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基梅:屡建战功壮山河

--------------------------------------------------------------------------------
  赵基梅,1909年生,湖北麻城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四方面军排长、营长、团政治处主任、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川陕苏区反“围攻”和长征。作战勇敢,屡建战功。到达陕北后入红军大学学习。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29师386旅771团政治处主任,独立游击支队司令员兼晋冀豫军区第5军分区司令员,先后参加晋东南反“九路围攻”、磁武涉林等战役战斗。1940年4月任八路军第2纵队新编第3旅副旅长,参加冀鲁豫边区反“扫荡”。后任新编第3旅代理旅长,率部进至鲁西南地区恢复和发展抗日根据地。1941年起任八路军第115师教导第7旅政治委员兼冀鲁豫军区第8军分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第7军分区政治委员、第5军分区司令员,继续坚持鲁西南地区游击战争。他坚决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广泛发动群众,团结抗日各阶层进步人士,积极争取和改编地方抗日武装,使鲁西南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扩大,为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作出了卓著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7纵队副司令员,参加出击陇海路、定陶、巨(野)金(乡)鱼(台)、豫北攻势等战役。1947年8月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2纵队司令员,率部挺进大别山。12月兼任江汉军区司令员,率部西越平汉铁路向江汉地区展开,配合大别山主力部队反“围攻”斗争。由于长期战争环境和忘我工作,他得了严重的胃病。尽管身体十分虚弱,他还是同战士们同吃“大锅饭”,配给他的马也总是让给伤病员骑。在挺进大别山的艰苦斗争中,他又患了重感冒,仍躺在担架上指挥作战。由于病情加重,于同年12月27日在湖北随县(今随州)三里岗病逝,时年38岁。中共中央发出唁电,高度赞扬他为中国革命作出的重要贡献,称他的逝世“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的一大损失”。

  (新华社北京11月16日电

 

  赵基梅赵基梅(1915-1947) 湖北麻城人,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1929年加入红军第四方面军,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参加反“围剿”和长征。在土地革命战争中,历任战士、排长、连长、团政治处主任、师政治部主任、师政委等职。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赵基梅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七七一团政治处主任。1938年1月率一个连开赴晋东南,2月组建八路军独立游击支队,任司令员。随后率该部在晋冀豫边区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配合当地中共党组织,发动群众,发展壮大抗日武装,为晋冀豫边区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做出了重要贡献.1940年2月,赵基梅任八路军第二纵队新三旅副旅长、旅长。5月率八团挺进鲁西南,协助中共鲁西地委迅速平息了“湾杨反动会道门暴乱”,击退进入根据地的顽杂武装,使鲁西南的局面得以恢复。6月,他率部北上时,在濮阳西南桑村集遭日军三十五师团和骑兵第四旅团八千余人合击。为掩护部队和地方机关转移,牵制敌人,赵基梅亲率旅直属队英勇抗击。他不顾敌机低空轰炸扫射,挺立在距敌坦克仅有几十米远的前沿阵地,指挥战士用集束手榴弹击退敌坦克,并亲自抱起机枪猛扫敌步兵。与敌激战两个多小时,打退敌人的多次进攻,掩护主力部队和机关冲出敌人的重围。
  1941年1月,在鲁西南“三村”(曹楼、伊庄、刘岗)斗争的危急关头,赵基梅奉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之命,率旅直和七、八团星夜驰援,歼灭地方反动武装1500余人,缴枪1000余支,解了“三村”之围,保卫了鲁西南抗日根据地。1941年7月,新三旅改编为教导七旅,赵基梅任政委。10月,率部参加讨伐孙良诚战役。战役结束后,兼任新建立的冀鲁豫军区第八军分区(巨南军分区)司令员和政委。1942年7月率七旅返回鲁西南,扩大了鲁西南根据地。是年底,教七旅与鲁西南军分区合并为冀鲁豫军区第五军分区(原鲁西南军分区),赵基梅任分区司令员。1943年6月任军分区政委,12月复任司令员。1944年2月指挥分区部队粉碎了日军对鲁西南的最后一次“扫荡”,歼伪军1500余人,俘伪少将师长王洪展、伪东进剿共副司令李英等。随后,在鲁西南讨伐地方反动武装战役中,指挥分区部队与兄弟部队协同作战,先后歼灭定陶保安旅长王子杰、山东第十六专区副专员兼保安副司令张子刚、曹县李子仪等十余股反动武装10000余人。 抗战胜利后,赵基梅与五分区程书勋参加指挥解放菏泽城的战斗。他与程书勋亲自指挥挖掘地道、装填炸药和组织爆破,成功地炸开了城南门后,又率突击队最先冲进城内指挥歼敌。
  1945年11月,赵基梅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七纵队副司令员。1946年秋至1947年春,在刘伯承、邓小平的指挥下,七纵与一、二、三、六纵一起先后胜利地进行了陇海路自卫反击战,大杨湖战役、巨野战役、鄄南战役、巨金鱼战役、豫皖边战役。1947年3月第一、七纵队合并为一纵后,赵任一纵副司令员。1947年7月,又与二、三、六纵一起胜利完成了鲁西南战役。8月,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任中原野战军第十二纵队兼江汉军区司令员。1947年12月27日在湖北随县军中病逝,年仅32岁。

