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东南红军和苏区创建人 周维炯

-------------------------------------------------------------------------------
  “大别山,峰连峰,出了个英雄周维炯。打入民团闹暴动,闹得满天红!”这是鄂豫皖边区流传下来的一首民歌。歌中所唱的周维炯是豫东南红军和苏区的创建人。

  周维炯,1908年生,河南商城上楼房(今属安徽金寨)人。1923年入商城笔架山甲种农业学校读书,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底受党组织派遣,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次年夏回家乡,以教书做掩护,开展农民运动。1928年春商城县委积极筹划武装暴动,为做好暴动准备,派商南团委书记周维炯打入丁家埠民团,从事秘密革命活动。他以民团军事教练的身份,积极做士兵的工作,并在民团中成立了党支部。1929年在商城南部、罗田北部和麻城东北部划为特别区时,周维炯任特别区委委员。5月6日参加领导以丁家埠民团为主发动的商南起义,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11军第32师,他任师长。后与党代表徐其虚率部打退地主武装和国民党军多次进攻,壮大红军力量,发展农会和赤卫队,领导创建豫东南苏区。后率部策应六霍起义,为红33师和皖西苏区的建立作出了贡献。1930年5月起,任第1军第3、第2师师长,第4军11师师长,参与指挥攻克霍山、英山、光山等县城的战斗,率部参加鄂豫皖苏区第一、二次反“围剿”和蕲黄广地区作战。1931年3月在鄂豫皖红军全歼国民党军第34师的双桥镇战斗中,率所部第33团和第10师28团,迅猛插入国民党军指挥中心,使其指挥失灵,对战斗全胜起了重要作用。

  艰苦紧张的战争生活,使周维炯无暇顾及家庭和个人问题。几年中他只回过一趟家。他的未婚妻多次在行军的路口上等他,有一次终于等到了,周维炯满怀深情和歉意,对她说:“革命成功了,我们就成亲。”说罢策马而去。由于反对张国焘“左”倾冒险计划而遭诬陷。周维炯1931年10月被杀害于河南光山新集(今新县),年仅23岁。

  (新华社北京3月16日电)

周维炯(简介)

--------------------------------------------------------------------------------
  姓名 周维炯

  性别 男

  民族 汉族

  籍贯 河南商城(今属安徽金寨)

  出生年月 1908年

  逝世日期 1931年10月

  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其舅父的资助下,幼年入私塾。1921年秋入商城县明德高等小学。1923年秋入商城县甲种农业学校。在此期间,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追求真理。1926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初,考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认真学习军事理论,经受严格军事训练,思想进一步成熟。大革命失败后,毅然返乡,秘密从事农民运动。1928年2月,任中共商南区委委员兼团区委书记。同年春,受区委派遣打入乐区民团搞兵运工作。后取得民团团总杨晋阶的信任,当上丁家埠民团分队教练兼四班班长。他在团丁中进行革命宣传,发展党员,建立了党支部,并任书记。1929年3月任中共商(城)罗(田)麻(城)特别区委委员,积极进行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5月4日,区委决定5月6日(立夏节)夜,举行以丁家埠为中心的商城起义,命他负责军事指挥。接受任务后,他当夜在腊石台密林里召开民团内的党员会议,传达区委决定,研究起义计划和制定行动方案。立夏节这天正巧轮他“值星”。他以整理内务为名,将枪支集中一起,便于控制;并派党员同志站岗放哨。晚上,他巧摆宴席,灌醉反动队副张瑞生和不可靠的团丁,一枪未发,起义成功。5月9日,各路起义队伍会师斑竹园,建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二师,他任师长。旋即率部清剿根据地周围反动武装;迅速建立区、乡苏维埃政权和地方武装。8月,粉碎了敌“鄂豫会剿”,巩固了商南赤区,扩大了红军。11月中旬,率部东征皖西,支援六(安)霍(山)起义。12月下旬,中央派刘英任红三十二师师长,他改任红三十二师一○一团团长。12月25日,参加了指挥解放商城的战斗。为发展大好形势,扩大红军力量,1930年1月,他率红三十二师一部3进皖西,开辟新区,和红三十三师组成前敌指挥部,任正指挥长,率师横扫麻埠、独山的残敌,一举攻克霍山县城,创建了皖西革命根据地,使之与豫东南革命根据地联成一片。3月,任红一军第三师师长。5月,率师向六安、霍山西部地区的反动据点发动进攻,先后收复流波、麻埠等地,并于6月中旬第三次打下霍山城,歼敌地方武装千余人。7月,又挥师南下湖北英山,采取“围点打援”战术,一举攻克英山县城。在此战斗中,他负了伤。11月16日,军部决定全军合编为一、二两个师,他任红一军第二师副师长。12月,率师远程奔袭金家寨,全歼守敌第四十六师一个营和反动民团共千余人,缴枪千余支,粉碎了敌人对鄂豫皖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1931年1月中旬,任红四军第十一师副师长。率部参加了双桥镇战斗,并活捉敌师长岳维峻。6月,任红四军第十一师师长。根据军部决定,8月,挥师南下,连克英山、浠水、罗田、广济等城镇,建立了以英山为中心的英(山)罗(田)蕲(春)太(湖)大片红色区域。9月,被张国焘诬指为“反革命”、“改组派”,将其逮捕。10月,被秘密杀害于光山新集(今新县县城)。 

