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息 战斗不止 朱克靖

--------------------------------------------------------------------------------

  朱克靖,1895年10月29日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1919年考入北京大学,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朱克靖受党派遣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5年7月,朱克靖按党的要求回国,被派到广州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1926年7月,随第三军参加北伐战争。同年11月当选为共产国际执委会委员。1927年4月,朱克靖被武汉国民政府任命为江西省政府秘书长,他利用这一身份积极开展工作,推荐朱德担任南昌市公安局长,让方志敏主持国民党江西省党部的工作。

  大革命失败后,朱克靖和朱德等一同争取第三军官兵参加南昌起义。南昌起义后,任第九军党代表。在起义部队南下失败后,朱克靖同党组织失去联系,先后在北京、天津、桂林、南昌等地坚持革命活动。

  1937年冬,朱克靖恢复了党的组织关系。1938年1月,被任命为新四军政治部顾问兼直属战地服务团团长,负责宣传、民运工作。1940年春,朱克靖被任命为新四军联络部部长,负责统战工作。7月,受陈毅之托争取苏北地方实力派李明扬、李长江与新四军合作,使二李保持中立,为新四军攻占黄桥、打乱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部署、建立苏皖抗日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1年至1944年,朱克靖先后担任苏北参议会副议长,苏中三分区行政专员公署专员。1944年12月底,随粟裕率领的新四军由苏中渡江南下,任苏浙行政公署主任。1945年冬,随新四军北上山东。1946年1月,任新四军兼山东军区秘书长、联络部部长,策动国民党淮海绥靖公署长官郝鹏举率部起义。郝鹏举部被改编为我华中民主联军后,朱克靖被任命为该部政治委员,领导对这支部队的改编和民主改造。

  全国内战爆发后,郝鹏举于1947年1月率部叛变革命,朱克靖被叛军逮捕,并被押往南京。国民党反动当局对朱克靖软硬兼施,劝降利诱,严刑拷打,均遭到他的坚决拒绝。1947年10月,朱克靖被国民党反动当局秘密杀害于南京郊外。

陈毅与周恩来(右三)、叶挺(右一)、傅秋涛(左三)、朱克靖(左五)等在皖南云岭。



  (新华社北京2月28日电)

朱克靖(简介)

--------------------------------------------------------------------------------
  姓名 朱克靖

  性别 男

  民族 汉族

  籍贯 湖南醴陵

  出生年月 1895年

  逝世日期 1947年10月

  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8岁入族学,14岁考入醴陵县城中学。因家贫一度辍学。后得族祠资助,考入长沙湖南省立第一中学。1919年考入北京大学,靠半工半读维持生活。1922年在北大加入中国共产党。1923年底被中共北方区委选送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5年7月奉调回国,赴广东任国民革命第三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为加强部队战斗力,着手在军、师两级设立政治部,向各团、营派遣政治指导员,并主办第三军军营学校,兼任党代表,负责培训各级军事指挥员。10月,曾参加抗击军阀邓本殷部的南征战斗,随部收复高州、雷州,消灭盘踞海南岛的残敌。1926年“中山舰事件”发生后,坚决要求撤换追随蒋介石反共的第三军官学校校长熊式辉。同年夏,随军北伐,先后参加攻克南昌、上海、南京等重要战斗。11月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党国际执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上,缺席选为执行委员。1927年4月4日任江西省政府秘书长。任职后,曾推荐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团长朱德担任南昌市公安局长,支持方志敏等共产党人在南昌发展革命群众团体。“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脱离第三军,绕道湖南赴武汉。7月宁汉合流后潜回南昌,策动第三军参加武装起义。8月参加南昌起义,任第九军党代表。同年秋,随起义部队南下广东严重受挫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为躲避迫害,曾隐姓埋名先后辗转北京、桂林、长沙、南昌、南阳等地,以种菜、养兔、教书、当职员、编辑等为业。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婉言拒绝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委以江西省政府秘书长的高官厚禄。1938年春,出任新四军政治部顾问兼军部战地服务团团长。曾带领服务团400多名爱国青年跋山涉水,走遍苏、浙、皖、赣4省抗日民主根据地,发动群众,宣传抗日。1940年6月,任新四军联络部部长,负责做国民党军队的统战工作。9月底,奉陈毅指示冒险入泰州与国民党江北实力派人物李明扬,李长江恳谈,使二李在10月的黄桥决战中持观望态度,为此役全歼韩德勤部作出贡献。此后相继担任苏北参议会副议长和苏中第三专员公署专员。1944年冬被抽调参加南下干部队,随江北新四军一部渡江南下,开辟新的苏、浙解放区。1945年4月任苏浙行政公署主任。12月新四军在山东整编后,任山东军区联络部部长兼秘书长。1946年1月,争取国民党淮海绥靖公署主任郝鹏举起义,将所部改编为华中民主联军,并任民主联军政委。1947年1月,被叛变再次倒向蒋介石集团的郝鹏举逮捕,并押往南京。同年10月在南京郊外英勇就义。 

