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死高台志未移” 杨克明

--------------------------------------------------------------------------------
  杨克明,1905年出生于四川省涪陵县(今属重庆市长寿区)。1925年参加社会主义青年团。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受中共四川省委军委派遣,在涪陵、丰都、石柱等县组织农民暴动,开展武装斗争。1930年4月,参加四川红军第二路游击队的组建工作,先后担任游击队副队长、中队长。1932年夏,任中共梁(山)达(县)中心县委书记,与时任中共梁达中心县委执委、中共川东军委书记、川东游击军总指挥的王维舟紧密配合,发动党组织和群众全力支援川东游击军的斗争,扩大革命武装,坚持并发展了川东游击根据地。

  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进军川北。杨克明、王维舟领导川东游击军配合红四方面军的斗争,1933年11月,川东游击军正式改编为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三军,杨克明任军政治委员。他深入宣汉、达县等地,动员群众参加红军,同时为加强部队政治思想工作,提高部队战斗力,粉碎敌人对川陕革命根据地六路围攻,做了大量艰苦工作。1934年后,任红四方面军补充师政治委员、独立师师长,参加红四方面军长征。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所在部队编为左路军。1936年1月,红三十三军与红五军团合编组成红五军,董振堂任军长,杨克明任军政治部主任。

  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后,红五军等部队于1936年10月下旬奉命西渡黄河,组成西路军,并成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杨克明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委员、第五军政治部主任,与董振堂等率领部队转战河西走廊,与国民党西北军阀进行了英勇艰苦的斗争。

  1937年1月20日,在高台战斗中,红五军主力与超过自己六七倍的敌人顽强作战,敌人以优势兵力轮番猛攻高台城。在弹药无援、兵员无补的情况下,杨克明与董振堂等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率领部队浴血奋战,坚守高台,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时年31岁。新中国建立后,人民政府修建了红军烈士纪念馆,在杨克明烈士的纪念碑上题写碑文:“三过草地心犹壮,一死高台志未移。”



  (新华社北京3月29日电)

杨克明(简介)

--------------------------------------------------------------------------------
  姓名 杨克明

  性别 男

  民族 汉族

  籍贯 四川涪陵

  出生年月 1905年

  逝世日期 1937年01月27日

  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7岁读私塾。1921年考入省立涪陵第四中学读书。1924年8月,共产党员童庸生到四中任教,组织“社会问题研究会”,积极参加活动,并被吸收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员。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尔后,化名洪涛尔到四川丰都县城、高镇等地以教书作掩护,从事党的秘密工作。1930年4月,四川二路红军游击队成立,担任宣传员。后调任二路红军游击队二大队一中队队长。1930年7月,二路红军游击队合并为一个纵队,任第一中队队长。1930年冬,转移到川北的营山农村开展活动。1932年夏,省委将中共梁山中心县委改为中共梁达中心县委,任书记,主要负责领导宣汉、万源、开江、梁山、达县的革命工作。这期间他着重抓了党组织的恢复与发展,为川东游击武装力量的建立打下了基础。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进入川北。梁达中心县委遵照省委的指示,配合红四方面军行动,支持红军北上。川东游击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红四方面军总部决定于1933年11月2日,川东游击队改变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三军,王维舟任军长,他任政委。1934年4月,在反“六路围攻”作战中,红三十三军在万源罗文坝、长坝一带担任防御任务。张国焘不顾事实,诬蔑他指挥作战不力,被撤销政委职务,调任川陕省工农民主政府内务部干事。1935年秋,红一、四方面军会师,红三十三军与红五军团合编为红五军,董振堂任军长,他任军政治部主任。1936年10月25日,红五军奉命参加西路军,随部队西渡黄河,转战河西走廊地区。1937年元旦拂晓,他和军长董振堂率红五军3000余人,一举攻占甘肃高台县城。歼敌1400余人,缴获枪支500余支,生擒伪县长及政府官吏。正当军民热烈庆祝高台解放的时候,敌军马彪、马步青、韩起禄纠集五个骑兵师、两个步兵旅以及炮兵团、民团两万余人,乘我守军力量薄弱,与主力配合困难之机,将高台县城层层包围,于1月20日在飞机大炮配合下,向高台县城发起猛烈进攻。他和董振堂严密组织、顽强抵抗,与敌在城外激战七昼夜,我军人员伤亡较大,弹药消耗严重,被迫退入城内坚守。在敌人炮火轰击之下,城墙坍塌,敌人冲进城内,进行巷战,血战十余小时,城池陷落,红五军3000余名将士绝大部份壮烈牺牲。当敌人攻进城内时,他提着两支手枪阻击敌人,战斗打到只剩下他一个人,枪里只有一颗子弹时,为了保持共产党员的革命气节,他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板机自杀。战斗结束后,惨绝人寰的敌人将他和董振堂、叶崇林的头割下,悬首示众,不准收尸。解放后,为纪念高台死难烈士,当地政府修葺了红军烈士纪念馆,为杨克明、董振堂专门修了纪念碑。杨克明烈士纪念碑的对联写着:“三过草地心犹壮;一死高台志未移。” 