铁面无私周维炯

--------------------------------------------------------------------------------
  1929年8月。火辣辣的阳光直射到大地上,知了躲在树叶底下扇动着音膜,尖声怪气地叫着,更给白色恐怖笼罩的商南人民增添了一份烦躁。

  10多天来,蒋介石嫡系第一师师长刘峙,组织湖北、河南两省反动武装,对商城发动“鄂豫会剿”,妄图扑灭商城红军。时任河南省实业厅水利处处长的漆芷洲,赶忙从省城开封窜回商南,勾结民团头子顾敬之及当地豪绅参与迫害革命志士和红军家属的罪恶活动。并恶毒咒骂共产党和红军,扬言要以家法惩治漆姓参加红军的人。对此,群众极为愤恨,敢怒而不敢言,因为红三十二师师长周维炯是他的外甥,副师长漆德玮是他的侄儿。

  9月,当红三十二师从光山转移回来后,周维炯听说了小舅漆芷洲回家后的种种罪行,满腔怒火。认为不灭掉漆芷洲的反动气焰,不仅在群众中失去共产党和红军的威信,而且也无法惩治其他反动豪绅,遂和漆德玮商量:

  “我看小舅是死不改悔,对革命危害极大,如不及早除掉,将是一大祸患。”

  “我也这样想过,是公开处决还是秘密处决,没有想好,所以才没有向你提出。”漆德玮深沉地说。

  “我看还是公开处决的好,一是可以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二是可以消除群众的误解,有利于根据地的建设和发展。”

  “好,就这样办!”

  于是,周维炯派红军战士去把漆芷洲抓起来。漆芷洲依仗周维炯、漆德玮是他的亲外甥和亲侄子,毫无顾忌地大喊大叫,辱骂红军战士。周维炯遂亲自审问,漆芷洲见了周维炯,张口就骂,举手要打,要对周维炯实行“家教。”

  “把他捆起来!”周维炯拍案而起,“这是红军司令部,不是开封!你还能凶得起来?”

  漆芷洲见“管”不了外甥,就急叫:“你把漆德玮那个小子叫出来,我跟你们拼了!”

  “不用找漆德玮了,我同他商量过,就是因为你不听劝告,与革命为敌,我们为了保卫革命,保卫民众,才不尊重你这个长辈!”周维炯轻蔑地说。

  警卫战士知道漆芷洲是师长的亲舅舅,不敢动手。周维炯见状,气得瞪了他们一眼,一把夺过绳子,亲自将漆芷洲捆了个结实。

  漆芷洲恼羞成怒,没想到周维炯真的敢动手,便威胁道:“你这个畜牲,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的贴子快到开封了,不几天就有大队人马来清剿你们。把我放了,将有我九爷担保,否则……哼!”