纪念朱克靖同志
叶飞 张震

--------------------------------------------------------------------------------
  纪念朱克靖同志【日期】1997.11.25

  朱克靖同志是中共早期优秀党员,大革命时期和新四军的著名政治工作者,八一南昌起义参加者,坚贞不屈的共产主义战士。在他罹难50周年之际,我们对他表示深切的怀念。

  一

  朱克靖是湖南醴陵人,1895年10月29日出生于农民家庭。受五四运动影响,接受马克思主义,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春,朱克靖作为中共早期派往苏联学习的同志之一,到莫斯科进入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伊始,国共合作,在广州成立国民政府和国民革命军。中共中央急需军事人才,从事军队工作。朱克靖奉令回国,于1925年7月到广州,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政治部主任。第三军是由滇军改编的,军长是朱培德。朱克靖带一批共产党员到第三军后,立即着手建立政治工作机构,向各团、营派政治指导员,开办第三军军官学校,对官兵进行政治教育,讲解革命军人的职责、军队和国家的关系、官兵一致的道理。他处处以身作则,任劳任怨,为政治工作人员做出榜样,促进了这支旧军阀部队的改造。这年10月底,蛰伏在海南岛的陈炯明部邓本殷依仗英帝国主义的支持,进犯西江、江门,危及广州。为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第三军奉命出师南伐。朱克靖一方面和苏联顾问马采伊利克协助朱培德指挥进剿,一方面领导政治工作人员向士兵和群众做政治宣传工作。他每到一处,不顾劳累召开群众大会,发表演说,揭露邓本殷勾结帝国主义的罪行,宣传孙中山先生制定的三大政策。在广大群众的协助下,南征很快取得了胜利。1926年2月1日,国民党中央明令周恩来、李富春、朱克靖分任第一、二、三军副党代表。

  1926年3月,蒋介石发动中山舰事件,排挤共产党。第三军军官学校教育长熊式辉在广州大沙头包围了第三军政治部。这时朱克靖和朱培德正陪苏联顾问在部队考察。消息传来,他据理力争,迫使朱培德撤了熊式辉的职。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第三军向湖南进发,经乐昌、衡阳、株洲,到达醴陵。朱克靖和政工人员督导军队纪律,提出不拉夫,不封马,买东西照价付款,宣传打倒帝国主义、封建军阀和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所到之处受到群众欢迎。10月初,北伐军第二次围攻南昌,第三军两个师负责夺取由孙传芳的四个混成旅把守的牛行车站,与敌激战三天三夜,伤亡过半。撤退时,有些军官争先逃命,一时队伍纷乱不堪。朱克靖领导的政治工作人员挺身而出指挥部队,稳住阵脚,使部队按计划撤退下来。朱培德感叹地对朱克靖说:“我这班军官可以说身经百战,现在看起来,还不如你那班青年学生。”11月,北伐军占领南昌。

  此时,朱克靖被选为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随着大革命形势的发展,蒋介石的反革命面目日益暴露。1927年3月国民党中央召开会议,决定开除蒋介石的党籍。3月29日,朱克靖同当时在九江的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一起争取朱培德反蒋。朱克靖向朱培德指出,自汉口、九江租界收回后,群众运动日益高涨,革命空气浓厚,武汉政府的影响在国内外日益扩大;现在国民党中央罢免了蒋介石总司令的职务,开除蒋的党籍,只有顺应潮流,向着反帝反封建的目标前进,革命才能成功;希望朱培德能明晓大义,拥护武汉政府。经朱克靖、郭沫若的说服,朱培德当天把在当涂的部队集中到安庆,控制南浔铁路线,挟制蒋介石。武汉政府任命朱培德为江西省主席,朱克靖为省府秘书长。朱克靖还代表省府出席朱德同志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长的就职仪式。

