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死如归的共产党员孙津川

--------------------------------------------------------------------------------
  孙津川,1895年出生于安徽省寿县一个工人家庭。14岁起先后到南京、上海做工。1924年秋,孙津川在上海与中共党员彭干臣相识,并在其影响下走上革命道路。1925年8月,孙津川经彭干臣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当选为沪宁铁路工人协进会委员。不久,中共吴淞机器厂特别支部成立,孙津川被选为特支书记。

  为配合北伐军进攻上海,中共中央决定在上海举行工人武装起义。1926年10月,孙津川按照党的要求,带领吴淞机器厂工人武装切断沪宁铁路,破坏北洋军阀的后勤军需补给线,为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装起义创造条件,配合了北伐军作战。1927年3月,孙津川领导吴淞机器厂工人举行大罢工,揭开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序幕。3月28日,孙津川被选为沪宁、沪杭甬两铁路总工会委员长。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孙津川往返奔走于武汉、九江、上海等地,代表全国铁路总工会接待和安置苏、浙、皖、赣等省的流亡同志,秘密整顿和恢复各地铁路工会和党组织。1927年4月底、5月初,孙津川出席了在汉口召开的党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党的八七会议后,孙津川被党派往南京担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在极其严重的白色恐怖中,他立即着手整顿党的组织,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发动和组织群众,坚持地下斗争,准备武装暴动。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孙津川(未出席)当选为中共中央审查委员会委员。

  1928年7月,孙津川因叛徒告密身份暴露而被捕。在狱中,国民党军警特务妄图用高官厚禄和酷刑逼迫孙津川交出党的机密和南京地下党的名单,但遭到坚决拒绝。被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孙津川坚定地对敌人说:“要杀就杀。枪毙我一个,还有十个;枪毙我十个,还有百个。千千万万的革命者,你们是杀不完的!”1928年10月6日,孙津川高唱着国际歌,高呼着“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英勇就义于南京雨花台,时年33岁。



  (新华社北京2月18日电)


工人运动的闯将——孙津川

--------------------------------------------------------------------------------
  CCTV.com消息(新闻联播):

  1928年10月6号,一位年轻的共产党员高唱《国际歌》英勇就义在南京雨花台,他就是被誉为工人运动闯将的孙津川。

  孙津川,1895年出生于安徽寿县。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被选为沪宁铁路工人协进会委员。1926年10月,孙津川带领工人武装切断沪宁铁路,破坏了北洋军阀的军需补给线,为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装起义创造了条件,配合了北伐军作战。1927年3月,他又领导吴淞机器厂工人大罢工,揭开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序幕。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孙津川不顾个人安危,秘密整顿和恢复各地铁路工会和党组织,并担任了中共南京市委书记。1928年7月因叛徒告密不幸被捕。在狱中,敌人严刑拷打逼迫孙津川交出党的秘密,但遭到坚决拒绝。他抱着“杀了我一个,还有十个百个,革命者是杀不尽的”的坚定信仰走上刑场,将自己的鲜血洒在了雨花台上,年仅33岁。

