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纵横建功勋的共和国将军:朱良才

-------------------------------------------------------------------------------

  朱良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高级将领。1900年生,湖南汝城人。1925年参加村农民协会。192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1月参加湘南起义,后随朱德、陈毅到井冈山,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任连党代表、军部秘书,参加黄洋界保卫战等战斗。1928年后,历任营部书记,支队、师、军政治委员等职,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他作战勇敢,身先士卒,多次亲率突击队爬城墙、攻堡垒,曾获二等红星奖章。长征中,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卫生部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经常亲自组织医疗抢救工作。红一、四方面军会合后,调红四方面军,先后任第31军政治部主任、第30军政治部副主任兼组织部部长。西路军失败后,他只身一人,沿途乞讨36天返回陕北。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任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秘书长,同国民党顽固派进行机智灵活的斗争,营救了大批革命志士和西路军失散人员。1938年秋到晋察冀军区,先后任第3军分区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在艰苦频繁的战斗环境中,他重视部队思想政治建设和宣传文化工作。指导开展模范党支部和杀敌立功运动;及时总结和宣传“狼牙山五壮士”等先进典型;培养了邓拓等宣传文化领域的领军人物。对巩固和发展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抗日战争胜利后,协助聂荣臻组建晋察冀军政干部学校,任副校长兼副政治委员。1948年5月协助叶剑英组建华北军政大学,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培养了大批军政干部。在历次革命战争中,朱良才南征北战,出生入死,作战中曾多次负伤,右臂留有终生残疾,为民族独立与解放建立了卓著功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华北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北京军区政治委员。在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中,继承和发扬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维护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以连队、支部为基础,注意总结推广新经验,加强部队政治工作建设。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58年因伤病主动要求退出领导岗位,仍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撰写了《朱德的扁担》等回忆文章。1989年2月22日在北京病逝。

1938年,参加井冈山斗争的部分同志在延安的合影
一排:左二谭冠三, 左三谭政,左四滕代远,左五萧克,左六林彪,左七毛泽东,左八高自立,左九何长工,左十曾玉,左一欧阳毅二排:左三谢汉文,左四江华,左五朱良才,左六吴溉之,左七李寿轩,左十二龙克夫,左十四刘型,左十五陈伯钧,左十六张令彬三排:左二曹里怀



  (新华社北京12月2日电)

  朱良才(1900-1989),原名朱姓明。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一
  朱良才,原名朱姓明,字少时,号振声,湖南省汝城县外沙村人,1900年9月27日出生于一书香门第。其父朱邦藩以教蒙馆(即私塾)为生。家有田20余亩,房7间,因无劳力,雇人耕种,生活较富裕。朱良才上有兄长二人,长兄朱姓敏,次兄朱姓成,朱良才排行第三。他周岁时,父亲病逝。此后,家境日益艰难。他自幼读私塾,14岁考入县立高等小学,高小毕业后考入衡阳“诚德”中学。在这里他开始接受新思想。“诚德”中学毕业后回乡创办新式学堂。朱良才的青少年时代过得十分平淡,在他参加革命后的《自传》中曾回忆说:"这10年光景(1915-1925)纯系一个不闻政治的老百姓……。但所处的社会地位,自发地产生了对旧社会的不满情绪,以致成为后来能够走向革命的基本因素。"
  1925年,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中,他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参加乡农民协会,被推选为农民协会组织委员。1926年,朱良才随农会委员集体加入国民党。从此,他更加热心地领导开展农民运动。“马日事变”后革命处于低潮,在一片白色恐怖的情况下,许多共产党员退了党,而他却更坚定了革命意志,于这年的10月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汝城的反动势力疯狂镇压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他在村里无法呆了。所以,县委书记才亲笔写了密信,要他投奔朱德、陈毅参加湘南起义。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共产党人及积极分子遭到捕杀,血雨腥风一时笼罩中华大地。朱良才作为农会的领导骨干,被国民党军逮捕入狱。他经受了白色恐怖的严酷考验后,革命信念更加坚定。1927年10月,朱良才被营救出狱后,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二
  1928年1月初,朱良才经县委介绍,前往湖南参加暴动。在湖南耒阳县,朱良才找到了朱德和陈毅。几天后,陈毅带他到永兴参加湖南特委召集的代表大会。会后,朱良才来到资兴县担任县委组织部部长,与其他领导一起发起了农民暴动。起义农民转移到耒阳后,组成第36团,不久挥师井冈山,加入了红4军的行列。
  朱良才参加红军后,开始在军部当秘书,给朱德军长掌印。后来,在朱良才积极请求下,被派到红4军主力之一的31团1营1连当党代表。不久,他就率部参加了保卫井冈山的黄洋界战斗,当时由于红军主力出山作战,黄洋界保卫战,是以红军两个连对敌军一个师的悬殊兵力的战斗。8月30日清晨,敌军发起了疯狂的进攻。朱良才和连长王良率领战士利用有利地形,相继打退了敌人的4次冲锋,使敌人在我阵地前横尸遍野。红1连战士的士气更加高涨。而敌人则军心动摇,当夜逃回了酃县。战后,毛泽东对黄洋界保卫战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黄洋界保卫战取得胜利后,朱良才率部随红4军参加了一系列战斗。由于朱良才坚定地执行毛泽东提出的建军原则和战术方针,作战勇敢,又注意用革命道理去教育红军战士,所以全连官兵,士气旺盛。毛泽东经常在宋良才的红1连开座谈会,搞调查研究,提出一些连队政治工作的方向性问题,进行建设全新的无产阶级军队的尝试。
  1929年,朱良才率部随毛、朱进军赣南、闽西,建立中央革命根据地。次年,朱良才被任命为红1方面军第9师政委。
  1930年底,蒋介石对中央根据地发动了第一次"围剿"。12月29日,国民党前敌总指挥张辉瓒率18师师部和两个旅深入到龙冈地区。根据作战命令,朱良才和师长徐彦刚指挥部队迂回敌后,及时发起了猛攻。经过4个多小时的激战,红9师一举攻占张辉瓒的指挥所,活捉了张辉瓒,并缴获一部电台。红军乘胜作战,终于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1931年4月,第二次反“围剿”开始不久,朱良才便率红9师俘国民党军2000多人,受到毛泽东的称赞。在朱良才担任红9师政委的两年中,红9师常常出敌不意地在敌背后开刀,几乎每战必胜,因此,红9师被誉为"善打迂回的常胜师",朱良才也在征战中屡建奇功。不幸的是,在一次激战中,朱良才的右臂肘关节和血管同时被子弹打穿,因流血过多,生命垂危,后经抢救,他才脱离危险,但右臂留下了终生残疾。

