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党牺牲垂青史―颜昌颐

--------------------------------------------------------------------------------

  颜昌颐,1898年出生于湖南省安乡县,1919年12月赴法国勤工俭学,因参加学生斗争,于1921年底被押送回国。1922年初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5年初,颜昌颐与叶挺、聂荣臻等20多人被调入苏联红军学校中国班学习军事。

  1925年9月,颜昌颐回到上海,参与筹组中央军事部(后改称中央军委)。1926年,担任中共湖南区委军事部部长,领导军事部组织工农武装,支持北伐军在湖南战场的胜利进军。1926年9月,他被调回中央军委,协助周恩来和赵世炎的工作,参加组织和指挥了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

  大革命失败后,颜昌颐随周恩来领导的中共中央军事部来到武汉。7月,中共中央作出举行南昌起义的决定,聂荣臻、贺昌、颜昌颐组成临时前敌军委,到江西九江向当地驻军中的共产党员传达中央决定,策应起义。

  南昌起义后,他任起义军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党代表。10月,起义军主力在广东潮汕一带遭到敌人围攻失败,董朗和颜昌颐等集合第二十四师余部1000余人,艰苦转战在广东东江地区,后参加彭湃领导的海陆丰武装起义,为建立和发展海陆丰苏维埃政权作出了贡献。1927年11月,以彭湃为书记的中共东江特委重新成立,颜昌颐为特委委员、特委军委主任。随后,颜昌颐按党的要求撤离东江,辗转香港,于1928年11月来到上海,担任中央军委委员兼江苏省军委委员、江苏省军委秘书,协助彭湃工作。

  1929年8月24日,因叛徒告密,颜昌颐与彭湃、杨殷、邢士贞一起被捕。在狱中,颜昌颐等表现了共产党人的坚强意志和品质,敌人高官厚禄的引诱和严刑拷打的折磨,丝毫没有动摇他们的革命意志和革命精神。8月30日,颜昌颐等四位烈士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周恩来在党的机关报《红旗日报》上撰文指出“彭、杨、颜、邢四烈士的牺牲是中国革命、中国党之很大的损失!”他们“英勇的战绩,却永远光明地纪念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永远不会湮灭”。

  (新华社北京2月3日电)

中国革命忠实的实践者--颜昌颐

--------------------------------------------------------------------------------
  CCTV.com消息(新闻联播):1929年9月14日,周恩来撰写了一篇纪念革命烈士的文章,他指出:“彭、杨、颜、邢的牺牲是中国革命、中国党之很大的损失!”其中的颜名叫颜昌颐。

  颜昌颐,1898年出生于湖南省安乡县,1922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担任中共湖南区委军事部部长,领导军事部组织工农武装。1926年9月,他被调回中央军委,协助周恩来和赵世炎的工作,参加组织和指挥了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

  1927年7月,中共中央作出举行南昌起义的决定,颜昌颐与聂荣臻、贺昌等组成临时前敌军委。

  1927年11月,以澎湃为书记的中共东江特委重新成立,颜昌颐为特委委员、特委军委主任。

  1929年8月24日,因叛徒告密,颜昌颐与澎湃、杨殷、邢士贞一起被捕。8月30日,颜昌颐等四位烈士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周恩来在党的机关报《红旗日报》上说:“他们英勇的战绩,永远光明地纪念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来源:中国中央电视台 

为党牺牲垂青史―――颜昌颐

--------------------------------------------------------------------------------

  颜昌颐,1898年出生于湖南省安乡县,1919年12月赴法国勤工俭学,因参加学生斗争,于1921年底被押送回国。1922年初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5年初,颜昌颐与叶挺、聂荣臻等20多人被调入苏联红军学校中国班学习军事。

  1925年9月,颜昌颐回到上海,参与筹组中央军事部(后改称中央军委)。1926年,担任中共湖南区委军事部部长,领导军事部组织工农武装,支持北伐军在湖南战场的胜利进军。1926年9月,他被调回中央军委,协助周恩来和赵世炎的工作,参加组织和指挥了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

  大革命失败后,颜昌颐随周恩来领导的中共中央军事部来到武汉。7月,中共中央作出举行南昌起义的决定,聂荣臻、贺昌、颜昌颐组成临时前敌军委,到江西九江向当地驻军中的共产党员传达中央决定,策应起义。

  南昌起义后,他任起义军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党代表。10月,起义军主力在广东潮汕一带遭到敌人围攻失败,董朗和颜昌颐等集合第二十四师余部1000余人,艰苦转战在广东东江地区,后参加彭湃领导的海陆丰武装起义,为建立和发展海陆丰苏维埃政权作出了贡献。1927年11月,以彭湃为书记的中共东江特委重新成立,颜昌颐为特委委员、特委军委主任。随后,颜昌颐按党的要求撤离东江,辗转香港,于1928年11月来到上海,担任中央军委委员兼江苏省军委委员、江苏省军委秘书,协助彭湃工作。

