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豫皖苏播撒革命火种:张漫萍

--------------------------------------------------------------------------------
  张漫萍,1910年出生,河南荥阳人。1926年夏至1932年春,在河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读书,其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到北平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2年7月,因叛徒告密被捕,被关押在北平军人反省分院,即草岚子监狱。

  在狱中,张漫萍在薄一波、杨献珍等同志领导的秘密党支部的领导下,同敌人进行了坚决斗争。敌人对张漫萍威逼利诱,酷刑拷打,逼迫他写所谓“悔过书”,自首叛变,甚至以枪毙相威胁。张漫萍向党组织表示,宁死狱中,决不屈服,“头可断、血可流,誓死不叛变,誓死不投降”。他义正词严地斥责反动当局:“我抗日无罪,无过可悔!”经过狱中斗争的严峻考验,1932年冬,张漫萍被狱中党支部批准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成为狱中党支部成员。

  1936年9月,张漫萍经党组织营救出狱,随后被党分派到河南工作,先后担任中共河南省委秘书长、中共开封市委书记兼组织部长、中共西华中心县委书记、中共郑(州)密(县)荥(阳)工委书记兼荥阳县委书记、中共郑密荥地委委员,在开封、荥阳、西华等地恢复和发展党组织,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发动各阶层群众,组成抗日统一战线,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开辟西华抗日根据地。

  1938年底,张漫萍转赴豫皖苏边区,到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工作,先后任第二总队营长、四师司令部作战科参谋。1942年至1944年,张漫萍调安徽淮北,先后担任中共泗(县)五(河)灵(璧)凤(阳)县委宣传部长、中共蚌埠工委副书记兼城工科长。抗战胜利后,他继续担任中共蚌埠工委书记,带病转战于安徽淮北、江苏洪泽湖一带,领导这一地区党的地下斗争。

  1947年7月,张漫萍在安徽固镇县五河集一带开展工作时不幸被捕。敌人把他吊在梁上,严刑拷打。他坚贞不屈,大义凛然,怒斥敌人:“共产党是杀不完的!革命是一定要胜利的!”当夜,凶残的敌人把张漫萍勒死,装入麻袋,投入浍河。张漫萍壮烈牺牲,时年37岁。

  (新华社北京12月1日电)

在豫皖苏播撒革命火种:张漫萍

--------------------------------------------------------------------------------
  张漫萍,1910年出生,河南荥阳人。1926年夏至1932年春,在河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读书,其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到北平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2年7月,因叛徒告密被捕,被关押在北平军人反省分院,即草岚子监狱。

  在狱中,张漫萍在薄一波、杨献珍等同志领导的秘密党支部的领导下,同敌人进行了坚决斗争。敌人对张漫萍威逼利诱,酷刑拷打,逼迫他写所谓“悔过书”,自首叛变,甚至以枪毙相威胁。张漫萍向党组织表示,宁死狱中,决不屈服,“头可断、血可流,誓死不叛变,誓死不投降”。他义正词严地斥责反动当局:“我抗日无罪,无过可悔!”经过狱中斗争的严峻考验,1932年冬,张漫萍被狱中党支部批准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成为狱中党支部成员。

  1936年9月,张漫萍经党组织营救出狱,随后被党分派到河南工作,先后担任中共河南省委秘书长、中共开封市委书记兼组织部长、中共西华中心县委书记、中共郑(州)密(县)荥(阳)工委书记兼荥阳县委书记、中共郑密荥地委委员,在开封、荥阳、西华等地恢复和发展党组织,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发动各阶层群众,组成抗日统一战线,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开辟西华抗日根据地。

  1938年底,张漫萍转赴豫皖苏边区,到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工作,先后任第二总队营长、四师司令部作战科参谋。1942年至1944年,张漫萍调安徽淮北,先后担任中共泗(县)五(河)灵(璧)凤(阳)县委宣传部长、中共蚌埠工委副书记兼城工科长。抗战胜利后,他继续担任中共蚌埠工委书记,带病转战于安徽淮北、江苏洪泽湖一带,领导这一地区党的地下斗争。

  1947年7月,张漫萍在安徽固镇县五河集一带开展工作时不幸被捕。敌人把他吊在梁上,严刑拷打。他坚贞不屈,大义凛然,怒斥敌人:“共产党是杀不完的!革命是一定要胜利的!”当夜,凶残的敌人把张漫萍勒死,装入麻袋,投入浍河。张漫萍壮烈牺牲,时年37岁。

  (新华社北京12月1日电)

