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利害 在所不计” 王泰吉

--------------------------------------------------------------------------------
  王泰吉,1906年生,陕西临潼人。1924年5月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1期,在校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冬被派到驻河南开封的国民2军学兵营任排长。1926年转入陕军甄寿珊部教导团任营长,从事兵运工作。1928年春率全营在陕西麟游县起义,转战陕甘边途中失败。他心情沉重,但不气馁。他悄悄途经西安时,没有回家,只给父母写了一封信:“男尝谓天下事,危然后安,勿图苟安;乱则思治,勿图小治。男以身贡献社会,生死利害,在所不计。”

  同年5月参与领导渭华起义,任西北工农革命军参谋长。他和唐澍、刘志丹等一起领导这支千余人的革命武装,与当地的农民运动相结合,打土豪、分粮食,协助地方党组织在东起少华山,西到临潼县,北到渭北,南至秦岭的100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建立了红色政权。起义再次失败后,只身到河南南召县,从事秘密革命活动。不久被捕,被押往南京。虽然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但并未动摇他的革命信念,他在狱中写诗抒怀:“南京被押己巳年,蚤虱围攻何足怜。翻身消灭尔丑类,革命精神炼愈坚。”1930年经杨虎城保释出狱,在杨部任参谋、补充旅副旅长。1931年后任西安“绥靖”公署新兵训练处长、骑兵团团长等职。1933年7月,在中共陕西省委领导下,率骑兵团2000余人在耀县起义,成立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任总司令,并恢复党组织关系。后在三原以北战斗失利,率余部撤往照金,与习仲勋、李妙斋等领导的游击队会合。8月,任中国工农红军陕甘边游击队临时总指挥部总指挥,率部智取张洪镇,夜袭合水城,在毛家沟门战斗中以少胜多,使部队转危为安。11月任红26军第42师师长,率部开辟以南梁为中心的陕甘边根据地。

  1934年1月,王泰吉主动要求去豫陕边做兵运工作,途经陕西淳化通润镇时被捕。王泰吉被关押期间,同情革命的杨虎城部队里的许多旧友曾多次设法营救他,均未成功。王泰吉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恳切地对旧友们说,希望十七路军能为全国的团结抗日事业出力。3月3日,被秘密杀害于西安西华门“绥靖”公署军法处的大院内,年仅28岁。1951年,党和人民政府在西安革命公园专门为王泰吉烈士修建了纪念亭和纪念塔,供后人瞻仰和纪念。

深切怀念王泰吉同志
习仲勋

--------------------------------------------------------------------------------
  1934年3月3日,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工农红军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师长王泰吉同志在西安英勇就义,至今已经五十年了。

  五十年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我们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赶走了帝国主义侵略者,推翻了蒋家王朝,建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王泰吉同志的革命遗愿早已实现了。今天,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党在新时期的总任务,正在加紧步伐,向着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前进。每当看到革命和建设事业蒸蒸日上、蓬勃发展,我们就更加怀念那些前仆后继、流血牺牲的先烈们。

  据我所知,王泰吉同志在学生时期就追求进步,积极参加革命活动。1924年,他受马列主义宣传家、西北党组织的创建者魏野畴同志的熏陶,立志革命,进入广州黄埔军校学习,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黄埔军校毕业后,他在陕军甄寿山部任教导团一营营长。1928年春,他率部发动了麟游起义,打算在陕甘边界建立游击根据地,发展革命武装力量,因遭敌阻击而失败。同年5月,在中共陕西省委领导下,他与唐澍、刘志丹、许权中等同志一起,参加和领导了渭华起义,被任命为西北工农革命军参谋长。渭华起义失败后,他只身到河南省南召县,给富户打长工,秘密从事革命活动,被敌人逮捕,押解到南京监狱,和党失去了联系。经杨虎城将军具保营救出狱,暂时栖身于杨的部下,后任骑兵团长。在这段时间里,他孤身求索,一度离开了革命洪流。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占领我国东北,又向华北进犯,民族矛盾日益激化,全国掀起了抗日的高潮。1933年1月,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发表宣言,提出在停止进攻红色区域、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武装人民等条件下,和国内任何军队订立抗日作战协定。同年5月,冯玉祥、方振武和共产党员吉鸿昌等合作,在张家口成立了察绥抗日同盟军。早年与王泰吉熟悉的许权中、谢子长等同志,先后奔赴察绥前线,参加了抗日同盟军,守土保国,对王泰吉影响很大。他想奔上抗日前线,为国家、民族效力。但蒋介石不顾民族危亡,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不许抗战。1933年初夏,王泰吉的骑兵团由三原县移防到耀县。党曾多次指示杨虎城部队的地下党员秘密进行组织起义的工作。王泰吉也主动派人与中共三原中心县委书记赵伯平等同志联系,表示要发动骑兵团起义,参加抗日斗争。经中共陕西省委批准,1933年7月21日,王泰吉率领骑兵团近两千人,在耀县宣布起义,成立了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王泰吉随即恢复了党的组织关系。起义部队迅速解除了全城的反动武装;打开监狱,释放了关押的全部犯人;组织宣传队,张贴抗日标语,召开群众大会;打开伪县政府和城里几家大地主的粮仓,发动贫苦农民进行分粮斗争并开展游击运动;又处决了几个罪大恶极的民团头子和恶霸地主,得到了广大人民的热烈拥护。

