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兵著名战斗英雄――李殿冰

--------------------------------------------------------------------------------

  新华社北京11月22日电 李殿冰是中国民兵著名战斗英雄。1913年生,河北曲阳人。193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矢志革命,对党忠诚,他常说:“为了革命的胜利,掉脑袋也不怕。”作战勇敢,机智灵活,荣立大功3次。

  抗日战争时期任尖地角村党支部书记、民兵队长和联村民兵中队长。他经常带领民兵出没于山野密林、青纱帐中,采用忽聚忽散、时东时西的“麻雀战”,不停地袭扰和打击日伪军,配合八路军作战。1941年秋,1200余名日伪军进犯曲阳县口头村和中佐村,他带领民兵抄小路上山,居高临下突然袭击,毙伤敌5人。日伪军扑向山顶,他率民兵已转移到另一座山头,从日伪军背后发起攻击。这样边打边转,将日伪军一步步引向老母庙附近,抓住战机再次开火,毙敌30余人,迫使日伪军撤退。1943年9月,日伪军集结4万余人,对北岳区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16日,日军1000余人包围曲阳县尖地角附近几个村庄,他混入被日伪军驱赶的民工人群中,摸到敌人将要偷袭驻武家湾村八路军2团的企图,抄近路送出情报。继而带领民兵占领有利地形,预设埋伏,同时向南、北两面进攻的日伪军射击开火,制造日伪军双方误会,引其自相攻打,致敌重大伤亡。日伪军发觉上当后,集中兵力进行报复。这时,他已指挥群众迅速撤离,自己带两名民兵赶到寺儿沟东岭,向正在行进中的日军射击,毙伤5人。随即又绕到侧翼山头射击,打得日伪军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先后毙伤敌58人,炸死战马3匹。在3个多月的反“扫荡”作战中,他率领民兵游击组作战27次,共毙伤日伪军267人。1944年2月,出席晋察冀边区战斗英雄战斗模范代表大会,被边区政府授予“神枪手”和“二等战斗英雄”称号,赠予“太行勇士”匾额。在作战间隙,他积极组织民兵开荒生产,被抗日民主政府评为“劳动英雄”。1950年9月,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

  1971年离职休养,离休前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河北省新乐县人民武装部部长。1982年7月病逝。

抗战英烈李殿冰:“麻雀战”扬威名 

--------------------------------------------------------------------------------

  李殿冰,1913年12月出生在曲阳县尖地角村。193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曲阳县的抗日动员会。幼时的打猎生涯,使他练就了一手百发百中的枪法,成为远近闻名的神枪手。

  李殿冰和他带领的村游击组创造了山地“麻雀战”,经常三三两两,相互策应,出没于深山密林、青纱帐里,好像麻雀啄食一样,忽聚忽散,瞅空打击敌人。当敌人反扑过来时,游击队员早已“飞去”,无影无踪;敌人退却时,他们又呼啸而至,予以痛击,使敌人攻无目标,战无对手,疲于奔命,狼狈不堪。

  1941年8月的一天上午,1200多名日、伪军进山“扫荡”。敌人行进到尖地角村老母庙附近的沟底,李殿冰带领游击组在北山上突然开枪,几个敌人应声倒下。敌人气急败坏,扑上南山梁,游击组已不翼而飞。日伪军几经折腾,个个口干舌燥,到老母庙附近的清水洼里抢水喝,挤作一团。李殿冰他们架好大抬杆,瞄准清水洼,“轰”地一声,30多个日、伪军连死带伤,倒成一片。

  反“扫荡”结束以后,冀西三军分区召开表彰大会,请他介绍了“麻雀战”经验。从此,“麻雀战”这个名词和李殿冰的名字一起,传遍了整个边区。(欧灿摘编)

神枪手李殿冰 

--------------------------------------------------------------------------------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都是飞行军,

  哪泊那山高水又深……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游击队歌》中的一段歌词。当年的敌后战场,有许多神枪手,晋察冀边区的李殿冰,就是其中的一位。

