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党的事业英勇就义 许包野

--------------------------------------------------------------------------------

  许包野,祖籍广东省澄海县,1900年5月生于泰国一个华侨家庭,7岁回到祖国。1920年赴法国勤工俭学,先后在法国、德国和奥地利攻读哲学,并获得博士学位。1923年2月经朱德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旅欧期间,他一面钻研马克思主义,一面在中共旅欧支部的领导下参加实际斗争。1926年,许包野被派往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任教,任教5年,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九一八”事变后,许包野受共产国际的派遣,从苏联秘密回国,于1931年底到上海向中共临时中央报告共产国际情况。1932年3月抵达厦门。5月,受中共厦门中心市委的派遣,他先后到安溪、惠安、泉州、莆田等地巡视工作,了解情况,发动群众,健全农会组织,建立农民武装,协助整顿游击队,巩固红色根据地。

  1932年10月,党中央任命许包野为中共厦门中心市委书记。在极为艰险复杂的白区斗争环境中,许包野领导厦门和闽南十几个县党的组织坚持地下革命斗争,恢复和发展了惠安、泉州、漳州等地的党组织。在许包野的领导下,厦门中心市委及各县党组织,领导城市工人建立失业工人委员会,动员工人和闽南农民赤卫队员参加游击队,领导和发动农民建立农民委员会、农民协会,开展土地革命,发起援助东北义勇军运动,进行抗日救国的宣传,逐步开辟了新的工作局面。

  1934年7月,中共江苏省委连遭敌人破坏,党中央调许包野任江苏省委书记,领导恢复和重建江苏省委机关。同年10月,中共河南省委遭敌人破坏,党中央又调许包野任河南省委书记,在处境十分危险的环境中领导河南省委坚持斗争。

  1935年2月,由于叛徒出卖,许包野在河南郑州被捕,随即被押解到南京国民党中央军人监狱。在狱中,敌人先是用金钱美女和高官厚禄引诱拉拢他。失败后,敌人又对他施行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许包野始终坚贞不屈,视死如归,严守党的机密。1935年在南京英勇就义,时年35岁。

  (新华社北京12月9日电)

时刻听从党召唤的优秀党员—许包野 

--------------------------------------------------------------------------------
  CCTV.com消息(新闻30分):1926年,前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来了一位年青的教师成为共产国际运动的一员,他就是经朱德介绍入党的哲学博士许包野。

  许包野,祖籍广东省澄海县。九一八事变后,许包野受共产国际的派遣,从苏联秘密回国,于1931年底到上海向中共临时中央报告共产国际情况。1932年10月,党中央任命许包野为中共厦门中心市委书记。在极为艰险复杂的白区斗争环境中,许包野领导厦门和闽南十几个县党的组织坚持地下革命斗争。

  1934年7月,中共江苏省委连遭敌人破坏,党中央调许包野任江苏省委书记,领导恢复和重建江苏省委机关工作。同年10月,中共河南省委遭敌人破坏,党中央又调许包野任河南省委书记,领导河南省委坚持斗争。

  1935年2月,许包野在河南郑州被捕,敌人先是用金钱美女和高官厚禄引诱拉拢他。后来,又施以了惨无人道的酷刑。许包野始终坚贞不屈。1935年在南京英勇就义,时年35岁。

  来源:中国中央电视台 

许包野传略

--------------------------------------------------------------------------------
  许包野,原名许鸿藻,乳名许金海,曾用名许宝如、伯勒、阿宝、宝霞、宝尔、老刘,广东省澄海县冠陇乡(今冠山村)人, 1900 年 5 月 31 日诞生于暹罗(今泰国)华富里一位侨商家里。父亲许锡昌,自小离家赴暹谋生,是一个思想开朗、热爱祖国、热爱故乡的华侨。母亲吴阿棉,是暹罗人。许包野兄弟 4 人,他居长,二弟许泽藻,三弟许英藻,四弟许文藻。许包野 7 岁回国跟随嫡娘,先在家乡念私塾, 11 岁进县城县立凤山小学, 15 岁进澄海县立中学,因勤奋又聪颖,考试常名列前茅。平时爱读古书,涉猎颇广,孔子、老子、墨子的著作,他都啃过;《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他也潜心进行研究。 17 岁那年,嫡娘逝世,父亲按家乡“娶孝妇”的习俗,给他物色了一位贤良却没有文化的农村姑娘叫叶巧珍的为妻。婚后,他给妻子改名叫叶雁蘋。