红三十三军政委杨克明
冉光海

--------------------------------------------------------------------------------
  一九三七年元旦拂晓,我西路军在董振堂、杨克明的率领下,一举攻占甘肃高台县,全歼守敌一千四百余人。敌马步芳、马步青两万人,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围攻高台。我与敌激战七昼夜,军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在指挥战斗时壮烈牺牲,时年三十一岁。

  一

  杨克明,本姓陶名正,曾用名陶树臣、洪陶尔、洪涛,一九○五年生于今重庆市长寿县云集乡的一个农民家庭里,七岁时发蒙在本乡下庙读私塾。因家族经济困难中途辍学。父亲陶荣山不忍聪明好学的儿子荒废学业,省吃俭用,积攒了一点盘缠,把杨克明送到县城读书。于是,中断了几年学习生活的杨克明又得到了学习机会。

  杨克明读书的省立涪陵第四中学,是当时涪陵的最高学府。家里穷,供他读书的费用也靠借贷,其它的花销就谈不上了。杨克明从来不为这些事为难父母。他深知自己读书的不易,因而学习非常用功,他在学习中得到欢乐。欢乐的是,在学习功课方面并未因为贫困而逊色于那些富豪子弟。一时,杨克明成了只知读书,不问世事的老成学生。

  省四中校长林树人,办教育的事业心较强,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他在四中开设了图书馆,馆内藏书丰富,《新青年》等进步书刊也不少。课余时间,杨克明常去图书馆,博览群书,受到很大教益。一九二四年八月二十三日,童庸生由重庆到涪陵,任四中八班国文教师。他的到来,给民主空气较浓的四中带来了新的气象。他到校即给学生们讲,他坐船到涪陵亲眼见到外国人毒打辱骂一个农民,用活生生的事实激发学生对帝国主义的仇恨;揭露资本家延长工人劳动时间,来攫取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的剥削实质,发动学生们起来革封建地主的命。利用合法的公开组织“学生自治会”进行反帝反封建宣传,将学习成绩好,爱国热情高的青年团结起来,组成“社会问题研究会”。杨克明积极参加了这些活动,并被吸收为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以后逐渐成为一个共产党人。

  杨克明在省四中毕业后,返乡和近邻的魏俊淑结婚不久,他化名洪涛尔,到丰都在县城、高镇等地以教书为掩护,从事党的秘密工作,不久,加入党组织。重庆“三·三一”惨案后,杨克明回到家乡云集、大柏树等地,组织该地进步青年屈能生等十余人集会,控诉王芳洲屠杀共产党人的罪行,并在逢场天演戏、张贴革命标语。与进步青年刘绍尼、冉云樵等筹集武器,组织了三十多人枪的农民武装。这些行动,在附近的华中、中心场等地影响很大。一时,云集中心等乡的农协会组织相继建立起来。当时,中心场花垣庵恶霸地主黄汉清等霸占了贫苦农民冉荣桥的女儿,杨克明即与程均甫、刘少尼等人将黄汉清等六人诛杀,为民除了害。在家乡,杨克明成为乡亲们心目中的亲人,那些封建地主见了他,又恨又怕,即告杨克明是共产党。郭汝栋即派一个连到云集捉拿杨克明,将其住宅包围。杨克明在乡亲们掩护下,逃脱险境。敌军无奈,对其母亲和妻子施行残酷的捆吊毒打,逼她们交出杨克明来。他们抓不到杨克明,即打断魏俊淑手杆,杀掉和杨克明一起诛杀黄汉清等人的刘少尼,贴出“活捉洪陶尔赏银千元,交尸者赏银元五百元”的布告走。此后,杨克明到涪陵、丰都等地继续从事地下活动。一九二九年,省委拟在涪陵发动郭汝栋部兵变,配合农民武装,建立四川省二路红军游击队,杨克明在省军委书记李鸣珂、周晓东等领导的抗捐抗款斗争以及上述活动中,得到了进一步的锻炼和提高。