赵基梅(简介)

--------------------------------------------------------------------------------
  姓名 赵基梅

  性别 男

  民族 汉族

  籍贯 湖北麻城

  出生年月 1910年

  逝世日期 1947年12月27日

  出生于贫农家庭,父母早逝,靠其兄嫂抚养长大。为减轻哥嫂负担,从小就帮助家里割草、砍柴、推磨、放牛。1926年,乘马岗、顺河地区先后秘密建立起农民协会和农民武装。他的大哥、二哥都参加了农民自卫队。他在两个哥哥的影响下,也参加了儿童团。1927年10月6日,大哥赵基松被国民党反动军队杀害,他悲痛万分,发誓要为死去的亲人报仇。1928年,17岁的他报名参加赤卫队,配合红军攻打八里畈。1929年,他和二哥赵基柏一块在董家畈苏维埃政府报名参加红军。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随红军在鄂豫皖地区转战三年。第四次反“围剿”后,随红四方面军主力向西转移,进入陕南、川北地区。1933年冬,任红三十军九十师政治部主任。1935年3月,离开川陕根据地开始长征,两次翻雪山,过草地,最后进入陕甘宁边区。1938年初,所在部队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太原独立游击支队,他任司令员,涂锡道任政治委员,称赵支队,亦称赵涂支队。同年4月下旬,晋冀鲁豫军区在太行山区正式成立,赵支队对内称第五军分区,赵任司令员,对外仍称八路军太南独立游击支队。1940年4月底,赵支队与八路军六八九团三个连、豫北大队、独立大队等合编为八路军第二纵队新三旅,他任副旅长。6月上旬,日军发动对冀鲁豫边区“大扫荡”,率特务营抗击数百名日伪军对旅部驻地的进攻,保证了旅部和机关的安全转移。反“扫荡”结束后,旅长韩先楚调离,他代理新三旅旅长。1941年7月,新三旅的七、八两个团和新二旅的四团合编为一一五师教导第七旅,他任政治委员。10月,第八军分区成立,他兼任司令员。1947年,被任命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七纵队副司令员,参与指挥郓城、东明、聊城等战役。1947年8月,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十二纵队司令员,奉命率十二旅向大别山挺进,配合华东野战军胜利完成了阻击敌整编十师一一八旅的战斗任务。接着,刘、邓大军首长亲自部署十二旅创建江汉根据地的任务。1947年12月6日,十二纵队与中原独立旅在红安华家河合并,组成江汉军区,赵基梅任司令员。12月14日,江汉军区部队分三路跨过平汉铁路,进入江汉地区。部队所向披靡,横扫敌人保甲统治和土顽武装,占领广大乡村,建立各级人民政府。至12月底,共歼敌4000余人,解放了桐柏、枣阳、泌阳、唐河、新野、京山、钟祥、天门、潜江等县城,有力地配合了我军主力在大别山的反围攻斗争。在全国开展战略反攻的胜利形势下,他由于长期疲劳,突发急性胃炎,医治无效,不幸于1947年12月27日病逝于随县(今随州市)三里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追认为革命烈士。