1939年,朱良才任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1939年1月,朱良才(后左)、唐延杰,程子华(前)

1939年,朱良才(左起)、吕正操、程子华、孙志远在晋察冀

1939年,朱良才(左起)、王平、刘澜涛、刘道生、唐延杰、赵尔陆、舒同、杨成武、吕正操、聂荣臻、聂鹤亭在晋察冀


  三
  1932年初,朱良才被派到红5军团15军担任政治委员。朱良才刚一到任,就参加了赣州战役。红15军奉命进入储谭、大湖江一线阻击援赣之敌。激战中,朱良才亲临火线,奋力率部抵抗,在最危急时刻,朱良才亲自带领大刀队,与敌人短兵相接。由于朱良才等部誓死阻敌援军,才使主攻赣州的红3军团免受强敌夹击。此后,红15军在军长和朱良才政委的带领下,参加了著名的漳州战役和水口战役。在战火中,红15军逐渐锻炼成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朱良才也在1933年召开的第2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被中央军委授予二等红星奖章。
  红1方面军长征之前,由于中共中央"左倾"领导者的错误,朱良才几经降职,被调到红34师任政治部主任。但他并不因此而消沉。在湘江战役中,朱良才枪伤复发,被送到医院治疗。伤愈后,他被任命为红军总卫生部政委兼野战医院政委。在朱良才的领导下,完善了红军总卫生院的编制,保障了红军卫生工作的开展。
  1935年6月,红1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后,朱良才奉命调至红4方面军31军任政治部主任。朱良才反对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的作法,引起张国焘的不满,被张视为异己。1936年秋,朱良才调任红4方面军教导团团长兼政委。
  1936年10月,红4方面军长征抵达陕北。不久,朱良才便和2万多红4方面军将士一起,组成西路军,渡黄河西征。由于孤立无援,西征军终于以失利告终,西路军几乎全军覆没。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朱良才历尽艰险,经过36天的沿途乞讨和化装潜行,终于在敌人眼皮下穿越了河西走廊,找到了援西军,回到革命队伍中。为了尽快营救西路军将士,朱良才主动到八路军兰州办事处专门做营救工作,被任命为秘书长。由于他有亲身经历,对失散红军认得特别准,很快找回了许多红军干部,为我党挽回了一大批骨干力量。1938年春,朱良才到中央党校学习。
  四
  1938年秋,朱良才奉命到华北抗日前线晋察冀军区,担任三分区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朱良才在三分区工作一年,他和分区司令员陈漫远发动全分区军民经过48天的战斗,粉碎了日军对五台山的围攻。
  1939年秋,朱良才调任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后为主任。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的直接领导下,他全力以赴地做军区和部队的政治工作。在这期间,晋察冀军区各部队先后取得了雁宿崖歼灭战、黄土岭围攻战的胜利,并击毙了有"名将之花"之称的日军"蒙疆驻屯军"最高司令兼第三混成旅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在抗击日军的同时,还成功地进行了反"摩擦"斗争,粉碎了蒋介石反动派的阴谋。朱良才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为晋察冀根据地的军事斗争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保障。他积极倡导和组织开展模范党支部和杀敌立功运动,及时发现和宣传"狼牙山五壮士"、"民兵英雄李勇"、"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等先进典型。
  五
  1946年1月,朱良才担任晋察冀军区军政干部学校副校长兼副政委。1948年5月至1949年8月,朱良才任华北军政大学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为培养军政干部做出了重要贡献。1949年8月,朱良才调任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兼华北军政大学政委。1954年后,升任军区副政委。1955年至1958年任北京军区政委。
  1959年,朱良才主动要求退出领导岗位,把位子让给年富力强的同志,受到中央军委领导的称赞。
  1962年朱良才曾被选为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是第一届全国政协代表,第一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至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曾是中央人民政府最高法院委员,中共华北局委员,华北行政委员会委员。
  朱良才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朱良才于1989年2月22日在北京病逝,终年89岁。