  1929年8月24日,因叛徒告密,颜昌颐与彭湃、杨殷、邢士贞一起被捕。在狱中,颜昌颐等表现了共产党人的坚强意志和品质,敌人高官厚禄的引诱和严刑拷打的折磨,丝毫没有动摇他们的革命意志和革命精神。8月30日,颜昌颐等四位烈士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周恩来在党的机关报《红旗日报》上撰文指出“彭、杨、颜、邢四烈士的牺牲是中国革命、中国党之很大的损失!”他们“英勇的战绩,却永远光明地纪念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永远不会湮灭”。

  (新华社北京2月3日电)

颜昌颐 立志破旧换新天

--------------------------------------------------------------------------------

  出生于中农家庭。在长沙明德中学读书时,受“五四”运动影响,开始接受新思想。中学毕业后,入保定育德中学留法预备班学习。1919年12月,同聂荣臻等一道赴法国,在多姆公立中学边学习边做工,结识了蔡和森、李维汉、李富春等一批勤工俭学生,常与他们一起探讨革命真理。曾参加在蒙达尼举行的讨论中国革命道路问题的集会。后因参加抗议华法教育会中断勤工俭学学生救济金而进驻里昂中法大学的斗争,与蔡和森、陈毅等一道被法国政府遣送回国。1922年经邓中夏等介绍,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继入北京中法大学学习。1924年毕业后,被党组织选派到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学习。1925年初,按共产国际安排与叶挺等一道转学军事。回国后安排在周恩来主管的中央军事部(中央军委)工作,成为我党最早的军事领导人之一。1926年3月,受中央军委派遣回到长沙,负责湖南区委军事部的工作。期间,曾联系地方部队参加北伐。不久,调江浙区委军委工作,参与上海第三次武装起义的组织工作。“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调武汉中央军委工作。南昌起义时任前敌军委委员,具体负责部队的接运任务。南昌起义后回上海中央军委工作,接着前往香港,同广东省委处理南昌起义失散官兵收容问题。事后,来到海陆丰南部,将董朗率领的一支1200余人的队伍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团,后扩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二师(也称红二师),任红二师党代表兼东江特委委员。10月,率部与彭湃配合,攻占海丰、陆丰县城,建立海陆丰苏维埃政权。为了巩固红色政权,增强部队战斗力,十分注重这支部队党团组织建设,并在部队实行经济公开,设立军人俱乐部和学校,组织军人学习文化等。1928年3月,率部攻打海丰公平时,臀部、腿部多处负伤。5月,又在一次战斗中再次负伤。后因伤口复发,相继转往香港、上海治疗。病愈即任中央军委委员兼江苏省委军委秘书。1929年8月24日,由于叛徒告密与彭湃等一起在上海被租界工部局逮捕,随即被引渡给国民党当局。在狱中遭残酷折磨,仍坚强不屈,视死如归。8月30日,与彭湃等一道被秘密杀害于龙华警备司令部。1929年9月14日,周恩来在中央机关报上发表纪念文章,称他们的牺牲“是中国革命、中国党之很大损失!” 

颜昌颐 :诗一首
颜昌颐 

--------------------------------------------------------------------------------
  国步日艰难,

  生民似倒悬,

  青年应有责,

  破旧换新天。

  【作者简介】

  颜昌颐(1900~1929)湖南安乡人早年赴法勤工俭学。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与聂荣臻等赴苏联学习军事。翌年回国,在中共中央军委工作。曾任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军委特别委员、南昌起义前敌军委委员、二十四师党代表、中共东江特委军委主任。1928年到上海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兼江苏省委军委秘书。

  【注释】

  倒悬——倒挂,悬空,指无所依倚。

  【赏析】

  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

  颜昌颐自幼便是一个好学奋发的孩子。当他读了《岳阳楼记》后,便深为范仲淹文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句而深受震动。平日少言寡语的他竟激动不已地说:“我也要立大志,苦读书。将来为社会办好事,不愧我的一生”。1917年颜昌颐怀着对新思想的向往,进入长沙明德中学读书。他经常与一些进步的同学一起,议论中外大事,抨击国家社会的腐败。面对内忧外患,危机日重的中国,17岁的他写下了这首表达自己忧民报国的诗。

  诗中写道:“国步日艰难,生民似倒悬”。在凄风苦雨中飘摇的满清政府,在辛亥革命的炮声中走向了灭亡,然而袁世凯之流却无耻地篡夺了胜利的果实,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的掠夺愈演愈烈,而军阀们却为争夺地盘而内战不断。贫弱的中国在茫然中难寻出路,广大的人民在水深火热中苦苦挣扎。眼前的这一切都牵动着每一位爱国志士的心绪。他们在思索着,想探寻出一条救国救民的道路。因为在他们身上有一种共同的特质,那就是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责任感。因此作者在第三、第四句的诗中,意境便由抑起势为扬。抒发了自己的宏大志向:“青年应有责,破旧换新天”。作者在意识到“国家将亡,匹夫有责”的同时,还深刻地认识到了惟有“破旧”方能换得“新天”。对于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软弱,他已有所觉悟。他朦胧地认识到温和的改良主义无法彻底改变中国的命运。要彻底改造中国,必须经历一场深刻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