  周维炯冷笑一声:“我们红军就是专门和你请的国民党反动军队作对的,他们不来,我们还要找他们哩,来了正好,让我的枪好好开个荤!”这时,漆芷洲的老婆带着一大帮亲戚,挑着银元,来到红军司令部,要找周维炯求情。周维炯认为这是教育群众,划清界线,分清敌我,站稳立场的好机会,就走出门,说:“你们是我的亲属,我知道,但我是共产党员,我想你们也明白漆芷洲虽说是我的小舅,可他干了坏事,是革命的敌人。他勾结国民党军队和顾敬之民团杀害了多少红军军属?他还写信到开封搬兵来攻打我们,他对人民对革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应当受到严惩,这样的人不能担保,你们回去,我们交给人民处理。”

  漆芷洲的老婆还是一个劲的求情,并亮出银元,说只要放了漆芷洲,这些银元都归红军。

  周维炯见她纠缠不休,便生气地说:“共产党的政策,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周维炯对党对红军赤胆忠心,别说他是我舅舅,就是亲娘老子,做了这些坏事也不行。

  因为人民是不答应的。”

  当天下午公审后,周维炯就命令警卫战士把漆芷洲处决了。这个大义灭亲的举动,在根据地军民中产生很大反响,土豪劣绅胆颤心惊,而群众对党对红军更加信赖了。

  来源:信阳党史网 

周维炯投笔从戎发布时间:2009-04-29 来源:金寨政府网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八七”会议之后,共产党员周维炯从武汉黄埔军校回乡,以教书为掩护,积极从事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1928年初,根据党组织指示,成立了商南区委(指商城县南乡、今南溪、斑竹园和双河区一部分)领导商南武装起义,周维炯当选区委委员,并兼任共青团区委书记。为了进一步掌握武装,商南区委决定派一部分党员趁商南民团扩充势力之机,打入民团,开展士兵运动,掌握民团枪支,在民团中发动武装起义。当时商南有一支势力较大的民团,住在丁家埠大王庙内,全团40多人枪,团总杨晋阶原是笔架山农校教员,因和商城县长李鹤鸣有些亲朋关系,当了丁家埠民团团总。可他是个腐儒,对行伍一窍不通,天天只管叫士兵们向老百姓收捐要税,自己吃酒打牌嫖女人。他的副团总张瑞生是个地痞,靠他姑爷王济亚(商城县民团大队长)提携,做上了副团总的交椅。那些士兵,一部分是流氓地痞来混饭吃的;一部分是强迫来当兵的农民,民团的军事素质几乎等于零。县长李鹤鸣一次来视察,士兵连左右转也转不好。杨晋阶、张瑞生当即受到一顿训斥,因而杨晋阶急于物色一个军事教练。周维炯得到这个消息,赶忙托他二舅漆树仁引荐。
  漆树仁是商南豪门的头面人物,清末举人,曾任过河南省长葛县知事,为人刚正不阿,思想也比较开朗,因受不了官场利势小人的夹绊而辞职还乡。他的儿子漆德王宗是中共商南区委书记,兄弟漆海峰、侄儿漆德玮、外甥周维炯都是共产党员,他虽然不知道,但对他们反帝反封建宣传,从事农民协会活动,他是了解的,也是支持的。周维炯的要求,得到了他二舅漆树仁的应允,并鼓励他说:“青年人应该报效国家,你在黄埔军校受过专门军事训练,理应以治国平天下为己任,这才是有为之士!”漆树仁亲自给李鹤鸣县长写了一封信引荐周维炯任丁家埠民团军事教练。李鹤鸣也正愁丁家埠民团军事素质差,正需要这样人训练,便一拍即合,立即委任。杨晋阶得知周维炯是商南大绅士漆树仁的外甥,又是黄埔军校毕业,更是求之不得。周维炯入伍这天,杨晋阶特地办了几桌丰盛酒席,邀请当地一些乡绅名士作陪,为周维炯接风。席间,杨晋阶对周维炯大加奉承,说周维炯是李鹤鸣县长亲自推荐,在蒋委员长办的黄埔军校受过专门军事训练,文才出众,军事精通,实为国家栋梁。周维炯也趁机扩大影响,纵论天下大事,畅谈国民革命,从孙子兵法讲到现代战争,从军事训练讲到商南防御,四座宾客叹服不已,都为杨团总能得到此干才举杯庆贺,杨晋阶也高兴的前仰后合。周维炯当上丁家埠民团军事教练后,对团丁严格要求,训练有素,对杨晋阶以礼相待,颇得信任。杨晋阶视周维炯为心腹,大小事都同他商量,这样,就为周维炯日后组织武装起义,创造了极为有利得条件。