  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向江西推进。朱培德在蒋介石的压迫下产生动摇,放下“左派”面具,追随蒋介石反共,把朱克靖和全体政工人员“礼送”出境。朱克靖于5月初回到武汉。为了准备南昌起义,党组织派朱克靖秘密回到南昌,策动第三军旧部参加南昌起义。南昌起义中第九军军长为韦杵(未到任),副军长朱德,朱克靖被任命为第九军党代表。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失败后,朱克靖离开部队,化名李有才,辗转到北京、遵化、桂林、南阳、南昌等地,从事教育、编辑工作,坚持革命活动。

  二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朱克靖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投身于挽救民族危亡的神圣战争。这年初冬,他在南昌见到阔别十年的新四军军长叶挺和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朱克靖和叶挺在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时就已相识,大革命时有过交往,和叶剑英在广州也认识。叶挺正在筹组新四军,准备成立新四军战地服务团,邀请朱克靖担任团长。战地服务团是军部直属单位,由上海、南京等地来的进步文化工作者和青年学生组成,在抗日前线部队和战地群众中开展宣传和群众工作,在海内外产生过较大影响。从新四军成立起,历时三年多,朱克靖任新四军政治部顾问兼战地服务团团长,带领战地服务团,奔驰在大江南北,克尽职责,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为民族的神圣抗日战争,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有力地配合了部队作战,扩大了共产党、新四军的影响。

  1940年,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挺进苏北。蒋介石加紧在华中地区搞摩擦,准备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蒋介石嫡系、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拉拢泰州的地方实力派李明扬、李长江参加“围剿”新四军。二李任国民党军苏鲁皖边游击总指挥部正、副总指挥,具有一定的民族意识,又受到韩德勤的压迫和排挤。新四军开进苏北时,陈毅同志对二李进行工作,二李一度保持中立,但在韩德勤的拉拢威胁下,又产生动摇。为了顾全苏北抗战大局,争取二李,党根据朱克靖在大革命时期的地位和影响,派他作为陈毅同志的代表,赴泰州争取二李。陈毅为朱克靖送行时还作诗一首:停骖问我意何如?词婉情真再致书。军令今当斩马谡,歧途何事泣杨朱?仲连智免蹈东海,武穆冤成走传车。凭君寄语强梁辈,摩擦自戕慎厥初。

  李明扬在大革命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九师师长,与朱克靖同属三军袍泽,私交不恶。朱克靖代表陈毅司令员向李致意,说明希望今后在苏北继续抗战合作,并借道东进沿江一带抗敌。李明扬表示:陈毅司令员豁达大度,令人敬佩,现在又有老朋友在中间调整,双方抗战合作不成问题。

  新四军进驻黄桥后,韩德勤决心以主力进攻黄桥,一举消灭新四军。当时韩德勤凑集兵力约三万余人,其中二李、陈泰运部一万二千人。我军只有七八千人。争取二李保持中立,对于改变战场力量对比有重要意义。陈毅派朱克靖同志坐镇泰州,做李明扬的工作。李明扬向朱克靖表明决不参加反共的内战,并应允从江南调来的新四军援兵通过其防区,抵抗韩德勤的进攻。

  黄桥之战当夜,朱克靖坐在李明扬办公室里,两人都守在电话机旁。李的部下不断打来电话报告战况,到了次日午后,朱克靖接到陈毅司令员电话,让他转告李明扬:黄桥之战已经结束,顽军李守维军长落水溺毙,师长孙启人及旅、团长等成了新四军的俘虏。不久,苏北参政大会在海安召开,朱克靖作为中共方面的代表当选为副议长,同时兼任苏北三分署主任。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军部在盐城重建,战地服务团撤销。粟裕同志率第一师在苏中地区成立苏中军区,下辖四个分区,各分区成立中共地委、行政专员公署和军分区。第三分区由叶飞同志任地委书记兼分区政委,朱克靖任第三分区专署专员。他们共事多年,一起领导泰兴、泰州、如西、靖江四县地方政权建设,开展瓦解敌军,保障部队供给和反扫荡、反清乡斗争。

  为了开拓新的抗日根据地,中共中央派粟裕、叶飞于1944年底先后率部南下,同浙东游击队会合,创建苏浙根据地。朱克靖带领300多名地方干部随军同行,并任苏浙行政公署主任。在领导地方政权建设,发展经济,巩固抗日民主根据地方面,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三