  耀县起义,意义很大,影响深广。当时,我陕甘边主力部队红二十六军在政委杜衡的“左”倾错误路线指导下,南下渭华在蓝田失败,几乎全军覆没。敌人调动大批武装,妄图一举荡平我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继之,杜衡又在西安被捕叛变,使陕西党组织遭到严重损失和破坏。在这种革命暂时受挫的形势下,王泰吉毅然决然率骑兵团起义,犹如石破天惊,在奄奄一息的革命火堆上加了一把干柴。它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卖国投降的嚣张气焰,激励了处于困难境地的西北革命活动,鼓舞了西北人民的抗日救国热情,对于后来加强壮大西北红军、巩固发展陕甘边苏区都起了重大作用。

  王泰吉率起义部队在耀县停留几天后,即向三原进发,想把那里驻防的杨竹荪团也拉过来参加起义,但行至辘辘把村时,突遭敌孙友仁团袭击,战斗失利,起义部队大部分溃散了。面对挫折,王泰吉毫不动摇,收集了余部三百余人,向照金革命根据地撤退。

  当时,照金是中共陕甘边特委所在地。红二十六军南下后,我和张秀山、李妙斋等同志一起,领着红军游击队在这一地区活动。得知王泰吉率领起义部队在辘辘把作战失利的消息后,我们带领游击队前去迎接。途中,碰到一些溃散的士兵,才知道王泰吉率领一部分义勇军已从西边奔向照金。于是,我们又率领部队急向回赶。傍晚时候,我们在秀房沟见到了王泰吉和他带的部队,双方都很激动。我拉着泰吉的手说:“泰吉同志,欢迎你!党和同志们都欢迎你和抗日义勇军!”王泰吉紧紧握着我的手说:“是啊,不容易!今天,我们总算回到党和革命的怀抱里了!”我说:“在目前这样艰苦的形势下,你率部起义,难能可贵,意义很大。”王泰吉却以自责的心情指着正在休息的义勇军战士说:“你们看看,我才带来这么一点人!”我笑着宽慰他说:“兵不在多而在精。比起起义时,人数虽然少了,质量却高了。想跑的跑了,坚决革命的都跟来了。有了这个力量,咱们以后就好大发展了。”当时,照金根据地的总部设在薛家寨,秀房沟就在薛家寨的山脚下。我们让义勇军和游击队在下边安营休息、整顿,我和张秀山、李妙斋、王泰吉以及义勇军的党代表刘映胜同志一起上了寨子。

  王泰吉对于辘辘把的失败很痛心。他说他原想带出来两三千人,可是,手下有些人,过去都是好朋友,到紧要关头就叛变了。我对泰吉说,你们过去的关系都建立在私人感情上,没有革命的政治思想基础。你起义为的是抗日救国,干革命,那些人跟着你起义是想发财。他们搞到了一笔钱,银元、元宝、大烟土,腰里装得满满的,哪有心思跟你为革命去拚命?!王泰吉听后,长长地“嗨”了一声,说:“我现在才明白了!”随后,我们一起仔细探讨起义失败的原因,研究以后的战斗方案。

