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丰碑:湘鄂西苏区创建人--周逸群

--------------------------------------------------------------------------------

  周逸群是湘鄂西红军和苏区创建人,毕生为党工作,矢志不渝。他说:“只要我一天活着,我就一天不停止党的工作。”“我们共产党员,要像铁一样硬,钢一样强。”

  周逸群,1896年生,贵州铜仁县人。191 9年赴日本留学。曾参加反对帝国主义、北洋军阀的爱国活动。1923年回国,在上海参加创办《贵州青年》旬刊,宣传反帝反封建思想。1924年10月入黄埔军校第2期学习,积极从事青年军人运动的宣传和组织工作,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在国民革命军贺龙部任师、军政治部主任。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南下后任起义军第20军3师师长,率部参加瑞金、会昌等战斗。曾介绍贺龙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与贺龙赴湘西北地区开展武装斗争,参与领导鄂中鄂西地区年关暴动和桑植起义。先后任中共湘西北特委书记、鄂西特委书记。1929年春,任鄂西游击总队总队长。1930年2月领导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兼政治委员。7月率第6军与第4军在公安县会师组成第2军团,任军团政治委员、中共前委书记,与贺龙领导创建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苏区。9月,调任中共湘鄂西特委代理书记兼湘鄂西苏维埃联县政府主席。在第2军团主力南征、国民党军重兵“围剿”的极端困难情况下,领导组建江左、江右军两个指挥部和独立团,实行全民皆兵,相继取得第一、第二次反“围剿”斗争的胜利,保卫了洪湖苏区,壮大了红军和地方武装力量。1931年5月,在湖南岳阳贾家凉亭附近遭国民党军伏击,英勇牺牲,时年35岁。(新华社北京3月14日电)

周逸群同志生平

--------------------------------------------------------------------------------
  生于当地一富裕家庭。其父母早亡,遂依族叔周自炳长大。1914年考入贵阳南明中学。1919年春东渡日本入东京庆应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在这期间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影响。1923年春,归国回到上海,联合上海的贵州籍青年组织起“贵州青年社”,创办《贵州青年》旬刊,积极宣传新思潮。在恽代英、肖楚女的帮助下,他进步很快,于1924年在上海入党,此后他“弃书学剑”,进入黄埔军校第二期辎重队。其间,与蒋先云等成立秘密革命团体“火星社”。又于1925年2月以此为基础成立了“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出版《中国军人》、《青年军人》,宣传马列主义思想,与“孙文主义学会”宣传的反动主张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青年军人联合会在“中山舰事件”后被蒋介石解散,他留在黄埔军校协助周恩来工作。1926年北伐时期,他任北伐军总政治部宣传队长,奉命到国民革命军第九军工作,在常德遇到九军一师师长贺龙,经党组织同意留贺龙部任一师政治部主任。

  1927年春,贺龙部脱离第九军,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十五师,后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贺军任军长,他任政治部主任,并兼任以黄埔军校和农运讲习所的学生及两湖农运干部组编的第三师师长。,蒋介石、汪精卫叛变革命后,二十军到南昌集中,参加南昌起义,贺龙在周恩来主持的前敌委员会会议上被任命为起义军总指挥,他协助贺龙制定了起义计划。起义军撤离南昌南下后,占领了潮汕,他兼任潮汕卫戌司令。南昌起义军在潮汕失败后,党中央派他与贺龙一同到湘鄂西开展工作(为湘西北特委委员),1928年初,他代理郭亮任特委书记,并担任湘鄂边前敌委员会书记。1月下旬,到监利县组建起400余人的武装,打起了工农革命军的旗号,队伍很快发展到1000余人,迅速打开了局面。此后,贺龙、周逸群前往湘鄂边开展工作,贺龙在家乡桑植县利用亲族和部属,关系收集了3000人的武装,成立工农红军,后遭国民党第四十三军进攻,士兵大部失散,他与贺龙也失去联系。他辗转回到石首后,集中石首、监利、公安等地农民武装、在洪湖一带开展游击活动。鄂西特委成立后,他任书记,主持改组了各县县委,制定了新的工作方针,克服了盲动主义影响,深入做好群众工作。