  李殿冰是河北省曲阳县尖地角村人,从小家境贫寒,先以种地为生,后来当过矿工。

  抗日战争爆发后,李殿冰勤学苦练,练出一手百发百中的好枪法。1938年他参加了共产党,在村里组织游击小组,带领民兵和敌人展开斗争。

  1941年秋天,日、伪军1200多人,向中佐、口头一带“扫荡”过来。李殿冰担任掩护群众撤退的任务,老百姓安全转移后,他和一个民兵赶到石门(石家庄),同原来等在那里的3名八路军战士伏击敌人。

  李殿冰动如脱兔,敏捷快速地爬上石门山头向下眺望。山下的河滩上,日军正在集合,一个留着仁丹胡的鬼子官正“哇啦哇啦”地说着什么。李殿冰瞄准这个鬼子官,左手托枪,右手扣动扳机,“巴喀”一声响,鬼子官像个沉重的口袋,仰面朝天倒在队伍前面,日军队伍顿时乱了,有散开的,有卧倒的。过了一会儿,另一个鬼子官正比比划划说着什么,李殿冰朝着他又是一枪,那家伙往前一仆,倒了。一个刺刀上绑着太阳旗的鬼子回过头冲同伙说着什么,李殿冰又是一枪,把他打个嘴啃泥。鬼子吓坏了,纷纷往回跑,又被李殿冰打中了两个。鬼子支起炮,向石门山上盲目轰击,可李殿冰他们早已转移了。这次阻击牵制了敌人的行动,李殿冰受到边区的通令嘉奖。

  1943年9月,日、伪军纠集4万多人,卷土重来,对北岳区展开空前规模的“大扫荡”,妄图摧毁这块抗日根据地。

  9月末,日军从范家庄兵分两路进犯口头、下高儿。李殿冰的游击小组掩护群众撤进山后,便把地雷埋在河滩上等敌人上钩。狡猾的日军早就吃够了地雷的苦头,他们这次没走河滩,而沿着山坡准备偷袭寺儿沟。李殿冰得到消息,心想不能让寺儿沟的百姓吃亏。他熟悉这一带地形,便率民兵董四儿、董长庆快速抄近道赶到寺儿沟的东岭。他上山后往下面一望,鬼子正在200米远的对面山岭的窄路上往中佐方向行进。李殿冰等一阵排子枪,射倒了几个鬼子,剩下的鬼子慌忙爬过山头,躲在沟里不敢动了。李殿冰叫董长庆回村看守地雷,他和董四儿尾追敌人绕到山沟对面的山上。他发现敌军大部已向中佐出发,只留下30几人断后。李殿冰和董四儿迅速逼近这股敌人,然后端起步枪,开始给鬼子往阴曹地府“点名”,先发了枪,就打倒两个鬼子,打伤一个。鬼子乱了,刚要逃跑,李殿冰、董四儿又连发数枪,打死汀伤敌人11名。

  那天晚上,日、伪军再次出动,侵占口头、东石门、石门上、中佐等村,老百姓被困在山沟里不能下山。为了脱离险境,李殿冰游击小组,不顾白天战斗的疲劳,连夜掩护群众跑出敌军的包围圈,转移到罗家沟。他们还把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粮食分给众乡亲,大家感激地说:“有咱殿冰,命能保,肚子也饿不着!”

  敌人多次被袭击,恼羞成怒,“清剿”的次数增多了。一天拂晓,日军围山到处搜索,搜出十几个妇女和小孩,其中有李殿冰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日军要妇女们说出民兵和八路军的去向,说出地雷和粮食埋在哪里。但他们得到的回答只有三个字:“不知道!”敌人剥光了她们的衣服,把她们赶到尖地角村,用钢针刺她们的脸,用刺刀捅、枪把打,还逼她们光脚走谷楂子地,最后又放火烧房。游击组员在山头见此情形,怒火中烧,他们把愤怒的子弹射向敌人。趁敌人慌乱,妇女孩子躲藏起来。游击组员把她们接上山,听了她们的哭诉,大家眼睛都红了。李殿冰愤怒地说:“小鬼子太欺负人了,我们不跟敌人拼还有脸活吗!”

