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写春秋气节贯长虹 周以栗

--------------------------------------------------------------------------------
  周以栗,1897年10月生,湖南长沙人。长沙师范学校毕业,曾在周南女校等当教师。其间,周以栗认识了徐特立、何叔衡等,并通过他们认识了毛泽东,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24年,周以栗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春,周以栗任国共合作的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第一届执行委员、省党部中共党团书记,参与统一战线和工农革命运动的领导工作。“五卅”运动发生后,周以栗以“青沪惨案湖南雪耻会”负责人之一,领导了长沙市的罢工、罢市、罢课和示威游行。1926年,周以栗任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组织部秘书、青年部部长,参与组织领导了轰轰烈烈的湖南农民运动。1927年初,根据党组织的指示,到武汉筹办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后任农讲所教务主任。

  大革命失败后,周以栗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在严重的白色恐怖形势下,他临危不乱,大力恢复发展党的组织,领导发动农村武装暴动,在中原大地点燃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熊熊烈火。

  1928年4月15日,周以栗在开封被捕。凶残的敌人用烧红的烙铁烙他的皮肉。周以栗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遍体是烧烙的伤痕。但他宁死不屈,始终坚守共产党员的气节,严守党的机密。1930年1月,经党组织营救,周以栗获释出狱。

  出狱后,周以栗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事部长,1930年9月到中央革命根据地。同年10月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一、二次反“围剿”斗争。1931年6月,周以栗被增补为苏区中央局委员,担任中共闽赣边界工委书记。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在江西瑞金召开,周以栗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并担任临时中央政府内务人民委员。同时,他还兼任红军总前委组织部长,红军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部主任,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主笔等职。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周以栗因病不能随大部队行动,党组织决定安排他去上海治病。11月,在转移途中被国民党军包围,突围时壮烈牺牲,年仅37岁。

  (新华社北京12月17日电)

周以栗(简介)

--------------------------------------------------------------------------------
  姓名 周以栗

  性别 男

  民族 汉族

  籍贯 湖南长沙

  出生年月 1897年

  逝世日期 1934年

  出生于一个修鞋工人之家。幼年勤奋好学。后得老师资助,考入长沙县立师范学校。毕业后,先后到长沙县立第一一高小、长沙市周南女校任教。著有《国语拼音》一书。“五四”运动期间,积极参加反帝反封建活动。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春,调任国民党湖南省党部中共党团书记,负责统战工作。还被推选为青沪惨案湖南雪耻会领导成员,与田波扬等发动罢课、罢工、罢市和对英、日帝国主义实行经济绝交的斗争。1926年3月,参与组建湖南人民临时委员会,从事推翻军阀赵恒惕政权的斗争。曾作为湖南代表,出席国民党中央与各省代表联席会议。同年8月,在国民党湖南省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省党部执行委员和青年部长。12月,在湖南省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上,被推举为大会顾问,并当选为省农民协会执行委员。1927年春,赴武昌筹办湘鄂赣三省农运讲习所。三省农运讲习所扩大为中央农运讲习所后,担任教务主任。大革命失败后,调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随即奔赴豫南,指导特委,发动群众,恢复农民协会,实行土地改革和开展武装斗争。1928年春,与省委其他负责同志一起被捕,被关押于省军法处开封第一监狱。在狱中团结难友,开展绝食斗争。1929年11月6日,经党组织多方营救,获释出狱。1930年上半年,调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事委员会书记。不久,以中共中央长江局军事委员会代表身份,前往红一方面军贯彻中央关于攻打长沙的命令。8月,红一方面军围攻长沙月余未克,转移到江西袁州时,经同毛泽东交换意见,认识到中央攻打中心城市军事指导思想的错误,遂转而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重新部署行动计划,使红一方面军迅速攻下江西吉安,并向袁水流域推进。此时,还曾一度代理红一方面军总政委。同年10月,在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作战中,受总前委委托到红三军团,与彭德怀一道对部队进行思想政治工作,保证诱敌深入战略方针的贯彻实施,使全军团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作战的胜利。1931年2月,任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代理主任。4月,被增补为苏区中央局委员,并被任命为中共闽赣边区工作委员会书记。同年夏,调任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主任。先后参与指挥中央苏区第二、第三次反“围剿”战斗。11月,在全国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中华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和内务人民委员。12月,任中华苏维埃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主笔。中国共产党六届四中全会后,同王明为首的“左”倾错误领导者所鼓吹的“山沟里没有马克思主义”的谬论进行过多次针锋相对的斗争,虽屡遭打击,却从未屈服。1932年初,因肺病复发大量咯血,到福建汀洲医院治疗。1934年秋,中央红军长征前夕,因重病未愈,按党的决定赴上海治疗。途经信丰时,被敌逮捕,惨遭杀害。