  1945年冬,朱克靖随军北上山东,任新四军联络部长,新四军兼山东军区政治部联络部长(对外称新四军秘书长)。为了推迟内战的爆发,争取国民党内的反蒋力量,党派朱克靖去做郝鹏举工作。郝鹏举原是冯玉祥的副官,为人狡诈多变,大革命时期曾到苏联学习军事。1930年冯玉祥在蒋冯阎大战中失利后,郝投靠蒋介石,抗日战争中又追随汪精卫当了汉奸。抗战胜利后他摇身一变,当上了国民党淮海绥靖公署行政长官,参加进攻人民解放军的罪恶活动。他知道自己不是解放军的对手,为保存实力,对进攻解放军持消极态度。经过陈毅同志争取和我党强大的政治和军事压力,郝鹏举于1946年1月6日举行起义,宣布“退出内战,拥护民主”,部队改为华中民主联军,开到解放区内休整。党派朱克靖任华中民主联军政委。

  朱克靖和刘述周、康宁(朱克靖夫人)等同志一起到郝部工作,他们只带了十几个年轻干部和四名警卫员。朱克靖运用北伐时在第三军工作的经验,成立了教导团,培训中下级军官。他亲自上课讲革命人生观、政治经济学等政治理论,组织宣传队教士兵们唱革命歌曲,在官兵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1946年6月,蒋介石向解放区大举进攻,全面内战爆发。郝鹏举见势不利,暗地里和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陈诚联系。11月,蒋介石占领了张家口,叫嚣在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并对山东解放区实行重点进攻。郝鹏举开始秘密策划叛变,准备在新年期间行动。朱克靖及时将情况报告陈毅,使我党有了准备。陈毅借新年机会,把郝鹏举请到临沂,郑重告诫他:只有站在人民方面才有出路,投靠蒋介石不过是替蒋介石增加一个殉葬品;只要你们不公开投降蒋介石,不参加内战,我们绝不以一兵一卒相加。郝鹏举当面作了保证,还给毛主席、朱总司令打电报,而暗地里却在加速叛乱的准备。

  1947年1月,朱克靖和郝鹏举一起离开临沂回部队。临行时陈毅握着朱克靖的手说:“现在是敌人重兵压境,我们的部队集中在莱芜一带,准备大的战役,民主联军驻地鲁东南一带我军兵少力单,对郝鹏举能争取一分钟,就要争取一分钟,决不能打第一枪。”陈毅还关照朱克靖自己多保重。朱克靖明知此行凶多吉少,但是他义无反顾,坦然而去。他到郝部后马上召开党员干部会议,向大家讲清形势,分析了几种可能性。他用自己在1927年的亲身经历告诫大家提高警惕,准备随时应付突然的事变。

  1月22日晚,郝鹏举以商讨配合我军作战名义,通知朱克靖到其驻地开会。朱克靖意识到此行危险,为了争取郝部到最后一分钟,决定带四名警卫员赴会,其余干部由刘述周负责作应变准备。果然,朱克靖刚一进郝鹏举的院子,敌人就扑了过来。他知道自己走不脱了,就急忙喊后面的警卫员回去报信。同志们得到消息,立刻拿起枪来英勇自卫。郝鹏举怕遭受解放军的围攻,不敢久留,连夜指挥部队向蒋管区撤退,并派兵将朱克靖和秘书王宜生、总务科长刘永春先行送到海州,想以此向蒋介石邀功。

  郝鹏举的叛变行为激起我军复仇怒火。2月6日,我华野二纵在韦国清、张震指挥下,于白塔埠包围了郝部,经一夜激战,全歼叛军,活捉郝鹏举。陈毅愤怒地责问郝鹏举:“你为何要枪杀我派去的政工人员和扣押我的全权代表朱克靖呢?”叛徒郝鹏举后来受到法律制裁。