  1928年秋,特委领导的革命力量发展到23个县,在洪湖周围形成较稳固的游击根据地。1929年3月,鄂西特委传达了党的“六大”决议,此后,把江陵、石首的游击武装合编成游击大队,由周逸群直接指挥,在15天内连打21个胜仗,在石首、监利等县建立了区乡红色政权。游击大队正式编为鄂西游击总队后,他任总队长。通过武装斗争,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苏区形成。年底,鄂西游击总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一师、嗣后又与段玉林的游击纵队合编为中国工农红色第六军,他兼任政委。

  1930年4月,鄂西第一次工农兵贫农代表大会召开,成立鄂西五县联县政府,他任主席。7月,他率红六军和贺龙率红四军在湖北公安会师,两军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他任政治委员,同时成立前敌委员会,他任书记。前委领导红军拔除苏区内敌人据点,肃清反动武装,建立了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革命根据地。1830年夏,他和贺龙因反对李立三派到洪湖的邓中夏攻打长沙的左倾冒险计划,他被调离军队到鄂西联县苏维埃政府任主席、代理湘鄂西特委书记。红二军团离开湘鄂西后周逸群等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发动和武装群众,成立江左军和江右军,进行保卫根据地的斗争。

  1931年春,王明路线在中央占了统治地位,夏曦被中央派到洪湖后,全盘否定湘鄂西斗争。他被撤销湘鄂西联合政府主席职务,于是,他率领一批干部和游击队员去开辟洞庭湖根据地。1931年5月,他从洞庭湖突围返江北时遭敌伏击,壮烈牺牲于湖南岳阳县贾家凉亭。 

与贺龙并肩领导湘鄂西革命——周逸群

--------------------------------------------------------------------------------
  “只要我一天活着,我就一天不停止党的工作”,这是湘鄂西红军和苏区创建人周逸群对党所立下的铮铮誓言。

  周逸群,1896年6月出生于贵州铜仁一个殷实的家庭。父母早逝,由亲戚抚养成人。在家乡中学毕业的第二年,23岁的周逸群东渡日本,进入著名的庆应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这期间,他阅读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和有关介绍俄国十月革命的书报,开始信仰马克思主义。1923年春,周逸群回到上海,组织了贵州青年社,创办了《贵州青年》旬刊,鼓励和引导广大青年投入社会变革。回国后第二年,周逸群在上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4年秋,周逸群抱着投笔从戎、学习军事的志向奔赴广州,进入黄埔军校学习。在黄埔军校,周逸群孜孜不倦地攻读革命理论和军事技术,并在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及中共黄埔军校特别支部的领导下,参与组织了以黄埔军校党团员为骨干的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与蒋介石支持的“孙文主义学会”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北伐战争开始后,周逸群率领北伐军总政治部宣传队到国民革命军第9军工作时,遇到了在9军中任1师师长的贺龙。当时向往革命,急切要求共产党帮助改造部队的贺龙,即请周逸群留任师政治部主任,从此周、贺成为亲密的战友。1927年7月,贺龙、周逸群率军从武汉开赴南昌,参加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南昌起义,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起义后,在戎马倥偬的时刻,周逸群介绍贺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8年1月,周逸群与贺龙等人,到湘西北领导武装斗争,先后任中共湘西北特委书记、鄂西特委书记。他们并肩战斗,为开辟湘鄂西苏区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今天,我们在这片热土上仿佛还能追寻到他们当年一个又一个光辉的历程:

  1928年4月,他们在湘西桑植、鹤峰一带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并创建了革命根据地。

  1930年2月,周逸群根据中央指示,将前身为鄂西红军游击总队的红军中央独立第一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周逸群兼任政委,并成立了鄂西五县联县政府,使鄂西根据地迅速扩大和发展。

  1930年夏,周逸群率红6军回师监利,渡江南下,攻克公安,与贺龙率领的红4军会师,编成红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任军团政委和中共前委书记。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创建了湘鄂西革命根据地,使洪湖、湘鄂边根据地连成了一片。

  1931年5月,周逸群由洞庭特区返回江北,途经岳阳县贾家凉亭时,遭敌伏击,不幸壮烈牺牲,时年35岁。

  在短短7年的革命历程中,周逸群凭着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和钢铁般的意志,远离家乡,抛弃富裕的生活,在湘鄂西这片热土上为创建工农武装和苏维埃政权,倾洒了自己全部的热血。他为中国革命做出的重大贡献,永远载入共和国的史册,也将永远映衬着鲜红的党旗! 

