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继光式的英雄李家发

张景伦 蒋德山 

--------------------------------------------------------------------------------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一首当年曾唱遍中国大江南北的歌曲,一下子又把人们的思绪带回到50年前那场难忘的战争。

  50多年前,当朝鲜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祖国的安全受到战火威胁之际,240万中华儿女高举“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旗帜开赴抗美援朝战场。黄继光、罗盛教……一个个人们熟知的名字,成为中国亿万人民心目中的“最可爱的人”,也是朝鲜几千万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广东省广饶县广饶镇十五村巩德修老人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曾参加了著名的反金城战役,并且目睹了黄继光式的战斗英雄李家发舍身堵枪眼的壮举。

  巩德修老人回忆说,当年他和村里的王新勇、贾瑞芝一起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后来王新勇和贾瑞芝都牺牲在朝鲜战场上;而李家发也是他们一个连队的。李家发牺牲时只有19岁,是一位黄继光式的战斗英雄。李家发是安徽省南陵县岩村人。巩德修和李家发相处有两年的时间。1951年夏季阻击战以后,部队撤下来休整,那时巩德修被提升为班长,并且入了党。两人都编在67军199师595团1营1连。李家发进步很快,1952年10月光荣入了团。他平时最爱看《钢铁战士》、《大渡河》等连环画,黄继光等人的英雄事迹更深深地打动了他。他决心向英雄们学习,为人民多立功。

  1953年春天,部队整编,巩德修和李家发都调到了1连2排6班,李是排长的通信员,巩则是排里的信号员。他们不仅是战友,而且也都爱好文艺,两人一起编排了《马道舞》、《团结舞》等节目,且常常在与朝鲜军民联欢时同台演出。

  部队没有战事,生活搞得非常活跃,连与连、排与排之间经常开展各种竞赛活动。李家发事事跑在前头,二排在各项工作中从未落后过。打坑道、修防空洞,战士们还经常帮助朝鲜老百姓种田。

  1953年6月,李承晚集团公然破坏停战协议,从17日起,以“就地释放”的名义扣留大批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并且继续叫嚣“北进”、“单独干”,企图破坏和平。为保证停战协议签字后的和平局面,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彭德怀司令员于6月22日22时,在前往签字地点的过程中提出建议:推迟停战协定签字时间,给李承晚集团以沉重打击。因此,反金城战役打响了。

  7月13日,巩德修所在部队奉命向险峻的轿岩山发起反击,任务就是突破轿岩山的南山脚,然后把红旗插上轿岩山主峰。南山脚是敌人轿岩山防御阵地中最强的部位,有重兵据守。

  李家发、巩德修和战友们全副武装进入潜伏位置,等待着冲锋的号令。当晚九时许,我军无数门大炮一齐轰鸣,把轿岩山打成一片火海。突然三颗红色信号弹从后方升起,巩德修向排长喊道:“进攻信号弹!”

  张连长一声令下,全连的火力一齐开火,部队开始冲锋。突然间,一阵密集的子弹从山腰上的碉堡里射出来,冲锋部队被挡住,只见前面有三个火力点封锁着要道。三个爆破员上去都牺牲了,后面的机枪手也牺牲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家发拿着三颗手榴弹和爆破筒,对巩德修说:“你掩护我!”话音未落,他就冲了上去,巩德修接过一挺苏式转盘轻机枪,瞄准碉堡火力点就打。

  只见李家发用爆破筒炸开了铁丝网,匍匐到一碉堡跟前,用炸药和手榴弹炸掉了一个火力点。然后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来弓着腰径直向大碉堡冲去。冷不防,不知从何处射来一串子弹,李家发左脚挂彩了。他忍着剧痛,仔细搜寻,只见在大碉堡前还有一个小地堡,那串子弹就是从这里打出来的。不先炸毁这个小地堡,就不能接近大碉堡。李家发拖着伤腿,从小地堡的右侧一步步地向目标接近,顺着这小地堡口准确地投进去了一颗手榴弹,一声巨响,里面的敌人哑了火。李家发没有停下来,他继续向正在喷着毒焰的大碉堡爬去。

  这时天下起了滂沱大雨,敌人的照明弹悬在雨夜的空中,把山岭照得通亮。大家眼看李家发艰难地一点点接近了敌堡。他扬起右手,奋力把最后的一颗手榴弹投进了射口。又是一声巨响,碉堡里没有了动静。李家发也因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战士们立刻从泥泞里跳出来,喊着杀声向前猛冲。不想,大碉堡里的机枪突然又重新响起来!连发的子弹打得泥浆四处飞溅。在“停止前进”的命令下,战士们又重新卧倒了。巩德修怕敌人发现前面的李家发,狠命地朝敌火力点射击。枪声和疼痛使李家发醒了过来,他看部队还没冲上来,就又向敌碉堡爬去。此时敌人的火力已被巩德修吸引过来,李家发机警地爬到了碉堡下。他蹲下身,回头朝战友们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一挥手,用尽气力大喊了一声。话音埋没在枪声和雨声之中,没有人听清他在喊什么,只见他张开双手,奋不顾身地向敌人的枪口扑去……