献身革命张漫萍 

张漫萍,1910年8月9日出生于荥阳城西五龙寨村。1927年张漫萍从县立高小学堂考取河南省立第四师范,期间,接受革命思想教育。1932年,入北平大学,积极从事革命活动,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同年,在组织学生示威游行散发传单时被捕,与董天知等人关押在北平草岚子监狱。当时,遭受残酷折磨的张漫萍,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连“放风”都要人搀扶,可他的斗志却十分坚强。面对敌人酷刑,张漫萍发出峥峥誓言:头可断,血可流,誓死不叛变,誓死不投降。 

1936年,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后,受党指派回河南工作。1937年,任中共河南省委秘书长、开封市委书记兼组织部长,开展群众抗日救亡运动。

1937年11月,楚博出任西华县长。省委为加强对豫东抗日救亡运动的领导,次年2月派张漫萍做楚博的统一战线工作,使西华的三千武装取得合法名义,各级政权与我党合作。 

1938年4月19日,徐州沦陷。根据沈东平、张漫萍的建议,楚博革新政权,将西华各区区长改由共产党员担任,接管了全县四个区的政权,使全县五十八个联保处很快为我控制。一个多月之内,西华便组成四个区团的武装约3 000人,创建了我党领导下的西华人民抗日自卫军。西华抗日根据地的建立,为彭雪枫率部挺进敌后提供了人力物力,武力援助了睢(县)杞(县)太(康)地区党的斗争。 

1938年6月,开封失守。根据省委决定,张漫萍回到豫西,在豫西特委领导下,组成了郑(州)荥(阳)密(县)工委,张漫萍任书记,领导抗日救亡运动。张漫萍领导工委重点培养和吸收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的抗战积极分子入党,用党的方针政策武装他们,建立起各级的核心领导力量。陆续建立的有密县、荥阳、长葛等县的工委和密县、荥阳两个中心县委,张漫萍亲自兼任荥阳县的工委书记。 

荥阳县抗日武装团队成立后,张漫萍任政训员,向地方团队宣传抗日。在暑期教师讲习会中,张漫萍大讲我党抗日主张,宣传抗日游击战争,坚决有力地反驳国民党“一党(国民党)、一军(国民党军)”的谬论,激发了广大教师的抗战热情。在张漫萍的努力下,荥阳县还举办了游击干部训练班,为抗日武装培训骨干力量。在南部山区成立农会、青年会、读书会,领导群众反对贪污,同反动保长算账作斗争。抗日群众运动搞得轰轰烈烈。

张漫萍十分热爱家乡的父老兄弟。他每次回家,都热情地向乡亲们讲抗日新闻故事,教唱抗日歌曲。他好像不知道疲劳,也从未向人流露出他患有严重的关节炎病。这时的工委机关就在张漫萍家,同志们经常来找他。家里地里,麦垛旁边,磨棚底下,他们随时随地交谈思想,讨论工作;或共用粗茶淡饭,生活质朴,友谊真挚。不少人在他的帮助下,或受他的影响,或经他介绍,参加了革命。

1938年11月,豫西特委派张漫萍到豫皖苏抗日根据地去,参加彭雪枫领导的新四军游击支队。他认真研究抗日游击战争战略战术,学习带兵打仗的本领。他参加的白庙战斗、窦楼战斗、“六一”战斗等重大军事行动,都取得了胜利。以后,他又担任新四军四师作战参谋,泗(县)五(河)灵(壁)风(阳)县委宣传部长等职,为豫皖苏边区的抗日游击战争作出了贡献。
1943年,进入蚌埠地区,张漫萍带领蚌埠工委的部分干部,随部队在泗南洪泽湖边打游击,坚持湖上斗争。1947年8月,张漫萍在安徽固镇县五河集一带开展工作时不幸被捕。敌人把他吊在梁上,严刑拷打,但始终坚贞不屈。他昂首怒斥敌人:“共产党是杀不完的!革命是一定要胜利的!”当夜,凶残的敌人把张漫萍勒死,装入麻袋,投入浍河,牺牲时年仅37岁。2005年12月,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在“永远的丰碑”栏目中,介绍了张漫萍烈士的英勇事迹,使张漫萍烈士的英名广为传颂。

 

薄一波情系“狱友”张漫萍

张漫萍、薄一波同志合影

  薄一波,中共第七、八、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四次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两次担任中顾委副主任,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党的经济工作的卓越领导人。在81年的革命生涯中,他与安徽结下了不解之缘:1961年,他踏上江淮大地,关注安徽发展;上个世纪80年代末,他应约为蚌埠市正在筹建的“蚌埠革命史陈列”题词,表达对烈士的崇敬之情;而更令人难以忘怀的是,他与曾任中共蚌埠工委(“淮河办事处”)书记的张漫萍的相识、相交,到终生的魂牵梦绕……

  与张漫萍“同监”

