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准:为创造光明的新中国献身

--------------------------------------------------------------------------------
  俞昌准,1907年出生,安徽南陵人。1923年赴沪求学,就读于上海南洋中学。1925年经恽代英介绍,入上海大学社会系就读,其间,受在该校任教的共产党人邓中夏、瞿秋白、恽代英、蔡和森、任弼时等人的影响和引导,接受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同年“五卅”运动爆发后回到家乡组织成立“南陵反帝大同盟”和“南陵各界人民支援‘五卅’惨案后援会”,发动群众声援“五卅”运动。不久回到上海,经恽代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6年8月,受党组织派遣,俞昌准再次回到南陵,开展建立党组织的工作和发动农民运动。同年11月,中共南陵县特别支部成立,他任宣传委员兼秘书。1927年初,任中共芜湖特别支部委员和共青团芜湖特委宣传部长,组织群众支援北伐战争。

  大革命失败后,俞昌准在芜湖一带开展地下斗争,创办《沙漠周刊》,宣传马克思主义,揭露国民党新军阀的罪恶行径和反动嘴脸,明确地提出“敌人有机关枪大炮,我们有斧头镰刀”的口号,深入芜湖等地厂矿工人群众中,组织工人群众建立党的组织,号召工农大众与国民党新军阀作坚决斗争。

  党的八七会议后,他再次回到南陵,组织开展农民运动,建立了南陵县农民协会,并向中央巡视员任弼时同志汇报工作,提出建议。1928年1月,他在谢家坝领导成立南、芜边区苏维埃政府,任主席,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中树起了南、芜边区农民政权的第一面红旗。他领导谢家坝、白沙圩农民武装暴动,有力地打击了地主豪绅的威风,并直接威胁南、芜两县国民党政权,武装暴动遭国民党军队镇压后,他转移到安庆,在极其危险的环境中,以安徽大学学生的身份作掩护,领导和组织学生运动。同年9月任中共怀宁县委委员、共青团怀宁县委书记。

  1928年11月22日晚,因叛徒出卖被捕入狱。在狱中,他理直气壮地反驳敌人:“我们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推翻黑暗统治,创造光明的新中国,何罪之有?”1928年12月16日,蒋介石下令,俞昌准被国民党军警杀害于安庆北门外刑场,牺牲时年仅21岁。(新华社北京5月13日电) 

俞昌准同志生平

--------------------------------------------------------------------------------
  俞昌准,1909年出生于安徽省南陵县下北乡。1925年秋,他在上海经恽代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翌年转为中共党员。1926年8月,俞昌准返回家乡活动,参与创建中共南陵县特别支部,任宣传委员兼秘书。1927年春调任中共芜湖特支书记。1928年1月领导了南陵谢家坝农民暴动,同年8月赴安庆任中共怀宁县委委员兼团怀宁县委书记。同年11月22日被叛徒指认,遭捕入狱。

  俞昌准从加入党组织的那一天起,就决心把全部身心献给共产主义事业。他在1926年创作的《我是一柄锋利的朴刀》诗歌中写道:“我亲爱的主人啊,使用我吧,充分地使用我吧!使用我打倒帝国主义,使用我消灭封建王朝”。他凭着对党的无限忠诚,选择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工作。1926年4月,党组织派他去苏联中山大学学习,他明知“那边是天堂”,“这里是地狱”,却毅然放弃这个机会,怀着“冲破黑暗,创造光明”的强烈愿望回到南陵,开展建党工作和领导农民运动。

  俞昌准具有高度的政治素质,时刻坚持党的原则。大革命失败后,党处于极端困难时期,党内“左”倾错误也影响到安徽,导致党内发生分歧。俞昌准向同志们恳切地提出“打官司不忘工作”的要求,并在自己创办的《沙漠周刊》上发表文章,号召大家维护党的利益,努力工作。他因此而受到中央巡视员任弼时的称赞。

  俞昌准斗争果敢,具有很强的领导能力。1928年1月,他在谢家坝领导成立南芜边区苏维埃政府,在白色恐怖的中心区域升起了南芜边区农民政权的第一面红旗,并组织发动南陵谢家坝农民暴动。暴动失败后,他再一次来到芜湖从事地下工作,主要负责团的活动。同年8月,党组织派他到安庆从事学运和团的工作,因叛徒出卖,11月22日晚,俞昌准遭到逮捕。