  1919 年上半年,许包野中学毕业,时值五四运动,他受新文化、新思潮的影响,于是年冬毅然投考蔡元培为会长的“华法教育会”组织的赴法勤工俭学,以优异成绩被录取。 1920 年 4 月,他辞别故乡,到法国里昂中法大学学哲学也学法律。同年,他生一子,取名适欧( 7 岁夭折)。这年冬,他写信给暹罗的父亲,告诉法国社会动荡,法郎贬值,生活费用太高,而德国的生活费用较低,科学较发达,打算转到德国留学,要求寄给 2000 块银元,作为转学的准备。父亲经过设法筹措,满足了他的要求。第二年,他便从法国转到德国的哥丁根,进入格奥尔格——奥古斯特大学继续学哲学,并学习了军事学。在这里,年青的许包野如饥似渴地自学马克思主义书籍,研究马克思的哲学思想,认真探索革命真理,并积极参加中共旅欧支部组织的革命活动。

  1923 年,经朱德介绍,许包野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旅欧支部的一名先锋战士。

  1925 年 6 月,五卅运动的消息传到德国。中共旅欧支部立即动员全体党员,全力以赴,组织广大旅欧华人,反对帝国主义镇压中国革命,声援国内五卅运动。许包野响应号召,积极投入运动。他在朱德的带领下,同旅德的中共党员,到一些城市和工业区讲演,组织中国留学生和侨民举行示威集会。 6 月 18 日晚 ,在柏林陶乐珊中学举行集会时,朱德和许包野等 40 余名中国革命者被德国当局逮捕。 3 天后,在德国共产党的营救下,他们全部被释放。不久,许包野被驱逐出德国,来到奥地利的维也纳,继续学哲学。他在德国和奥地利都获得了博士学位。

  1926 年,中共组织安排许包野到苏联莫斯科,在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任教,还兼任过地方法官。这时,他曾用许宝如、伯勒等名字。他在苏联工作 5 年多,不遗余力地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作出贡献。

  许包野在国外学习和工作达 11 年之久,他除了英国没有去过外,几乎所有西欧的国家都去过,他懂法、德、意、俄、奥、西班牙等 6 国文字。

  中国革命运动的蓬勃发展,工农红军队伍的不断扩大,需要更多的德才兼备的干部到红军中工作。 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共产国际便派许包野回国工作,要他到红军中与朱德一起领导武装斗争。他从苏联的西伯利亚经黑龙江秘密回国。入国境后即受到国民党特务的监视。他设法摆脱了敌人的跟踪,几经周折,于年底回到澄海县冠陇乡,与阔别 10 余年的亲人会唔。

  许包野在家里只住了 10 天,当他得悉二弟许泽藻在厦门搞地下工作时(注:许泽藻当时化名许依华,任中共厦门中心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因急要同党中央联系,便匆匆辞别亲人奔赴厦门。为瞒过敌人耳目,他在香港停留了一个多月,才化装成海员乘船到新加坡,再从新加坡到达厦门。此时是 1932 年 3 月初(即农历正月底)。

  许包野回国时不能随身携带组织介绍信,只记下共产国际同中共中央约好的联络暗号,所以,他虽在厦门找到了党组织,却没有正式组织关系。直到厦门中心市委把许包野写的回国详情报告党中央之后,党中央才把许包野的组织关系转到厦门。在这之前,许包野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服从中心市委的工作安排。在厦门,他化名阿宝、宝霞。

  4 月,红军入漳前,中心市委原决定派他到漳州迎接红军。 20 日夜,当他要出发时,红军已于是日入漳,故取消此行。后中心市委计划在漳州成立闽南苏维埃,创办工农大学,拟由他主持大学工作,又因当时交通断绝和红军撤出漳州而未实现。

  5 月初,他接受中心市委派遣,巡视安溪。他认真听取安溪县委汇报,帮助整顿游击队,帮助建立农会、赤卫队和少先队等组织。 6 月中旬,中心市委来信,说中央电召他,要他马上离开安溪,并顺便到泉州、惠安一带巡视。于是,他又先后到惠安、泉州、莆田等地检查工作。在莆田,他帮助县委端正指导思想,放手发动群众,开展抗捐斗争,还帮助他们建立了游击队和赤色根据地。

  8 月中旬,中心市委要他刻不容缓回厦。他匆匆赶回厦时,才知道中心市委书记王海萍不幸被捕牺牲,由宣传部长许依华接任书记职务。中心市委要求中央将许包野留在厦门,并决定任他为中心市委宣传部长。 9 月间,许依华也不幸被捕。中心市委决定许包野暂时代理书记职务。

  10 月初,中共中央正式任命许包野为厦门中心市委书记。从此,他卓有成效地领导厦门和闽南 10 几个县的革命活动。

  许包野着力整顿各级党的组织,改组了惠安、泉州、漳州党的领导机构,在很短的期间内使党组织得到了巩固与发展。他发起援助东北义勇军运动,组织“东北义勇军后援会”,发动募捐,并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借机向群众敲诈勒索的卑鄙行径。

  1933 年初,他在厦门组织失业工人委员会,为这个委员会制定斗争纲领,提出“要饭吃、要衣穿、要工做”的口号,迅速把失业工人组织和发动起来。年底,他领导厦门马路工人、码头工人、海员和商学日报工人先后举行罢工,取得了增加工薪的胜利。