周以栗:为革命实事求是 

周以栗(1897-1934),长沙望城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革命烈士。

1930年上半年,“左”的错误在中央占据领导地位,一些领导错误要求红军不惜代价攻打中心城市,以实现“打下长沙,夺取南昌”,“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目标。

9月,时任中央长江局军事部长的周以栗奉命以中央代表身份前往红一方面军总部,传达再度攻打长沙的命令。

此前,红三军团虽曾在7月27日利用敌人守备空虚的时机以突然行动占领长沙,但在敌人优势兵力的反扑下,很快就被迫撤出星城。8月27日,红一、红三军团会师浏阳,组建红一方面军,以朱德为总司令,毛泽东为总政委,并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总前委。红一方面军组建后,在要求再度攻打长沙的指示下,却围城16天而不克,伤亡巨大。无情的现实证实“左”倾主张的错误,于是,总前委果断下达撤退命令。

周以栗到达红一方面军总部后,带来了《中央给长江局并转湘省委、鄂赣前委及行委的信》,强令红一方面军再打长沙。中央指示信说:“我们预料你们既然取得联络,必然有过会议,讨论再度占领长沙问题……这一战略无疑是正确的,望你们坚决照此战略执行。”

周以栗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在会议上坚持要红一方面军返湘,并和红一方面军总前委产生争论,气氛一度很紧张。

会后,毛泽东与周以栗促膝谈心,摆事实,讲道理,直至深夜。在谈话中,周以栗深感毛泽东对敌我形势分析得更透彻,不打长沙的理由更充分,于是放弃执行中央下令再打长沙的错误主张。并把具体情况写信汇报给中央,并主动配合毛泽东作仍有不同看法的同志的工作,确保红一方面军的内部团结。

不久,红一方面军总前委调整,书记毛泽东,委员有朱德、周以栗、彭德怀、滕代远等人。在毛泽东暂留吉安处理其他工作时,由周以栗代理总前委书记职务。

十月,蒋冯阎中原大战结束,蒋介石调集十万大军发动对红军的第一次“围剿”。总前委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决定移师赣江东岸,向井冈山根据地中心退却,以“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粉碎敌人的“围剿”。周以栗、彭德怀等赞同这一方针。但红三军团第五军和第十六军中部分同志却不愿远离家乡,以种种理由反对过江,主张红一、红三军团分开行动。这不仅使红军无法集中兵力打击敌人,更有可能导致红一方面军的分裂。

总前委委托周以栗以中央代表的名义,前往红三军团传达指示并做好工作。周以栗坚决执行总前委的意见,在彭德怀配合下,通过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说服了那些坚持错误意见的同志,保证全军的统一行动,确保第一次反“围剿”取得胜利。

后,周以栗增补为中央局委员,担任中共闽赣边工委书记、红军总前委组织部长、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部主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内务人民委员、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主编等重要职务。

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后,中央分局考虑到周以栗身患重病,派人护送他去上海治疗,途中为敌人包围,周以栗同志不幸英勇牺牲,时年37岁。

