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解放军炮兵建设奠定基础 朱瑞

--------------------------------------------------------------------------------

  朱瑞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指挥员。1905年生,江苏宿迁人。早年积极参加进步学生运动。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赴苏联,先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克拉辛炮兵学校学习。1928年加入苏联共产党,后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0年春回国,先后任中共中央特派员、长江局军委参谋长兼秘书长。1931年在上海中共中央军委兵运科负责兵运学习班。1932年1月到中央苏区,历任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部科长、红军学校教员、军政治委员、军团政治委员等职,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率部参加了南雄水口等战役和第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10月参加长征。第一、四方面军会师后,任第一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到陕北后,参加了东征、西征等战役。1936年12月任第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军委书记。后调任八路军驻第一战区联络处处长,从事对国民党军将领的统战工作,同时指导恢复整顿中共直南、豫北特委,在晋豫边区、太行南区等地创建抗日游击队,为建立晋冀豫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条件。同时创办华北军政干校,培养了一批抗日军政干部。1938年11月任北方局组织部部长。1939年5月任八路军第1纵队政治委员,与司令员徐向前赴山东统一指挥中共在苏鲁的部队。后兼任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领导军民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巩固和发展山东抗日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1943年12月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1945年夏,主动向中共中央提出从事建设炮兵的工作,被任命为延安炮兵学校代理校长。

  抗日战争胜利后,率延安炮校师生赴东北,搜集日伪军遗弃的武器,积极发展炮兵部队。1946年10月起先后任东北民主联军和东北军区炮兵司令员,兼炮兵学校校长。重视培训炮兵干部,总结作战经验,提出集中使用、步炮协同、抵近射击等战术原则,对炮兵的组织、训练、装备等方面都作出明确规定,为人民解放军炮兵的建设奠定了基础。1948年10月1日,在辽沈战役攻克义县战斗中牺牲,时年43岁。中共中央在唁电中指出,“朱瑞同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炮兵建设中功勋卓著”。

向哈尔滨烈士陵园朱瑞将军墓敬献花圈

朱瑞和陈若克



  (新华社北京12月12日电)


