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剑将军―张克侠

--------------------------------------------------------------------------------


  张克侠,河北省献县人,1900年10月7日出生,少年时就读于北京汇文小学、中学。1915年,他为抗议袁世凯政府接受日本提出的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愤而投笔从戎,考入北京清河陆军军官预备学校,从此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1923年,张克侠从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后,加入冯玉祥将军部队。为了参加国民革命,1924年1月,他到广州投奔孙中山,任陆军讲武学校教育副官及队长。1925年参加北伐,担任北伐军第一营营长。不久,返回冯玉祥将军领导的西北军任学兵团团副。为了追求光明,探索真理,1927年春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9年,他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从苏联回国后重返西北军,任张自忠师的参谋长。

  1933年5月,冯玉祥将军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在张家口组织察绥民众抗日同盟军,张克侠任同盟军的高级参谋、干部学校校长。1937年“七七”事变前,张克侠任国民党二十九军副参谋长,参加了卢沟桥抗战。此后,张克侠先后担任冯玉祥将军的第六战区司令部高级参谋、副参谋长等职,1938年又随冯玉祥将军前往武汉。1939年,张克侠任国民党五十九军参谋长,后任三十三集团军参谋长、副总司令等职,转战山东、河南一带抗日。他所到之处,对当地抗日救亡活动和抗日军队的发展给予大力支持,对坚持团结、抗战、进步起了极大作用。在此期间,他还创办了自忠中学,进行抗日和进步思想的宣传教育,培养了许多革命、进步的人才。

  1945年,抗战胜利后,张克侠被任命为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他在国民党军队上层人物中积极开展反对内战、反对独裁的活动,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破坏和平、发动内战的阴谋。1948年11月8日,张克侠与何基沣一起,率五十九军两个师、七十七军一个半师共二万三千余官兵,在贾旺、台儿庄防地举行起义。这次起义,使淮海地区东线的国民党军防线出现了一个大缺口,使我华东野战军主力乘虚而入,直捣徐州,切断黄伯韬部的退路,进而将国民党军第7兵团歼灭,加速了淮海战役的进程。他们的举动,受到了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嘉勉。朱德总司令还高度评价起义,认为“对战局影响很大,使敌人原来的部署大为混乱”。张克侠率部起义后,参加了渡江战役和解放上海的战役,先后担任人民解放军三十三军军长,并兼任上海淞沪警备区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

  新中国成立后,张克侠主动请求参加祖国的建设工作。曾担任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林业部副部长、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等职,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献出了全部精力。1984年7月7日在北京逝世。

  (新华社北京5月3日电) 


“佩剑将军”张克侠卧底敌营20载
叶青松 

--------------------------------------------------------------------------------
  他是冯玉祥的连襟,曾被蒋介石授予“中正剑”,但蒋介石没有想到,当他把“中正剑”赏赐给他时,他早在5年前,就已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8年,他在淮海战场上率部起义,打乱了国民党军队的整个部署……

  张克侠曾拥有过一柄总长380毫米,刃长255毫米,剑身上刻有“不成功便成仁”六字,剑柄上刻有“校长蒋中正赠”六字的短剑。此剑名为“中正剑”,是蒋介石为了笼络人心,于1933年夏天,专门在德国定制的。因张克侠获赠过此剑,故素有“佩剑将军”之称。

  秘密加入共产党

  张克侠1900年10月7日,出生于河北省献县东村乡侯陵屯村,1916年7月考入北京清河陆军军官预备学校。1921年秋,升入保定军官学校。1923年,他毕业后,主动请求分配到冯玉祥部,在宋哲元的第二十五混成旅任见习军官。

  1924年2月 9日,冯玉祥的前妻去世,续娶了张克侠的妻子李德璞的胞姐李德全。生性好强的张克侠不愿攀亲附贵,婉言谢绝了冯玉祥的聘请,只身南下广州。

  张克侠到广州以后,先在陆军讲武堂任教官,后来又当了队长。北伐开始后,他回到张家口,动员冯玉祥率部参加北伐。此时,身在苏联的李德全寄回来一封信,希望张克侠去莫斯科学习。1927年春,张克侠辗转到了莫斯科,进入中山大学学习。

  不久张克侠便向冯玉祥的随从副官、中共地下党员张振亚提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在党组织考察他期间,国内政治局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大革命由于蒋介石的叛变而失败,而冯玉祥则公开表示支持蒋介石。如此一来,他不仅没入得了党,还被要求离开中山大学。

  1928年秋,张克侠回国后,仍在冯玉祥领导的西北军中工作。但他并没有与张振亚失去联系,而是时常把冯部的情况,通过各种渠道向张振亚汇报,并多次表示想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9年秋,张克侠接到张振亚的一封密信,约他在上海见一面。见面后,张振亚对张克侠在白色恐怖中,仍能矢志不渝地争取入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说党组织很快就会派人来对他进行考察。没过多久,张克侠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张存实和李翔梧做了他的入党介绍人。周恩来批准他为“特别党员”。

  “中央已批准你为共产党员,因为你是‘特别党员’,故不能与地方党组织发生关系,你要严守党的纪律,切不可暴露身份。以后,中央会派人直接和你联系,你与党进行书信联络时,请使用‘张光远’这个名字。假如发生意外,你也不要说出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党是会记得你的,也会设法保护你的家人。”张振亚在向张克侠交代工作时说。

  张克侠牢记党的嘱咐,一直到1950年,才公开了他的共产党员身份。

  卧底敌营20载

  从此,张克侠就有了两种身份:公开的是国民党军的校级、将级军官,直至官居国民党军第三绥靖区中将副司令;秘密的是中共的“特别党员”。在派系林立的国民党军中,张克侠有着广泛的人脉资源,“保定系”、“西北系”、“黄埔系”他都有份。他到处都能碰上同窗、同僚、师长、学生、老上司、老部下,这为他卧底敌营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另外,他还是冯玉祥的连襟。在西北军中,谁又敢怀疑冯玉祥的连襟会是共产党呢?

