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的牛”茅丽瑛

--------------------------------------------------------------------------------

  1939年12月17日,上海万国殡仪馆里哀乐回响,上海人民继鲁迅逝世以后,又一次大规模的追悼和公祭活动正在这里进行。上海各界爱国人士满怀悲愤的心情向静卧在鲜花丛中的女共产党员茅丽瑛做最后的告别。

  茅丽瑛,1910年8月出生,浙江杭州人。1931年考入上海海关任英文打字员。1937年上海八一三抗战爆发后,积极参加慰问伤兵、救济难民等活动。上海沦为“孤岛”后,曾奔赴华南、广州等地宣传抗日,后返回上海继续投身抗日救亡工作。1938年5月5日“中国职业妇女俱乐部”成立,被推选为主席。同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她为人热情、诚恳、乐于助人,自称是“大众的牛”,夜以继日地拼命工作,把“职妇”办得生气勃勃。为了支援浴血奋战的新四军,她积极推动“职妇”和各救亡团体在春节期间发起“劝募寒衣联合大公演”和组织“物品慈善义卖会”。在义卖活动筹备和进行中,面对日伪势力的恐吓、威胁甚至公开打砸,茅丽瑛抱着“愿为义卖而生,为义卖而死”的决心,以极大的勇气使义卖最终获得成功。义卖会的成功使敌人对“职妇”、对茅丽瑛的仇视进一步加深,他们称茅丽瑛为“第二史良之中共激烈分子”。1939年12月12日晚,汪伪特工总部的特务在职妇会所外行刺茅丽瑛,茅丽瑛身中三弹,于15日在医院牺牲。牺牲前她告诉大家:“吩咐一切的人别为我悲伤!我死,没有什么关系,我是时刻准备牺牲的,希望大家要继续努力,加倍地努力!”

  (新华社北京6月5日电)
茅丽瑛 热血泼洒激情扬

--------------------------------------------------------------------------------

  出生于穷苦家庭。6岁时丧父,母女相依为命。母亲在上海启秀女中当勤杂工,她在启秀女中半工半读,各科成绩优秀。毕业后,考入苏州东吴大学,只读半年就因付不起学费而辍学。1933年考入上海海关,当英文打字员。1937年8月13日,日军大举进攻上海,她参加了战时服务团的支援抗战的活动。当国民党军撤退,上海租界沦为“孤岛”后,她毅然决定参加海关华人组织的“救亡长征团”,奔赴广州投入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上海职业妇女俱乐部主席,领导妇女界抗日救亡活动,与各救亡团体一起,发起“劝募寒衣联合大公演”和组织“物品慈善义卖会”,以救济难民名义,为新四军添制军衣,筹集经费。她们借“大陆电台”举行平剧大会唱。引起日伪特务机关的注意,给电台投寄附有一颗子弹的恐吓信进行威胁。茅丽瑛当即表示:“为义卖而生,为义卖而死”,平剧大会唱照计划进行。以后又组织了一次粤剧大会唱。两次会唱,推销了大批代价券,征集了大批义卖品。日伪特务威胁未成,就策划破坏义卖会。许多单位接到特务的恐吓信,不敢提供会场。她表示:不惜为义卖牺牲一切,决不动摇!最后决定以南京路福利公司二楼为义卖会场。会员们彻夜布置,如期开幕。当天下午,突然闯进多名暴徒,大打出手,她和会员们奋起还击。打退特务后,整理好商场,继续营业,直至胜利闭幕。1939年12月12日晚,正当她步出会所时,突然遭到日伪特务的枪击,身中3弹,于12月14日去世。上海解放后,陈毅亲笔写了挽词:“为人民利益而牺牲是光荣的,人民永远纪念她!” 

日伪毒弹杀女杰:抗日女志士茅丽瑛被刺案

--------------------------------------------------------------------------------
  1939年12月12日。夜幕刚刚落下,繁华的上海公共租界商业区内便华灯齐放,霓虹灯闪烁,马路上车来人往,十分嘈杂拥挤。

  位于南京路与四川路交叉处的上海职业妇女俱乐部的附近阴暗处,几个人影在闪动。晚7时许,一位年轻妇女从福利公司二楼会所走出来,那几个黑影尾随其后,乘其不备,举左轮手枪向那年轻妇女连开几枪……