  游击小组多次伏击敌人。有一次,他们先在尖地角村里村外埋上地雷,然后到村口放几枪。鬼子闻声追来,被炸得人仰马翻,忙向范家庄撤去。李殿冰登上山头,看见一个翻译官正在鬼子官跟前说着什么,李殿冰咬咬牙,一枪打中翻译官的脑袋,鬼子官转身就跑。董长庆也发一枪打死一个伪军,大家一阵射击,敌人死的死、伤的伤,仓皇逃窜。

  艺高人胆大,李殿冰枪法准,富于战斗经验,遇险不慌。有一天夜里,李殿冰去吴家湾侦察敌情,在路上忽然被敌人哨兵发现抱住,他憋住气,一个“后别子”(摔交的一种手段)把敌人摔倒,他跑回村里,迅速掩护群众转移,使敌人进村后扑了个空。

  “反扫荡”胜利结束后,李殿冰在晋察冀边区的英雄会上,被选为民兵英雄,成为全边区闻名的神枪手。 

李殿冰:太行勇士 

--------------------------------------------------------------------------------

  人物小传:李殿冰,河北省曲阳县人,1913年出生,1938年入党。在1941年到1943年的反“扫荡”中,他作战勇敢,机智灵活,立大功3次。1944年,被晋察冀边区授予“神枪手”和“太行勇士”称号。1950年9月,出席全国战斗英雄代表会议。

  抗日战争时期,李殿冰经常带领民兵出没于山野密林、青纱帐中,采用忽聚忽散、时东时西的“麻雀战”,不停地袭扰和打击日伪军,配合八路军作战。1943年9月,日伪军集结4万余人,对北岳区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16日,日军1000余人包围曲阳县尖地角附近几个村庄,他混入被日伪军驱赶的民工人群中,摸到敌人将要偷袭武家湾村的企图后,就抄近路和武家湾的民兵取得了联系。他一面让民兵组织群众撤离,一面带领游击组的3名同志分别占领村两头的有利地形,等待敌人。约摸一袋烟的功夫,敌人就在两边村口露了头。他们同时向从南、北两面进攻的日伪军射击,结果这两股敌人都以为和八路军交上了火,便机枪、小炮齐发,欲置对方于死地。诱使敌人自相打起来后,李殿冰带着游击组悄悄撤出了村,沿着山包转移到北面敌人背后的山头上,居高临下向敌人开火,打得日伪军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先后毙伤敌军58人,炸死战马3匹。在这3个多月的反“扫荡”作战中,李殿冰率领民兵游击组作战27次,共毙伤日伪军267人。

【李殿冰引敌军“狗咬狗”】

  1943年9月中旬,李殿冰带领游击小组在山上观察敌情,突然发现敌伪军分南、北两路向邻村的武家湾逼近。而八路军二团此时正在武家湾休整,若是被敌人两面夹击,后果不堪设想。李殿冰果断地决定,带领游击小组人员,快马加鞭地赶往武家湾,以将这个紧急情报告诉给八路军。当李殿冰四人赶到武家湾时,得知八路军已提前转移,他们的心总算安定下来。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李殿冰见敌人是从南、北二面夹击而来,于是,想出了一个“狗咬狗”的击敌办法:他一方面通知武家湾的民兵组织群众转移,一方面让游击队员董长庆、董墨连到村北面占领有利地形,等待敌人;他与队员董四则埋伏在村南面。北面的敌军到达村口、准备向村内偷袭,董长庆二人先发制人,各打了一枪,把敌人引进了村子;李殿冰二人又朝南面的敌军各甩了一颗手榴弹,这时,南、北二地的敌人都以为跟八路军主力接上了火,只听机关枪、炮弹声响彻云霄,村中顿时成了一片火海,两股敌军交上火后,越打越激烈。南面的敌人居高临下,占了上风,北面的敌人抵挡不住,赶忙往北边逃;南面的敌军以为是八路军要撤退,也赶紧追杀,把北面的敌军压到了村外山沟,正好遭到汇合在一起的李殿冰四人的猛烈攻击,日伪军损失惨重。当李殿冰四人寻找机会撤离村子时,看到敌人还在“狗咬狗”大战,大家不由舒心地笑开了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