周维炯喝令火神庙(1)
鄂豫皖边区东接江淮平原,南濒长江,西扼平江路,北抵淮水,大别山雄峙中央,武汉、信阳、安庆都在其瞰制之下,自古就是兵家所争之地。21军就是从这里兴起的。

(1)

自从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大别山就一年一个大起义。当年11月,黄麻秋收起义爆发,潘忠汝、吴光浩、戴季英、曹学楷、戴克敏、吴焕先等人拉起队伍上了木兰山。第2年7月,中共霍邱县委发动“文字暴动”,一夜间,集镇、村庄、道旁贴满了各色标语。1929年初夏,一场更大的风暴在商南酝酿。

皖西丁家埠镇位于大别山北麓,镇东头有座火神庙,香火不断,自从杨晋阶民团中队住进后,好端端的火神庙里乌烟瘴气,神仙们也断了香火。

5月6日,正是立夏节,火神庙大殿里灯火通明。镇上地主给民团送来了酒肉鸡鸭“慰问”。团丁们行拳押令,大吃大喝。只有两个团丁没有加入吃喝行列。一个是值星班长周维炯,一个是放哨的团丁田继美。24岁的周维炯在众人眼中是个“虎落平阳”的人物。他上过武汉黄埔军校,枪法准,才能过人,是“头顶天,脚踩地”的好汉,如今“沦落”在民团当差,还是靠着舅舅——原丁家埠民团团长漆树仁的面子。虽然他受团总杨晋阶的器重,在民团当差却不干“正经事”,一张嘴巴成天劈里啪啦,今天给团丁们讲说岳全传,明天讲薛刚反唐,后天讲梁山水泊一百零八英雄好汉扯旗造反,篇篇都是“反王”的故事。他能说会道,绘声绘色,说得团丁们佩服得五体投地,一个劲地称“炯爷”。就在这“炯爷”“炯爷”的叫喊声中,他暗中组织了一个兄弟会,号称“十兄弟”。其实,他不是搞什么拜把子,而是“红脑壳”共产党员“发展同志”。这周维炯不仅是1924年入党的老党员,而且还在毛泽东主持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听过课!这次他回乡的目的就是搞暴动,拉队伍,“虎落平阳”的他其实是“虎视眈眈”伺机要干大事。这立夏节就是他要举事的日子。

天黑前,他整理整理了内务,把所有的枪都集中挂到了墙上;天黑时,点名迟到的田继美,被他“罚”站三根香的岗,还不让参加晚上的“大会餐”。少了张嘴巴,其他团丁高兴极了:“嘿嘿,田继美今天倒霉啦,美酒筵席没了份儿!”

可好戏还在后头呢!

当30多个团丁快喝成烂泥时,周维炯突然使了个眼色,“罚”在门外站哨的田继美突然冲进来,掉转枪口,瞄准屋里的人就喊:“不准动!谁动就打死谁!”

“咋啦,田继美?”团丁们望着他也喊,“你要吃,上席啊!这种玩笑开不得!”

吃喝队伍中的七八个团丁猛地酒“醒”了,转身取下在墙上的枪,其他团丁眼看“转机”到了,正要“一呼百应”时,这几个取枪的团丁转过了身却没去抓田继美,反而三下两下把醉成烂泥的大队长吴成格和副队长张瑞生绑了起来。其他团丁们哪敢动?哭丧着脸问道:“炯爷,这是咋回事呀?”

“我们是共产党,今晚要缴枪闹革命!”

“红……红脑壳!”醉醺醺的团丁全醒过来了:“天啦!”这时周维炯大声说:“愿意跟我走的,站到我背后,不愿跟我走的,一个不留!但哪个敢跟革命为敌,就小心他的脑袋瓜!”

