城,威震湘赣;第三次反“围剿”时,他担任红七军军长,率部配合兄弟部队迅猛插入敌后,全歼韩德勤整师,取得了著名的方石岭大捷。他为革命立下的功劳,曾受到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亲切接见和奖励等等。特别使我们振奋的是:受邓小平委托,中央代表团团长韦国清、副团长卓琳分别接见了我们。韦国清团长对我们说:“李明瑞担任红七、红八军总指挥,是位好同志,他是为革命而牺牲的。”卓琳副团长对我们说:“小平同志很惦念广西的红七、红八军的老同志,在‘自述’中多次提到李明瑞,也和在京的有关同志提起他,叫我代向你们问好。”他们和我们热烈的握手,亲切的谈话倾注着对父亲的敬重和深情厚谊。

  1981年百色起义五十二周年时,邓小平同志亲笔题词:“纪念李明瑞、韦拔群等同志百色起义的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1984年12月11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在南宁建成了有李明瑞、韦拔群塑像的纪念碑和陈列馆,以邓小平同志的题词为碑文。纪念馆里挂着红七、红八军老同志和现在党政领导献给父亲的题词:“北伐指挥歼劲敌,投身革命显奇绩”,“能当革命苦,不做高官荣,征途破险阻,指挥胜敌兵”,“北伐中原称虎将,揭竿百色大英雄”,“两次腾飞功显赫,树碑永世志忠怀”。父亲呵!您的一生是随着时代潮流前进而战斗的一生,北伐战争以前,您站在孙中山民主革命的一边,参加讨伐旧桂系军阀陆荣廷、沈鸿英;国共合作的国民革命政府成立后,您积极参加讨伐南路军阀邓本殷;北伐战争时,您从始至终在前线浴血奋战,战功彪炳。“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您在白色恐怖中,不畏强暴,保护、重用共产党人;北伐战争结束后,您“倒桂反蒋”,志在打倒新军阀。1929年您和俞作柏回广西主政时,主动联合共产党,大力支持革命;您参加起义入党后,勇挑红七、红八军总指挥的重担,身经百战,出生入死,为人民为革命战斗不息;当您横遭诬陷时,您忍辱负重,严守纪律,努力工作,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父亲呵!我怀着极沉痛而又欣慰的心情写下这点纪实,告慰您在天之灵。历史事实最公正,共产党最伟大。

  安息吧,敬爱的父亲! 

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 广西决定建立李明瑞韦拔群和百色起义烈士纪念碑
贾志平



--------------------------------------------------------------------------------
  新华社南宁11月26日电 (记者贾志平)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和自治区人民政府最近决定在南宁建立李明瑞、韦拔群和百色起义烈士纪念碑。纪念碑的碑文将用邓小平同志在1981年12月11日纪念百色起义五十二周年时的题词:纪念李明瑞、韦拔群等同志 百色起义的革命先烈,永垂不朽!

  百色起义,是1929年12月11日在邓小平、张云逸同志领导下,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之后,我党在广西领导的又一次较大的武装起义,在中国革命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李明瑞烈士是百色起义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当时任红七军、红八军总指挥,在起义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他1930年2月入党,后随红七军主力北上江西,先后任中央苏区河西总指挥和红七军军长。1931年10月因肃反扩大化在江西被害,时年三十五岁。1945年经中央七大平反昭雪。韦拔群烈士是壮族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他从二十年代初即在广西从事革命活动,为创建右江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在百色起义后,他担任红七军第三纵队司令和右江工农民主政府委员。1930年红七军主力北上后,他率一部分部队继续留在右江地区坚持斗争,任红七军二十一师师长、中国工农红军右江独立师师长,并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1932年10月19日,他不幸被叛徒杀害,时年三十八岁。建立李明瑞、韦拔群和百色起义烈士纪念碑,对于纪念、缅怀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继承我党、我军优良革命传统,激发人民群众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促进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