  二

  一九三○年四月六日,四川省二路红军游击队成立,后转战于武隆双河一带,打土豪分田地。杨克明奉涪陵县委指示携带大量医药和枪弹,到双河劳军慰问,并留在二路红军里,担任宣传队员,深入到群众中去,宣传红军“不纳租,不纳粮”为穷人打天下的主张,将土豪的果实分给穷苦农民,帮助他们组织农协会。

  二路红军的声威震慑了驻扎在武隆县羊角碛拥有二百余人枪的反动家伙周燮卿。老奸巨滑的周燮卿摸不透红军的虚实,即派心腹与红军联系,假惺惺地表示愿与红军合作,要求红军派代表到羊角碛切磋合营大计。若探明红军弱于他时,则伺机吃掉红军,一则扩大他的势力,二则好向郭汝栋邀功请赏。

  二路红军前委及时看清了周燮卿假合营阴谋,即派擅长宣传、随机应变的杨克明和与周有亲威关系的高培元等深入虎穴,戳穿了周燮卿的阴谋。

  周燮卿先是办起筵席,拉亲扯友,花言巧语,想让杨克明等说出真情。他见杨克明等与他应对自如,巧为周旋,而对其急于知道的二路红军的情况滴水不漏,便恼羞成怒,将杨克明等软禁起来,下令封锁了羊角碛沿岸所有的渡口,妄图乘红军救人之机,依据乌江天险,除掉红军。

  在危急时刻,杨克明、高培元等镇静自若,派熟悉水性的周楚平以解便为由,混过敌之监视,夜泅乌江五里长滩,及时向红军司令部报告了情况。红军领导一面调集主力实现对周燮卿的监视,一面发动数百名群众集结于羊角碛对岸。拂晓前,司号员吹起了战斗号、集合号,上千名红军战士和群众齐声怒吼,长龙似的火把形成千军万马之势。周燮卿生怕红军打过乌江吃掉他,只好将杨克明等送回,还派其营长朱青山随带五石大米和一百斤猪肉到红军司部“赔礼”。

  在这次戳穿敌人假合作阴谋斗争中,杨克明临危不惧,机智勇敢,得到了二路红军领导的嘉奖,旋调他任红军第二大队第一中队长。他率领三个分队,跟随主力,转战于涪陵、丰都、武隆、石柱等地,为争取神兵,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等方面的工作做出了成绩。一九三○年七月,红军在丰都暨龙整编,将两个大队合并为一个纵队,杨克明任第一中队长。一次,丰都、彭水等县团练武装千余人,乘浓雾偷袭我军驻地,情况极为紧急。杨克明率队配合赵启明、陈静、周晓东等率领的队伍,分别对敌人发起反攻。由于红军战士英勇善战,迅速打退敌人的进攻粉碎了敌人消灭红军的阴谋。

  二路红军奉命与三路红军会合,在向忠县行动途中,遭到强敌围困,在石柱鱼池坝与数倍于我的敌人展开殊死搏斗,我损失较大。杨克明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在石柱和忠县邻界的蒲家场,与突围出来的队伍会合,与赵启明、邓止戈等转到三路红军游击队,开始了新的斗争生活。

  三

  一九三○年冬,杨克明到营山农村继续斗争,他化装成一个生意人,人称“杨布客”,出没于营山安化场,和当地一个姓王的商人搞熟了,和他合股,并住在他家,秘密发动群众,组织农协会,开展抗捐抗税斗争。组织一些农协会骨干,偷袭了在丰豆铺的团防局,打死团丁数人,反动团总惊慌失措,慌忙逃命。同时,他还发动农协会员打击了安化场两个地主老财。这些斗争,激励着贫苦农民,他们纷纷参加农协会。安化周围的绿水、安固、双河、消水、柏林、骆市等村镇农协会相继建立,革命烽火越烧越旺。这些活动,引起敌人对杨克明的注意,下令通缉他。在群众的掩护下,杨克明转移到梁山一带斗争。一九三一年夏,杨克明任开江广福乡支部监委,开始组建川东游击军第二支队。

  一九三二年夏,省委决定将梁山中心县委改为梁(山)、达(县)中心县委,调杨克明任书记,王维舟、蒋群麟等为委员,旋将办事机关迁达县蒲家场。梁达中心县委主要领导宣汉、万源、开江、梁山等县的工作杨克明主要活动于蒲家、碑庙、北山、罗江、明月、王家、尹塘、清溪、宣汉区域等地;龚堪廉、赵明恩等家是他联络开展工作的据点。