人民炮兵奠基人朱瑞

  朱瑞(1905一1948),宿迁市宿城区龙河镇朱大兴庄人。在徐州培心中学读书时,因发动学生罢课而被开除学籍。后至南京读书。1924年夏加入国民党,同年秋考入广东大学。1925年秋考取莫斯科 中山大学,1927年毕业后,入苏联炮兵军官学校学习,1928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29年回国。历任中央特派员、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参谋长兼秘书长,红军总司令部科长、红军学校教员、红三军政治委员等职。1932年底,调任红五军团政委。1934年8月,调任一军团政治部主任,旋即参加长征。他始终站在党中央的正确立场上,坚持北上抗日方针,反对右倾逃跑和反党分裂活动,为胜利完成长征作出了贡献。 
  1937年他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北方局军委书记。不久,赴国民党第一战区程潜处做统战工作,被委任为第十八集团军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联络处长,并担任豫北游击队训练班教官。他又单独创立了华北军政干部学校,培养了大批抗日干部。1939年6月被任命为八路军第一纵队政委,不久兼任中共中央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和中共山东分局书记,统一领导党政军各项工作。在与日伪和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中,结合实际,正确执行了中共中央的策略,使山东敌后抗日根据地得到巩固和发展。中共“七大”后,他主动辞去军委副总参谋长之职,承担组建炮兵的重任。1945年夏,他被任命为延安炮校代校长。
  日本投降后,朱瑞同志遵照中央和军委的指示,率领延安炮校迁至东北,准备接收日军装备,组建一支新式的人民炮兵。当炮校师生于11月下旬到达沈阳时,情况发生了突然的变化。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正调兵遣将,大举向东北进攻,我军即将撤出沈阳,炮校无法招生开学;同时,日本关东军投降后的火炮装备,已全部被苏联红军运回国内,从而使原来的计划完全落空。面对这一变化,朱瑞同志提出了“分散干部,搜集武器,发展部队,建立家业”的十六字方针,除派遣少部分干部到主力部队训练骨干外,其它师生全部分散到东起绥芬河,西至满洲里,南从长春,北到穆陵的广大地区收集武器。在朱瑞和炮校党委的组织领导下,经过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至1946年5月,共收集各种火炮700余门,炮弹50多万发,坦克12辆,汽车23辆,以及大量的零配件和各种器材,为建立东北炮兵奠定了物质基础。
  朱瑞同志预见到,随着武器的收集,我军炮兵将会有一个大的发展。1946年4月,他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关于“发动群众,建设壮大队伍”的总方针,及时提出了“变学校为部队,拿部队当学校”的工作方针,把学校500多名干部分散到东、西、南、北满军区及一纵和总部炮兵旅等单位,对部队进行训练,培养了大批骨干,为东北炮兵的建立准备了干部条件。
  1946年夏季后,由于我军炮兵的迅速发展,需要的干部越来越多,朱瑞同志及时建议东北军区将延安炮校改名为东北军区炮校,立即开学招生,朱瑞任东北军政大学副校长兼东北炮校校长。东北军区炮校在辽沈战役前,共培养了两千多名炮兵干部,不仅充实了东北军区的炮兵干部,还为兄弟军区输送了几百名干部。
  东北的我军炮兵是在战争环境下靠收集敌人武器发展起来的,虽已初具规模,但力量分散,编制不统一,武器装备也不配套,甚至一个炮连,就有好几种口径的火炮。这种状况如不迅速改变,势必影响部队的发展和战斗力的提高。1946年12月起,朱瑞同志建议军区对现有炮兵部队进行调整,他先后代表军区起草了“四号”命令,对炮兵的组织、训练、装备、作战等方面作出了一系列明确的规定,使我军炮兵很快由原来分散状态进入了统一的、有组织、有计划的发展阶段。1946年10月,朱瑞同志任东北民主联军炮兵司令员;1948年1月,任东北军区兼东北野战军炮兵司令员。
  在调整充实过程中,朱瑞同志还从东北战局的发展和需要出发,将现有的火炮、器材重点装备军区直属预备炮兵,同时把预备炮兵及军区山炮以下的全部火力和人员按建制分拨给各纵、师,建立队属炮兵。经过调整,军区建立了四个预备炮团,各纵队有野战炮团或营,各师有山炮营或连,既增强了各纵、师的独立作战能力,又使有限的炮火力量得到集中使用,大大提高了我军攻坚作战的能力。
  为了使炮兵能够尽快适应战争的需要,朱瑞同志在组织调整的同时,还提出了“苦练一个月,保证打胜仗”的口号,在全军开展声势浩大的练兵运动。当时部队驻地分散,各团相距数百里,他风尘仆仆,往返巡视于各部队,检查督促训练情况。
  1947年1月至4月,我军先后发动了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炮兵在前一段整顿训练的基础上跃跃欲试,纷纷要求参战,前后共有多个连队参加了这次战役。为了总结实战经验,朱瑞同志亲自到地方指挥作战。战役结束后,他立即在双城召开第一次炮兵会议,对炮兵一年来的建设和作战经验进行总结。他在总结报告中,根据我军的历史环境、作战特点,结合靠山屯、焦家岭、城子街、德惠等战斗与广大指战员的实践和自己的体会,提出了一系列适合于我军当时战况的战术原则,如集中使用火力,快、准、猛、攻坚作战,步炮协同以直接瞄准、抵近射击等。
  朱瑞同志总结出来的这些战术原则,大大提高了我军炮兵的作战能力。1947年夏季攻势中,东北我军在炮兵的有力配合下,横扫拉(法)吉(林),攻占梅河口,进取昌图,包围四平,歼敌8万余人,收复县城40多座,从根本上改变了东北战场的形势。1948年4月,在哈尔滨召开的第二次炮兵会议上,朱瑞同志根据我军1947年夏、秋、冬三季攻势的实践经验,进一步丰富了上述原则,从而使我军炮兵的战斗技术水平和指挥能力进入了一个逐步成熟的发展阶段,由原来只能配合步兵攻克敌人一个师设防的中等城市,发展到能支援步兵一举攻克十几个师多兵种合成防守的大城市,其中有些战术原则,直到今天在我军的炮兵建设上仍有重大指导意义。
  1947年后,随着战争的发展,前后方的供需矛盾越来越出。为保证战争需要,他亲自到后方主持后勤工作。在他的正确领导和广大指战员的努力下,先后组建了迫击炮团、战车团、高炮团等五个团,到1948年8月,东北我军已有各种火炮4。700余门,在装备上已占优势,为即将到来的辽沈战役作了充分准备。