这些团丁多是贫苦农民,就是看到这世道恶人得势,没活路才进民团混口饭吃的,对共产党一贯怀有敬意,有人立即喊道:“炯爷都成了红脑壳,我们干嘛要跟共产党对着干?反啦!当红脑壳去!”这一喊百人应。除了三两个“家庭观念重”的人外,其余的全都站到了周维炯的背后。

丁家埠民团起义成功了。

随后,周维炯说:“一不做二不休,端了团总杨晋阶的老巢。”众人扛枪就出发,砸了杨晋阶的老巢后,向斑竹园进发。

当晚,党领导在南溪、李家集、牛食畈、斑竹园、吴家店、白沙河、南流河、包家畈、西河、汤家汇等地也发动了暴动,起义部队汇聚斑竹园。周维炯见到了商南起义的总指挥、中共商(商城)罗(罗田)麻(麻城)特别区委书记徐子清和这次起义的指导者中央巡视员曹壮父,说:“在民团快憋死了,早就该反啦!”

5月9日,起义军在斑竹园召开群众大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11军32师。曹壮父宣布:周维炯任师长,徐其虚任党代表,漆海峰任参谋长,副师长漆德玮。全师辖98团,团长郑延青;97团,团长肖方;师直特务营营长姚弟圃,共200人,36条枪。其中,丁家埠的起义军编成了钢枪连,是32师的主力。
(2)

当漆德玮被任命为32师副师长时,他却还在商固边区民团的房子里急得团团转。

他正愁法脱身上斑竹园呢。

突然民团大队长王继亚派人找他,说:“大队长有要事请你!”

漆德玮是周维炯的表兄,也是地下党。周维炯打进丁家埠民团时,他打进了商城县民团大队。暴动时,他被调往商固边区驻防,因此没能参加暴动。立夏节暴动成功后,他想逃走却总没机会。谁知这次他去王继亚那,机会就来了。

原来周维炯等人闹暴动后,县长李鹤鸣“想”出了一计,叫王继亚去“收编”起义军。人家既然造反了,怎么就轻易“招安”?这李县长却说一定能成!因为他分析,周维炯闹暴动,就是嫌在民团“官”太小,所以杀了团总“夺权”。王继亚没胆量自己上山,于是选中了漆德玮,说:“县长点你的名,知道你会‘大义灭亲’。告诉你表弟,反正后,马上委任丁家埠团总,否则就派兵清剿。”

漆德玮正愁没法脱身呢,心中暗喜,可嘴巴说的话却全是另一意思:“我表弟心狠,翻脸不认人,我怕去了回不来,还是另外派人吧!”

“除你之外,没人拿得了他!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王大队长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漆德玮只好“执行命令”了,说:“要去,我就得带人带武装。讲得好就讲,讲不好,就干脆把他诓出来一刀做了!”

“好,”王继亚答应了,并嘱咐说:“治病要早,除祸要狠。讲不好就一定做了他。”

第二日一大早,漆德玮挑了18名精明强干的士兵,背着“汉阳造”出发了。可他们一到四道河,远远见到周维炯亲自来了迎接,“这……这……”士兵们脸色大变。

“不要怕,他是来接我们入伙的。”漆德玮笑着说。

有人想跑,有人却拦住,说:“天天上瓦揭房,放火抓人,早就不想当打手造孽啦!入伙当共产党,有什么不好!”结果,这18人全跟着漆德玮反戈,也当了革命军。

王继亚等了好几天,也不见漆德玮等人回去,派人去一“查”,才得知他们全上了周维炯的“贼船”,跑了人不说,还丢了18杆宝贝“汉阳造”,气得哇哇乱叫。

而周维炯、漆德玮这对表兄弟团聚后,红32师犹如猛虎添翼。

(3)

红军的出现,反动势力是又惊又怕。

5月16日,逃进商城的反动民团头子顾敬之开始在汤家汇大开杀戒。一位红军的母亲被拖上了铡刀,在临死前,她大喊说:“顾老狗,你杀我80岁的老娘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找我儿子去,找红军去!”

好男不与女斗,何况是这80岁的老娘!她这一激,顾敬之还真老脸没处放。杀人后,他立即请王继亚的商城县民团大队出马去“找红军”。

王继亚虽是商城的小民团头目,历练却“相当丰富”。他上过保定军校,据说与白崇禧是同学,不过他可没白这么有出息,毕业后在四川军阀杨森部当了个小营长,结果和上司团长争一“辣妹子”,被团长捆着打了个半死。受了“窝囊气”的他,半夜三更,跳墙进屋,一枪把团长崩了,“辣妹子”也不要了,逃回老家,然后屈尊当了这县民团大队长。此刻,身经百战的他哪把周维炯这支“乌合之众”放在眼里?顾敬之一请,他眼皮都没抬一下:“只要我王某亲自出马,消灭这几个毛猴易如反掌。”