  后来,耀县游击队、渭北游击队等几支革命武装力量,也相继来到照金。中共陕甘边特委决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陕甘边临时总指挥部,统一指挥渭北游击队、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少年先锋队和耀县、旬邑、淳化等几支游击队,任命王泰吉同志为总指挥。他带领部队向陕甘边游击。进军途中,机动灵活,消灭了一支民团,紧接着又将计就计,派战士化装成民团,深入敌穴,巧妙地打开了旬邑县伪县府所在地张洪镇。这时候,刘志丹同志南山脱险,回到照金,被任命为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陕甘边临时总指挥部副总指挥兼参谋长。泰吉、志丹等同志带领部队,长途奔袭,打开了甘肃省合水县城,先后毙、伤、俘敌县长、县党部书记长、民团团长以下三百多人,处决了一批罪大恶极、民愤很大的土豪劣绅和反动官吏,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红军游击队威名大震,陕甘边的贫苦人民欢欣鼓舞。

  1933年深秋,王泰吉带领部队行至庆阳县的三十里铺,甘肃敌军杨子恒旅的赵文治团和谭世麟的庆阳五属民团骑兵营跟踪追击,咬住不放,一连追了几天。我军因长途奔袭,连续作战,非常疲劳,甩开敌军后,宿营在庆阳县的毛家沟门村。拂晓时分,赵文治团突然袭击,猛攻我军总指挥部驻扎的北山坡。红军战士疲劳过度,正在酣睡,情势非常危急。王泰吉并不慌乱,他首先带领身边的警卫人员冲下山坡,涉过小河,顽强阻击,顶住了敌人的凌厉攻势,掩护总指挥部和部队向北山上转移。然后,他又赶到山顶上,组织部队,准备反击。他命令骑兵连全部下马,注意隐蔽,准备冲杀;命令义勇军和各路游击队抽调精兵,坚守山头;又命令把手榴弹全部收集起来,运上前沿,集中使用。一切准备停当,只见敌军一窝蜂似地向山上涌来。王泰吉手提匣子枪,坚定而沉着地说:“同志们!敌人已经追击我们好多天了!今天,我决心和大家一起冲锋,把这一股敌人消灭掉!”“要革命就要有不怕死的精神,敌人不到跟前不许乱放枪,听到冲锋号就要勇敢地冲锋,把敌人压下去!”敌人扑到跟前的时候,王泰吉一声令下,一阵手榴弹炸得敌人晕头转向,密集的排子枪和机枪打得敌人倒地一片,前面的敌军掉头鼠窜,后面的敌人不战自溃。冲锋号响了,王泰吉手挥匣子枪,高喊:“冲呀!”率领部队,冲下山坡。战士们见总指挥舍生忘死带头冲锋,一个个挺起刺刀,如猛虎下山,直扑敌群,顷刻之间,把多于我军三倍的赵文治团完全冲垮了。王泰吉、刘志丹带领红军战士,乘胜追击,杀得敌人四散逃跑,尸横遍野。谭世麟见势不妙,带着他的骑兵营仓皇逃跑了。

  毛家沟门这一仗,王泰吉力挽狂澜,以少胜多,以他那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英勇顽强的无畏风格,使红军转危为安,转败为胜,一举震惊陕甘,打出了军威!

  1933年11月7日,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在甘肃省合水县莲花寺宣告成立,王泰吉被任命为师长。春节前夕,得知刘桂堂(刘黑七)率领山东人民军武装近万人来到豫陕边境地区,王泰吉主动提出前去说服刘桂堂举起抗日旗帜,共同对敌。经党组织同意后,阴历正月初二,他改装易服秘密从师部出发,去执行这一重大的革命使命。当行至淳化县通润镇时,被旧友敌民团团总马云从出卖,将他扣押,解送西安。

  王泰吉在监狱中,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在被囚禁的十多天里,他写出了万余言气壮山河的诗词,总结了自己战斗的一生,抒发了献身革命的豪情,充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铁骨铮铮、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1934年3月3日,王泰吉在西安英勇就义。当时,年仅二十八岁。

  王泰吉的一生,是革命和战斗的一生。他先后参与发动和领导了麟游、渭华、耀县三次起义,屡遭挫折仍然奋斗不息,为建立和壮大革命武装作出了重要贡献。他曾两次被国民党反动派关进监狱,受尽折磨,却坚强不屈,在狱中写诗言志,蔑视敌人不过是“虱蚤”一样的“丑类”。临刑前,他在《绝命词》中写道:

  为圆寂,

  将门儿掩,

  谁也不见;

  学秃陀参禅,

  象睡佛咒天;

  将孔孟抛在一边。

  劳什子吓破几许英雄胆!