  在安庆饮马塘监狱,他拒绝敌人的收买利用,受尽酷刑,严守党的机密。1928年12月19日,俞昌准在安庆北门外刑场被杀害,牺牲时年仅20岁。

俞昌准领导发动谢家坝农民暴动 
冯仁义

--------------------------------------------------------------------------------
  俞昌准(1909.10.26-1928.11.22),南陵县谢家坝俞村人。大革命失败后,俞昌准领导并发动了全省第一次农民暴动,成立了全省第一个苏维埃政府,建立了全省第一支党领导下的农民武装,为全省农民红色暴动树立了一面旗帜,在南芜边区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俞昌准9岁入蒙馆,12岁进南陵县立春谷高等小学。民国12年(1923年)秋考进上海南洋中学,喜读进步书刊,常与同学讨论救国之道。民国14年春,在国民党左派影响下加入国民党,曾发动和组织同学参加上海学联,投入宣传和募捐活动,支援工人运动。并被推选为南洋中学国民党区分部负责人。“五卅”期间,他组织南洋中学进步同学散传单,贴标语、查洋货,劝阻群众运送食物进租界,创办工人夜校,深入工厂码头,不知疲倦,日夜奔波,发动工人坚持斗争。同年6月,奉命回乡发动工农声援“五卅”运动,联络南陵县城内工商学界一千余人,在夫子庙广场集会,举行示威游行,带头高呼“打倒英日帝国主义”、“收回外国租界”等口号,积极筹备成立了“南陵各界声援‘五卅’惨案外交后援会”组织,组织人员搜集、焚毁日货,募捐支援受难者家属。同年夏,俞昌准在《中国青年》杂志发表《我们的校长》一文,揭露南洋中学“给帝国主义制造顺民”,压制迫害进步青年学生的种种罪行,激怒了国民党反动派和校领导,他被南洋中学开除。在《中国青年》主编恽代英的帮助下,他进入国共两党合作创办的上海大学附设中学学习,经常聆听邓中夏、瞿秋白、恽代英、蔡和森、任弼时等人的演讲,与同学王稼祥、朱怀德、张际春、周文在等人积极投身反帝反军阀的斗争,并写下《一把扑刀》以示革命决心,其中一段:“我是一柄锋利的朴刀,我能够冲锋陷阵,我会得杀魔斩妖;主人啊!我的亲爱的主人啊!使用我!充分的使用我吧!使用我,打倒帝国主义;使用我,消灭封建王朝。”同年,俞昌准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民国十五年春转为中共党员。此时,党组织已准备派他到莫斯科中山大学深造,而他却放弃机会,主动要求到艰苦危险的安徽发动工农策应北伐。并写下《到天堂去》表其心志:“亲爱的同志们哟!你们去,你们先去吧!我不忍离开那苦难深重的阶级姊妹,我要帮他们冲破黑暗啊,创造光明!”。同年夏,俞昌准到芜湖创办《沙漠周刊》,揭露蒋介石假革命、真反共的真面目,组织裕中纱厂和芜湖火柴厂工人罢工,同国民党右派作顽强斗争。

  同年8月,俞昌准奉命回到南陵,联络进步青年组成“反帝非基(基督教)大同盟”,散传单、贴标语、编演节目,揭露帝国主义的宗教文化侵略,并在斗争中秘密发展党员,壮大革命队伍。11月25日,成立中共南陵特别支部,他任特支宣传委员。特支成立会上,他作了“目前形势和党的任务”的报告。

  民国16年1月,俞昌准调任中共芜湖特支委员兼任共青团芜湖特委宣传部长,后任芜湖特支书记。在芜湖登台演讲,严厉遣责蒋介石反革命行径,号召人民团结起来,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实行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参与改组国民党芜湖县党部,发动民众组织“前敌工作团”,当向导,搞运输,积极支援北伐。

  同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18日,芜湖国民党右派大肆捕杀中共党员,他奉命撤回南陵。21日,南陵国民党右派指使县自卫队捣毁国民党左派县党部,逮捕共产党员。面对危险,他临危不惧,组织200多名工人和学生与反动派搏斗,救出了被捕的强保华,疏散转移党团员。