周逸群拜见孙中山 
龙岳洲

--------------------------------------------------------------------------------
  周逸群烈士是贵州铜仁人,是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和红二军团的主要创始人和贺龙同志的入党介绍人。1924年他成为黄埔军校第二期学员,听说孙中山先生兼任黄埔军校的总理,快一年了还没见到孙先生一面,十分渴望拜见孙先生,想亲耳聆听孙先生的教诲。

  在黄埔军校参与平叛商团斗争胜利回校的第二天晚上,周逸群与贵州同学李侠公在校园里散步,对李侠公说:“侠公兄,孙中山先生是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和伟大的爱国者,我非常想拜见他,想当面向他请教一些问题。”

  “哈哈……你太天真了!”李侠公不住地摇头大笑。

  “你笑什么?”周逸群不解地问。

  “孙先生日理万机,处理国内外大事都来不及,能有时间见我们这些无名之辈么?”

  “他不是兼任我们军校的总理吗?”

  “那是挂名,表示重视。你想,哪有军校设总理一职的?”

  “不管怎样,他既兼了军校总理,我们就是他的学生,学生要求拜见先生,向先生请教问题总不为过吧?”

  “这个……当然,只是先生太忙,不会有时间见你的。”

  “我们试试怎么样?”周逸群微笑着征求李侠公的意见。

  “试试?怎么试?”

  “我们联名写封信给他要求接见,就说我们想请先生当面再给我们讲讲‘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和当前的革命形势以及今后一段时期的革命战略。你同意和我联名不?”

  “好吧,试一下就试一下,能接见当然好,如果先生太忙无暇接见我们,也可理解。”李侠公同意后,周逸群旋即跑回住室,连夜给孙中山先生写了一封殷切求见的长信。第二天一早就找李侠公、蒋先云等七名同学签了名,中午就把信连同他主编的几期《火星社》杂志给孙先生寄了去。

  周逸群把信投了出去又后悔了,心想,一个军校的普通学员,要求革命政府的大元帅接见,是有些荒唐,不过又一想,他写出的信,大概有秘书帮着看,可能也打扰不了孙先生。他七猜八猜地猜了三天,没见有什么消息,就自己安慰自己,罢了罢了,先生是太忙了,以后再找机会拜见吧!万万没想到,第四天上午,他收到了孙中山先生亲自签名的信,决定当天下午在广州大元帅府接见他们。

  周逸群看了孙先生的回信后,激动得眼角都潮润了。他三步变成两步走,忙去告知李侠公、蒋先云等同学,下午正三点,孙中山先生神采奕奕地在庄严的元帅府里亲切地迎见了周逸群、李侠公、蒋先云等七位联名写信的同学。

  孙先生一一同大家握过手后,指着沙发要大家坐下,吩咐工作人员一个给泡了一杯茶,随即说了句:“清茶一杯,请诸君包涵……”使大家都笑了。这一笑,就把严肃的气氛打破了。

  笑罢,孙中山和蔼地环视了大家一眼,亲切地问:“你们中哪位是周逸群?”周逸群马上站了起来,恭敬地一躬身,答道:“学生就是!”孙中山抬眼一看,见周逸群眉清目秀,一表人才,既有军人风度,又有文人气质,不住地微笑着点头。周逸群趁此将李侠公、蒋先云等同学一一介绍给孙中山。周逸群坐下后,孙中山先生就亲切地和大家聊开了,他首先诚恳地说:“看到你们的来信,使我意识到,我这个大元帅有点脱离民意了!名兼你们军校的‘总理’,可我们都还不认识,实在很抱歉。”

