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红军政治工作领导者 王平章

--------------------------------------------------------------------------------

  王平章,1901年生,湖北汉川人。1920年考入武昌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开始接触马列主义。后参加陈潭秋创办的进步团体“湖北人民通讯社”,并在党领导的“启明工读学校”和“汉江印刷社”从事印刷革命书刊的工作。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后回家乡创办济人、全人小学和《汉川青年》杂志,宣传革命思想,发动爱国反帝斗争,建立中共基层组织和农民协会。1927年3月被选为湖北省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后到毛泽东在武昌创办的第一期湘鄂赣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农运理论,接受军事训练。毕业后,奔赴鄂中农村,继续领导农民运动。

  大革命失败后,根据党的指示,去九江加入叶挺、贺龙的部队,参加了南昌起义。起义部队相继南下后,王平章奉命重返湖北,任中共鄂中特委书记兼汉川、天门、京山、应县四县暴动总指挥,领导恢复发展各级党组织和农民武装,发动鄂中地区秋收暴动。1929年11月起任中共鄂豫边特委常委、鄂豫皖特委常委、鄂豫皖中央分局常委,鄂豫皖省苏维埃政府人民委员会委员长,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政治委员,参加领导鄂豫皖苏区的建设和历次反“围剿”斗争。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转移后,任中共鄂豫皖省委委员兼皖西北特委书记,参与领导重建红25军,任政治委员。在国民党军实行重兵“清剿”的严重情况下,领导军民继续坚持鄂豫皖边区的斗争。1933年1月参与组建红28军,任政治委员。曾和军长廖荣坤指挥双河山等战斗。在艰难困苦的形势下,王平章十分重视发挥政治工作的威力。他和红25军秘书长程坦合作写了一首《红军三大任务歌》,在红军和边区群众中广泛传唱。歌中唱道:“红军三大任务:打倒帝国主义,铲除封建势力,实行土地革命。要建立起工农政权,坚决斗争,革命到底……”极大地鼓舞了部队的士气。

  1933年3月中旬,红28军奉命向鄂东北转移,与那里的红25军会合,以集中兵力与敌作战。28日,部队进至河南商城门坎山(今属安徽金寨)时,与敌一个旅遭遇。激战中,王平章壮烈牺牲,时年32岁。为纪念王平章烈士,湖北省人民政府于1952年将他创办的汉川“全人小学”改名为“平章小学”。

  (新华社北京3月20日电)

卓越的红军政治工作领导者         
回忆红二十八军政委王平章同志
李长如

--------------------------------------------------------------------------------
  王平章同志是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是中国工农红军的一名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者。他离开我们虽然已经五十一个春秋了,但是他那种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忠于党、忠于人民的高尚品质,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却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我认识王平章同志是1932年底。当时,他在鄂东苏区任红二十八军政治委员。我那时跟红二十八军廖荣坤军长做勤务员。我同王平章同志相处只有半年时间,但直到现在他的音容笑貌还常在我脑海里浮现。

  王平章同志1901年生,学名叫王远清,湖北省汉川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任湖北省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同年参加南昌起义,不久回湖北任鄂中区特委书记。1929年底,王平章同志以中共中央巡视员身份到鄂豫皖边区解决当时红军内部团结和统一问题。尔后,他任中共鄂豫皖边区特别区委委员。1931年以后,他历任皖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委员、鄂豫皖省委委员、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二十八军政治委员等职。

  
(一)


  大革命时期,王平章同志在他的家乡和鄂东地区领导农民运动,建立农民协会组织。他当时领导农协活动提出的斗争口号是:“反对帝国主义对中国的统治,反对豪绅地主对农民的压迫剥削”;“取消苛捐杂税,建立农民政府”等。

  1925年1月,党的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会议对农民运动作了决议。决议指出:“必须尽可能地鼓动并组织各地农民逐渐以经济的和政治的斗争。”提出:“反对土豪劣绅、反对预缴钱粮、取消苛捐杂税……”。当时王平章同志按照四大决议精神,领导了黄冈、黄梅、黄安、黄陂、广济、浠水等县农民运动,秘密地建立农民协会,建立农民自卫军,保护农民利益。1927年他任鄂中区特委书记时,在起草的一份向中央的报告中提出:要积极建立农民自卫军,培训农协骨干,在农协积极分子中发展党的组织等。同年11月党领导了黄麻农民起义。

  1927年初,湖北省农民协会领导机构正式成立后,王平章同志担任省农协执行委员。这时,王平章同志一面领导农协活动,一面积极发展党的组织。不久鄂东和鄂中区各县党的组织相继建立起来。