  根据省临委“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进行减租减息到抗租抗捐的斗争,积极准备武装起义”的指示精神,俞昌准于10月4日和12日先后在南陵城乡召开南陵县特支会议以及党员骨干会议,传达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和省临委的指示,为农民革命运动作好充分的组织准备。10月底,俞昌准又在芜湖出席了芜湖县委召开的会议,接受省临委关于整顿组织、建立武装、组织暴动、响应“八七”号召的任务。会后,俞昌准立即奔赴到群众基础较好的南芜边区谢家坝一带开展农民运动工作。

  谢家坝是鱼米之乡,土地肥沃,但地主豪绅却霸占着百分之九十五的土地,谢家坝村仅有百户人家,但地主却多达17户之多,广大农民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

  民国16年夏,谢家坝一带遭遇洪涝灾害,农业欠收,地主们天天逼租、逼债,农民困苦不堪。一些农民被地主逼得走投无路,自发地组织起来开展减租抗租斗争。

  俞昌准返回家乡谢家坝,立即成立了谢家坝党小组,从群众中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俞昌准任书记,由中共芜湖县委领导。他走村串户,宣传土地革命思想,号召大家同地主作斗争。同年11月,谢家坝成立了农民协会,并召开九百多人参加的成立大会。谢家坝地区方圆十里八乡纷纷响应,相继成立农民协会组织,会员达二千多人。

  为了加强农运工作,省临委委员郭士杰和王心臬、吴绩仁、胡济等深入谢家坝地区,指导协助俞昌准等人开展工作,同时成立了由郭士杰等人组成的南芜地区暴动委员会

  民国16年12月,俞昌准组织一百多人召开会议,筹备建立农民武装,成立苏维埃政权,为红色农民暴动做准备。会后,与会者分头筹款购买枪支、弹药,请铁匠打制大刀、矛剑等武器。由于这次组织准备工作充分,农民热情高涨,纷纷加入农民武装暴动组织,每人配带红色袖章,迎接苏维埃政权的诞生。

  民国17年1月初,南芜边区苏维埃政府在谢家坝宣告成立,俞昌准任政府主席,安徽由此树起了红色农民暴动的第一面旗帜,诞生了第一个红色农民运动政权。南芜边区苏维埃政府提出了“抗租、抗息、抗债、抗税”、“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史”、“打倒新军阀”等口号,声势浩大,震撼南陵、芜湖两县。同时,以农协会骨干分子成立农民赤卫队,设三个中队,轰轰烈烈的农民暴动就此开始了。

  同年1月中旬,农民协会在谢家坝党支部和南芜边区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以赤卫队作后盾,组织农民在殿湾村、草沟湾、浮城寺、邓村、陶村等地,强行向地主开仓借粮五百余担。地主土豪劣绅闻风丧胆,向南陵县伪政府控告俞昌准等人造反。县长李仁两次派自卫队前往武装镇压,遭到赤卫队迎头痛击。由于赤卫队士气旺盛,所向披靡,敌人望而生畏,不战而退。南芜赤卫队两次战斗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斗志。为了进一步壮大革命力量,把斗争引向深入,俞昌准等人研究计划,决定采取“三步走”的战略步骤:第一步,先夺取本地和附近各乡公所的枪支;第二步,将队伍拉到红茅冲,一面整顿,一面号召广大农民参加,扩充力量;第三步,队伍开进泾县山区,建立根据地。

  正当大家磨拳擦掌,再次大规模准备农民暴动的时候,由于组织严密措施不力,被马坝陈恶霸地主陈宗银探得消息,陈宗银伙同伪乡长胡宗球向芜湖、南陵两县政府告密,南芜两县当局立即电呈伪省政府主席陈调元,报告谢家坝一带的共产党已把人杀得“人头如瓜滚,血水流成河”,请求火速派兵镇压。陈调元接电震惊,急忙调集一营人马,疯狂赶往谢家坝进行“清剿”。

  民国17年2月,敌人气势汹汹向南芜边区扑来,先后包围了马坝陈和谢家坝,挨家挨户进行搜查、登记,对有怀疑的农民特别是青壮年劳力进行大肆逮捕、盘问,所到之处,抢劫一空。当时谢家坝一带完全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俞昌准等农民暴动的组织者都遭到了敌人的通缉。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俞昌准不得不分散转移,农民暴动的熊熊烈火,就这样被反动派扑灭了。