  这期间,杨克明着重抓了党组织的恢复发展工作,健全各县委领导机构,充实领导班子,发展党员,加强党的组织纪律,增强党的战斗力。经他的努力,达县很快建立了由他兼书记的党的特别支部,宣汉等地党的组织也相继恢复建立起来。这些组织成了农村革命活动的坚强堡垒,为日后迅猛发展起来的川东游击武装打下了组织基础和群众基础。

  同时,杨克明还非常重视党的思想建设,在中心县委机关,有《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等马列著作,供党员、干部学习,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和理论水平。为了提高基层支部组织和党员的马列主义水平,杨克明自编自刻了油印秘密刊物——《战鼓》,作为中心县委的机关刊物,宣传共产主义,及时传达党的方针政策,指导川东游击军的斗争,揭露军阀豪绅的罪恶。这些刊物,还通过地下交通传递、散发到各县公众场所,以教育群众,团结群众,鼓舞革命斗志,震慑、打击敌人。

  一九三二年十月革命纪念日,梁达中心县委在蒲家场召开了庆祝大会,建立了反帝拥苏大同盟,积极发展盟员。杨克明在会上介绍了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和成就。中心县委所属各县也相继活动,普遍宣传反对帝国主义,拥护苏俄,在党员群众和游击战士中扩大了苏联社会主义革命的影响,使广大群众认识帝国主义的腐朽和必然灭亡的趋势,坚定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信心。特别注意把反帝拥苏与巩固扩大根据地,消灭封建军阀等工作紧密联系在一起,将农民武装斗争向前推进。反帝拥苏同盟的多数成员都先后参加了党团组织,成为各级党组织和游击军活动的骨干力量。

  为了培养革命骨干,适应游击区迅速发展对党的领导和干部的需要,中心县委还在赵家山、关帝庙、以办学生补习班为名,举办党员训练班,为农村工作培训了一批骨干。同时,宣汉、达县、万源、城口等县农村,在中心县委的组织部署下,普遍整顿和建立健全了工会、农会组织,每个农会还建立有赤卫军、游击队、儿童团、妇女会,并对他们进行革命教育,提高他们的阶级觉悟,打击军阀豪绅,开展普遍性的抗捐抗租和抗丁斗争。这些工作,使革命力量不断壮大,川东游击军也得到了迅速发展,对红四方面军入川,迅速解放宣汉、达县起了重要作用。

  一九三二年底,红四方面军进入川北通江的消息传来,极大地鼓舞了川东游击军和根据地的革命群众。在这种情况下,中心县委遵照省委指示,动员一切力量,大力发展群众组织,猛烈发展游击军,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巩固扩大根据地,配合红四方面军胜利行动,完成宣(汉)、达(县)战役的部署。梁达中心县委和川东军委为使红四方面军取得宣达战役的胜利,积极采取措施,配合行动作战。杨克明亲率川东游击军第三支队三百余人枪在老君塘、蒲家场、罗江口、碑牌河一带设伏,袭击敌人。

  一九三三年十月十七日,红军在通江土地堡发起宣达战役,杨克明和王维舟根据敌人的兵力部署和游击军的分布情况,将川东游击军组成三线截击敌人。杨克明具体负责指挥以三支队为主的西线游击队,派一部分人打入刘存厚的兵工厂,党员罗汉同志还当上武器仓库保管员,巧妙地用十几匹驮马将大量军用物资运到游击队,为红军攻占宣汉、达县作出了贡献。

  由李元儒、李中权率领的西线游击队主力在碑牌河召开几千人的群众大会,宣布成立碑庙区第一个苏维埃政府,并在蒲家击溃刘存厚数百人,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并首先与红四方面军八十八师二六三团在蒲家关庙会师。红军攻克达县城后,梁达中心县委发动数万民工,将刘存厚在达县的兵工厂、造币厂及人武部机器运往通江,铸造了各种武器和苏维埃的钱币,为革命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

  川东游击军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杨克明在达县的几个乡里几天内就组织了几千人参加游击队,整个川东地区不到十天,武装起来的游击队达三万余人。红四方面军总部决定,将川东游击军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三军。一九三三年十一月二日,红三十三军成立,王维舟任军长,杨克明任政委。不久,他以原梁达中心县委书记的身份,会同川陕省委派来的张琴秋等人,研究如何坚持川东游击区的革命工作,帮助建立了绥定道委,归川陕省委领导,主要负责领导该地区的革命斗争,为巩固发展川陕苏区做出了贡献。