  1948年7月,朱瑞同志参加军区关于发动辽沈战役的准备工作。军区领导决定要他留在哈尔滨主持后方工作,但他坚决要求上前线。9月12日,我军包围了义县。义县是锦州北面的屏障,一旦被我攻克,锦州就陷入孤立无援。但义县城墙高大,敌人以城墙为依托,沿城墙四周构筑碉堡、地堡和外围小据点,还设了许多障碍,地面上遍布地雷。城内驻有国民党暂编二十师及地方武装1_2万多人。指挥设防这样坚固的攻坚战,这在我军还是第一次。为了打好这一仗,炮兵在进入阵地前,朱瑞同志带着负责主攻任务的几个团长到前沿察看阵地。由于距离敌人的据点近,他们走到哪里,敌人的炮弹就尾随到哪里,大家都为司令员的安全捏着一把汗,而他却一路谈笑风生,边察看,边指点部署。
  9月30日总攻前的一天,他又到各团作战前视察,仔细检查了各个火炮的射向和隐蔽情况,鼓励指战员为解放全东北立功。
  lO月1日上午,我军发起总攻。朱瑞同志一声令下,各种口径的火炮发出了雷鸣般的怒吼,千万发炮弹带着人民复仇的怒火飞向城墙。顷刻之间,城墙就被撕开了一道40多米宽的裂口。朱瑞同志见此兴奋无比,果断地下令炮火延伸射击,敌军经营多年的工事,随着炮弹爆炸的硝烟飞上了天。我三纵勇士犹如猛虎一般,争先恐后扑向炮兵开拓的突破口,同敌人进行巷战,不到6个小时,就将守敌全部歼灭,活捉了敌师长王世高,胜利拉开了辽沈战役的序幕。
  这次攻城中,我军第一次使用了从敌人手里缴获的美国榴弹炮。对于这种火炮的攻坚性能朱瑞同志还不了解,高度的事业心和强烈的责任感驱使着他,战斗还没有完全结束,他就从指挥所出来,身先士卒向突破口跑去,就在这时不幸触雷牺牲。中共中央在唁电中指出:“朱瑞同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炮兵建设中,功勋卓著,今日牺牲,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之巨大损失。”
  朱瑞:将军没有看到最后胜利 
  有一位将军为我军的炮兵事业耗尽心血。他率领的炮兵部队以猛烈地炮火攻击拉开了辽沈战役的序幕。然而将军却在战斗 打响后不幸牺牲,没有能见证最后的胜利。他就是解放战争期间献身于战场的我军高级军事指挥员——朱瑞。 1946年10月起任东北民主联军和东北军区炮兵司令员,兼炮兵学校校长,为人民解放军炮兵的建设奠定了基础。1948年10月1日,在辽沈战役攻克义县战斗中牺牲。 
   “只要能让我上战场,什么级别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延安有消息说东北遗留的装备无数,去了便可拿到。时任延安炮校校长的朱瑞立即率炮校学员1000多人千里徒步跋涉,于10月下旬赶到沈阳。他将部队分散为小队,到各地搜集散落的武器,一处一处地查找、一件一件地搜集,很快地在国民党大举进攻前的半年宝贵时间里,共搜集到火炮700门、炮弹50万发,之后以炮校的学员为骨干,组建起10个炮兵团和6个独立炮兵营。1946年10月,东北民主联军炮兵司令部成立,朱瑞任司令员。 
  1948年7月,朱瑞参加辽沈战役的准备工作。军区领导决定留他在后方主持工作。但朱瑞坚持要去前线,便向毛泽东请战:“抗日战争的最后两年我在后方,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解放东北的战役,我应该带着炮兵到前线去。”主席很理解朱瑞的心情,但是主席想到炮兵必然要配署步兵主力部队作战,这样显然降级使用朱瑞。但朱瑞对此并不计较:“只要能让我上战场,什么级别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指挥出色令敌军将领敬佩 
  1948年9月12日,炮1、2、3团与其他纵队配合,包围了义县。义县城墙高大。敌人以城垣为依托,沿城墙四周构筑碉堡,地面上遍布地雷,外围还设了许多障碍,城内驻有装备最新式武器的国民党一个整编师。 
  义县是锦州的门户,要想攻下锦州,必须首先夺取义县。朱瑞下决心要啃下这块硬骨头。同时他将这次炮火攻击义县作为攻锦作战的一次预演。“轰”、“轰”随着几声炮响,敌人的一些重要火力点顷刻之间被摧毁。靠近城门(南门)右侧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大豁口子,城墙其他各处霎时也变成颓垣断壁。我炮兵部队小试牛刀,便初有成效。 
  9月28日,朱瑞突然接到了总部的紧急电报:敌军正从沈阳空运49军至锦州增援,目前已运至两个团,命炮纵迅速封锁锦州机场。此时,炮兵纵队已作好了进攻义县的准备。危机时刻朱瑞从容应对,命令炮1团派出一个营,秘密开进至锦州机场附近,并事先作好攻击准备。此时,敌人的飞机并不知有埋伏,5架飞机正在降落之中。营长瞅准时机一声令下:“开火!”全营10多门火炮同时发威。不一会儿这5架飞机就被打得千疮百孔。当时正在开会的锦州城防司令范汉杰得到我军炸毁了机场、49军已停止了空运的报告后,不由得“啊”了一声。随即他在会上不自觉地谈起了我军炮兵的厉害。 
  亲临一线观察,不幸触雷牺牲 
  9月底,被我军长时间围困的敌军龟缩在义县的城内,企图凭借大佛寺,负隅顽抗。 
  10月1日,天还没亮,朱瑞匆匆赶到前线指挥部,检查炮兵火力的部署。这时炮纵副参谋长张志毅向他报告:“3时炮兵全部进入阵地完成射击准备,9时30分完成以打开突破口为主的炮火准备。”朱瑞点了点头。 
  9时30分,朱瑞下达了开炮的命令。担任正面射击任务的200多门大炮同时开火。强大的炮火将大佛寺屋顶的一个角儿轰掉。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炮火攻击,朱瑞从望远镜里看到义县的城头已经倒塌下来,正面的城墙也被炮火打开了30多米宽的口子。朱瑞对此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炮纵副参谋长张志毅说:“如果是打锦州,突破口还应该再大一点,也可以考虑多打开几处。” 
  在炮火的掩护下,步兵发起了冲击。只一个冲锋突击队就冲上了城头。守城的敌人如潮水般退了下去。至15点20分,敌守军一万多人全部被歼。 
  这时,朱瑞从指挥部里走出来对一名警卫战士说:“走,到城头上再去看一看,最好量一量突破口有多宽,这样下一步攻打锦州心里就更有数了。”这名警卫战士说:“还没有打扫战场,首长是不是先不要过去?”“不要紧,我们也可以一同打扫战场嘛。”朱瑞说着便朝城头的突破口走去。当朱瑞走过一条小道、跨上一道土坎的时候,脚下突然踏响了地雷。随着火光一闪,将军轰然倒地……身中几十处弹片的朱瑞再也没有醒过来,时年43岁。 
  10月3日,东野将朱瑞牺牲的经过向党中央作了报告。毛泽东闻讯后许久不语,悲恸不已。在党中央向全党发出的唁电中,毛泽东亲自写下:“朱瑞同志的牺牲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之巨大损失。”
  2009年9月14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朱瑞与山东的抗战精神