  他还动员厦门数十位工人和 60 余名失业者到漳州和安溪参加红军和游击队,同时发动厦门互济会募捐了 2000 块银元,买了 1 挺德国造的重机枪,命名“闽南号机关枪”,以武装游击队。在闽南农村,他发动农民组织“农民委员会”、“农民协会”、“雇农工会”,发动赤卫队队员参加游击队。

  许包野重视党的宣传工作和理论建设,亲自领导厦门文化协会,建立发行部、印刷机关,秘密出版《发动机》、《舰》、《战斗》、《舵》、《实话报》、《青工画报》、《街头号外》和《鹭华》等刊物,恢复《群众报》,把中央文件编成《革命丛书》,引导党员群众学习马列主义理论。

  1934 年 5 月,叛徒周剑津(原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宣传部长)从福州窜到厦门,声称寻找组织关系,要求与许包野会面。许感到周此时来厦事有蹊跷,嘱咐与周接触的同志,要周详细汇报福州地下党被破坏的情况及其如何逃脱的经过,然后才与其见面。过了 3 天,周见诱捕不到许,迫不及待地带领敌人破坏了地下团秘书处和印刷处,终于暴露其叛徒面目。由于许包野的警惕,使党组织避免了一次大破坏。

  6 月,许包野为保护革命力量,把谢仰真、黄秀珍两位已暴露身份的女同志送往中央苏区。他还根据苏区福建省委的要求,安排中心市委机要文书谢飞到中央苏区工作,并亲自送谢到码头交给秘密交通员。

  在许包野担任中共厦门中心市委书记期间,中心市委所属闽南地区 10 多个县、市的革命运动蓬勃发展,党员发展到近千人,厦门地区的“反帝大同盟”、“革命互济会”、“赤色工会”等群众组织纷纷建立,漳州、泉州、安溪的游击队都有了很大的发展。

  1934 年 7 月,在中共江苏省委接连遭到敌人破坏之后,党中央调许包野到上海担任江苏省委书记,化名宝尔。党中央还派原江苏省委常委、秘书长杨光华(化名子才)帮助许包野建立新的省委。新省委实行了“一个人只知道一个地方”的组织方案,即杨光华知道宣传部长的家,宣传部长知道书记的家,书记知道组织部长的家,组织部长知道宣传部长的家。新省委建立不久,敌人企图通过叛徒龚某诱捕杨光华和许包野,作为破坏新省委的突破口。有丰富地下斗争经验的许包野,同杨光华互相关照,加倍警惕,机智地领导江苏省委从内外两个方面同敌人进行斗争,并及时地配合党中央处决了叛徒龚某,使敌人的阴谋不能得逞,只好哀叹“宝尔太机灵了”。

  10 月间,由于中共河南省委遭受破坏,党中央又调许包野到河南任省委书记,化名老刘。他从上海到开封赴任,同行有小汪(陈绿漪,女)、小叶(往河南任团省委书记)。他到河南工作时,适逢中央红军开始长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红军也开始西征,白区地下党的工作遇到更大的困难。在极其艰苦险恶的情况下,许包野不顾个人安危,天天早出晚归,为着恢复发展党的力量,发展武装队伍和建立革命群众组织而奔忙。正当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还在准备搞武装暴动的时候,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1935 年 2 月 19 日 ( 农 历正月 16 日 )下午,许包野到省委宣传部长张国诚(化名老王,同小叶 小汪住在一起)的住处等待党中央派来接头的交通员。当时,张发现接头地点有陌生人,知情况有变,通知许赶快从后院走。许和小汪从后院走脱,张与小叶从前门出走时即被国民党特务捕获。许没有返回原来住处,立即和小汪分头通知有关同志转移。由于叛徒出卖,第二天晚上,许在旅馆被捕。

  许包野被捕后,敌人对他使用各种酷刑,但他始终坚贞不屈。不久,敌人将他同张国诚从开封解往南京国民党特种监狱(注:可能后来又被转到南京中央军人监狱)。在监狱里,敌人又对他采取了各种各样的软硬兼施的手段,先是用金钱美女勾引,后又用高官厚禄拉拢。当这些手段失败后,敌人采取了法西斯最野蛮、最残酷的刑罚,用竹针扎进他手指,用辣椒水灌进他鼻子、眼睛,用小刀割破他的耳朵,扎进他的大腿、小腿,一直扎到他皮开肉绽、头破腿断。而许包野则以最英勇最坚强的革命精神与敌人斗争到最后一口气。终因伤势过重,于 1935 年春牺牲在南京监狱里。

  (本文作者胡冠中、邱艺玲为福建省厦门市委党史办干部,郑钊文为澄海党史办原主任,谢松伟为澄海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