  枪声划破了夜的嘈杂,人们围拢上来。不少人认识那年轻妇女,她就是上海职业妇女俱乐部主任茅丽瑛。在医院中发现,茅丽瑛被击中三枪,但都未击中要害,其中两颗子弹打中腿部和膝盖,另一颗子弹穿过小肠,本来只要切除一节小肠就可得救,但由于所中枪弹浸过毒,三天之后茅丽瑛就因病情恶化与世长辞,年龄只有28岁。

  茅丽瑛,浙江杭州人。1911年生,幼年丧父,随母在上海启秀中学当勤杂工,后经学校允许,过着半工半读的生活。她发愤学习,各科成绩优秀,中学毕业后考上了东吴大学,因贫付不起学费只读了半年就辍学了,后来考进上海海关。在海关工作中,她深刻地认识到外国列强对中国的侵略与中华民族的深重灾难,产生了强烈的民族意识与爱国主义思想。

  为了寻求民族解放与妇女解放的道路,茅丽瑛积极投入各种社会活动中去,组织职业妇女会,举办读书会,帮助和指导妇女提高觉悟。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茅丽瑛第一个在海关女职员中起来支援抗战。上海沦陷后,茅丽瑛出于爱国热情,毅然辞去令人羡慕的海关工作,离别了相依为命的老母,参加了海关华员组织的救亡长征团,离开上海奔赴内地,直接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中。她后又返回上海继续从事抗日救亡工作和妇女工作,担任上海职业妇女俱乐部主任。1938年5月,她秘密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秋天,为了完成中共地下组织交给的为转战大江南北的新四军将士募集寒衣的艰巨任务,茅丽瑛决定发动职业妇女举办物品慈善义卖会,将义卖所得一部分救济上海难民,另一部分送给新四军。为了征募大批义卖物品,茅丽瑛先借大陆电台举办评剧大会唱,借以扩大宣传。大会唱后,果然在上海引起不小的声势,群众争相参加抗日募捐。日伪方面看到这情况,对茅丽瑛恨之入骨,千方百计地破坏募捐活动。日伪特务给她寄去带子弹的“恐吓信”,信内附言,如果不立即停止活动,将会“不利”,茅丽瑛毫不畏惧,又组织了一次粤剧大会唱,影响更大。

  茅丽瑛在组织演唱会的同时,积极筹办举行慈善义卖会,由于日伪特务的恐吓,原先准备外借会场的单位纷纷不敢出借。在只剩下一个晚上时,茅丽瑛毅然决定以妇女会所为义卖场所,次日上午如期开幕。在拍卖过程中,有两个汉奸暴徒冲入会场,推翻条案,秩序大乱。茅丽瑛怒不可遏,率领群众与会所人员把两暴徒扭送捕房,并勇敢地亲自出场作证。

  茅丽瑛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蔑视日伪特务的恐吓与威胁,引起日伪特务的更大仇视。76号特工总部派女特务混入职业妇女俱乐部,对茅的政治面貌、居住地址、行动规律进行侦查。在连续公开恫吓无效后,1939年12月12日,汪伪特工总部主任丁默邨下达了暗杀茅丽瑛的命令。执行暗杀的是特工总部第一行动大队大队长、号称“神枪手”的林之江。林为了一定要把茅丽瑛置于死地,事先在子弹头前划了一个十字,并浸于蒜汁之中,这样一来子弹便奇毒无比,不论击中任何部位,被害者都必死无疑。

  茅丽瑛的追悼会现场。茅丽瑛遇害后,激起了上海以至全国人民对日伪特务的痛恨,当时报载,在公祭茅丽瑛时,参加吊唁的人多达几十个团体三千多人。

我爱母亲,我更爱祖国----记茅丽瑛(附图)
钱丽君

--------------------------------------------------------------------------------

  茅丽瑛(1910~1939),浙江杭州人。中共党员。1931年,进入上海海关工作。抗战爆发,先后参加战时服务团、救亡长征团等救亡组织,后在上海启秀女中(今十二中学)任教。1938年5月,任上海职业妇女俱乐部主席,不顾日伪特务威胁,组织劝募寒衣、联合大公演、物品慈善义卖会等救亡活动,募集钱款物资,支援新四军等抗日部队。1939年12月12日晚,遭汪伪特务枪杀。