  四

  朱克靖被捕后,先后被关押在徐州、苏州,后被移送到南京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宁海路19号看守所。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是由臭名昭著的特务组织“军统”改组成立的,宁海路19号是保密局在南京的秘密监狱之一。朱克靖在狱中,表现出共产党人坚贞不屈的高贵品质。据与朱克靖同狱的难友记述,朱克靖在狱中生活很有秩序,每日手不释卷,阅读书报,坚持运动。他对难友讲“未失去自由,不知自由之可贵”,劝难友多运动,免得将来出去工作时候没有了本钱。他教青年难友读唐诗,讲解诗义和作诗方法。他经常把摊派在别人身上的事,像扫地、倒痰盂等都做了。同狱人对这位老资格的共产党高级将领由衷地钦佩。

  朱克靖入狱后,南京国民党当局在报纸上大肆宣传朱克靖的被捕,同时千方百计地对朱克靖进行劝降。国民党军政要人贺衷寒等利用同乡、同学、大革命时期的朋友关系,到监狱看望朱克靖,劝他改弦易辙,为国民党工作。朱克靖不为所动,说“叫我死,叫我回家种地则可,让我骂共产党,为国民党宣传,是痴心妄想”,“我的历史和地位,已决定了我今后的命运。”

  蒋介石还亲自出马,三次在总统府请朱克靖吃饭,由保密局副局长毛人凤陪同。蒋介石一口一个“老朱同志”,劝朱克靖到他这边工作,早日解脱牢狱之苦,并许以高官厚禄。朱克靖对蒋介石说:“我有两个生命,一个是肉体生命,一个是政治生命。我虽跨党从事革命,但我是为共产党打天下。现在我已成阶下囚,我宁愿牺牲我的肉体生命。我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了大半生,我不能牺牲我的政治生命。”蒋介石叹道:“你不听我的忠谏,你将后悔莫及。”朱克靖反问蒋介石:“如果蒋先生处于我目前的境遇,你将如何选择?”蒋介石无奈地说:“我肯定和你一样,忠实于我的政治生命,保持晚节。好吧,你我这是最后一次谈话了。”蒋介石劝降不成,特务头子毛人凤、叶翔之等又企图搞假记者招待会,由几个特务冒充记者,企图拍一张朱克靖在狱外便装照片,配以“欢迎中共朱克靖将军回归党国怀抱”的标题,刊登在中央日报上。朱克靖一到现场,就觉察出敌人的阴谋,他机警地以手掩面,使特务拍照不成。

  朱克靖身在狱中,内心依然关切地注视革命局势,关心陈粟大军的进展,关怀着同志家人。他每天读书看报,从国民党报纸反动宣传中分析解放战争的形势。他胸有成竹地对难友说,整个江南很快就要全部解放了。他写诗填词,抒发革命者的情怀:“伏枥托骅骝,不为恩仇,江南春意可全收。棋局从容经此日,宿愿方休。”表达了寄希望于我军健儿解放江南,以了革命宿愿。“风雨打牢墙,南冠客思长。寄衣人不见,日日依囚窗。”抒发对亲人的怀念。“此身早许国,被卖作楚囚。壮士非无泪,不为断头流。”表达了忠诚于共产主义理想和人民解放事业的革命者的高尚品格。1947年秋,朱克靖被国民党秘密杀害。

  朱克靖同志遇难五十年了。他追求真理,献身革命,勤奋学习,克尽职责,忠于理想,坚贞不屈的可贵品德,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战斗在如西的苏中三专署专员朱克靖 