  四

  一九三四年四月,在反“六路围攻”作战中,红三十三军在万源罗文坝、长坝一带担任万源方向涌泉寺的防御任务。由于张国焘不顾事实,诬说杨克明指挥作战不力,把他从火线上撤下来。杨克明含着眼泪对当时曾在一起作战的魏传统说:“尽管我此去凶多吉少,但我还是为党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战斗结束后,杨克明被张国焘撤去红三十三军政委职务,调任川陕省工农民主政府内务部干事,不久,任补充师政委和独立师师长。

  一九三六年一月,红三十三军与红五军团合编为红五军,董振堂任军长,杨克明任军政治主任。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以后,红五军、九军、三十军组成西路军,西渡黄河,转战河西走廊地区,与敌人马步芳、马步青骑兵展开恶战。西路军在没有根据地,没有补给,不熟悉当地情况的恶劣条件下,经月余奋战,进占山丹、永昌地区,虽歼敌二万六千余人,自身亦受到很大的伤亡。

  一九三七年元旦拂晓,董振堂、杨克明率领红五军四十四团(辖三个连)、四十五团和总部特务团三个连以及骑兵团(辖三个连)三千余人,离临泽,一举攻占甘肃高台县城,高台守敌保安团、民团武装一千四百余人全部投降,一部分还接受了红军的改编,并手擒伪县长及县政府官吏。此时,五军一部和九师、三十军分驻于临泽县城东南之沙河堡、倪家营子等地,高台我军与主力相距较远。进占高台后,杨克明加紧进行政治宣传工作,发动战士在大街小巷写上“打倒帝国主义”、“打倒马步芳”、“各族人民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等等标语;发动群众,在县城文庙广场召开斗争大会,斗争大恶霸地主王天佑、卢怀植和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王兆德。杨克明在会上发言,号召群众起来闹革命,支援红军。会后,打开粮仓分粮食给群众,紧接着帮助成立了抗日人民政府,以当地人许青年为主席,组织贫协委员会。正当我军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武装,庆祝高台解放的时候,马彪、马步青、韩起禄等乘我高台守军力量薄弱,且与主力配合困难之机,纠集五个骑兵旅、两个步兵旅及炮兵团、民团两万余人,蜂拥而来,以一部钳制临泽地区我军主力,切断我支援高台的通道;以大部兵力,对高台县城进行层层包围。

  一月二十日,敌以约五个旅的兵力,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对高台发起攻击。面对凶恶残毒的敌人,杨克明董振堂镇静自若,认真组织防守,在极为有限的时间内,研究对付敌人骑兵的作战方法。五军指挥员依托墙外工事阻击敌人骑兵。我与敌在城外激战七昼夜,在和占绝对优势和拥有精良武器的敌人的激战中,伤亡较大,弹药消耗严重,得不到一点补给,我被迫退入城内坚守。

  二十日,敌全力攻城,城下人喊马嘶,尘土漫天,天上,敌机盘旋俯冲,城内火光冲天。在这空前的恶战中,杨克明一面指挥作战,一面在作战间隙抓紧做宣传鼓动工作,鼓励战士们英勇杀敌。城墙在敌人的猛烈炮火轰击下坍塌了,我军在城墙缺口逐一和敌人展开争夺战。五军指战员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浴血奋战,以一当十当百的苦战着。军部即组织机关人员、女战士、炊事员、马夫全部上城墙,每一个敌兵攀上城头,都被刺刀、大刀、梭标、砖头瓦片戳翻、砸下去,无数英勇的红军战士扭住敌人,滚下城墙,与敌同归于尽。

  敌人冲进城内,五军指战员在杨克明、董振堂的指挥下,展开逐街、逐屋的争夺,刀砍石砸,拳打口咬,血战十余小时,全城陷落。杨克明、董振堂以及十三师师长叶崇林等五军将士三千余人,除少数冲出重围,绝处逢生外,大部壮烈牺牲。马步芳、马步青还惨无人道地将杨克明、董振堂、叶崇林等同志的头割下来,悬首示众,不让收尸。解放后,为纪念高台死难的红军烈士,当地政府修葺了红军烈士纪念馆,还专门为杨克明、董振堂等修了纪念碑,以缅怀革命先烈,教育后代。几十年后,当年任红三十三军师长的王波同志,专程到高台烈士纪念馆,痛悼忠魂,写下了《哭高台》:“河西走廊寻故人,昔日红军你处寻。一片黄沙埋铁骨,高台陵寝哭忠魂”。

  杨克明烈士为共产主义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为革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己的精神,将教育青少年健康成长为有理想,有道德、守纪律的新人,激发人民群众为四化建设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