  1937年“八一三”事变发生后,上海在日本大规模军事进攻下沦为孤岛。在全国风起云涌的抗日救亡运动高潮中,上海海关一部分进步青年毅然辞职、不惜舍弃“金饭碗”,参加救亡长征团,准备沿粤汉铁路南下,去华南各地海关宣传抗日,以推动海关同仁奋起抗战,而后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当时,作为上海海关华员战时服务团重要组织者和对外联络负责人之一的茅丽瑛,早已满腔热忱地投入了抗日救亡的运动之中,然而她却迟迟没有报名参加救亡长征团。同事们都知道她家中困难,理解她、宽慰她。而她心中却无法平静,思想斗争十分激烈。对于辞去月薪65元(不包括各种津贴)的海关英文打字员一职,她并不感到可惜,尽管这在当时的上海滩是个谋之不易的令人羡慕的职业,是茅丽瑛经过刻苦努力、而且以不结婚为代价换来的,况且再工作两个月,茅丽瑛还可以从海关获得相当于本人一年工资总数约上千元的奖金,亲友们无不劝她慎重行事。茅丽瑛对此态度非常坚决,她沉痛地说:“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国家已经成为一头任人宰割的羔羊了,中华民族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大家都应该起来,担负起国家的兴亡。”为了不做亡国奴而丢弃金饭碗----值得。使她痛苦犹豫、难以割舍的是风烛残年、疾病缠身,孤苦无依的老母。老母亲离不开她。一要靠她养活,二是靠她侍奉照料。穷人家出身的茅丽瑛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她6岁那年,父亲迫于生计无力还债而跳湖自尽,母亲拖着三个儿女求亲告友艰难地挣扎着。不久,大丽瑛两岁的哥哥因长期营养不良而患病夭折,比丽瑛小两年的妹妹也因无法养活而送人。家贫、父死、兄夭、妹离,茅丽瑛小小年纪就经历了人世间一次又一次的生离死别,这一切,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难以弥合的感情创伤。女儿最懂得母亲的心,望着饱经沧桑、一生苦难、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节衣缩食供她读书、把她培育成才的母亲,茅丽瑛左右为难。但是,强烈的抗日救国的爱国情感使她战胜了自我,她鼓起勇气向母亲倾吐了自己的心声。

  老人听说女儿要远离她去,禁不住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最不堪忍受的是母亲的泪水,茅丽瑛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水夺眶而出,她哽咽道:“妈妈,我爱你,但我更爱祖国。”

  深明大义、通情达理的母亲被女儿的爱国热忱深深打动。她理解女儿,含着热泪,目送自己唯一的亲人踏上抗日救亡的征途。当茅丽瑛背着行装急急匆匆赶到码头时,载着救亡长征团成员的船正在徐徐起锚,她终于赶上了救亡长征团的行列。在船上,茅丽瑛和同事促膝谈心,她无限深情十分坦诚地说:“我母亲老了,她又只有我一个女儿,她爱我,我爱她,我们本来是相依为命的,但这时不同了,我要为祖国尽更大的力,就得离开她,否则就不可能投身祖国的怀抱,我为这矛盾难过,但终于决定挑选了前一条路。我母亲的哭声几乎动摇了我的决定,但我终于重新坚定了下来。我爱我的母亲,但我更爱我的祖国。”

  后来,组织上安排她回沪。上海海关同意她复职,其他几个大公司也以厚薪争聘她,她再度放弃了。她首先考虑的不是薪水的厚薄,而是必须有足够的时间从事爱国救亡的工作,从事党的革命工作。

