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理财专家”―郑义斋

--------------------------------------------------------------------------------
  新华社北京3月24日电 郑义斋,原名郑少文。1901年生,河南许昌人。当过印刷和铁路工人,1923年参加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调往上海中共中央机关做地下交通工作。1930年在上海以“义斋钱庄”经理身份作掩护从事秘密活动,从此改名郑义斋。他在钱庄整整工作了两年,经常四处奔波,来往于上海、武汉、北平、天津、大连、青岛等地,为党组织筹集和周转资金,为苏区红军购买、转运军用物资。

  1932年春奉命赴鄂豫皖苏区,任鄂豫皖省工农民主政府财政委员会主席兼工农银行行长,红四方面军经理处处长。他是一个出色的后勤工作者。在第四次反“围剿”时,为了保证前方红军作战的需要,他积极组织力量,筹集军火、粮食、衣服和医药用品等大量物资,支援红军作战。同年10月随方面军主力向西转移入川。1933年2月起任中共川陕省委委员,川陕省工农民主政府财政委员会主席,省工农银行行长,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部长兼兵工厂、造币厂厂长。当时部队缺粮缺盐,郑义斋及时向方面军总部提出了“开源节流”的方案,组织发展苏区经济,保障红军供给。川陕革命根据地建立以后,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作为川陕革命根据地财政经济工作主要领导人的郑义斋,在发展苏区的经济建设中做出了重要贡献,被同志们誉为“红色理财专家”。1935年参加长征。

  1936年6月任红四方面军总供给部部长。同年10月随方面军总部西渡黄河,转战甘肃省河西走廊,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组织收购粮食,制作被服、弹药,供应部队作战需要。1937年3月14日在赴西路军总指挥部途中,于临泽康龙寺以南的石窝被国民党军包围。为了不使携带的经费落到敌人手里,郑义斋当机立断,命令战士张开清带上黄金和银元冲出去,他自己组织掩护。在激战中,郑义斋壮烈牺牲,时年36岁。

  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人民政府在高台烈士陵园为西路军英勇牺牲的将士们建立了纪念碑。徐向前元帅的碑文题词是:“振堂、海松、厚发、启华、义斋及西路军牺牲的诸烈士们:你们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和劳动人民的利益坚韧不拔、自我牺牲精神和英雄气概,是我军的无上光荣。” 



红色的理财专家 ——忆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部长郑义斋
杨文局 

--------------------------------------------------------------------------------
  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即后勤部)部长郑义斋同志,已经牺牲四十五年了。四十五年来,作为他的战友、妻子,我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他。他那对工作严肃认真、对同志和蔼可亲、对敌人无比仇恨的形象,总是活龙活现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郑义斋同志原名邓少文,生于河南许昌一个贫民家里,13岁当学徒,后到京汉铁路上当工人,他利用当剪票员的便利条件,为党做了大量工作。这一年,少文加入了共产党。后来,他被调往中央机关作交通工作,经常奔赴各地传送党的文件、指示,多次克服困难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

  1930年春,他调到上海“义斋钱店”当经理。这个钱庄一面作为党筹集经费的企业,一面作交通站。这时,他对外是经理,对内仍作交通工作。从此,他改名郑义斋。在钱庄工作两年的时间里,义斋为了给党筹集周转资金,为苏区购买转运重要物资,四处奔波,历尽艰险。

  1931年,上海党中央领导机关陆续迁往中央苏区。义斋同志亦结束钱庄工作,于1932年离开上海,前往鄂豫皖苏区。

  郑义斋同志来到鄂豫皖苏区,继郑位三同志之后,任财委主席兼银行行长。对于开展银行业务,促进苏区经济建设,开展对外贸易方面,做出较好的成绩。

  当时,革命形势很好,红军迅猛扩大。但是由于错误路线的结果,致使红四方面军在反击敌人的第四次“围剿”中受到巨大损失,被迫突围西征,历经艰辛和险恶战斗,直到进入川北才站稳脚跟,重新开辟建立革命根据地。随着革命力量的发展,根据地的扩大,压在后勤保障工作人员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这时,郑义斋同志身兼数职,既任川陕苏维埃政府财委主席兼工农银行行长,又任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部长,还兼任兵工厂和造币厂厂长。在这一段时间里,他那种一心为着党的事业,一切为着前方胜利的高度革命事业心和忘我的工作精神,使我至今难以忘怀。

  红军从鄂豫皖仓促撤退,千里转战来到川北,吃饭成了很大的问题。通南巴地区靠近巴山,地处偏僻,经济落后,交通不便,水田少,旱地多,巴山地区产粮少,向东南发展,粮产较丰富。穷人家里没有粮食,多以杂粮、红苕、山芋为食,但地主家里存粮较多。郑义斋同志详细调查研究了这些特点和情况,向方面军总部提出建议:打土豪破仓分粮时,只把一部分粮食分给最穷的人家,大部分粮食集中起来,运往后方。这样,总经理部要在全苏区遍设粮食站、转运站,并动员全苏区男女,参加这种运输,保证部队在那里集中作战,都有饭吃。同时,也使敌人在苏区得不到粮食,致敌以极大困难。义斋同志还建议:红军各级政治机关,要协助政府开荒种田,毁烟种粮。到1934年,在省委关于“多种粮、多种蔬菜、多喂牲畜”的号召下,生产有了进一步的发展,粮食、棉花、油料、蔬菜、猪牛鸡鸭,都获得丰收和发展。义斋同志还领导总经理部带头,坚持勤俭节约,大米主要供作战部队和伤病员,后方多吃杂粮。红军刚入川,食盐曾一度是一个严重问题。仪陇南部战役后,红军占领了部分盐场。义斋同志亲赴盐场,组织职工、灶户恢复生产,并将大量食盐运往后方,既供军食,又作向群众换粮、换布之用。