  来源:中国中央电视台 


孙津川同志生平简介

--------------------------------------------------------------------------------
  出生工人家庭,幼年随父在汉口读书。14岁时因生计无着,中断学业,到南京洋炮局(南京金陵兵工厂)当童工。后来又到上海兴发机器厂、上海永安纱厂、上海吴淞机器厂做工。他和工人一起为争取工人工伤医疗费、童工生活待遇等问题与资本家展开斗争。1925年“五卅”运动后,积极为建立沪宁、沪杭甬两路工会、筹办工人夜校出谋划策。并联络20多名热心办工会的骨干分子,作为夜校的第一批学生。夜校开学后,他和彭干城、王凯等经常召开会议,印发传单,宣传革命思想,培养积极分子。192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被选为沪宁铁路工人协进会(即工会)委员,并根据党的指示,领导工人开展要求增加工资的罢工斗争,迫使资本家答应所有工人一律增加二成半工资。不久,中共吴淞机器厂特支成立,他被选为特支书记。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在广州誓师北伐。为配合北伐军攻占江西,克复上海,他根据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领导机关关于动员上海工人发动武装起义,断绝沪宁线的交通,阻止敌人运送军火的指示精神,带队到镇江高资段,破坏拆毁进出吴淞机器厂的铁路支线,切断孙传芳的补给线,致使孙传芳的一列满载军火和给养的军车越轨翻车,完成了“中断铁路运输三天”的任务,有力地配合北伐军在江西战场上的攻势。1927年初,上海工人为了迎接北伐军克复上海,曾先后两次发动武装起义,但均告失败。他根据上海总工会指示,暂时离开吴淞机器厂,到八仙桥、八仙坊一带,组织以他为委员长的沪宁铁路罢工委员会,积极准备第三次武装起义。1927年3月5日,他再一次领导吴淞机器厂工人举行大罢工,揭开了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序幕。为了坚持罢工,他一面发动罢工工人到南站龙头房动员沪杭甬铁路司机罢工,一面组织一支600多人的工人纠察队,由他任大队长,亲自领导纠察队员进行必要的军事训练。3月21日,上海总工会决定实行总同盟罢工。全上海各工厂、作坊、机关、商店和车船码头的全体工人实行罢工,人数达80万。他担任指挥南市区起义任务,按预定时间,亲率武装纠察队向敌据点进攻,并在旱桥上插上红旗。与此同时,他还以“便衣军司令部”的名义写了一道命令,派人送至于南市敌警察局,令其停止抵抗。经过4个多小时的战斗,敌警察被解除武装。随后,他又率纠察队和铁路工人夺得机车一辆,满载工人纠察队前往闸北区增援,向龟缩在商务印书馆负隅顽抗的直鲁联军毕庶澄部发动猛烈进攻。经过一昼夜激战,击溃守敌,缴获机枪数挺,步枪百余支。22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了胜利。3月28日,他被选为沪宁、沪杭甬两路总工会委员长。“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不顾个人安危,亲赴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交涉,要求释放政变中被捕的17名工会会员。淞沪警备司令部不但不允,反而将他扣留。后经全路工人具保,才获释放。5月,护送周恩来乘船去汉口,代表全国铁路总工会巡视指导苏、浙、皖铁路工会工作。不久出席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被选为各产业工会决议审查委员会委员。中共“八七”会议后,被派往南京,担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并着手整顿市委组织,深入发动浦口、浦镇等地工人,开办夜校、俱乐部,领导南京郊区农民开展反对“黄枪会”的斗争。1928年6月,在苏联莫斯科召开的中共“六大”上,他被选为中共中央审查委员会委员(未出席)。次月初,市委决定在姚佐堂家里开会。由于叛徒告密,他与市委大部分同志先后被捕。敌人严刑拷问,他坚强不屈,表现了一个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铮铮铁骨和英雄气概。最后敌人把他母亲抓去,妄图用母子之情进行软化。他却斩钉截铁地说:“我既投了红旗,决不投白旗!”在监禁的3个多月时间里,敌人施尽了各种手段,最后对他下了毒手,临刑前,敌人假惺惺地给他准备了一桌酒席,被他愤怒地掀翻了。1928年10月6日清晨,他被绑在黄包车上押往刑场,路上,他慷慨激昂地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敌人忙用毛巾塞住他的嘴巴,将他杀害于南京雨花台。 

孙津川烈士三代人在南京遗闻逸事 

--------------------------------------------------------------------------------

  今年是原南京市委书记孙津川牺牲80周年。他的亲侄女孙以智在南京解放前夕就听奶奶痛说革命家史,祖孙朝夕相处,奶奶一想起孙津川,就深情讲述儿子生前轶事身后遗闻,孙以智点点滴滴记在心头。清明节前笔者采访了孙以智老人,了解到孙津川烈士的革命家史和许多鲜为人知的轶事遗闻,现记录如下,以飨读者。

  南门外南宝塔根小巷的孙家

  孙津川小时候随父母住中华门外南城岗(今雨花路)叫南宝塔根的巷子。1895年他生于安徽寿县,还有弟弟孙晴川(孙以智父)、妹妹孙方素。母亲孙华氏是小脚,父亲孙多儒养不活一家5口,被迫将妇携子逃难到南京谋生,在当年很荒凉的南宝塔根搭了简易草房住下来,在附近的金陵洋炮局(今晨光厂)做工。

  1923年,孙父因积劳成疾而早逝,上海的穷亲戚认为上海的钱好赚一点,便劝孙家搬到上海打工。1925年春,在吴淞机厂做工的孙津川结识了安徽老乡、中共地下党员彭干臣。从此孙津川一家帮地下党油印和发放传单、开办工人夜校、送情报、做掩护。这年8月,孙津川入了党,年底便担任吴淞机厂党支部书记。孙晴川接着也入了党。 1926年底,周恩来为发动上海工人武装起义来到了上海,经彭干臣介绍,就住到孙津川家,受到全家人的热情接待。

  1928年孙津川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

  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孙津川因为在上海三次工人武装起义中担任大队长表现无比英勇和有领导指挥才干,光荣地在武汉出席了中央“五大”。会后,孙津川又去苏联开会学习。返国后,党中央派孙津川回南京恢复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被破坏的南京市委,并任新市委书记。于是孙家全家又搬回南京。

  经过几个月艰辛细致的工作,1928年3月,秘密召开了市党代会,宣布新市委成立。紧接着孙津川等同志不仅恢复和建立了基层工厂7个党支部,党员100多人,还派浦口工人党员胥光亮到浦口九袱洲(今浦口顶山乡大新村)建立了南京第一个农村地下党支部,有杨明清等党员49人。