1940年陈毅以7000 健儿,创造了稳住“二李”(李明扬、李长江)通过国民党两万多人防区、顺利到达黄桥东进抗日的奇迹,这其中也依靠了我党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后被陈毅任命为苏中三分区专员,并在如西战斗了3年多的朱克靖。 
朱克靖,原名半宏夏,字竹怡,湖南醴陵人,1895年生,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被党选派至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次年7月回国,参加国民革命军。任第三军朱培德部某师党代表。1927年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后一度与党失去联系。1937年抗战爆发后,参加新四年,一直在服务团工作。1940年新四军东进时任新四军联络部长。他虽是陈毅的部下,但陈毅很敬重他,在书信往来中一直都以“克靖兄”等称之。陈毅指挥新四军先头部队抵达江都大桥地区后,曾亲自三进泰州作苏鲁皖游击总指挥李明阳、副总指挥李长江的争取工作,后因郭村一战造成僵局,陈毅特派朱克靖赴泰州与李明阳谈判,并去信一封给苏鲁皖游击总队参谋长、谈判代表许少顿称:“顿兄惠览:十四日手书奉悉,晨间弟已托克靖兄赴泰报聘,并缕陈曲衷……。”据1943年朱克靖为庆祝新四军成立六周年纪念而作的《回忆和感想》中写道:“师广(李明扬别号)先生在大革命时,与我均属‘三军’(国民革命军第三军朱培德部,我任党代表,他当师长)袍泽,私人的感情,倒也不恶。师广为民元革命健将,但一生谦和潦倒,为当局所排挤……我们的别离有14年,乍见的时候,大家都不免有些惊喜交集的感想……于是师广一连串的问着:‘你这些年到哪里去了?什么时候到苏北来的?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好早些派人来接你啊!’我说:‘我是昨天才到苏北的,今天就来看你,并且是代表仲弘(陈毅)兄向老兄致敬,请指示今后苏北抗战合作的方针的。’‘哈哈,这是很好的,我们原是一家人,只应和合一气,不应相争的。郭村事件,原是长江听信了别人的拨弄,不听我的话,因而发生不应有的误会。对仲弘兄廓达大度,我是万分敬佩的,他是聪明人呵。今后有了老友在中间调整,双方抗战合作不成问题了。哈哈,我们都是老三军的同事呵!’因而很快达成协议。承认‘借道’让新四军东进抗日。”
7月29日,新四军到达黄桥后,开辟了如皋、靖江、泰兴等5县抗日阵地。可是伟德勤却封锁粮食不让运进黄桥,并在东台召开军事会议,部署进攻黄桥。陈毅派朱克靖传信给伟德勤,揭露韩封锁粮食妄图供新四军受饿的真相,谴责其做法有碍抗战,呼吁解除粮食封锁。并派他分赴海安爱国人士韩国钧及李明扬和国民党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税警团团长陈泰运等处,再度申述新四军坚持合作抗战的宗旨,提出“合作未到绝望时期,绝不放弃合作”,以打破韩顽反共的倒行逆施。后来韩德勤一意孤行,悍然命令李守维率八十九军及翁达独立旅1万余人为中路军、“二李”为左路军,设在如皋东乡的省保安一旅薛承宗为右路军,进行黄桥决战。陈毅又是派朱克靖赴泰州稳住李明扬拒绝出兵。决战的当天夜里,朱克靖和李明扬坐在电话机旁,最初的电话是李明扬的部将陈才福打来的:“报告总座,韩主席的军队已打到黄桥街上了。”李明扬很用力的问道:“是真的吗?”“是真的,我的徒弟亲自从黄桥附近来报告的。”李明扬默然。朱克靖说:“这消息不可靠。”大约相隔两小时,张公任的电话来了:“报告总座,李守维已被新四军打退了。”“是真的吗?”李明扬也是很用力的问着。“怎么不是真的?我派人探听得来的消息。”李明扬面容似略有喜色,到了半夜时候,陈才福和张公任两人的消息都是不一样的,而且两人字电话中互相骂起来,朱克靖都在尽力稳住李明扬的心,到了次日午后,接到陈毅的电话:“你是克靖兄么?请你告诉师广总座。战事已经结束了,李守维军长自己下水了!他的师长孙启人及旅团长等等,均在我这里做客了。”李明扬听了急急地问道:“李守维溺毙了么?孙师长被俘虏了么?”朱克靖诙谐地回答说:“那当然是的啊!最低限度,打败新四军,再向你算帐的李守维是没有了!”
