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的律师 施洋

--------------------------------------------------------------------------------

  湖北武汉洪山腰有一座巨大的烈士塑像。烈士头戴中式小帽,上身中式便衣,双目炯炯有神,气宇轩昂,观之令人肃然起敬,景仰不已。1957年,董必武为烈士题诗:“二七工仇血史留,吴萧遗臭万千秋;律师应仗人间义,身殉名存烈士俦。”这位烈士便是著名的共产党人施洋。

  施洋,字伯高,湖北竹山人。生于1889年6月13日。1907年施洋考入郧阳府立农业学堂学蚕科。课余时间阅读进步书刊,苦苦寻找救国救民真理。1910年,施洋转入郧阳农业中学。1915年,施洋就读于湖北私立法政专门学校。1917年毕业后,他与武汉法学界人士组织法政学会,主张律师是保障人权,伸张公理的工具。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施洋以武汉律师公会副会长的名义,召开紧急会议,提议发通电,支持学生爱国行动,并深入学校,指导和推动学生的爱国斗争。

  1920年秋,施洋在武汉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阅读了《共产党宣言》等马列著作。同时,他还深入产业工人居住区,了解工人疾苦,参与创办工人夜校和工人子弟学校,宣传“劳工神圣”和社会主义。1921年10月,参加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工作,积极从事有计划的工人运动。1922年6月,施洋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底,施洋指导汉阳铁厂取得了罢工胜利后,参与组建武汉工团联合会,并被聘请为该会法律顾问。

  1923年2月4日,京汉铁路工人举行总罢工。施洋是罢工的领导者之一,积极组织武汉工人和学生进行反对军阀吴佩孚的游行示威。2月7日晚,施洋被反动军警逮捕。在敌人的法庭上,施洋怒斥军阀镇压工人运动的滔天罪行,以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压倒了敌人。2月15日凌晨,敌人将施洋押赴刑场。面对敌人黑洞洞的枪口,施洋大义凛然地说:“你们杀了一个施洋,还有千百个施洋!”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精神和对共产主义的坚强信念。敌人恼羞成怒,连呼开枪。施洋高呼:“劳工万岁!”第二枪响时,施洋仍然屹立,再呼“劳工万岁!”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劳动者的律师施洋英勇牺牲了,时年34岁。

  (新华社北京6月1日电)

施洋:领导二七大罢工 为劳工利益献身的大律师
周文林

--------------------------------------------------------------------------------
  说起施洋,人们总把他和“大律师”联系在一起。但施洋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律师,他在郑州领导了声势浩大的“二七”大罢工,最后面对敌人的屠刀,坚贞不屈,壮烈牺牲。

  1889年6月13日,施洋出生在湖北竹山县杨家湖桂树村的一个“世代书香”家庭。与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中国人一样,贫穷成为他童年成长忠实的伴侣。他在贫穷之中不仅养成了吃苦耐劳的性格,更在心灵深处立下了发愤读书以拯救穷人的远大志向。

  20世纪初,帝国主义的殖民侵略,民族危机的日益加重,使施洋和许多爱国青年一样,自觉地把自己的前途和民族命运联结在一起,在黑暗中摸索救国救民的真理。1907年,施洋离开家乡,考入郧阳府立农业学堂。他发愤学习,一心想学好农业,以解决中国的贫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施洋为革命潮流所鼓舞,毅然剪去自己头上的辫子。随后他回到家乡,创办国民学校,积极宣传孙中山的主张。为了鼓动和宣传群众,他常常利用群众婚丧祀神演戏等各种集会机会,揭露旧社会的黑暗与罪恶,宣传“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反对列强、反对军阀的爱国思想,同时鼓吹发展教育,振兴实业。