  咱从来不说奈何天。

  这头颅任你割断,

  这肉体任你踏践,

  一切听自然。

  王泰吉这种为革命大义凛然、从容就义、勇于献身的精神,是特别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的。

  王泰吉从学生时代就积极投身革命活动。在那风雨如晦、白色恐怖的日子里,他毅然宣布自己的革命目的在于“求解放”、“红旗飞”、“宇宙红”。麟游起义失败后,他给父母的信中写道:“男以身贡献社会,生死利害,在所不计。”后来,在敌人的监狱里,他以“不期大名垂宇宙”、“功名不必自我成”的诗句,表明自己投身革命没有任何“功名”、“利禄”的追求。相反的,他乐于用自己的生命为革命开路,把一切献给人类最壮丽的解放事业。这种崇高的毫不利己的革命情操和纯洁的品质,永远是每一个革命者学习的榜样。

  王泰吉和历史上所有的英雄人物一样,在一生的征途中,有过缺点,也犯过错误。但是,他能认识错误和勇于承认错误。每次遭受挫折后,他都能回过头来冷静地反省自己,检查得失,总结经验教训。当起义失败后,他为革命事业“摧折零落”、“毛羽萎败”而自责,检讨自己“愧无良平智量深”。在失掉和党的联系暂寄杨虎城部下时,他观察形势,寻找时机,终于在党的领导下发动了耀县起义,把国民党的武装带入革命的营垒,用行动展示了急于回到母亲怀抱的赤子之心。当他被马云从出卖,身陷囹圄时,痛定思痛,呼出了“狐鸦结交吾有愧”的悔恨之声。王泰吉同志这种严于律己、勇于自我解剖的精神,是十分珍贵的。

  王泰吉同志是早期投身革命的知识分子。学生时代,他刻苦攻读,博览群书,受到革命思想的启迪,即立志献身共产主义事业。在艰苦的革命斗争中,他始终不放松学习。他向书本学,向群众学,向实践学,使他从“屡经起义与愿违”的失败中,很快地总结经验,增长才干,取得了斗争的主动权。巧打张洪镇,奇袭合水城,毛家沟门力挽狂澜、转败为胜,都表现出他善于学习,善于集中群众智慧,善于从实际出发,克敌制胜的军事才能。在紧张的军事行动中,他还写诗言志,鼓舞士气。他的诗词,为无产阶级的文化园地,增添了一笔绚丽的光彩。

  王泰吉同志是我党领导的西北红军和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之一,是优秀的共产党员和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他在就义前的《绝命诗》中写道:

  崤函振鼓山河动,

  萧关频翻宇宙红。

  系念袍泽千里外,

  梦魂应知寄愁容。|

  我们知道,中国革命能够胜利,人民能够当家做主,建设社会主义祖国,是与无数革命先烈团结人民、英勇奋战、流血牺牲分不开的。今天,我们纪念王泰吉同志,就要学习他那崇高的品德和革命的精神,发扬优良传统,在党中央的领导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勇于改革,开拓前进,为实现党的十二大提出的宏伟目标,把我国建设成现代化的、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而贡献自己的一切力量! 

  (新华社北京3月22日电)

光辉的楷模——王泰吉

--------------------------------------------------------------------------------
  光辉的楷模——王泰吉

  王泰吉,字仲祥,陕西省临潼县人,生于1906年。1921年考入省立三中。1924年5月经党组织选派到广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在黄埔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冬,被党组织派往河南开封,从事党的兵运工作,在国民二军学兵连任排长。1926年春,又被党组织派到陕军甄寿珊部,先后任教导营学兵队长、营长、中共教导营(军队)支部委员。1928年春,在麟游率部起义,起义失败后,到渭华地区参加组织农民武装斗争。5月,参与领导了渭华起义,任工农革命军参谋长。起义失败后潜往河南南阳,不久,被国民党河南当局逮捕,转押南京。后经杨虎城营救获释。1933年7月,在耀县率部起义,成立西北民众抗日义勇军,任总司令。起义受挫后,率余部到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任陕甘边红军临时总指挥部总指挥。11月,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四十二师师长,率部在陕甘边开展游击战争,为开辟以南梁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作出了贡献。1934年1月被派往豫陕边做兵运工作,途经淳化通润镇时被捕。3月3日在西安就义。1951年,人民政府在革命公园建立了王泰吉纪念亭、纪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