  巩德修和战士们被激怒了,他们高喊着“为李家发报仇!”猛冲上敌人的阵地,歼灭了大碉堡里面的敌人,冲向轿岩山的主峰。

  黎明时分,红旗插上了轿岩山峰顶。

  战斗结束后,战友们看到李家发双手紧紧地抓着碉堡上的泥土,半睁着的眼睛注视着轿岩山主峰上的巨石。他那被火药烧黑了的胸膛,布满了像蜂窝一样的弹洞,令人触目惊心。战友们回头望去,泥泞中一条10多米长的血迹清晰可见,那是烈士爬行时留下的印迹。

  战友们将李家发的遗体背下来,为他穿上一身崭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安放在了一口从祖国运来的棺材里……后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李家发追记“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并追认其为共产党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同时,授予“金星奖章”和“一级国旗勋章”。



铁腿通信员 李家发

--------------------------------------------------------------------------------

  李家发,1934年生,安徽省南陵县人。1951年6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1952年10月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在一次敌机空袭中,冒着生命危险,帮助朝鲜群众抢救衣物和粮食。在战地练兵和修筑工事中,成绩突出,荣立2次三等功。1952年冬任通信员,英勇机智地穿梭在敌人的炮火中,被誉为“铁腿通信员”。

  1953年7月13日夜,在金城战役反击南朝鲜军的轿岩山战斗中,所在排担负攻击116高地任务。在部队受敌地堡火力阻滞时,他主动请战,接受爆破任务,机智地炸毁主地堡外围3个火力点。身负重伤后,忍着剧痛,继续艰难地向前爬进,用最后一颗手雷摧毁敌主地堡,随之陷入昏迷。反击部队遂发起冲锋,复遭敌另一暗堡火力封锁,再次受阻。部队连续组织爆破,均因敌火力猛烈未获成功。这时,他从昏迷中醒来,以惊人的力量顽强地爬向敌暗堡,靠近地堡时,毅然挺身而起,以胸膛堵住机枪射孔,为反击部队夺取轿岩山开辟了道路。牺牲时年仅19岁。

  根据李家发生前申请,所在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53年9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并追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同年12月15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追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新华社北京4月8日电)

舍身堵枪眼的李家发

--------------------------------------------------------------------------------
  李家发,一位年仅19岁的普通志愿军战士,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为了轿岩山战斗的最后胜利,毅然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堵住敌人的机枪眼,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共产主义赞歌。

  李家发1934年2月生于南陵县泉塘岩虎村。1951年6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他勤奋学习,苦练杀敌本领,被选送到团训练队学习“特等射击”,结业时荣立三等功。1952年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在一次敌机空袭中,他冒着生命危险帮助朝鲜群众抢救衣物和粮食。后来在部队修筑工事中,再次荣立三等功。1952年冬任连队通信员,多次冒着敌人的炮火将连部指示及时传递到前沿阵地,被誉为“铁腿通信员”。

  1953年7月13日夜,在金城战役轿岩山战斗中,其所在排担负攻击116高地的任务。部队受敌火力阻挡,他主动请缨爆破敌堡,机智地炸毁了3个火力点,在两脚受伤后仍艰难地向前爬行,用最后一颗手雷将敌人的主地堡摧毁。部队发起冲锋,又遭敌一暗堡的火力封锁。李家发从昏迷中醒来向暗堡爬去,最后奋然跃起,用胸膛堵住了敌人的枪眼……

  李家发牺牲后,根据他生前申请,被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53年9月,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并追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同年12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追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志愿军老战士回忆英雄李家发
张景伦 蒋德山

--------------------------------------------------------------------------------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一首当年曾唱遍中国大江南北的歌曲,一下子又把人们的思绪带回到50年前那场难忘的战争。

  50多年前,当朝鲜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祖国的安全受到战火威胁之际,240万中华儿女高举“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旗帜开赴抗美援朝战场。黄继光、罗盛教……一个个人们熟知的名字,成为中国亿万人民心目中的“最可爱的人”,也是朝鲜几千万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广东省广饶县广饶镇十五村巩德修老人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曾参加了著名的反金城战役,并且目睹了黄继光式的战斗英雄李家发舍身堵枪眼的壮举。

  巩德修老人回忆说,当年他和村里的王新勇、贾瑞芝一起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后来王新勇和贾瑞芝都牺牲在朝鲜战场上;而李家发也是他们一个连队的。李家发牺牲时只有19岁,是一位黄继光式的战斗英雄。李家发是安徽省南陵县岩村人。巩德修和李家发相处有两年的时间。1951年夏季阻击战以后,部队撤下来休整,那时巩德修被提升为班长,并且入了党。两人都编在67军199师595团1营1连。李家发进步很快,1952年10月光荣入了团。他平时最爱看《钢铁战士》、《大渡河》等连环画,黄继光等人的英雄事迹更深深地打动了他。他决心向英雄们学习,为人民多立功。