  接着,孙中山先生赞扬了大家从中国各地投奔广州的革命行动,感谢大家对广东革命政府的支持。

  应大家的要求,孙中山先生给大家进一步讲解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新涵意。同时,痛斥了顽抗改组、反对三大政策的国民党右派。最后,孙中山先生就北伐战争问题,诚恳地征求大家的意见,说:“对北伐,国共双方都有些不同看法,也可以说有保留意见,我很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大家你望我,我望你,半天回答不上来。还是周逸群灵光些,明确地讲出了自己的看法,但又向孙先生提出疑问:“我本人对先生主张北伐表示拥护,但目前北洋军阀有帝国主义的支持,势力很大,单靠革命军的力量,能有把握取胜吗?”

  孙中山微微一笑,没有作答,反问周逸群:“你认为呢?”

  周逸群没料到孙中山先生又反问他,思想准备不够,一时答不上,但孙中山先生一直耐心地等他发表看法。周逸群经过一番认真的思考后,大胆地回答道:“我认为,要战胜北洋军阀及其帝国主义,单靠革命军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联合工农的力量,武装工农群众。另外,我认为,必须要有一个可靠的后方,有巩固的革命根据地。否则,革命军在前方打仗,后院却起了火,反而形成前后受敌,于革命军不利。”周逸群说到这里,看到孙中山不住地点头,还不时插话说“好!”就索性一口气说完,“商团的叛乱已被镇压,广东革命政府已基本稳定,但是,应看到还有陈炯明的威胁,周恩来同志曾主张北伐应在镇压商团,讨伐陈炯明,建立巩固的广东革命根据地之后进行,我认为这个意见是正确的。以上是学生的一管之见,请先生明鉴。”

  “说得好!有远见!”孙中山十分赞赏,“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要以为我是大元帅,什么都行。当初,我就想放弃广东去进行北伐,对保卫广东革命政府,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就没有足够的认识,后来得到共产党的帮助,才下决心把一部分革命军调回广东镇压商团的叛乱,事实证明共产党的主张是正确的。周逸群对这个问题认识得如此深刻,真令人钦佩,你们前途无限,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中国革命的希望!”

  周逸群讲完后,孙中山又叫其他同学也谈了自己的看法,他们的见解,也都受到孙中山先生的肯定与称赞。

  会见后,孙中山先生还特意设便宴招待大家,又派车送他们回军校,大家都认为,这是一次终生难忘的拜见。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01.09.21 

周逸群与李侠公
李芳

--------------------------------------------------------------------------------
  废书学剑走羊城,只为黎元苦匪兵。

  斩伐相争廿四史,岂无白刃可亡秦!

  这是革命先烈周逸群1924年8月由上海赴广州前夕,寄赠先期到达广州黄埔军校,并担任军校办公厅特别官佐的留日好友、《贵州青年》旬刊同仁李侠公的一首诗,以表达其投笔从戎的革命志向和抱负。

  周逸群(1898—1931年),原名周立凤,笔名逸群、黔铁,曾化名易容、一穹、左应龙,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和红六军、红二军团的创建人。周逸群1898年7月23日出生于贵州铜仁县城关镇的一个富裕家庭,幼年时父母相继辞世,由族叔周自炳抚育成人。1905年进入周自炳等人创办的铜仁城南小学读书,1913年考入省城贵阳南明学校中学部学习,1917年毕业后回乡担任铜仁教育会会计,1919年3月东渡日本进入东亚预备学校补习日文,1921年5月考入东京庆应大学经济学部。

  李侠公(1899—1994年),曾化名李少农,俄文名“莫洛索夫”,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翻译家、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李侠公1899年农历腊月初二日出生于贵阳北乡下堰寨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其父李农卿以岁员纳捐教谕,做过几年的贵州省视学和台拱厅知事,是一位具有维新思想的知识分子),幼随其父读书习字,后考入省城贵阳的一所名牌学校——贵州公立法政专门学校学习,1919年考取官费生选送日本留学,负籍东瀛,进入明治大学攻读政治经济学,与同在日本东京留学的周逸群结识,并结为挚友。