  为了继续寻求拯救中国的出路,施洋于1915年进入湖北私立法政专门学校法律科就读。他博览群书,尤其是阅读进步书籍,平时经常参加校内外的爱国宣传活动,为以后走上革命道路奠定了思想基础。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施洋挺身而出,他以武汉律师公会副会长的名义,召开律师公会紧急会议,提议发通电、写宣言,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积极支持学生的爱国运动。在上海等地的工人阶级加入到这场学生运动中后,他不畏艰险,四处演讲,宣传“罢市救亡”、“休业救国”的主张。8月18日,施洋偕同各界代表驱车北上,代表湖北各界民众向北洋政府请愿,反对在对德和约上签字,要求废除二十一条,此后,他就奔走于京、津、沪等地,积极进行救亡运动。在他的积极努力下,发起成立了全国各界联合会,这个组织成立后广泛开展宣传和组织活动,大大推动了全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活动。1922年6月,施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如火如荼的工人运动,使武汉成为我党历史上工人运动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从1922年到1923年,施洋直接领导和参与了汉口租界人力车工人罢工、粤汉铁路工人罢工以及汉口香烟厂工人罢工等。其中他参与领导的“二七”大罢工,更使工人运动在党的革命历程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一笔,对日后工人阶级显示力量产生了深远影响。

  1923年1月,京汉铁路总工会决定在郑州召开成立大会。对工人运动恨之入骨的军阀吴佩孚密谋派军警对工人进行镇压。在反动军阀的高压下,广大工人及代表决心以罢工来保卫自己的权利,反抗军阀压迫,震撼中外的“二七”风暴爆发了。2月4日,气势如虹的京汉铁路工人总同盟大罢工开始,6日,1万多名工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7日下午,军阀吴佩孚等在帝国主义的授意下,对罢工工人进行了大屠杀,当晚,施洋被捕入狱。在法庭上,他与敌人针锋相对地进行了斗争,把敌人审判他的法庭变成了控诉敌人的讲台。2月15日凌晨,施洋被绑至武昌洪山脚下。在刑场上,他目光炯炯地怒视敌人说:“我不怕人,不怕事,不怕死。堂堂做人,反对强暴!你们杀了一个施洋,还有千百个施洋!”最后他振臂高呼“劳工万岁”,在枪声中壮烈就义。

  为了纪念这位武汉工人运动的伟大先驱者和党的优秀儿子,同年7月,湖北党组织和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将施洋烈士的遗体安葬在武昌城外的洪山脚下。8月,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汉口人力车夫在各码头设祭,数千车夫跪地痛哭,寄托哀思,表达对他的沉痛哀悼。1953年,在党和政府关怀下,修建了“施洋烈士陵园”和烈士半身塑像,使这位先烈永远被后人瞻仰和崇敬。

为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的施洋



--------------------------------------------------------------------------------
  施洋,原名吉超,号万里,后改名洋,字伯高,湖北省竹山县麻家渡镇杨家河村人,生于1889年6月13日。幼年家境贫寒,9岁随父读书,1907年考人郧阳府立农业学堂,学蚕科,1910年转入郧阳农业中学。辛亥革命爆发后,因学校停办,回乡创办国民学校,给学生讲种桑养蚕的知识,并种植大片桑林。他还创立农务会,被推为会长。1914年,他考入湖北警察学校,次年考入湖北法政学校专门学习法律;1917年毕业后在武昌从事律师职业,不久又被选为律师公会副会长。