朱克靖后被选为苏北参议会副议长,并被陈毅任命为苏中三专署专员,从1941年3月起,常驻如皋西乡周庄头,致力于党的政权建设,特别是如西的参政会工作是在他的亲切关怀下开展的,如西的参政会先后三届开了5次大会,每次他都到会讲话。1942年11月15日—19日,如西参政会在度军井区北石家庄朱宅召开第二届参政会,朱克靖到会作政治报告。这次参政会的主要议题是动员减租减息和广大群众进行反伪化斗争,扩大边沿地,巩固根据地。因为参政会的成员来自社会各阶级层,阶级和阶级斗争观点分歧很大,有时达到相当激烈的程度,但通过讨论争辩最终能够统一认识,做到和衷共济团结抗日。当时减租减息直接关系到农民和地主的利益,而参政员中这两方面的代表都有一定的比例,因此在会议讨论时,参政员黄××说:“地主给地农民种,雇工做活计给工资,富人没有剥削穷人。”这种思想在当时不是个别的,有一定的代表性,争议也很激烈。最后朱克靖以马克思主义观点,结合如西县的情况,深入浅出地讲述主仆关系,得出农民养活地主的结论。
1943年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战如火如荼之时,国民党又顽固掀起第三反共高潮,面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倒行逆施,如西各界人士无不义愤填膺。如西参政会在朱克靖关怀下,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如何为制止内战、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完成抗战大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会议决定以如西县参政会的名义,给蒋介石发电,奉劝蒋介石以抗战大业为重,撤回包围陕甘宁边区的20万军队,维护国共团结。电文如下:
“主席蒋委员长勋鉴:国共分合关系存亡,六年抗战全赖团结一臻胜利之途。民等困处敌后,忍受艰辛方庆民族更生有日,忽传陕北风云紧急,仇快亲痛,举国忧愤!战后苏北,盗贼流行,曩揭竿抗日者,今多 颜事敌,抗日民主政府、新四军将士及共产党人士,坚持敌后,清廉艰苦,为我民众,抛头流血,前赴后继,夙日勤公。每闻战死,不闻降贼,官兵穿插村闾,耕织不惊,军待人民,因而手足。非特英勇坚持敌后抗日阵地,且更展开民主政治建设,因之民等得无衣食之忧,破家之虑。今忽闻西北国军二十万之众,竟弃河防阵地,大举进犯陕甘宁边区,窃维边区乃我国实行民主政治之模范,八路军精忠为国,人所共鉴,若借“统一”之名,行一党专政之实,将国人政治问题,诉诸武力,此实属军阀行为!若没统一全国,则叛将何以不讨?大后乡贪官如毛,政府恶吏何以不整?况夫内战一起,两败俱伤,徒使日寇得利,国家民族陷于危亡。故民等深盼,钧座公忠体国,实现边区民众之四项要求,即令包围边区国军返原防,肃清国内亲日反共分子,并明令讨伐叛将,加强团结,开展国内民主政治建设,以谋抗战大业之完成。临电涕泣,不知所云。江苏省如西参政会暨全县七十万民众叩。二十七日。”
电文情恳意切,感人肺腑,以事叙理,句句千钧,充分表达了如西人民在朱克靖专员领导和关心下,民众对抗日民主政权及其领导的军队的拥爱之情,对国共团结、拯救民族危亡、共同完成抗战大业的渴望之心,有力地声援和推动了反内战运动。
1944年2月,朱克靖偕同苏中三地委书记叶飞和谢克西从如西周庄头同赴苏中领导机关所在地一仓(今属大丰市),途经水洞口、高明庄,见到败垣残砾,吟诗一首,题为《赴苏中途中》:
“七载驱倭溅血痕,剧怜焦土万家村,
衔枚夜袭惊残吠,出马需征怒晓星。
尺地争回常百战,一声杀敌九天闻,
莫谓重光成底事,须凭群力任贤能。”
这首诗是由苏中三地委谢克西所录,谢克西原注:“1944年2月10日,苏中三专署专员朱克靖同志协同地委书记叶飞同志和谢克西同志从苏中三分区同赴苏中领导机关所在地,途经如西水洞口、高明庄等新解放处,败垣残砾,旧痕依稀。朱克靖同志有感,至一仓后成此诗。谢克西记录。”
朱克靖后调任苏浙行政公署主任。1945年10月任新四军山东军区秘书长兼联系部长。1946年1月任华中民主联军(郝鹏举起义部队)政委。1947年1月,郝鹏举叛变将其逮捕,同年10月在南京牺牲。