  薄一波,原名薄书存,1908年生,山西定襄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道路。1928年底,薄一波任中共天津市委兵委书记、北方局军委常委,在天津、唐山以及正太、平汉铁路沿线地区指导兵运工作,发动士兵暴动,开始了职业革命家的生涯。1931年8月,由于叛徒出卖,中共河北省委(包括天津、北平市委)遭受严重破坏,300多人被捕,其中就有在北平被捕的薄一波。狱中,薄一波化名张永璞,面对叛变歪风,他暗中串联进行说服教育工作,强调真正的革命者都要经得起法庭上的考验,并提出一些对付审讯的办法。不久,薄一波被判8年徒刑,关进地处草岚子胡同的国民党“北平军人反省分院”,开始了长达5年的监狱生活。在这里,薄一波与先后被捕的中共河北省委书记殷鉴以及安子文、刘澜涛等建立了狱中党支部干事会,组成了坚强的战斗集体,同敌人的“反省政策”进行坚决斗争。

  张漫萍,原名张复礼,1910年生,河南荥阳人。1928年加入共青团,1932年,在北平弘达学院一边读书,一边从事革命活动。8月,他参与组织学生示威游行,在西单散发传单时,因叛徒告密被捕,被囚禁于北平草岚子胡同监狱,与薄一波、安子文、刘澜涛、杨献珍等“同监”,开始了和薄一波4年的狱中战斗生涯。

  在狱中,张漫萍化名王若愚,和杨献珍同住在一间牢房。当时,遭受残酷折磨的张漫萍,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连“放风”都要人搀扶,可他的斗志却十分坚强。1932年底,在狱中的张漫萍被转为中共党员,后又参加了薄一波任书记的党支部干事会,成为在薄一波领导下开展斗争的骨干力量。在狱中,面对死亡和诱惑,张漫萍毫不动摇,为党的事业忘我工作;他坚持学习马列主义,使自己的理论水平得以提高。曾任中共中央高级学校校长兼党委第一书记的杨献珍,十分珍视与张漫萍结成的特殊战斗友谊,1982年他的著作出版时,特意将他同张漫萍1936年出狱时的合影载入卷首,表达对张漫萍的深切怀念之情。

  在狱中党支部干事会的带领下,薄一波、张漫萍等与敌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两次开展争取无条件释放的统一行动。他们在从未间断的斗争中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1936年,经组织营救,薄一波、张漫萍等出狱。为了记录这段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同监”岁月,他们拍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这凝固的瞬间,成为这一段历史的见证。

  出狱后,薄一波被派往太原任中共山西省公开工作委员会书记,与阎锡山达成从事抗日救亡工作的协议,参与领导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主办抗日军政训练班、民政干部训练班和国民党军官教导团,推动山西走向抗战。1945年6月,他当选为中共七届中央委员,相继任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二书记、第一书记,华北军区政委,华北人民政府副主席等职。

  张漫萍则被派回河南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和党的组织工作,先后任中共河南省委秘书长、开封市委书记兼组织部部长、西华中心县委书记、郑荥密工委书记等职。1938年,他随彭雪枫、张震奔赴抗日第一线,在淮北地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1943年,他任中共泗五灵凤县委宣传部部长,在淮北抗日根据地从事地方工作。1944年,中共蚌埠工委(“淮河办事处”)成立,张漫萍相继任工委委员兼组织科科长、副书记、书记,领导蚌埠的中共秘密组织开展城市斗争。1947年夏,张漫萍前往怀远陈集,行至西油坊时不幸被捕,次日被押至湖沟区署,虽遭严刑拷打,但始终坚贞不屈。当天夜里,张漫萍被敌人勒死,遗体被装入麻袋,投入浍河,牺牲时年仅37岁。

  与烈士亲属的往来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铭记着张漫萍烈士的英勇事迹,一面设法寻找烈士的亲属,一面查证惩处杀害张漫萍的凶手。1955年和1965年,宿县人民法院和怀远县人民法院先后判处李建白等4名参与拘捕、杀害张漫萍的凶手无期和有期徒刑。这些迟到的判决,使张漫萍的英灵得到了慰藉。

  在张漫萍的老家,他的亲属一直为寻找他的下落而四处奔波。其弟张映雪转业至郑州后,利用他的转业费一直进行着大海捞针般地的寻找。1962年,几经周折,他的求助信送到时任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薄一波的案头。日理万机的薄一波,经过认真回忆,怀着对烈士负责的态度予以及时回复。

映雪同志:

  来信收悉。

  王若愚,即张漫萍,我很熟识,他同我们一起在北平草岚子胡同监牢监禁了五年多。

  漫萍何时入党,不悉。但当他被捕时(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事变后)已经是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了。

  照片是我们一九三六年九月出狱后一起照的。

  漫萍同志在狱中多病,但表现很好。今天看到他弟弟仍然在革命队伍中并且关心他哥哥的革命历史,我感到很高兴。此复,并致

  共产主义的敬礼!