毛泽东同志给周以栗、谭震林同志的信

毛泽东同志给周以栗、谭震林同志的信
  (一)以栗同志转边界工作委员会震林同志转十二军军委:
  此次十二军工作区域分得不当,清流,连城应让十二军作第二步工作区。十二军中心任务应不是筹款,而是建立深入宁化、石城、长汀三县为工作区。十二军担任这三县,三十五军担任瑞金一县,三军担任于都、会昌二县,均以两个月(七、八两月)为限期分完田,建立地方武装、地方临时政权和临时党部。把这四个问题真正解决,使于、瑞、石、宁、会、汀六县连成一片,这是我们的中心任务。十二军两个月要做三县工作,不是容易的,一次战争后的四个月中,十二军做了石城一县、宁南半县工作,现在宁南是半色区域,石城是全色区域。过去成绩如此,现要二个月做三县工作,是必然难得好的,必定要增加工作时期才行。若推广到清、连二县,并且耗十二军主力三十四师摆到二县去,那末十二军工作将又是毫无效果。因此,需变更康都决议,把三十四师迅速调返来,使他担任宁化全县,三十五师担任石城全县,三十六师担任长汀全县,军直属队在三县之间,望坚决照此布置。
  依大局看来,过去所拟三军团去上崇,四军去寻安的计划,不但客观上帮助蒋介石打击两广,为蒋介石所大愿,并且要很快口两广的对共行动,乃由我们一身遮断两广反蒋视线,使之集注于我们自己,必然要促进蒋粤妥协对共的进程,我们不应如此蠢。去南丰以北目前事实上既不许,整个策略上亦不宜。因一则无巩固政权可能:二则威胁长江太甚,西南北三面都不可便。只有东方是好区域:第一、蒋系地盘无直接威胁两广之弊;第二、地势偏僻,即不受威胁,若较之我们出南丰、宜黄者为小;第三、有山地纵横,无河川阻隔,最适宜造成新战场;第四、有款可筹,一军以内不愁给养;第五、群众很多,可以出兵扩大红军。因有这些条件,我们应该在这区域做长期工作计划。三军团应以建宁、泰宁、将乐为工作区域,以顺昌、邵武、光泽为筹款区域,四军应以归化、清流、连城为工作区域,以沙县、永安、宁洋为筹款区域,即在三县筹款自给,三十五军以瑞金为工作区域,筹款自给;三军以于都、会昌为工作区域,筹款自给;赣东独立师照原中心工作区仍是广昌,使之联系建宁与石城。所谓工作区都是要分配土地、建立政权的,筹款区只打土豪,做宣传,而不分田地,不建立政权,工作时期暂定两个月,延长下去可到三个月。敌人来了,集中起来,就在各个附近打,敌人不来,我们就在这块工作下去。十二军在宁化、长汀、石城工作,要分成二期,在石城,最近在建宁工作之失败(石城游击队尽是流氓富农通通反了水),要来一个透底的转变,坚决反对群众工作中的机会主义,如若三县工作再如去建宁、石城一样,那末军委和三个师委须负严重的责任。
  总前委毛泽东(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十时于建宁)。石城信所说二个月工作期间须缩短一个月,因敌人进攻紧迫。
  (二)十二军委并转以栗同志及边界工作委员会三十五军军委:
  二十一日由石城、瑞金两方面付上一信,未知收到否,今日无线电消息,何应钦由南昌进到抚州督战,其前敌总司令蒋介石有此电对何应钦电首机急,何总司令官速译转第三军团及追击军一、二两路所属各部队。又根据梦麟电台通报称;本军奉令仍随三十四师(二十八)由永丰向上行田沙溪推进等语。根据各方面情况判断敌军很迅速的向我们进攻已毫无疑义,在此形势决不能容我们此时期做准备工作,大概下月内准备作战。已电令四军及三军团不去顺昌、沙县,立即摆在将乐、归化筹款,以十天为筹款时期,自然要以敌情为转移,敌不进不集中,五天为集中时期,集中地点在宁化、石城。