  五四运动爆发后,武昌学生支持北京学生的反帝爱国运动,举行示威游行和罢课,遭到反动军警的血腥镇压。他以律师身份全力开展救援活动,连夜起草宣传单,倡议罢市。1919年6月12日,武昌商民全体响应在积善堂开会。施洋到会演讲,接着发起组织湖北各界联合会,并任副会长。同年8月,他率代表团赴京请愿,后与在京各地代表协商发起组织全国各界联合会,并任筹备委员。同年11月10日,全国各界联合会在上海宣告成立,施洋被选为联合公评议部部长。1920年春,由沪返汉,发起组织“平民教育社”,被选为总务主任,并与黄负生、刘子通等人创办《武汉星期评论》,同年秋,参加武汉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冬,与来汉宣传独立运动的朝鲜青年党人李愚民、赵重九等组织中韩互助社,为支持朝鲜独立而奔波。1921年5月,他指导汉口人力车工人反抗车行加租罢工斗争,取得胜利。6月,他又发起“驱王自治”运动,通电全国,历数湖北督军王占元的罪行;旋亲赴湖南求援湘军,并联络湖北自治军于7月29日大败王占元于羊楼司。10月,施洋参加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工作。12月,汉口人力车工人再次掀起反加租罢工,施洋与林育南前往直接领导;罢工胜利后,又指导建立汉口租界人力车夫工会,受聘为该工会最高顾问和对外全权代表。1922年1月,协助项英建立京汉铁路江岸工人俱乐部;随后粤汉铁路徐家棚工人俱乐部和武汉其他一些工人俱乐部也相继建立,皆聘施洋为法律顾问。因他“极能为劳动界谋利益,劳动界视之如‘明星’,并亲切地称之为‘劳动者律师’”。1922年6月,施洋经许白昊、项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7月底,他与林育南等组建武汉工团联合会(10月10日改为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并任该会法律顾问。不久,他参与领导了粤汉路武长段工人大罢工;9月23日,受汉口律师公会推举出席上海全国司法会议,并在会上提出数则为人民争自由的重要提案,得到大会赞同。在沪期间,他与孙中山及国民党要人多次会晤,就中国政治问题交换意见:赢得国民党中进步人士的赞许和好评。10月17日后,施洋回汉指导汉口烟厂工人两次罢工,他都冲锋在前,身先士卒,为罢工工人做表率,赢得工人们的拥护和爱戴。

  1923年2月1日,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在郑州隆重召开。施洋以湖北工团联合会、京汉铁路总工会法律顾问的身份参加了大会的指导工作。总工会成立当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奉吴佩孚、萧耀南之命,声称:“我黄殿辰在郑州一日,即一日不准工人开会。”他们视工人游行如临大敌,实行全城紧急戒严,并派出大批军警,荷枪实弹,包围工人会场。但是,数千工人和与会者们毫不畏惧,列队向大会会场普乐园戏院前进。当反动军警强行无理阻拦并用警棍殴打工人时,代表们在林祥谦、项英、施洋等人的带领下,勇敢地突破敌人的防线,冲入会场。施洋冲上会场主席台,高声演讲:“工友们,民国的约法上明确规定人民有集会、结社的自由。我们工人创造的功劳甚大,在人民中占重要地位,为什么不能享受约法上的自由?军阀吴佩孚、萧耀南、黄殿辰等,野心勃勃,横加围剿,摧残我们,压迫我们,剥夺我们约法上应有的权利,这是何等的无理?我们当此大敌在前,当然有进无退,善自防卫,努力奋斗!”

  与会工人代表在这义正词严的鼓舞下,群情激愤,徒手与军警搏斗达数小时之久,才冲出重围。反动军警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于当日下午砸坏了各单位赠送给总工会的匾额和慰问品,派军警占领总工会驻所,驱逐总工会工作人员,查抄总工会文件,监视总工会工作人员的行动。针对当时的局势,总工会于当晚在异地召开了各分会负责人的秘密会议。一致决定向反动当局提出撤销反动警察局长黄殿辰等的职务,赔偿因反动军警无理损坏总工会的各种物资等五项要求,限期反动当局两天内给予答复,否则,将实行京汉全线总同盟罢工;同时决定总工会由郑州迁至汉口江岸办公;并在会上组成了总罢工委员会,指定了各分会负责人,施洋、林祥谦被指定为江岸区罢工总负责人。

  施洋参加总工会秘密会议后,于当晚和林祥谦等人乘火车赶回汉口江岸。2月2日,汉口江岸分工会召开动员大会,施洋、林祥谦等在大会上揭露了反动军阀迫害工人代表、破坏总工会成立的种种罪行,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已在暴风雨般的阶级大搏斗中诞生,并传达了总工会关于发动全线京汉铁路总同盟罢工的决定。施洋在会上发表演说,号召工人代表勇敢地投入反对反动军阀的斗争,为争自由、争人权而战。会后,施洋、林祥谦等组织起工人宣传队,扩大了工人纠察团,并赶制铁棍、大刀、长矛等,准备自卫。