  同年3月,俞昌准同志转移到安庆怀宁一带继续进行秘密革命活动。11月,由于叛徒出卖,俞昌准被捕。12月19日,他在安庆北门马山刑场英勇就义,刑前沿途大呼革命口号至口鼻出血。后难友从狱中带出俞昌准用铅笔写下的两行字:“我知必死,望慰老父”,“碧血今朝丧敌胆,丹心终古照亲人”。

  谢家坝农民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它是全省第一次农民暴动,犹如一声春雷响彻南芜边区,极大地鼓舞了革命士气,有力地打击了地方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为安徽省农民革命运动树立了一面光辉的旗帜。

童年时代的俞昌准
陈锐

--------------------------------------------------------------------------------
  提到俞昌准,对芜湖当地人来说应该不是很陌生。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曾在 “永远的丰碑”栏目介绍了这位烈士的生平功绩。简要回顾俞昌准烈士的一生,他领导并发动了全省第一次农民暴动——南陵谢家坝农民暴动,并在南芜边区建立苏维埃政府,震撼南陵、芜湖两县。后身任共青团怀宁县书记,由于叛徒刘怡亭的出卖,俞昌准被捕,于1928年12月19日,在安庆北门马山刑场英勇就义。难友从狱中带出他用铅笔写下的两行字:“我知必死,望慰父老”,“碧血今朝丧敌胆,丹心终古照亲人”。

  这是烈士短暂人生的光辉业绩,是众所周知的一面。笔者有幸在湾沚镇遇到一位81岁的朱老,是烈士的亲戚,朱老本是芜湖县方村人,朱家和俞家是老姻亲,朱老叫俞昌准为表叔,而且朱老的姑妈又嫁给了烈士俞昌准的二哥俞昌培。朱老小时候就离开父母到南陵俞家跟从姑父读书,俞昌培当时是南陵俞家埠小学(龙潭乡小学)的校长。虽然朱老在俞家时,烈士已牺牲了好几年了,但从姑父的话语中还听到了一些零星的碎片。于是他向笔者介绍了俞昌准烈士鲜为人知的童年故事。

  老人回忆说,俞家在南陵家境非常好,但由于俞老爹得子较迟,对儿子们都非常惯,而昌准是老汉儿,加上他“聪明的古怪”,所以父亲对小儿子更是疼爱有加。早年俞家就迁到南陵的南乡三里店定居。三里店的得名正是商业的繁华,当年的商业街曾有三华里长,可谓店铺林列,商贾云集。闲来无事的俞老爹总是推着小昌准去逛街,每看到一个金字招牌就教儿子认。奇怪的是凡教他认过一次,他就能记住,下次定能说出来。当时他只有三岁,俞老爹认为他是一个神童,就在昌准四岁的时候,俞老爹便请人教他唱京戏,由于天资聪慧,小昌准唱得特别好,左邻右舍,无人不夸奖他,俞老爹看在眼,乐在心里。但后来俞老爹有些犹豫,他听高人说小孩子聪明过人往往不能成人,于是父亲开始吃斋,祈求神灵庇佑这个孩子,生怕自己的宝贝儿子长不大。九岁,小昌准便入了蒙学,也就在这一年,他竟然写状子告人,事情是这样的,当时狗咬了人,小昌准伸张正义,主动帮这家人写状子告狗的主人,要求赔偿,有理有据,说得狗主人哑口无言,在当地堪称佳话。由于从小父亲帮其定了娃娃亲,小昌准并不满意。就在他十一岁的时候,曾写恋爱信到女方家,当时家人都是这么认为,还以为这是一件好事,结果令所有的人出乎意料,原来那封所谓的恋爱信不是写给他未过门的媳妇的,而是写给他的准岳父,信中言辞激烈,要求准岳父大人给他的小未婚妻剪辫子,还强调不准给她裹小脚,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准岳父这么做,他将不娶这家人家的女儿。

  说到这的时候,朱老脸上洋溢着微笑,他说:“我小的时候,每次听表叔的故事都不厌其烦,他确实‘聪明的古怪’。”是啊,常言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是不无道理的。“从小的聪慧,对其日后的成长应该有着非常大的作用。”朱老自豪地说。在那白色恐怖的年代里,年少的昌准为了自己的信仰,在家乡搞暴动,建政权,处处代表人民的利益,同时与反动派斗智斗勇,是一条铁打的汉子,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俞昌准烈士光辉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已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实现了他人生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