  东瀛中华学子

  辛亥革命前后,一批黔籍有识之士由日本留学回国,在贵阳从事教育活动,如吴绪华、田君亮回国担任贵州公立法政专门学校、贵阳南明学校校长、教员,向学生传播日本明治维新思想,周逸群、李侠公等一批血气方刚的中学生受其影响,纷纷踏上东瀛求学之路。

  “一别黔山去,东风万里游。强华需饱学,庭训记心头。”李侠公怀着“饱学强华”的信念及父辈的嘱托,来到日本学习。由于中国北洋政府军阀混战,致使留日学生的学习生活得不到安宁。“川滇黔三省的留学生受到的厄运更甚,三省军阀政府对于公费留学生应汇寄的学款也扣留或宕不寄,常积欠数月之久;自费留学生也因汇兑沮滞,同样受困。”于是,在日本东京的川滇黔三省留学生公推周逸群为总代表,与中国驻日公使馆理论,迫使公使胡维德出面接见,并允许发放公费欠款和自费生的借款,取得了斗争的胜利。周逸群由此展现了组织和斗争的才华,赢得了李侠公等留日学生的敬佩。李侠公回忆说:“逸群同志性格刚毅朴实,给人以沉静寡言之感,但一经接触到某些重大问题,认为有必要发抒意见时,就会放言纵论,给人以健谈豪爽的印象。”

  1922年暑假中,周逸群由日本回家乡铜仁,途经贵阳,并在上海订阅许多书刊杂志,约定寄往东京。阅读《向导》、《中国青年》杂志,初步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周逸群回到东京,情绪忧郁、激愤地向李侠公讲述了回乡的所见所闻:“……贵州就成了一个白昼阴森,午夜‘繁华’的鬼世界”,“贵州如此,全中国不都一样吗?”1923年春,周逸群告诉李侠公说:“我决定回国了,家乡如此,国家如此!过着这样读死书的留学生活,实在耐不下去了”,“你们学校比我们短少一年,现在已是你毕业的时间了。怎么样?等着你毕业后,我们一起回国吧!”李侠公问:“当新闻记者的事有门路了吗?” 周逸群答:“回国去闯”。1923年10月,李侠公同周逸群一道乘上归国的轮船。

  《贵州青年》同仁

  周逸群与李侠公回到上海“定居”下来,开始去“闯”新闻记者的门路。十里洋场上海滩,没有“大人先生”作引进,自然以失败而告终。失败而不失望,他们于是相商:“我们自己来办报吧!”,“办不起大报,办个以贵州为对象的小报吧!贵州是一国的缩影,说贵州很自然地会谈到全中国嘛。”,“我们应该面对青年,就取名《贵州青年》吧!”他俩分头行动,邀约赞助人和撰稿人。周逸群收到叔父周自炳汇来的500元钱,以此作为报馆的开办经费。同时,得到了黔人鲁纯仁、张伯符、李仲公的赞助。周逸群、李侠公共同起草了《贵州青年社发行旬刊之宣言》,发表于《民国日报》“觉悟”副刊上。《贵州青年》旬刊社设在上海法租界哈同路民厚南里910号,从采访搜集素材到拟稿,从审稿、编排到校对等工作,都是他们亲自动手干。《贵州青年》旬刊第一期,周逸群以“黔铁”笔名撰写《贵州问题的先决问题》,以逸群署名撰写《黔军变成吴佩孚底……》,李侠公撰写《贵州男性青年学生的生活态度之分析及今后应认识之人生观》和《光明之言》,鲁纯仁撰写《我们的运动》。1924年5月23日,《贵州青年》旬刊在上海出版发行,旬刊版面采用活页折叠式,方便邮寄携带。

  《贵州青年》旬刊创刊后,在北平读书的贵州榕江青年胡秉铎、贵阳青年宋述樵也应周逸群之邀约赴上海,参加《贵州青年》旬刊的编辑工作。《贵州青年》旬刊一共出版了12期,《民国日报》“觉悟”副刊均刊载有旬刊目录。周逸群在《贵州青年》旬刊上撰写了《贵州在全国革命进行中应有的过程》等18篇文章,李侠公撰写了《以党救黔》等10篇文章,李侠公的胞兄李仲公撰写了《革命与贵州青年》、《“救黔运动”中的派别的分析》、《七重掠夺下底贵州农民》、《五万以上主客军驻防的贵州》长篇政论。《贵州青年》发刊后,得到了共青团中央负责人、《中国青年》主编肖楚女的热情支持,肖在《中国青年》第36期上撰文称赞以“黔铁”笔名发表的《贵州问题的先决问题》,“这是一个何等周到的政治见解,何等远虑的革命态度”,增强了周逸群、李侠公办好《贵州青年》的信心。