 

“如果朱良才留在那里,这个师恐怕垮不了!” 


   红军突围西征,蒋介石在江西、湖南、广东、广西等省设置了四道封锁线,对红军进行前堵后追。面对敌人重兵围堵和湘江天险的阻拦,博古命令红军死打硬拼,夺路突围。虽然突破了敌人的四道防线,渡过了湘江,但红军付出了极其严重的代价,人数损失过半。当时,红五军团下辖十三师和三十四师。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政委程翠林,朱良才担任政治部主任。该师处在全军的最后,行动非常被动,前面的部队行进,就要紧紧跟进;前面的部队停止,无论尾追之敌多么危险,也要停下阻击,行动不能自主。敌人天天跟着屁股追,三十四师不仅要打仗,而且给养十分困难,因为前面的部队经过时,往往什么都用光了,粮食都很难买到。并且人数还不断增加,因为前面许多掉了队的指战员,到了三十四师就再也不敢掉队了。由于长途行军疲劳,师长和政委产生了消极思想,每到宿营地倒头便睡,参谋长袁良惠却很负责,上级来了电报,哪怕是半夜也要起来处理。可是,处理完了师长和政委谁也不看,参谋长有想法,就去找朱良才。朱良才建议开个党委会,那时叫党务委员会,朱良才是书记,师长和政委都是委员。在党的会议上,大家地位平等,什么话都可以讲,什么意见都可以提。会上,朱良才批评了师长和政委,弄得会议不欢而散。

    会后,师长和政委就向军团反映,说朱良才伤还没有好,行动不便,不适合到后卫。军团领导认为也有道理,于是朱良才被调到军团机关提前过了湘江。不久,三十四师在蒋家岭一带被敌人切断,师长、政委及大部分指战员都牺牲了,其余的被打散了。时任红五军团民运部长的宋任穷说:“如果朱良才留在那里,这个师恐怕就垮不了。”

经朱德总司令批准,朱良才调到卫生总部当政委。当时卫生总部所辖单位中,除了几个伤病员连外,还有一支特殊连队。这个连队的成员都是中央的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同志和中央领导的家属。董必武、谢觉哉、徐特立、林伯渠等老同志都在里边。朱良才担任这个连的党支部书记,部队敬老爱老的风气非常浓厚。

当时,卫生部管着好几百名伤病员,就组织了一个野战医院,由朱良才担任政委,杨立三任院长。由于都是重病号,以干部为主,要千方百计地抬走,因人手不够,政委和院长都常常亲自抬担架。

    10月,朱良才调到红四方面军三十一军任政治部主任。军长王树声,政委詹才芳。对于从红一方面军去的干部,红四方面军中有些人比较敏感。朱良才非常谨慎地做工作。这时部队已由南下时的10万人减少到4万多人,士气很低落。于是,军里召开军政干部会,目的是使大家振作起来。会上要作个报告,讲讲形势。本来报告应该由政委作,但詹才芳坚持叫朱良才讲。于是,朱良才就在报告里讲毛泽东、周恩来指挥红一方面军和陕北红军进行直罗镇战役,渡河东征,消灭阎锡山15000多人,建立陕甘根据地等情况。朱良才讲话不久,就挨了批评。当时情况很紧张,朱良才作了被干掉的思想准备。后来幸亏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表示“问题很复杂,以后再说”才解了围。
   贺龙、萧克率领的红二方面军同红四方面军会合后,部队三过草地,到了甘肃渭源。朱良才调任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