  1953年春天,部队整编,巩德修和李家发都调到了1连2排6班,李是排长的通信员,巩则是排里的信号员。他们不仅是战友,而且也都爱好文艺,两人一起编排了《马道舞》、《团结舞》等节目,且常常在与朝鲜军民联欢时同台演出。

  部队没有战事,生活搞得非常活跃,连与连、排与排之间经常开展各种竞赛活动。李家发事事跑在前头,二排在各项工作中从未落后过。打坑道、修防空洞,战士们还经常帮助朝鲜老百姓种田。

  1953年6月,李承晚集团公然破坏停战协议,从17日起,以“就地释放”的名义扣留大批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并且继续叫嚣“北进”、“单独干”,企图破坏和平。为保证停战协议签字后的和平局面,根据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彭德怀司令员于6月22日22时,在前往签字地点的过程中提出建议:推迟停战协定签字时间,给李承晚集团以沉重打击。因此,反金城战役打响了。

  7月13日,巩德修所在部队奉命向险峻的轿岩山发起反击,任务就是突破轿岩山的南山脚,然后把红旗插上轿岩山主峰。南山脚是敌人轿岩山防御阵地中最强的部位,有重兵据守。

  李家发、巩德修和战友们全副武装进入潜伏位置,等待着冲锋的号令。当晚九时许,我军无数门大炮一齐轰鸣,把轿岩山打成一片火海。突然三颗红色信号弹从后方升起,巩德修向排长喊道:“进攻信号弹!”

  张连长一声令下,全连的火力一齐开火,部队开始冲锋。突然间,一阵密集的子弹从山腰上的碉堡里射出来,冲锋部队被挡住,只见前面有三个火力点封锁着要道。三个爆破员上去都牺牲了,后面的机枪手也牺牲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家发拿着三颗手榴弹和爆破筒,对巩德修说:“你掩护我!”话音未落,他就冲了上去,巩德修接过一挺苏式转盘轻机枪,瞄准碉堡火力点就打。

  只见李家发用爆破筒炸开了铁丝网,匍匐到一碉堡跟前,用炸药和手榴弹炸掉了一个火力点。然后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来弓着腰径直向大碉堡冲去。冷不防,不知从何处射来一串子弹,李家发左脚挂彩了。他忍着剧痛,仔细搜寻,只见在大碉堡前还有一个小地堡,那串子弹就是从这里打出来的。不先炸毁这个小地堡,就不能接近大碉堡。李家发拖着伤腿,从小地堡的右侧一步步地向目标接近,顺着这小地堡口准确地投进去了一颗手榴弹,一声巨响,里面的敌人哑了火。李家发没有停下来,他继续向正在喷着毒焰的大碉堡爬去。

  这时天下起了滂沱大雨,敌人的照明弹悬在雨夜的空中,把山岭照得通亮。大家眼看李家发艰难地一点点接近了敌堡。他扬起右手,奋力把最后的一颗手榴弹投进了射口。又是一声巨响,碉堡里没有了动静。李家发也因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战士们立刻从泥泞里跳出来,喊着杀声向前猛冲。不想,大碉堡里的机枪突然又重新响起来!连发的子弹打得泥浆四处飞溅。在“停止前进”的命令下,战士们又重新卧倒了。巩德修怕敌人发现前面的李家发,狠命地朝敌火力点射击。枪声和疼痛使李家发醒了过来,他看部队还没冲上来,就又向敌碉堡爬去。此时敌人的火力已被巩德修吸引过来,李家发机警地爬到了碉堡下。他蹲下身,回头朝战友们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一挥手,用尽气力大喊了一声。话音埋没在枪声和雨声之中,没有人听清他在喊什么,只见他张开双手,奋不顾身地向敌人的枪口扑去……

  巩德修和战士们被激怒了,他们高喊着“为李家发报仇!”猛冲上敌人的阵地,歼灭了大碉堡里面的敌人,冲向轿岩山的主峰。

  黎明时分,红旗插上了轿岩山峰顶。

  战斗结束后,战友们看到李家发双手紧紧地抓着碉堡上的泥土,半睁着的眼睛注视着轿岩山主峰上的巨石。他那被火药烧黑了的胸膛,布满了像蜂窝一样的弹洞,令人触目惊心。战友们回头望去,泥泞中一条10多米长的血迹清晰可见,那是烈士爬行时留下的印迹。

  战友们将李家发的遗体背下来,为他穿上一身崭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安放在了一口从祖国运来的棺材里……后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李家发追记“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并追认其为共产党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同时,授予“金星奖章”和“一级国旗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