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建功勋的红军高级指挥员―曾日三

--------------------------------------------------------------------------------
  曾日三是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又名曾日山,1904年生于湖南宜章城关镇曾家湾一个世代书香家庭。1919年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毕业后到宜章第一区高小任教,后任国民党宜章县署督学。1928年1月,朱德、陈毅领导发动宜章暴动,将反动县长杨孝斌等宜章县头面人物一网打尽。征得朱德同意,曾日三作为正直青年,被吸收到县苏维埃政府参加革命工作。曾日三表示要摆脱封建家庭,跟共产党干革命,同年2月参加中国工农革命军,任第3师秘书。4月随湘南起义部队到井冈山,任红4军第29团秘书。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9年起任红4军军部秘书、红一方面军政治部秘书长,参加保卫井冈山、开辟赣南闽西苏区的斗争。其间与吴仲廉结为伉俪,朱德是主婚人。1931年起任红3军政治部主任、红3军团政治部副主任、福建军区政治委员。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屡建功勋。1934年10月参加长征,任红5军团政治部主任、代政治委员,率部担任后卫。他经常到前线阵地进行政治动员,指挥战斗,有力保障了主力部队的作战行动。中央政治局沙窝会议后,红一、四方面军混合编为左、右路军,红5军团改番号为红5军,曾日三任代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被编入张国焘指挥的左路军并作为前锋部队。他坚决支持党中央的北上方针,反对张国焘的分裂活动,维护红一、四方面军的团结,后被调到红9军任政治部主任。

  1936年10月随部西渡黄河,转战甘肃省河西走廊。参与指挥古浪、永昌等战斗。后任西路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红9军代政治委员。西路军失败后率200余人突围,艰苦转战在祁连山区。在异常困难的情况下,他要求共产党员起模范带头作用,每一个指战员都要做钢铁战士。1937年4月27日在红柳园子遭国民党军包围,为掩护伤病员和妇女先撤,他率部阻击,最后落入敌手。面对敌人的屠刀,他大义凛然,高喊“红军万岁”,壮烈牺牲,时年33岁。

敌人杀害的红西路军遗体

  西路军在十分艰难的西征作战中,同敌人进行殊死搏斗,共歼敌2.5万余人,创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业绩,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巨大牺牲。军长董振堂、孙玉清,军政治委员陈海松,西路军供给部长郑义斋、敌军工作部长曾日三、地方工作部长吴永康,军参谋长陈伯稚、李屏仁,军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师长王海清、刘理运、李连祥、叶崇本、董俊彦、陈家柱、邵烈坤、熊厚发,师政治委员李德明、易汉文、朱金畅、杨朝礼、秦道贤、张文德等英勇牺牲。西路军广大指战员所表现出的坚持革命、不畏艰险的英雄主义气概,为党为人民的英勇献身精神,

敌人将被杀害的红军干部尸体用毛毡包裹准备送南京国民政府请赏



  (新华社北京2月27日电)

曾日三同志生平简介

--------------------------------------------------------------------------------
  出生于一个较富裕的职员之家。1919年考入衡阳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在校一心读书,不过问政治,拒不参加进步学生发起的学生运动。1922年毕业后,到宜章县税捐局当职员,不久辞职到城郊第一区高小执教,并被选为第一区学务委员。1926年大革命高潮中,曾支持妹妹上女子学校,但平日仍闭门读书,游离于革命斗争之外。1927年又受国民党右派影响加入中国国民党。大革命失败后任县劝学署督学官员。在白色恐怖中,目睹革命者遭惨杀,逐渐对共产党人产生同情,并曾暗中帮助共产党员转移到外地。1928年1月,朱德智取宜章时,在酒宴上与反动县长一道被起义军逮捕。次日经共产党员吴仲廉出面说情,才予释放,并被安排到宜章县苏维埃政府编印宣传资料。不久,担任工农革命军独立第三师师部秘书,曾到白石渡、梅田一带发动农民参军,开展土地革命。同年4月随部上井冈山,曾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师二十九团团部秘书,先后参加了七溪岭和攻打遂川县城的战斗。经过革命斗争的考验,很快坚定了革命信心,并在井冈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秋,任红四军警卫连党代表。1929年初,任红四军军部秘书,随军挺进赣南闽西,开辟革命根据地。1930年8月,红一方面军成立,升任红一方面军政治部秘书长。不久,与吴仲廉结为夫妻。年底,调任红三军政治部主任,协助黄公略率部参加了第二、三次反“围剿”的战斗。在1931年9月的方石岭战斗中,指挥八师炮兵连作战,战斗白热化时,率炮兵连参加冲锋,终将敌军击退。军长黄公略在转移东固途中牺牲后,参与指挥全军战斗,与周子昆一道先后率部参加了攻打赣州、漳州等重要战斗。1932年春末,调任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后任红三军团政治部副主任。在参加乐安、宜黄和建黎泰战役后,于1933年春,先后调任福建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军区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在极端困难的环境里,从事加强地方武装的建设工作,参与组建红十九军。同年夏红十九军改编为红三十四师,兼任师政委,并率三十四师协助东方军作战,相继收复清流、宁化、归化、连城各县。8月,又率独立第八、九团攻打上杭境内白砂团匪的土围子,取得了俘敌200余人的胜利。同年10月,出席中共福建省第三次代表大会,参与主编大会日刊。1934年1月出席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代表大会,并参加大会主席团的工作。同年调任红五军团政治部主任。10月随作为全军后卫的红五军团参加长征。曾率红三十七团在兴国高兴圩一带阻击敌军,掩护主力行动。1935年5月,代理红五军团政委。7月红五军团改称红五军后,继任军政委兼政治部主任。8月代表红五军参加毛儿盖会议。随后与董振堂率红五军作为左路军前锋进入草地。当张国焘命左路军停止北上,企图分裂党和红军时,当场予以坚决抵制,并拒绝在部队中传达分裂党和红军的所谓“阿坝会议决议”。因此被张国焘视为眼中钉,于同年底调往红九军任政治部主任。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随部西渡黄河编入西路军,进入河西走廊,先后参与指挥红九军进行了干柴洼、古浪等战斗。在古浪一战中,由于敌众我寡,激战3昼夜后失利,部队遭受重大损失。同年12月下旬,在梅家林子召开的西路军总部会议上遭到错误批评,并调任西路军政治部组织部长。1937年3月,率300余人,掩护经临泽、倪家营子惨败后的西路军总部于黎园口突出重围。3月16日,又以西路军第三支队(又称干部游击队)政委的身份率总部人员及伤病员东入祁连山区,在天寒地冻,缺医少药的情况下,坚持武装斗争。1937年4月下旬,接党中央通知前往新疆会合。途中攻打安西不克,撤至红柳园时被敌包围分割。为掩护伤病员和妇女突围,带领部分战士用火力吸引敌人,直至弹尽粮绝,被俘后惨遭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