王继亚的海口倒把顾敬之乐得手舞足蹈,连声说:“皖西有救啦!皖西有救啦!”几天后,他亲率民团大队,扛着“自购”的3挺机枪,与王继亚的一个连,杀气腾腾地奔向斑竹园,要斩杀红32师,“活捉周维炯”。

余富山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周维炯将红97团放在山上,进行正面阻击;又将98团埋伏在对面小树林里,准备从侧面击敌。下午3时,顾敬之、王继亚的“兵马”出现在山下大路上。

“给我打!”周维炯一声令下。97团70多条枪一起开火,山上山下枪声震耳,子弹像飞蝗一般飞向敌群。民团突遭如此猛烈打击,前面的纷纷毙命,后面的惊呼一声,转身没命地撒腿朝后跑。“妈的,怎么会这样!”王继亚骂了一句,觉得势头不对,掉转马头,拍马就逃。

他这一走,被跟在他身后的顾敬之瞧见。本来他是仗着王继亚壮胆,见他先逃,气得大骂:“无能又无德!”也将马屁股一抽跟着逃命。当官的一走,团丁们无心再战,也拔脚跟着跑。“进剿”之兵出现了整体崩溃的迹象。“冲啊——”周维炯见时机已到,高喊一声。97团团长肖方几乎是同时跃起,大刀队和梭镖队紧跟着他们身后冲下山,与敌人展开肉搏。敌人军心已散,如决堤之水,向后涌去。突然,对面小树林里又山崩一样响起一片杀声,徐其虚和98团团长郑延青率部又杀将出来。逃敌遭此一冲,立即散为数群,满山遍野,争相逃命。
周维炯率领战士们穷追不舍。
一个小时后,战斗胜利结束。30多名团丁被击毙,40多人做了俘虏,其余全做了“猴子”,蹦的蹦,溜的溜,跑了个没影儿。周维炯清点武器,发现只缴到20多条枪:“呸!原来王继亚和顾老狗也没几支钢枪。”他对战果很不满意,皱着眉头,对徐其虚说:
“老徐,这些俘虏你来处理,我带队去打双河、皂靴河民团,再弄一点钢枪来!”
当天夜里,他率领红32师连续突袭双河、皂靴河民团,两战皆捷,又缴枪10多支。全师一百多人,一下子人人都有了钢枪,士气大增。 

皖西革命烈士陵园 

    皖西六安是中国革命的摇篮之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织部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邓小平、刘伯承、徐向前、徐海东、郭述申、程子华等早年从事革命活动和战斗过的地方。在漫长的革命斗争岁月中,皖西先后有30多万优秀儿女为党为国捐躯。其中建国后被追认的在册烈士就达26000余名,涌现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军长许继慎、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三师和皖西革命根据地的主要领导者和创建者舒传贤、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第十一师师长周维炯等一大批著名英烈。
为永远纪念革命先烈,党和政府于1953年在革命烈士殉难的重镇(今六安市)兴建了烈士陵园。
皖西烈士陵园位于安徽省六安市中心的九墩塘畔,占地面积107亩。整个陵园由纪念区和浏览区组成。纪念区位于陵园中央,由革命烈士纪念塔、许继慎烈士塑像、皖西籍108位将军事迹陈列馆、悼念广场以及祠、亭等多处纪念建筑设施。陈列室整理陈列有100名著名烈士的生平英勇斗争事迹和420名县团级以上烈士英名录,征集收藏知名烈士档案192卷,烈士遗物2100件,其中13件为国家一级革命文物。浏览区环绕在陈列馆四周,由日月塘、拱心桥、苗圃、花卉、林荫绿带、娱乐场等构成。烈士馆建成后,党和国家领导人朱德、刘伯承等曾先后莅临凭吊先烈,寄托哀思,部分国际友人、港、澳同胞先后前来参观瞻仰题词留念。整个陵园年接待参观游客达25万人次。1989年,被国家民政部列为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1995年,被中共中央宣传部列为全国第一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4年7月,被安徽省人民政府、安徽省军区命名为“安徽省国防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