  2月4日上午,施洋、林祥谦接到总工会关于开始罢工的指示后,立即下达了江岸分工会罢工的命令。已做好准备的江岸机器厂锅炉工人黄正兴拉响了工人为争自由正义汽笛,紧接着其他单位的汽笛也怒吼起来,响彻武汉三镇,震撼四面八方。世代受压迫的江岸铁路工人在施洋、林祥谦等人的指挥下高举长矛、铁棍、大刀,涌出各工段向中心街道奔去,其势如铁流直泄,锐不可当。一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政治大罢工,从汉口江岸开始,沿着京汉铁路向北,再向北,直到北京、上海、天津……

  施洋在列车上与项英等紧张地研究起草了罢工文件,火车每到一站,施洋就利用停车时间,向前来欢送的群众发表演说,号召工人团结起来,为自由而战,为人权而战;唯一的出路就是斗争,斗争,再斗争。罢工期间,有人问施洋:“你是律师,有稳定的工作,有丰厚的报酬,为什么要和工人们一起罢工呢?”施洋坚定地回答:“为劳动阶级的利益,奔走呼号,这是我的职责。”

  2月5日下午,英、美总领事和军阀吴佩孚等在英国领事馆开会,密谋策划屠杀工人代表和工运领袖。湖北督军萧耀南根据吴佩孚从速消灭罢工领导力量的密令,派督军署参谋长张厚生带着大批军警来到江岸,围攻罢工工人,占领工厂,先后抓走两名火车司机和三名纠察队员,强迫他们复工。施洋、林祥谦等当机立断,派出2000多名纠察团成员和工人代表前往营救,据理力争,迫使敌人无条件释放三名纠察队员和两名司机,粉碎了敌人的阴谋,鼓舞了罢工的斗志。

  罢工斗争在继续,江岸全体工人决心巩固胜利成果,与反动军警战斗到底;武汉工人和各机关群众团体,大力声援江岸工人的罢工斗争。2月6日上午,湖北工团联合会组织2000多名代表来到江岸亲切慰问罢工工人,江岸万名群众自觉参加慰问大会。施洋、林样谦在会上感谢社会各界群众的声援,表示决不辜负社会各界的厚望,坚决揭露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破坏阴谋,号召工人们加强团结,坚持斗争,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会后,施洋和林祥谦带领罢工工人和沿途自愿参加的群众继续示威游行。当队伍经过沿江的美、英租界时,愤怒的群众振臂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军阀”、“争自由、争人权”等革命口号,群情激昂,游行示威坚持到6日将晚时分才胜利结束。

  2月7日上午,继续罢工示威游行。下午,督军署参谋长张厚生派警官到江岸分工会,一面佯称约分工会代表于17时30分在工会所在地等候谈判,一面由他带着两营全副武装的军队,从江岸车站分三路向江岸分工会包抄,并与在汉口的帝国主义机构紧密配合,宣布租界临时戒严,妄图出其不意镇压罢工工人。下午17时20分,反动军警层层包围分工会驻所,前来赴约谈判的30多名罢工工人代表也被围困在里面,情况万分危急。共产党员林祥谦临危不惧,镇定自若,一面请施洋等总工会的负责人暂时避开,一面由他和纠察团副团长曾玉良出面对付敌人,并令纠察团做好战斗准备。这时,增援的敌人赶到,再次包围了分工会驻所。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当场曾玉良等30多名铁路工人壮烈牺牲;林祥谦和60余名工人不幸被捕。

  当日晚7时,北风呼啸,雪花纷飞,天昏地暗,整个江岸地段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敌人把江岸分工会会长林祥谦捆绑在站台灯柱上,逼迫罢工工人复工。林祥谦义正词严,威武不屈,字字千钧地说:“我头可断,血可流,工不可复!”张厚生被骂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气急败坏地命令刽子手把林祥谦残忍地杀害了。