  受到《中国青年》主编肖楚女的鼓励后,周逸群、李侠公联名致信肖楚女,表达他们见面求教的心愿。求见信发出十来天后,肖楚女亲自登门《贵州青年》旬刊社看望周逸群、李侠公,并与他们进行亲切的交谈,除了积极的鼓励外,还对《贵州青年》的一些缺点提出坦率而含蓄的批评意见。原来他们以为肖楚女是位才华横溢的女编辑、女作家,见面才知道是位高大魁伟的男同志,李侠公欣喜之余,写了一首诗赠肖楚女:“原来楚女非巾帼,忧国忧慈母心。诛伐魑魅如椽笔,九州风雨一奇人。”从此,他们在与肖楚女、恽代英的接触交往中,建立了亲密的革命友谊,并进一步认识了中国共产党。

  《贵州青年》旬刊像利剑般刺向封建军阀,震惊了北洋军阀政府,周逸群遭到北洋政府的通缉,贵州军阀使用最卑鄙的手段,画了一枝手枪邮寄上海贵州青年社,对贵州青年社进行无耻的威胁和恫吓。周逸群、李侠公不畏强暴,仍然以笔作枪继续战斗。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通过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孙中山改组国民党,实现国共合作。《贵州青年》特别关注广州的革命动态,积极响应革命风潮。在上海,周逸群与汪精卫等人结识,但拒绝汪介绍他们加入国民党的要求。一天,周逸群、李侠公忽然接到黄埔军校总教官何应钦的来函,对《贵州青年》发表的文章表示倾慕之外,特别提出邀请周、李去黄埔军校工作。周逸群因编辑事务一时走不开,李侠公先期赶赴黄埔,担任军校办公厅特别官佐。临行前,周逸群曾对李侠公说:“我要去黄埔么,那就不是去当官而是去当兵。”表示他投笔从戎的志向及对武装斗争重要性的认识。

  黄埔军校战友

  周逸群结束《贵州青年》旬刊的工作后,1924年8月由上海赶赴广州,在黄埔军校与李侠公汇合。9月,周逸群破格补入黄埔军校第二期辎重队学习。此时,《贵州青年》旬刊同仁胡秉铎、鲁纯仁、宋述樵、李仲公、侠公兄弟先后汇聚到大革命的策源地广州,参加了国民革命。周逸群、李侠公、胡秉铎、鲁纯仁等人在黄埔军校工作、学习。

  1924年10月,经鲁易和吴明(陈公培)介绍,周逸群在黄埔军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担任中共黄埔军校特别支部委员、宣传干事。在中共两广区委书记陈延年、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领导下,开展党的秘密工作。经周逸群、鲁易介绍,李侠公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参与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的创建工作,担任《中国军人》编辑。1925年2月1日,在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成立大会上,周逸群被推定为联合会主席、《中国军人》杂志主编。

  在黄埔军校,李侠公、周逸群联名写信给孙中山,并寄去几期《贵州青年》。一周后,中山先生在“河南士敏土厂”大元帅府召见了他们。向他们讲解创办黄埔军校的道理和断然改组国民党的缘由,对《贵州青年》给予高度的评价。临别,孙中山握着他们的手说:“你们青年娃娃,不要以为我是大元帅,你们的前途更加远大,希望寄托在你们青年身上,在你们身上!”