【屐痕处处】谁人犹记赵基梅
周新天

--------------------------------------------------------------------------------
  接到中央电视台一个紧急电话,急需“赵基梅”先烈的故乡相关的画面,制作电视片用。

  赵基梅是谁?周围的人都说不知道。由于时间紧迫,我约请了麻城市民政局干部杨宏文和乘马岗镇老民政杨志清,扛起机器,直奔“将军之乡”乘马岗而去。

  下午的冬阳,弥漫在大别山南麓的千峰万壑。

  小车直插乘马岗群山之中,过简朴的镇区,望高岗上前行至约二十里处,窄窄的柏油路左边高高地架设了一个指示牌:陈再道上将、张才千中将、丁先国少将故里。小车往左撇离柏油窄路,便随着一条飘带似的黄土路落入山谷中。

  杨志清情绪热切地说:这一个冲谷里就出了四个将军:陈再道、张才千、丁先国、李成芳;我们这个小小的乘马岗,出了十三个共和国将军,是真正的“将乡”,全国少见,世界也少见……接着,他一一道来,如数家珍。

  有统计资料说,在麻城的乘马岗镇和顺河集镇两个地区,当年十六万人口中有五万多人在大革命中参加了革命军队,有六千人参加了长征,到全国解放时,六千子弟中幸存者仅两百人,大多成为各级党政军领导人。史料也记载,这两个地区大革命前有十六万人口,到大革命后的一九三五年,只剩下五万人。单是乘马岗地区在大革命中就死了两万六千多人,整个村落人死光成为无人区的现象很常见!颠簸间,车爬上了岭头,眼前一片豁然:左一脉青岭,右一派烟峦,恰似一双巨臂,顺着金灿灿的夕阳,拥向东方,极目之处,至约十里开外,当中一座石峰冲天而上,似双臂紧握着的一柱冲天利剑———好一派崇峻雄浑气象!

  岭头脚下,就静卧着朱家坳村庄。赵家三兄弟还有一后辈叫赵世界的,仍居住在这朱家坳。民政干部杨志清熟悉,径直带我们来到一青瓦青砖民房。院落中晾晒着养蚕用的竹箕。敲门,女主人出来。得知来意,她急忙用电话呼过丈夫的手机,说,转背就回来接待你们,刚出门的。傍晚时分,西山背日。环顾屋内摆设,不过几张木桌木椅,因光线暗淡,愈显黑旧。

  趁此间隙,我爬上门前右边山头,架起摄像机,拍下夕阳余晖中的朱家坳。

  夕阳中,约略七八户人家,散落在山林脚下。历史的影像旧片倒转七十多个年头去,那时的物事该是何状况?那时的山民们又该是何模样?在茂密的深林里,鱼跃着三五十个荷戟挥矛的农家汉子?

  寂静的山村,无语;听松涛,又似隐约的呐喊声……

  男主人赵世界赶回来了,在院落中架好一辆枣红色摩托车。近五十岁的人,中等身材,也憨厚,也机灵。他是赵家老大基松的嫡孙,基柏、基梅的侄孙。

  清茶举杯之间,赵世界漫说道:“我的大爹基松,在麻城农民革命的起伏波澜中,加入了一个十二人的小分队,后来被敌人捉住,割下头来,拴住耳朵,挂在二十里以外的西张店村头的树丫上示众三天。可怜!死后是有尸无首,剩下我的奶奶和才三个月大小的父亲,奶奶担心斩草除根,天天心惊肉跳。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奶奶带着父亲,下堂(改嫁)到百里之外的龟山。