--------------------------------------------------------------------------------
  受命指挥山东的抗战工作

  1939年,山东抗日根据地面临严峻困境:一方面,日寇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囚笼”政策,疯狂地“扫荡”、“分割”、“蚕食”抗日根据地;另一方面,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等消极抗日,积极反共,使抗日军民和抗日根据地处于日伪顽夹击的极端困难之中。山东是联结华北、华中两大根据地的纽带,战略位置非常重要。为进一步加强山东敌后抗战力量,党中央和毛泽东决定建立八路军第一纵队,统一指挥一一五师、山东纵队和苏北境内的八路军各部队,任命徐向前为司令员,朱瑞为政治委员。正在晋东南八路军总部的朱瑞,接到命令后立即着手第一纵队的组建工作。他从八路军总部、中共北方局、一二九师、抗日军政大学一分校等单位挑选了一百多名干部,其中包括红军时期的著名战将王建安、罗舜初、谢有发等骨干力量。1939年5月5日,朱瑞率部挺进山东。6月7日,在馆陶与从冀南威县来的徐向前一行会合。不久至鲁西,会见了先期到达的陈光、罗荣桓等一一五师领导人,随后向沂蒙山区进发。6月29日,到达山东分局和山东纵队指挥部驻地岱庄,与分局书记郭洪涛,山纵指挥张经武,政治委员黎玉等会合。不久,根据中央和北方局的指示,改组了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建立了山东军政委员会,朱瑞任山东分局书记兼军政委员会书记。1943年3月,根据中央指示,山东抗日根据地实行一元化领导,以山东分局为党政军民的最高统一领导机关,朱瑞继续担任山东分局书记。