  在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的授意下,黄埔军校教员、学生王柏龄、缪斌、杨引之等国民党右派分子组织了“孙文主义学会”,宣扬戴季陶的《孙文主义的哲学基础》,攻击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反对工农运动和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为国民党右派分离革命,篡夺革命领导权大造舆论,与青年军人联合会相对立,两种思想、两种势力在广州相互搏击。在黄埔军校,周恩来召集全校师生讲话,以《民众武力与中国革命》为题,阐述建立人民武装力量的重要性和迫切性,给全校师生以极大的震动和鼓舞。针对戴季陶的《中国国民革命与国民党》文章,周恩来亲自设计一幅题为《三民主义进圣庙》的漫画,张贴校内外并寄发各地,漫画是一个戴季陶模样的人背着三民主义奔去孔庙,揭露戴季陶反革命的实质。周逸群、李侠公及青年军人联合会给予戴季陶主义有力的回击。

  东征战役时期,李侠公、周逸群随黄埔党军参加讨伐陈炯明诸战役,李侠公担任东征军第一师(师长何应钦)政治部主任驻防汕头,而周逸群受党的指派专职做青年军人联合会的工作。由于军校政治部的一位机要秘书不慎丢失李侠公写给“君伟”(军委)的一份党内秘密报告落入孙文主义学会反动分子手里,他们一面跑到汕头找李侠公寻衅闹事,一面将李侠公遗失的党内秘密报告拿到《民国日报》上发表,攻击李侠公视国民党人“非同志”,并“暗中”工作,“籍机宣传”共产主义,并向蒋介石告状。李侠公接受中共两广区委的建议,向蒋介石提出辞呈,随周恩来离开汕头回广州,担任中共两广区委军委技术书记,成为一名公开的共产党员。

  1926年3月12日,为加强西南湘滇黔桂军人的团结和统战工作,根据中共两广区委的部署,在广州大佛寺召开“西南革命同志会”成立大会,周逸群、李侠公作为大会主持人,对成立大会进行周密的安排,邀请何应钦、朱培德等军事将领参加大会,何应钦、朱培德借故离开会场后,发生了孙文主义学会分子王惠生枪击大会主持人事件,幸得毛景周等国民党左派群众的保护而安然无恙。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蒋介石借口“青年军人联合会”与“孙文主义学会”的斗争违背“亲爱精诚”的校训,下令解散这两个组织。4月10日,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发表了自行解散宣言。青年军人联合会解散后,周逸群到国民革命军军事委员会政治训练部担任中校宣传科长,李侠公到第三军(滇军)军官学校担任政治教官。

  1926年9月,中共两广区委调周逸群担任北伐军左翼宣传大队长,奔赴北伐前线,留任国民革命军第9军第1师(师长贺龙)政治部主任,李侠公调回中共两广区委军委工作,随后又由中共中央派赴苏联学习,结束了他俩一起生活和工作的难忘历史,南京政府与苏联政府断交,他们中断了通信。

  周逸群、李侠公分别后,周逸群担任国民革命军第20军(军长贺龙)政治部主任,参加了著名的“八一”南昌起义,成为贺龙军长的入党介绍人,与贺龙一道开辟了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创建了红六军及红二军团,为中国革命作出重大贡献,1931年5月中旬途经岳阳贾家凉亭时遇敌不幸牺牲。1927年2月,李侠公到达苏联,先后进入中山大学、列宁格勒军政大学学习,担任中共旅莫斯科支部宣传部长,1930年回国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而脱党,抗日战争时期,李侠公先后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少将设计委员、政治部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陆军大学中将政治部主任等职,在周恩来同志的领导下从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翻译出版《政治经济学史》(第1卷),成为马克思主义翻译家、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建国后担任政务院参事、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贵州省民政厅长等职务。

  1950年秋,李侠公从北京到重庆出席西南军政委员会会议,会上见到贺龙同志,两人共同追忆周逸群同志的革命功绩。李侠公晚年,还多次接受《周逸群传》作者唐承德先生的采访,提供大量的史实。并在《贵州文史资料选辑》第17辑上发表了《忆青年时代的周逸群同志》一文,深切缅怀青年时代的先烈亡友。