  那个时代,人们说,一人参加革命,一家人都得豁出去了革命,要不然,还乡团来了,家人不都是死?这样,我的二爹基柏参加了红军,后来三过雪山草地,枪林弹雨,出生入死,一去十多年,最后在甘肃中弹致残,隐姓埋名,讨饭回乡,在一个堂姐家过活。革命胜利后,他才回到出生地朱家坳,从此,一直不离故土,过着刀耕火种的日子,后来评了个三等乙级伤残。一九七八年三月去世。他一生无妻室儿女,是我为他养生送死。“三爹基梅呀,他转战半个中国,到了山东,就是武松打虎的那个县,与我的奶奶,据说是教书家庭出身的知识女性,结成革命夫妻,育有一女一儿。后辗转打回家乡湖北,任江汉军区司令员时,病发了,客死在随县的征途中。传说是因为多年老胃病发作致死的,但后来有人证实死因是急性痢疾。三爹算是一去不归了,留下我三奶奶、我姑姑和遗腹子叔叔,他们都落户在贵州。屈指算来,叔叔大我十岁,三奶奶现在八十多岁了,还活着,却从未回过老家麻城乘马岗。”赵世界漫话着,像从历史的黑洞中抽出缕缕断丝。

  为寻觅些许旧踪,我们一行人随着赵世界的指点踱到村头。大别山人惯有这样的古风:在村前凿一口池塘,四季蓄水,池塘边呢,植几株青柏,或四季青,一代代手扶之,目视之,直至浓荫蔽日,百鸟栖鸣……

  夕阳早已落山,天色向晚。我们告别赵家主人,走出门来。老赵喊妻子:你忘了?把那花生提出一袋来,送给远来的客人!这时的赵世界,他快言快语:难为你们还记得我家爹爹!不收不行,这是山里人送客的节礼!

  怀抱着这沉沉实实的落花生,车上的人颠簸着万千思绪。在这连绵八百里大别山的岗地上,世世代代生长着这样的落花生。它外壳就如泥土一样的颜色,内核却浸润着玛瑙一样的赭红,嚼起来,焦脆,醇厚。它在这贫瘠的岗地上,随处落,随处生,一生十,十生百,永无绝期……基松,基柏,基梅,以及那许许多多在征途中倒下却连姓名也未能留下的人,应是这岗地上随处落随处生的落花生!

  穿越黑夜中的群山,回到灯火辉煌的城市,在桌上摊开一堆来自“将乡”的落花生,说与人听,大家唏嘘不已…… 

赵基梅:屡建战功壮山河

--------------------------------------------------------------------------------
  赵基梅,1909年生,湖北麻城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四方面军排长、营长、团政治处主任、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川陕苏区反“围攻”和长征。作战勇敢,屡建战功。到达陕北后入红军大学学习。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29师386旅771团政治处主任,独立游击支队司令员兼晋冀豫军区第5军分区司令员,先后参加晋东南反“九路围攻”、磁武涉林等战役战斗。1940年4月任八路军第2纵队新编第3旅副旅长,参加冀鲁豫边区反“扫荡”。后任新编第3旅代理旅长,率部进至鲁西南地区恢复和发展抗日根据地。1941年起任八路军第115师教导第7旅政治委员兼冀鲁豫军区第8军分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第7军分区政治委员、第5军分区司令员,继续坚持鲁西南地区游击战争。他坚决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广泛发动群众,团结抗日各阶层进步人士,积极争取和改编地方抗日武装,使鲁西南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扩大,为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作出了卓著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7纵队副司令员,参加出击陇海路、定陶、巨(野)金(乡)鱼(台)、豫北攻势等战役。1947年8月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12纵队司令员,率部挺进大别山。12月兼任江汉军区司令员,率部西越平汉铁路向江汉地区展开,配合大别山主力部队反“围攻”斗争。由于长期战争环境和忘我工作,他得了严重的胃病。尽管身体十分虚弱,他还是同战士们同吃“大锅饭”,配给他的马也总是让给伤病员骑。在挺进大别山的艰苦斗争中,他又患了重感冒,仍躺在担架上指挥作战。由于病情加重,于同年12月27日在湖北随县(今随州)三里岗病逝,时年38岁。中共中央发出唁电,高度赞扬他为中国革命作出的重要贡献,称他的逝世“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的一大损失”。

  (新华社北京11月16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