   稳固抗战局面

  朱瑞等抵达山东不久,就遇上日军对山东发动的第一次大“扫荡”。敌人集中了两个师团的兵力,在华北敌酋植田大将的指挥下,采取长驱直入、分兵合击的战术,气势汹汹地扑向鲁中山区,妄图一举围歼分局和山纵首脑机关。朱瑞与徐向前决定避免同敌人正面作战,发动群众开展广泛性的游击战,经过一个月苦战,终于粉碎了敌人的“扫荡”。1940年,日寇在山东周围集结了两个师团、四个独立混成旅和8万多的伪军,以军事、政治、经济等联合手段,不断向我进行疯狂“扫荡”。朱瑞、罗荣桓等党政军领导,提出了扩大与巩固山区根据地,坚持平原游击战争,打通山东各区及山东与华中的联系,打破敌人“囚笼”政策的战略指导方针,运用灵活的战略战术,采取内外相结合的打法,积极捕捉战机,不断打击消灭敌人。先后粉碎了日寇的20多次“扫荡”。同时,不顾国民党顽固派的种种限制和阻挠,利用敌人的扫荡间隙,放手发动和武装群众,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和人民民主政权,发展壮大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极其地方武装,从被动争取主动,逐渐改变和扭转我党我军所处的劣势地位。1940年底,山东敌后根据地已由原来的星星点点逐渐扩大,建立起了鲁西、清河两个行政主任公署,12个专员公署,79个县政权,辖有鲁南、鲁中、鲁西、冀鲁边、清河、胶东、湖西、滨海、苏皖边区等地区,人口约1200万,面积3.6万平方公里,正规武装达十余万,成为坚持华北敌后抗战的重要战略基地。1940年12月,毛主席、王稼祥在给徐向前、朱瑞、黎玉、江华的电报中称:“山东工作在同志们的艰苦创造中,已获得巨大成绩!”

  妻儿长眠在这片土地上朱瑞的妻子陈若克,曾参加过上海工

  人罢工,17岁参加中国共产党,1938年8月1日和朱瑞结婚,来山东后先是在山纵司令部直属工作科任科长,后调山东分局组织部任组织科长。她忠实负责,积极肯干,大胆泼辣,在同志中享有很高威信。在1940年山东省各界联合大会上,她代表山东省妇联做妇女工作报告,被选为省妇联常委,省参议会驻会议员。她和朱瑞情深意笃。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不到半年,就在1940年底日寇的一次“扫荡”中因病失治死亡。看着身边失去了鲜活的小生命,陈若克心如刀绞。朱瑞强忍悲痛劝她说:“整个民族都在苦难中,孩子的性命算不了什么。”陈若克从悲痛中走出来,以更加忘我的姿态工作着。1941年11月初,日寇对沂蒙山区进行5万人的大“扫荡”。突围中,即将临产的陈若克和其余几个同志与大队失去联络,最后落入敌手,被押入沂水城,两天后孩子降生。其间,陈若克遭到严刑拷打,她只字不吐,以绝食抗争。见硬的无效,敌人就用软的办法,拿牛奶喂孩子。她把牛奶摔在地下,让孩子一起绝食。临刑前,陈若克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不松手。静静的沂水河,永远铭记着母子二人英勇就义的悲壮场面。朱瑞闻讯悲痛不已,在1942年7月7日抗战五周年纪念日撰写了《悼陈若克同志》:“她死得太早,是革命的损失!妇女的损失!也是我的损失!因为我们是衷心相爱的夫妻和战友啊!但她的死又是党的光荣!妇女的光荣!也是我的光荣!因为她和我们前后的两个孩子,都是为革命而牺牲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让我们心里永远联结着亲爱与仇恨,一直斗争到最后的胜利吧!”