  在瞻园路看守所母子“分梨”表决心

  1928年7月初的一个夜晚,孙津川到城南叫黄泥塘的贫民区的市委职工委员姚佐唐家去开会时被捕。在瞻园路首都卫戍司令部看守所,敌人用重刑未能使孙津川屈服,便找来孙母企图“感化”他。孙津川见到母亲泪流不止,在敌人严刑以来从未掉泪的硬汉,泪水夺眶而出。母亲忍住泪问道:“津川,他们会让你出去吗?”“妈,古人云,忠孝不能两全,就是我死了,弟弟还在你跟前,你老人家是能理解我的……”母亲哽咽着,拿出孙津川爱吃的梨子,孙津川接过一只,吃了一半,递还给母亲,暗示母子从此分离,表达了视死如归的决心。

  孙母当年住武定门,不方便送牢饭,便请看守所门外大照壁后(现拆除)一家小面馆的一个十几岁的小伙计许忠林每天送两碗阳春面给孙津川。1928年10月6日凌晨4点多,一队刽子手将孙津川等3人口塞毛巾用黄包车押向雨花台,起早生炉子的许忠林连忙让别人生火,跑向武定门给孙母报信。黄包车途经南城岗(今雨花路)北山门(今拆除)巷口濮恒兴鸭子店门口,刽子手按旧时杀人前旧俗,给他们喝断头酒,这时南宝塔根一带的许多百姓闻讯都赶来看孙津川最后一面,孙津川趁刽子手拽下他口中的毛巾,大声向群众高喊:“杀了我一个,还有十个,杀了十个,还有百个,千千万万的革命者是杀不完的!”刽子手赶紧拖着孙津川等人向雨花台跑去,见跟来的群众太多,为防意外还未到雨花台刑场,就提前杀害了孙津川。

  烈士遗体宝灵庵里厝了三年

  等孙母迈着小脚艰难地赶到雨花台,想见儿子最后一面时,孙津川的遗体已被刽子手抬进由4块薄板拼凑的所谓棺材里,这还是对共产党市委书记的“优待”,孙母悲愤地用小脚踹开了“四块板”盖,抱起儿子,小心翼翼地揩拭儿子脸上的血迹。在场群众无不动容,自发捐款在中华门新民坊棺材铺买了一口大棺材,孙母为儿子换上干净衣服,让儿子躺在群众为他置办的棺材里。群众又帮忙将入殓后孙津川灵柩抬到雨花台东侧的宝灵庵(现养回红村雨花台区教师进修学校地点)暂厝,待孙家择吉日宝地正式安葬。三年后,孙家才正式安葬于宝灵庵后山。解放后人民政府在墓前立“孙津川烈士之墓”碑。1982年,孙津川烈士墓迁入雨花台烈士陵园墓区。

  抗战期间孙母栖身凤游寺

  孙津川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在1920年,翌年生下女儿孙以诚后,妻子得“产后风”不幸去世。孙以诚长大后积极参加革命活动,读了医校,在南京红十字医院实习过。抗战中,她在贵州后方医院工作,一次日机滥炸,她在救护伤员时被弹片击中牺牲,年仅17岁。1925年,孙津川与上海女工杨晨华结婚,次年得一子,叫孙安雷,后来生病夭折。

  抗战中,其弟弟孙晴川一家到了大西南,孙母仍留在南京,武定门的房子在战火中毁了,孙母艰难地栖生于门西凤游寺一带的破庙里,靠帮人缝补洗衣度日。抗战后,孙母回到南宝塔根,孙晴川为她在附近宝塔山的小巷子里盖了3间草屋。

  周恩来指示关照孙家三代人

  南京刚解放那几天,孙母天天带着孙以智到中华门看来来往往的解放军。4月30日她写了给周恩来同志的信,祝贺革命胜利,盼望周恩来能来南京会会。周恩来接到信后,深情地说:“华东有位孙妈妈,他们全家都革命。”并立即指示中组部联系南京市委,请他们慰问孙津川烈士家属,照应好烈士后代。为便于孙晴川照顾母亲,组织将孙晴川调回南京汽车制造厂工作。1952年孙晴川不幸因心脏病去世。南京市委同志到宝塔山亲切慰问孙母,转达周恩来同志的话。市民政局优抚科拨款帮助将草房翻盖成瓦房,定期给予大米、木炭补助。1960年,83岁的孙母含笑病逝,市委和各界人士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1950年清明,孙母和孙以智应邀出席南京各界人民代表凭吊雨花台烈士大会,年仅14岁的孙以智就勇敢地在大会上宣讲了孙津川烈士事迹。后孙以智要求参军,便得到特殊批准。转业后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工作。这时她母亲有了哮喘病,依照奶奶的遗愿,南京市委组织部将孙以智调回南京照顾母亲。孙以智从上世纪80年代在雨花台区法院工作时起,就应邀不断地给各界群众,尤其是大中小学生宣讲孙津川等烈士事迹,20多年来,听众达数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