昨信说十二军筹款不是主要任务,宁化、石城、长汀三县群众工作才是主要任务,现在看来筹款和群众工作同样是主要任务,并且做群众工作若布置很多,只对筹款有帮助,决不会妨碍筹款的。大约此信到宁化时,三十四师已在清流筹款五天左右,已经筹得相当款子了,应该去信要他们迅速结束清流筹款,开回宁化,布置宁化为重要地点,一面筹款,一面把群众大大发动,做到分配田地。三十五师之一团应在安远,其另一团及师部应去石城,自水工作暂放弃,因为石城是很要紧的。军直属队在宁化境内,三十六师在长汀(注意做石、瑞、汀、宁县交界工作),这样以主力在宁化、石城两县各有一部,筹款与群众工作两俱顾及。要达此目的,三十四师必须从清流、连城撤宁化,并须迅速撤回才不会妨碍宁化工作,即使清流筹款很有希望,亦不宜超过一星期至十天,就要撤回,因一星期十天之久,已经把款子筹得相当多了。宁、石、长汀三县工作在目前形势之下,只能计划做一个月(一个月后敌容许再延长就是),即是在七月内把三县工作做个大大的多,中心点是要把田地分配,如因地域太宽,部队分配不来,即择重要地点分配。如宁化之安远、中沙、县城、禾口、石牛五点;石城之小松、丰山、县城、坪山、龙岗、大猷坪六点;长汀县之县城、馆前、古城及四县交界四点,每处需有一个阶级认识明确、领导力强的人去指导,如震林、炳辉、谭政三同志应不在一块,每人专任指导一处,同时需兼任巡视一处或二处,每隔十天集合各军委机关开会一次。震林同志一人普遍的出去巡视不专任一处亦可,须知团、连两级负责人是很少能独立指挥群众工作的,即师一级师长师政委,亦很难说每个都有明确阶级的认识,坚强领导能力。过去各师所做工作之失败,就是证明,你们接到此信,须根据上述原则,重新来一个布置。三十五军在瑞金工作,应注重九堡、铅坝、武阳围、西岗四处,使在一个月 内真正的分配土地,而不要去占会昌。西岗市虽属会昌境内,但 介瑞西、于东之间,为于、瑞交界之要地。这处群众工作起来了, 影响三县交界很大,所以三十五军应把西岗市的工作放在自己 范围内,并使工作迅速收效,井泉同志、昭良同志应亲往各处巡 视,因为三十五军下级干部更不会作群众工作。
  红军通讯第二期付上。可作士兵的政治课教材。
  总前委书记毛泽东六月三十日晚于建宁。
  (三)震林同志及十二军军委:
  二十九日宁化的信,今日(一日)收到。没有说到三十六师及 以栗同志行动。不知他们已去长汀否?照你们现在的布置是以 筹款为中心,因此石城方面完全未派何人去,你们现在这种布 置,可以做一个月,短时期做一星期至十天,一星期至十天满,三 十四师在清流、连城的部队即行撤回宁化,布置在中沙到长汀界 上的线,及宁化与石城两县交界的线,多点的工作起来。一百O 四团仍在都上、安远到中沙的一线上,但工作要向江西边界推 进,便与江西赤色连接。一百O三团及三十五师师部,十天后应 去石城布置,在三个重要地点工作起来,白水如顾不及,应暂时 放弃,第二步再去工作。工作区重新划分,你们只管宁、石、长三 县,真正要多做三县工作,非长期用大力不可。瑞金归三十五军 专管,广昌归赣东独立师专管(赣东特委直接指导),不归你们。 建宁已经做起工作来的地方,暂时归你们指导,这块扩大的红 军,亦归你们补充。但未做起来的地方,应归三军团,将来在大局上,建宁应划归三军团。
  枪弹等由参谋处复。
  总前委毛泽东七月一日下午一时于建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