  
(二)


  1931年10月,红二十五军于安徽六安县麻埠镇成立。当时王平章同志由皖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调任红二十五军政治委员。该军建立后,在他和邝继勋军长领导下,在粉碎国民党对鄂豫皖第三次、第四次“围剿”中,一连打过很多大胜仗。如1932年皖西苏家埠战役,红二十五军配合红四军,从3月22日至5月8日,历时四十八天,共歼敌三万五千余人,俘敌总指挥和五个旅长、十一个团长以下官兵二万余人;缴获步枪一万二千余支,机枪一百七十一挺,各种炮四十三门,电台四部,击落敌机一架,并解放了淠河以东广大地区,使皖西革命根据地进一步扩大。又如,6月12日邝继勋军长、王平章政委率领红二十五军配合红四军进行潢光战役,歼敌八个团,活捉敌旅长李万林,毙伤、俘敌万余人,缴枪七千余支,收复了高城以西潢川光山以南广大地区。所有这些胜利说明,红二十五军是党的一支坚强的部队,也说明邝继勋、王平章同志组建红二十五军和率领该军作战是有很大功绩的,为开辟鄂豫皖苏区做出了很大贡献。

  王平章同志是红军中一位出色的、优秀的政工领导干部。他很重视建立红军中的政治工作,经常给部队作报告,作战斗动员,指导红军阶级教育和党的建设。由于红二十五军有坚强的党的领导和政治工作的保证,所以该军战斗力很强。这和王平章等同志的正确领导是分不开的。

  1932年夏,蒋介石集中三十万军队对鄂豫皖苏区实行疯狂的第四次“围剿”。当时由于张国焘的错误战略方针,反四次“围剿”遭到失败。同年10月,红四方面军总部率红四军和红二十五军五个师撤离了鄂豫皖根据地。这时王平章同志率红二十五军留下的部队仍在皖西战斗。红四方面军主力转移后,鄂豫皖省委决定将红二十五军留下的部队和红二十七师的三个团及一部分地方武装重建红二十五军,吴焕先任军长,王平章任政委。

  
(三)


  1932年12月,鄂豫皖省委决定成立红二十八军,廖荣坤同志任军长,王平章同志任军政治委员。他们受命于艰难之时。当时,苏区遭到敌人严重摧残,在隆冬里,红二十八军战士还没有穿上棉衣,战士们披着毯子在风雪中行军;晚上战士们没有被子盖,就盖稻草。由于连续作战,部队伤病员较多。粮食、医药奇缺。然而红军并没有被这重重困难所吓倒,而是以顽强的革命精神战胜了种种困难。

  王平章同志任红二十八军政治委员期间,非常重视政治工作。他号召红二十八军全体指战员要用顽强的革命精神,完成党交给的光荣任务。他说,革命者要有革命的勇气,就是要有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这是战胜困难、夺取胜利的首要因素。他说,我们红军是无产阶级的军队,艰苦奋斗是我们的光荣,我们革命者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只有今天的艰苦奋斗才会有明天的胜利。就这样,红二十八军在王平章、廖荣坤等同志领导下,在麻城大畈成立后,面对着饥寒交迫的困难,迅速地向皖西北进军。战士们忍饥挨饿,昼夜坚持行军不叫一声苦。

  红军中的政工干部不但作战勇敢,而且善于做政治工作,平时和士兵打成一片,战斗时和战士们一起冲锋。王平章同志就是这样的政工干部,部队每次战斗,他和战士一起冲锋陷阵,战斗前亲自向战士们做战斗思想动员,做宣传鼓动工作。他是个宣传鼓动家、演说家,讲话简明扼要,生动活泼。他讲话操湖北口音,声音宏亮,铿锵有力。他经常说,红军打仗行军、瓦解敌军、宣传组织群众,都离不开政治工作的保证。同时,他对红军中党的发展工作极为重视。当时,部队每次战斗,党员的伤亡比例较大。战斗后,平章同志就强调利用行军作战的空隙时间发展党员。他经常强调共产党员要起模范作用:打仗冲锋在前,退却在后,重伤不哭,轻伤不下火线。

  王平章同志工作扎实,作风深入,有时边行军,边和战士谈心。有时还和战士们讲有趣的故事,讲得引人入胜。有一次,他向战士们讲起南昌起义的故事。他说,“八一”南昌起义的当天晚上,党的组织通知各个党员,说今天晚上要起事,以枪声为号,每人胳膊上戴上一块白布。他说,当时起义枪声一响,国民党反动分子象热锅上的蚂蚁慌乱一团,有一个国民党的反动团长一下子钻进床底下。我们找了半天,才把他抓出来,这个家伙吓得要死……,引起满屋子的人大笑起来。