革命英雄故事:朱克靖二进泰州建奇功 
【人物档案】朱克靖(1895年—1947年)原名宏夏,字竹怡,湖南醴陵人。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春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5年7月回国,曾参加北伐和南昌起义。1940年先后任新四军联络部长、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团长。1946年1月任华中民联军(郝鹏举起义部队)政委,1947年1月,郝鹏举叛变将其逮捕,同年10月在南京壮烈牺牲。
     1940年,苏中的抗日斗争进入了一个艰苦阶段,盘踞在泰州的国民党地方部队因受韩德勤的挑拨,不断向主张抗日的我新四军制造磨擦,企图破坏统一抗日大业,形势极为紧张。这时,朱克靖应叶飞和管文蔚之邀出任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团长,两次进入泰州,与李明扬、李长江谈判,为巩固抗日成果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进泰州
   国民党驻泰地方部队副总挥李长江仗着人多势众,突然动用13个团的兵力攻打郭村,遭到新四军的迎头痛击,惨败而逃,缩回泰州城内。新四军追击部队兵临泰州西城门,破城乃举手之劳,但新四军收兵于九里沟的面粉厂,造成与二李谈判的有利条件。
7月4日下午,艳阳似火。朱克靖受陈毅派遣来泰谈判。朱克靖曾在北伐战争时期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党代表。当时第三军军长是朱培德将军,李明扬是其军的师长、副军长。他们是“三军袍泽”,私人交谊颇深。
宾主客厅落座。酒过三巡后,李明扬不放心地问“贵我两军重新结盟,不知有何条件?”
朱克靖笑道:“师广(李明扬)公放心,总指挥命我来,没有任何条件,只有几点转告。第一,郭村事件背景复杂,双方既重新结盟,共同抗日,我方不予追究;第二,郭村事件中,所俘鲁苏皖官兵,无条件释放,归还部分武器;第三,陈玉生、王澄二部,在此次事件中被迫拉出队伍,已归新四军,不再回贵部;第四,新四军不日东进,郭村、塘头、张家坝、九里沟等地归还贵部,嘶马大桥、吴家桥一带,归江都抗日游击队防区,双方互不侵犯;第五,新四军借道东进,路经防区,请予让道。万一省韩制造事端攻打新四军,请保守中立,同时,要求释放软禁扣留的进步人士。”
这五点说完,李明扬很意外,原以为新四军挟大胜之威会提出什么苛刻要求,不料却如此坦荡。李明扬连连感叹:“共产党人光明磊落,气度恢宏,罕见!历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这次新四军没提什么条件,归还我防区,十分感谢。”在一旁的李部城防司令颜秀武说:“新四军度量如海,谁再闹磨擦,我砍他脑袋。”
第二天,二李带着十车慰劳品、5万元慰问金,专程赶到郭村新四军驻地,以表重新修好。
二进泰州
时间进入1940年10月初,国民党顽固派又频挑事端,要新四军退出姜堰。陈毅表示,只要有利于抗日大业,新四军可以退出。同时警告道:如果韩必欲置我军于死地,只有自卫一途。我军退到黄桥后,决不再退!
当即,朱克靖星夜赶至泰州,请李明扬作最后呼吁和平之斡旋,并让出姜堰,李出示省韩作战令及令他接管姜堰令说:“我目前不能再做调停人,但也决不参加反共的内战。”
朱克靖问李明扬:“李守维率19个团兵力,由海安直驱黄桥,将欲灭我军于姜堰黄桥之间。此中虚实,究竟如何?又闻李在军中扬言,把新四军消灭后再向泰州讲话,此语亦有所闻?”
李明扬思忖良久,不免有些担心地叽咕道:“兵力确有那么多。你们要当心啊,你们的兵力少得很啊!”
朱克靖察觉出李明扬担心以外的意思。若无其事说:“是的,不过自古道:‘师直为壮曲为老,哀兵必祥’,不打则已,若打起来,我想明天我们还可以到海安玩玩呢!弘兄(陈毅)要我告诉老兄一句话,今夜我们有两个团兵力从江南来,经过老兄防地,请勿发生误会。”
李明扬也听出弦外之音:“那是当然的。”
10月3日夜,那是黄桥激战的前夜,朱克靖一直陪着坐卧不安的李明扬,以稳住李部保持中立。那天,朱克靖心里也很紧张。
4日拂晓黄桥保卫战打响了。
不久,电话里传来消息:李守维已打到了黄桥街上。李明扬很紧张,反复问:是真的么?
朱克靖坚定地说,这消息不可靠,建议李明扬镇定些,相信新四军,相信陈毅、粟裕。
大约过了两小时,李明扬的前方情报报告:李守维已被新四军打退。
“是真的吗!”此时,李面带喜色,情绪有些好转,与朱克靖搓起了麻将。
时至午后,朱克靖接到陈毅打过来的电话:“你是克靖兄吗?请你告诉师广(李明扬)总座,战事已经结束,李守维军长已下水了,他的师长孙启人及旅团长等,均在我这里‘作客’哩。”
至此,李明扬相信新四军有正义之师战无不克的锐气,更从朱克靖身上看到了共产党人胸怀坦荡,心系民族大业的优秀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