  来源:《贵州政协报》 

周逸群故居

--------------------------------------------------------------------------------


   周逸群,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湘鄂西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人之一。字立凤,贵州省铜仁县城关镇人。  周逸群,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湘鄂西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人之一。字立凤,贵州省铜仁县城关镇人。1919年赴日本留学,1924年赴黄埔军校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的领导人之一。北伐战争时,率宣传队到贺龙部队,经政治部主任。“八一”南昌起义时,任起义军二十军第三师师长。1928年1月,奉命与贺龙一起来湘鄂本西地区创建工农武装,开辟革命根据地。历任中共湘西北特委书记,鄂西特委书记,红军第六军政治委员,红军第二军团政治委员和前委书记,湘鄂西联县政府主席等职。领导开辟了湘鄂西革命根据地。1931年5月,在湖南岳阳贾家凉亭附近遭敌伏击,战斗中壮烈牺牲。时年三十三岁。

  周逸群于1898年出生在铜仁,7岁入铜仁城南小学,15岁以优异成绩考入贵阳南明学校中学部,博览群书,尤其喜爱中国历史,格外崇拜著名历史人物。他的作文《诸葛亮辅汉于蜀论》被评为全校优秀文章,刊于《南明杂志》。周逸群还以极大的爱国热情,投入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斗争,拥护贵州独立,被喻为“有抱负的青年”。

  1919年,周逸群东渡日本,进入东京庆应大学攻读经济学。不久,国内爆发了伟大的“五四”爱国运动,以周逸群为首的留日学生纷纷组织起来,举行声势浩大的集会游行,声援国内反帝反封建斗争。他致力于马列主义的学习与研究,努力寻求一条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道路。1924年初,周逸群回到上海与恽代英一起,以笔作武器,在上海《新建设》上发表《革命与统一》等文,歌颂党的统一战线和孙中山的民主革命思想。同年5月,创办《贵州青年》旬刊,宣传革命思想,唤起青年向上,受到团中央的重视和肖楚女的推崇。是年10月,周逸群投笔从戎,进入文稿黄埔军校第二期,并受到孙中山的亲切接见和高度赞扬。11月,周逸群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共黄埔军校特别支部宣传委员,成为周恩来的得力助手。次年初,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在广州正式成立,周逸群是该会的主要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9月党派他专门领导“青军会”,使“青军会”成为全国青年军人的革命中心。1926年7月,北伐战争开始后,周逸群受命在长沙组织北伐军在翼宣传队。8月,他率宣传队到常德贺龙部,担任国民革命军第9军第1师政治部主任。1927年贺龙部先后改编为独立15师和扩编为20军,周逸群继任师和军的政治部主任。在“八一”南昌起义中,周逸群参加了前委重要会议,坚决抵制张国焘的错误,支持前委举行南昌暴动的决定,他与刘伯承一起协助贺龙制定起义作战计划,亲临火线指挥战斗。南下途中,周逸群就任20军第三师师长,担负保卫革命委员会领导成员安全的重任。注重党务活动,介绍贺龙入党,发展了一批新党员,为党增添了新鲜血液;他与朱德等共同指挥会昌战役,他奉命留守潮州担任卫戍司令并组织指挥了潮州保卫战。1928年1月,周逸群受党中央派遣,与贺龙等一起前往湘鄂边组织红军,开展武装斗争,并担任中共湘西北特委书记,领导了荆江两岸的年关暴动,重新点燃了江汉平原的革命烈火。接着,在桑植发动了湘鄂边武装起义,打开了湘鄂西革命的大好局面。同年5月,周逸群转赴湖北沙市,重组遭敌破坏的中共鄂西特委,担任特委书记,领导广大群众在洪湖、白露湖一带开展游击战争,建立苏维埃政权,实行土地革命,创建并领导了驰名中外的洪湖赤卫队。周逸群还先后担任中共湖北省委委员、军委书记、中国工农红军第6军政委、鄂西联县政府主席。1930年7月,红二军建立后,周逸群任军团政委和党的前委书记,从此,洪湖苏区与湘鄂边苏区连成一片,形成了湘鄂西革命根据地。9月,周逸群改任中共湘鄂西特委代理书记兼湘鄂西联县苏维埃政府主席。1931年5月,周逸群在视察华容县的工作时,途经策阳县贾家凉亭,遭敌伏击,不幸壮烈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