  平章同志平时总是乐呵呵的,他和干部谈话总是给人以思想上的启迪,用深厚的同志式的真挚感情去诱导,使人受鼓舞。由于这种平易近人的作风,大家都喜欢接近他,把他当做自己知心的首长和朋友。他对我们这些跟军首长在一起的工作人员——警卫员、公务员、炊事员、马夫、挑夫等非常亲切,每次宿营后都要去看望。

  王平章同志生活艰苦朴素,他穿的旧军衣都打满了补钉,盖的被子破了几个大洞,脚上穿的是草鞋。他把红军战士当做亲兄弟看待,行军中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给战士扛枪,背背包,背米袋;他骑的马经常给伤病员骑,自己步行。他对伤病员更是关心,每次战斗结束后,他都要亲自看望、慰问伤员;对送后方医院的伤病员,总是再三嘱咐要多给他们带点粮食、食盐、药品等。

  
(四)


  1932年1月,王平章、廖荣坤同志率领红二十八军从鄂东苏区挺进到皖西北苏区,一路上行军作战十分艰苦,曾多次遇上敌人的拦截和追击,战斗十分频繁。1月13日在泗道河与敌军七十五师激战一天,毙伤敌四四六团团长焦克功等以下官兵五百多名,缴枪四百余支;1月20日在胭脂坳、23日在白沙河接连与敌五十四师打了两仗,给敌人以重大杀伤;29日攻占了敌人囤集军粮的叶家集、开顺街等重要据点,歼敌安徽省保安团一个多营,俘敌三百多名,缴枪数百支;1月30日、31日在小南京给敌十二师以重创,歼敌数百名;2月5日、6日在双河山歼敌七十五师近一个团……。这一系列战斗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皖西北地区军民的斗争士气,增强了军民的胜利信心,有力地配合了鄂东北根据地的斗争,部队本身也得到了很大锻炼,枪支、弹药、人员、物资均得到较大的补充。

  红二十八军这一系列战斗胜利,震惊了国民党皖西“剿共”总部。于是,敌二十五路军总指挥梁冠英便下令调遣七十五师两个旅及安徽省三个保安团,共一万多人进攻苏区。3月中旬,一股敌军进到皖西老苏区南溪、汤家汇、桃树岭等地。这时,我红二十八军已先敌到达皖西苏区斑竹园一带。在得知敌军进占南溪后,红二十八军于3月26日由斑竹园转移到南溪北面火炮岭、门坎山构筑阵地,准备给进攻之敌以迎头痛击。3月28日清晨,廖荣坤、王平章同志率军特务营、交通队进入门坎山阵地。当天上午,敌人两个团对我军阵地两次进攻均被击退。中午,廖荣坤军长、王平章政委在阵地上吃饭。吃饭后过了一会儿,他俩拿望远镜一面观察敌军动态,一面交谈。军长说,看来敌人对上午进攻失败是不会甘心的,估计下午还会来的;政委说,上午敌人伤亡惨重,可能还要来报复一下。不过我们居高临下,阵地对我有利,敌人胆敢再来,我们就再狠狠揍他。两人谈完话,叫交通队指导员马志强同志问一下二四四团、二四六团上午伤亡情况,并嘱咐部队做好准备,迎击敌人新的进攻。不一会儿,果然不出军长、政委所料,当太阳刚偏西的时候,敌人一个旅两个保安团全部投入进攻。当时满山遍野灰压压的一大片,鬼哭狼嚎地向我军阵地扑来。我们头顶上还有敌机不断地轰炸扫射。但我军指战员个个英勇顽强,毫无惧色。当敌人逼到我军阵地前沿时,军长一声令下:同志们,胜利的机会到了,冲呀!这时我军各山头冲锋号齐鸣,红旗招展,战士们象猛虎一样向敌人扑去。军长、政委带着交通队和特务营拚命朝前冲,整个山谷硝烟弥漫,杀声四起,敌人乱作一团。一阵激战把整个进攻的敌军击溃,敌人死伤比上午更加惨重。我们俘敌数百名,缴获机枪数挺,步枪数百支。

  但这天战斗最不幸的是我军在反击中,王平章政委带交通队冲到敌军中,头部中弹受重伤。当时警卫员和交通队战士迅速地把他抬下火线。这时已天黑,军长派骑兵把王平章同志受重伤的消息通知皖西北道委书记郭述申同志。他连夜赶来看望军政委。由于平章同志流血过多,抢救无效,当夜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