  过人的才华和人格魅力朱瑞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出口成章。

  他做报告从不看讲稿,却说理透彻,逻辑性强,且幽默风趣,不仅具有政治家、理论家的水平,而且有演说家的讲演艺术。《从国际到山东》、《目前抗战形势和任务》、《山东党的建设问题》、《群众工作的领导问题》、《爱山东保卫山东是山东人民无可推诿的责任》等等,他的每一篇讲话稿,记录下来都是一篇篇脍炙人口的好文章。如1940年3月1日,他在鲁南妇女救国联合会代表大会上演讲《中国抗战与妇女解放》,当讲到妇女的地位不平等时,他风趣地拿自己家打比方:“我自己有三个姐妹,我们是一母同胞生的,可是因为男女不平等,这里即分别了轻重。比方在家里吃东西,老是我吃得好一点,穿得也好一点,打起吵子,不管有理无理,我总是占上风。吃东西的时候叫她们一起吃,她们老是说‘我们是女孩子,吃不吃不要紧。'这样是平等吗?不平等的!”接着,他详细地给在座的姐妹讲宋朝的梁红玉和民族英雄岳飞母亲的故事;讲当时正带领很多游击队员,打遍三四个省,赫赫有名的巾帼英雄贺英的故事。然后正色道:“因此,我们肯定地说,妇女对于国家和民族,是同男子一样的有用有能力的人!”他铿锵有力、深入浅出的演讲,使在场的姐妹们热血沸腾,怀着对未来无限希望和憧憬,纷纷投身革命洪流中。一些老同志在回忆朱瑞时风趣地说:“那时候处在敌后斗争环境,物质条件非常困难,但在精神上是很愉快的。朱瑞经常给我们讲形势,做报告,他每做一次形势报告,都给我们极大鼓舞,甚至激动半年。”

  重视统战广交朋友朱瑞主持山东工作

  4年多,正是山东抗日根据地处境艰难的时候,不但要对付敌人的“扫荡”、“蚕食”、“封锁”、“分割”,还要应付国民党军的不明大义,风波横生。朱瑞和分局同志遵照中央关于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势力的斗争策略,结合山东的具体情况,确定了“拥护于学忠,打击沈鸿烈,联合东北军,消灭顽固派”的统战政策。朱瑞亲自做东北军的统战工作,使一直对张学良怀有深厚感情的于学忠部,始终与我党我军保持较好的统战关系。当蒋介石命令李仙洲部入鲁、于学忠部调离山东时,于学忠不待李仙洲接防,自动离开沂鲁山区。我部抓住时机,迅速控制山东有利山区,击败了李仙洲入鲁的企图,改变了山东三角斗争中我党我军的地位。在他的斡旋下,1942年8月份,东北军一一一师师长常恩多率两千多人脱离国民党,转入我根据地,壮大了抗日力量。朱瑞很善于和文化教育界进步人士交朋友。他博学多才,理论造诣深,平易近人,善于辞令,谈吐睿智风趣。他非凡的人格魅力,赢得了党内外知识分子的尊重,吸引了一批全省闻名乃至在全国享有较高社会威望的人士。他们有古文经史学者,有法律学家、教育家、历史学家、外国语言专家。这些人都愿与朱瑞论古说今,评史言文;都愿集聚到党的周围,参加到抗日阵营和“三三制”抗日民主政权中来,从而扩大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使山东在抗战中人才辈出,为支援全中国的解放事业,作出巨大贡献。对此,朱瑞功不可没。

  1943年9月,朱瑞奉命赴延安参加党的七大。随后到延安党校参加整风学习。1945年,毛泽东亲自指示他主持创办了我军第一所炮兵学校。1948年秋,在辽沈战役前线视察时牺牲。党中央的唁电称:“朱瑞同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炮兵建设中功绩卓著,今日牺牲,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之巨大损失。”为了纪念他,中央军委决定将东北炮兵学校命名为朱瑞炮学。

  朱瑞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早年留学苏联学习军事。回国后长期担任中国工农红军高级将领。长征途中,任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1939年10月至1943年8月任中共山东分局书记。8年抗战,朱瑞主持山东敌后抗战达4年半之久,为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巩固和扩大作出了巨大贡献,也付出了巨大牺牲—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长眠于蒙山脚下。今天,纪念朱瑞,也是纪念山东民众的抗战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