   薄一波

  一九六三年一月三日

  信中,薄一波对张漫萍的狱中表现给予了充分肯定,这给烈士亲属以莫大的安慰。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受康生等人的诬陷,1967年3月16日,中共中央印发《关于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人自首叛变问题的初步调查》,把1936年8月至1937年3月经组织决定先后出狱的一波等61人错定为“叛徒集团”。这个“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将薄一波与张漫萍的名字又联系在一起,更使他们及其亲属横遭迫害。直到1978年12月16日,即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前一天,在邓小平、胡耀邦等干预下,中共中央发布《中央同意中央组织部〈关于“六十一人案件”的调查报告〉的通知》,才正式为此案平反。1979年起,薄一波相继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中顾委副主任、常务副主任等职。

  1992年,薄一波从中顾委常务副主任的岗位上退下来后,专心于对历史的回顾、总结、思考,给后人留下了综合个人回忆与历史文献研究的专著,希望“以史为鉴”,启发后人“少走弯路”。1994年,薄一波在写作自传体著作《七十年奋斗与思考(战争岁月)》时,郑重地回忆并写下了1936年经党营救出狱的所有难友的名字;2002年,他在修订该书时,又郑重地一一加以核实。其中,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牺牲9人”中,张漫萍(王若愚)的名字赫然在列。

  据薄老身边的工作人员介绍,2002年6月的一天,94岁高龄的薄一波又一次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谈起了党史。说着说着,他陷入了沉思,半天不说一句话。半晌,他才喃喃地自言自语:“狱中的这些同志,大多数已经死了,可是我还常常想念他们,也常常想念他们的儿女们!”正因如此,薄老曾数次接待登门拜访的张漫萍烈士之子赵彭生,与他一起追忆烈士们的不朽业绩,并赠送了自己的著作。

  关注烈士墓的落成

  张漫萍自1939年起,就开始了在淮北地区的战斗生涯,直至1947年夏魂归浍河,他在这里战斗了9年。为了更好地宣传张漫萍、教育后人,蚌埠市党史部门在进行资料征集、专题研究的同时,提出了为烈士建一处永久纪念设施的设想。

  在计划酝酿过程中,自然也有人提出了请薄一波赐赠墨宝的想法,但这时薄老已90有余,大家实在不忍心相扰。几经犹豫,1999年7月5日,中共蚌埠市委党史研究室还是致函薄一波,委婉地提出请他在百忙中为张漫萍墓碑题写“张漫萍烈士永垂不朽”的请求。信函发出后,党史研究室的同志还在为此冒昧之举感到忐忑不安。可不久,佳音却悄然而至,一幅还散发着墨香的题词出现在大家眼前。

  经过几年的准备,2003年清明节前夕,在固镇县委、县政府和烈士亲属的大力支持下,张漫萍烈士纪念碑在固镇建成。在进行揭碑仪式筹备过程中,获悉此事的薄一波通过中共中央办公厅致电蚌埠市委,表达“一直怀念着漫萍同志”的真挚情意。至此,从他们在草岚子“监狱”相识算起,时光已跨越了70余载。

  中共安徽省蚌埠市委:

  张漫萍同志烈士纪念碑正式落成,我感到非常欣慰。

  漫萍同志在狱中表现很好,英勇顽强,不屈不挠。出狱后他为党的事业做了许多工作。后来不幸牺牲,英勇就义。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一直怀念着漫萍同志。

  谨向漫萍同志亲属表示亲切问候。

   薄一波

  2003年4月1日


  4月5日,清明节,张漫萍烈士纪念碑揭碑仪式在固镇举行,固镇县各界代表和烈士亲属200余人出席,时任中共蚌埠市委副书记吴行、蚌埠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长胡德新等发表讲话,并为纪念碑揭碑。墓碑中央镌刻薄一波亲笔题写的“张漫萍烈士永垂不朽”九个遒劲有力的大字。会后,蚌埠市委党史研究室将活动的材料进行了整理,及时呈送薄一波,向他进行了汇报。

  如今,薄一波已经离我们远去,但他对张漫萍烈士的殷殷思念之心、对江淮人民的浓浓关爱之情,已深深地印在安徽百姓的心中。他老人家可以欣慰的是,2005年12月,《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在《永恒的丰碑》栏目中,重点介绍了张漫萍烈士的英勇事迹,使张漫萍烈士的英名广为传颂;一部收录墨迹和文章的纪念张漫萍烈士的书稿正在编辑之中,不久将出版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