  2月7日晚,施洋奉命避开反动军警的搜捕,从汉口地方审判厅回家,吃完晚饭后,他对妻子郭秀兰说:“作为一个革命者,如果不和反动统治阶级面对面打几个回合,他们是不会自动垮台的,革命事业也不会成功。斗争总是要流血的,这没有什么可怕。不过这些人为什么要流血?要一代一代讲下去,让下一代都能继承烈士遗志,争取革命最后的胜利。”

  就在施洋与妻子刚说完,十几个便衣警察突然破门而入,强行捕走了施洋,当晚送进汉口警察厅。在警察厅,施洋厉声质问:“我没犯法,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问得敌人无言以答。

  2月8日,敌人又将施洋押送到武昌湖北陆军审判处。敌人押送施洋乘船过江时,施洋也不忘向警察们宣传革命道理:“今天的中国,穷人悲惨,工人可怜,全体人民皆在帝国主义压迫之下……应一致联合起来,打倒帝国主义,万不能自相残杀,以致洋人坐取渔人之利……”

  在武昌陆军审判处,施洋被戴上特号脚镣手铐。2月8日下午,陆军审判处开庭。当审判官问施洋为什么要参加五四爱国运动和各界联合会时,施洋理直气壮地回答说:“我为国民一分子,爱国是国民天职,为何不应参加呢?”“救国运动为非常行动,农工商学各界先后参加运动,律师又有何不可参加的呢?”当审判官指责施洋替工会和工人撰写诉讼状是鼓动风潮的犯法行为时,施洋据理驳斥说:“对于贫苦工人和工会工人有诉讼或非诉讼事件来委托我者,我在法律范围之内,行使律师应有的职权,有何犯罪之可言?”“你们秘密地逮捕我,侵犯我的自由,这是非法的行为,你们才是犯了法……应负法律上的责任!”驳得审判官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紧接着,施洋又向审判官提出两条抗辩:“第一,施洋没有犯法,生平一切行动都合乎法律范围以内。就算犯了法,但不是军人,不是江湖大盗,应当由地方审判厅来处理,陆军审判处没有权力过问,这是你们首先乱了法,在法律上应负相当责任;第二,施洋是一个文弱书生,这样重大的脚镣手铐在世界文明国家里早已废弃不用,况且在这里,外有石墙铁网,内有军队林立,绝无逃脱之可能。你们把一个文弱书生关在这样的牢狱里,已经够威风了,又钉上如此沉重的镣铐,是不是合乎天理、国法、人情?”审判官无言以答,只好草草退堂。

  2月9日至12日,施洋在狱中以高昂的斗志和坚韧不拔的毅力,每天写日记,详细记载着被捕和审讯的经过,为争取同狱难友的年关福利,草拟申诉书,还给家人与好友写书信共7封。

  2月14日,北洋军阀吴佩孚给湖北督军萧耀南下达了秘密杀害施洋的急电。1923年2月15日(腊月三十日)凌晨,施洋身穿灰色长棉袍,脚穿一双黑布棉鞋,神态自若,昂首走出牢门,被刽子手押到武昌洪山脚下刑场。执法官假惺惺地问施洋:“要不要写家信?有没有遗嘱?”施洋厉声回答:“中华民国就是我的家,我没有什么信可写?我只希望中国的劳动者早些起来,把军阀、官僚、资本家和你们这批走狗,一起都食其肉,寝其皮。”他慷慨激昂地说:“我不怕人,不怕事,不怕死,堂堂做人,反对强暴,你们杀了一个施洋,还有千百个施洋!”执刑官惊恐万状,恼羞成怒,急令开枪。施洋大义凛然,振臂高呼:“劳工万岁!”第二声枪响时,施洋仍然屹立,再呼:“劳工万岁!”壮烈牺牲。施洋为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和共产主义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1963年,在纪念二七大罢工40周年之际,董必武为纪念施洋烈士,题诗一首:

  二七工仇血史留,

  吴萧遗臭万年秋。

  律师应仗人间义,

  身殉名存烈士俦。

  就在这一年,施洋烈士纪念碑巍然屹立在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洪山脚下。

  1993年8月,施洋烈士故乡竹山人民,在县城堵河大桥西端,修建了五米高的烈土铜像,供后人瞻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