  穿衣问题亦是当时另一大问题。1932年秋天,我们从鄂豫皖出发,只穿随身衣服,千里转战,已破烂不堪,入川时又是隆冬,穿衣问题迫在眉睫。义斋同志与各军、师商定,共同负责,各军师经理处均成立被服厂,总经理部成立了三个工厂,统一筹划,分工制作冬夏衣服。布匹来源主要是由总经理部在全苏区设站收购土布(也与粮食站合在一起),一部分向边沿地区商贩采购。经过努力,1933年和1934年的冬夏服,做到了统一供给。

  为了解决全军的穿衣吃饭问题,郑义斋同志确实费尽了心机。

  红军的武器弹药主要是从敌人手中缴获。而各种武器的修理,便成为保障作战的主要任务之一。义斋同志的办法,仍是依靠大家动手,分级负责。通知部队每到一地,均要搜集当地的枪炮工人,安排在军、师军械修理所。有多余的和技术好的送总经理部军械修理厂。分工办法是:军、师修理枪和毛病较小的机关枪和炮。其余军、师修不了的,均送总经理部修械厂修理。自从缴获了敌人兵工厂机器以后,更提高了修理质量。

  红军缴获了兵工厂和造币厂后,义斋同志亲自组织机器设备和原材料的搬迁,建立了红军的兵工厂和造币厂,在短时间内,虽经几次搬迁,仍然生产了白药(发射药)、炸药、子弹、迫击炮弹、手榴弹等,其中手榴弹保障了全军的需要。

  红军所需的其他用品,如雨具、防滑掌(脚码子)、饭碗(木质的)等等,以及西药以医护工作用品,义斋同志均具体指导,逐个解决。

  对于银行工作,当时大家都不懂。义斋同志在上海及鄂豫皖搞了几年,我们当中,只有他算是专家。但他还是虚心学习马列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了解关于货币的理论。他亲自搞调查研究,根据苏区的具体情况,向上级提出了银行工作的几条方针,均得到领导的同意。义斋同志很重视银行的宣传工作和立信于民。川陕工农银行开幕那天,我们趁势进行宣传,并当场进行兑换及存款业务,扩大了影响。

  红军1935年3月渡过嘉陵江后,整个前方后方都在不断转移之中。郑义斋同志根据这种情况,当即组成三个兵站,跟随部队行动,就地筹集粮食及物资,分配部队使用。义斋同志率领总经理部及所属工厂,跟随部队转移。沿途凡有两三天以上的休息,各工厂立即进行生产,就地取材制作被服用品,修理武器,制造手榴弹等,大家搞得热火朝天。

  郑义斋同志对待工作严肃认真,对同志有一副热心肠,上下关系亲密无间。他对自己要求严格,生活艰苦。他是一个大个子,发的衣服总不合身,但从不叫给他另做。一件灰布大衣从鄂豫皖穿到川北,白天穿,晚上盖,穿了三四个冬春,已经不象样子了,别人要给换也不行。1934年秋天,义斋同志患疟疾,烧得浑身是汗,警卫员见他衣服替换不过来,到军需科给他领了一套衬衣衬裤,他知道后,严厉批评了警卫员,并叫退回去。在行军当中,他很少骑马,把马让给伤病员骑,或留在收容队使用。到了宿营地,听说那里发生伤病,他总要亲自去看望。

  别重视人材。总经理部的成员,有鄂豫皖的,有在四川参加的,有工人,有技师,还有被张国焘打击不用放到总经理部来的,在郑义斋同志这种思想作风影响下,他们都能安心工作,相互团结,各自充分发挥在工作中的主动精神。

  1935年9月,郑义斋同志奉命任白区工作部部长,以后又作为四方面军代表团负责人去迎接二方面军,至1936年7月调回总供给部,继续任部长。义斋同志兴高采烈地告诉我,部队很快到陕北,各方面军总会师,还要见到毛主席哩!

  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总部带五军、九军、三十军西渡黄河,开始了出征甘西北的异常艰苦的战斗历程。

  1937年2月下旬,我们被敌人围困在倪家营子一带。在这里,部队与敌人血战了七天七夜,伤亡惨重,弹尽粮绝,被迫于3月5日突围向西北转移。一路上,屡遭敌人的追击堵截。我军边战边撤,退入祁连山。眼看着局势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西路军总部临时在康龙寺以南的石窝召开军政委员会,讨论决定今后的行动方针。

  接到开会的通知之后,义斋把部里分开保管的金子、银元收集起来,包成几包,叫我用针线缝牢实,准备随身带到总指挥部,给即将返回延安的领导同志作路费。然后,他率领10余名战士,带上金子,离开我们,顺着山沟向总指挥部所在的阵地出发了。谁知,没走多远就遇上了敌人,他们被包围了。义斋指挥战士们沉着应战,边打边往山坡上撤,多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但是,增援的敌人越围越多,象一群红了眼的恶狼一样,嗷嗷叫着扑了上来,眼看着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为了使经费不落到敌人手里,义斋同志当机立断,命令战士小张驮上金子突围,务必送到总指挥部,他自己却留下来指挥掩护。小张冲出去了,经费安全地送到了总部领导同志手里。而郑义斋同志却因身中数弹,同留下的警卫战士一起,全部壮烈牺牲了。这天,是1937年3月13日。郑义斋同志当时还不满36岁。

  四十五年过去了。今天,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全国人民正在致力于建设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千秋大业。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我们可以告慰郑义斋同志: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你曾为之奋斗一生的理想正在实现,祖国正在走向更加繁荣富强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