  1938年5月,经过革命斗争考验的茅丽瑛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她为了革命事业,冲锋陷阵,勇猛无比,凡是接触过她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茅丽瑛像团火,为了革命、为了别人,她可以忘我地燃烧。1939年春,上级党组织指示她以上海职业妇女俱乐部(简称“职妇”)的名义,为浴血奋战、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新四军战士募集一批棉衣,同时为难民募集救济款。作为“职妇”主席的茅丽瑛,决定发动会员向社会广泛募捐物品,然后进行义卖。她在发动会上激奋地说;“救国如救火,马上行动支援新四军,变敌人的后方为前线。”为了扩大义卖活动的影响,获得社会上广泛的支持,茅丽瑛领导“职妇”会员借用大陆电台和新新电台连续举办三次宣传活动和“义卖代价券推销会”。由于她和会员们的努力,社会上掀起了捐物捐款的热潮,数天内募到款项2000余元。就在茅丽瑛废寝忘食全身心投入义卖活动期间,她的母亲病危住院,她身负重任,无暇顾及,只得托付别人照料护理。她曾几次三番想抽空到母亲跟前侍奉一次汤药,然而募捐工作千头万绪,往往事到临头又脱不开身,只得硬着心肠不回去。母亲临终时,她还在为募捐奔走,以至于最后一面也没见上。噩耗传来,一向孝顺的茅丽瑛悲痛难抑,她扑在母亲的遗体上哀哀地哭道:“妈妈,请宽恕我吧!我没来得及侍候你的病,也没有来得及送你的终。但是女儿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的利益,您一定能够原谅我的。”后来,她在和几个朋友谈心时剖白了自己的内心:“我曾经有个梦,现在破碎了。我父亲在我6岁那年死去,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母亲靠亲戚帮忙到一个中学做职工。后来我上学读书,每接受一次妈妈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一点钱作为每学期学费时,我总涌起一个念头——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做个孝顺女儿,让妈妈好安度晚年。日本军国主义的入侵,粉碎了我这个梦,国亡了,家在哪里?”她说得很轻很慢,眼眶里噙满了泪,“我怎能只顾母亲而不顾国家的安危呢?”

  这一席话,使在座的人无不为之感动。

  茅丽瑛领导的抗日爱国募捐活动取得很大成功,捐款如数送到了新四军和难民救济会。于是,茅丽瑛也成了敌人的心腹之患。义卖活动举行期间,茅丽瑛收到了附有子弹的恐吓信,信中说:“立即停止,否则请饮此弹!”大家都为她的安全担心,但她毫不畏惧,更没有退缩。她沉着、果断地说:“我们是为英勇杀敌的新四军募款,环境越限险,越动摇不得。除了革命工作,我生命中没有更可留恋的东西。我已下了决心,为义卖而生,为义卖而死!”

  党组织考虑到茅丽瑛的身份已经暴露,做出要她撤离上海去新四军的决定,朋友亦已为她办好离沪赴港暂避的一切手续。但她却坚持要把“职妇”积极分子工作做好,群众情绪稳定后再离开。

  为抗日忘我工作,为革命冲锋陷阵的茅丽瑛,被敌人列为共产党激烈分子。敌人必欲置于死地而后快,经过密谋策划,终于对她下了毒手。1939年12月12日晚7时半.当茅丽瑛开完“职妇”理事会下楼,早已伏候在楼梯旁的汪伪特务朝她连连射出了罪恶的子弹。身受重伤倒在血泊中的茅丽瑛双手下意识地紧紧抱住藏有会员名册的手提包不放,一直到“职妇”负责人赶来才松手交出。护送她到医院抢救的“职妇”姐妹们为茅丽瑛的被刺而悲忿难过,茅丽瑛非常平静地说:“我死而无怨,你们绝对不能因为我死而害怕,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加倍努力。”

  生命垂危中的茅丽瑛一连三次对看护她的护士(“职妇”会员)说:“告诉妈妈(指党组织),我死了不要为我悲伤,我是时刻准备牺牲的,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加倍努力。”

  小辰摘自《上海革命烈士风范》

茅丽瑛烈士教育基地

--------------------------------------------------------------------------------

  茅丽瑛烈士教育基地坐落在烈士生前就读和任教过的上海市启秀实验中学内。1990年12月12日,烈士塑像建成。
  教育基地参观内容主要包括:茅丽瑛烈士革命业绩展览;专题片《七月流火》录像;茅丽瑛烈士塑像揭幕仪式录像;举行纪念茅丽瑛烈士仪式(备有专门程序磁带,仪式约6分钟,也可根据参观单位要求安排)。基地对青少年参观免费(须事先与学校政教处预约),对青少年举行仪式等活动免费提供场地和帮助。
  来源:上海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茅丽瑛烈士遇难处

--------------------------------------------------------------------------------

  茅丽瑛,浙江杭州人,1938年在上海入党,曾任上海中国职业妇女俱乐部主席,是30年代上海妇女运动的杰出领袖。1939年12月12日,茅丽瑛为了支援新四军抗战,在组织义演、义卖、募集寒衣和筹集资金等抗日救亡活动时,于南京路120号慈昌大楼上海中国职业妇女俱乐部边门的弄堂里,遭到汪伪特务的暗杀,牺牲时年仅29岁。1989年12月12日,茅丽瑛烈士遇难处被列为区级革命纪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