  1930年,张克侠担任了国民党军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参谋长。1939年,任国民党军第三十三集团军参谋长。抗战胜利以后,第三十三集团军改称第三绥靖区,张克侠任中将副司令。此时,他已在敌营卧底将近20年了。

  1945年12月,陈毅派出的密使张国恩通过国民党军第六路军一师师长、中共特别党员乜庭宾的关系,与张克侠接上了头。当张克侠从张国恩手中接过陈毅写给他的信时,边看边露出意外和吃惊的表请。他摆手示意随从副官退下,压低声音问张国恩:“你是什么人?”

  张国恩如实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张克侠脸上露出了笑容,连声说:“欢迎!欢迎!欢迎张同志!谢谢陈毅同志!你回去见到陈毅同志,请代我向他致以敬意和问候。同时,你回去后,请尽快报告陈毅同志,就说我有重要情况和意见要向陈军长当面汇报和请示,请陈毅军长本人或派重要干部与我会面。会面时间和地点可由乜庭宾居中联系。”

  张国恩表示回去后会立即向陈毅报告。事后,张国恩回忆说:“陈毅给张克侠写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但从张克侠的表情看,我猜想他一定是自己的同志。”

  陈毅在接到张国恩的报告后,立即派津浦前线野战军参谋长宋时轮和鲁南区党委城工部部长王少庸去与张克侠会面,以便听取他的意见。

  1945年12月31日,宋时轮和王少庸在张国恩的带领下,顺利抵达乜庭宾的师部。乜庭宾也是第一次见到中共方面的高级领导人,异常高兴。他一边给张克侠打电话报告,一边叫出妻子和子女拜见,并设宴为宋、王接风。王少庸感到没有给乜庭宾的子女带见面礼,很是过意不去,便从怀中摸出一小块黄金说:“初次见面,未带礼物,甚感歉意!这点小意思,送给小侄子买糖吃吧。”

  乜庭宾一再推辞,不肯接受,经宋时轮和张国恩一再劝说,才勉强收下。这时,张克侠与何基沣(国民党第三十三集团军副司令)也赶到了乜庭宾的师部。双方密谈了六七个小时,直到凌晨两点钟才结束。在这次谈话中,张克侠和何基沣向宋时轮提出:应利用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冯治安希望保存实力、不愿打内战的心理,由他们劝说他按兵不动,与国民党淮海绥靖公署长官、第六路军总司令郝鹏举一起滞留于现有阵地,叫国民党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陈大庆)单独北进,以便让解放军集中优势兵力,消灭陈大庆部。然后,力争冯治安、郝鹏举部向徐州退却,解放军则正好可以乘胜追击,形成对徐州的包围。

  1946年1月4日晚,陈毅还亲自和郝鹏举进行了会谈,劝说他退出内战,举行战场起义。郝鹏举表示:他一定考虑陈毅的建议。不料,走露了消息,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大为惊恐。随后,张克侠在顾的徐州行营看到了一份密件,内容有二:一是要将部队重新编组,第三十三集团军改为第三绥靖区,将郝鹏举的第六路军划归第三绥靖区指挥。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密电解释说,这是按照蒋介石的指示,要把改编和未改编的伪军全部解决,以应对全国舆论要求惩办汉奸的强烈呼声。二是关于进攻解放区的作战部署。

  l月7日,张克侠赶到台儿庄郝鹏举部的驻地。他在与郝鹏举交谈时,故意将蒋介石已下令解散伪军的消息透露给了郝鹏举。郝鹏举—听,吓得脸色发灰。张克侠趁机道:“恐怕你现在的出路也只有一条了。”郝鹏举心知肚明,说:“陈军长已派人来联系过了,今天晚上再见一次面,商量具体细节。”“太好了,这是你一生前途的关键时刻,你一定要当机立断,决不能犹豫不决!”张克侠道。

  就这样,在多方面通力协作下,台儿庄起义了。不过,郝鹏举是个反复无常的家伙,一年后,他又叛变了革命,最后被解放军活捉。

  淮海起义美名扬

  1948年11月6日,淮海战役打响。两天后的11月8日,张克侠与何基沣率领23万名官兵在贾汪、台儿庄地区起义。如此一来,国民党军精心布置的徐州防线彻底乱了阵脚,东北部运河防线敞开了一个80 公里的大口子。解放军华东野战军3个纵队迅速通过起义部队所在地,直插陇海,切断了国民党军黄百韬兵团与徐州的联系。11月22日,黄百韬兵团被围歼在徐州以东的邳县碾庄地区,淮海战役第二阶段胜利结束。

  战果是辉煌的,然而胜利的取得并不容易。张克侠在组织起义工作中,还曾险些落虎口。

  11月2日,设在贾汪的国民党军第三绥靖区司令部前线指挥所里的电话突然响了,电话是张克侠从徐州打来的。张克侠告诉何基沣:徐州方面刚刚发生了这样一个情况,五十九军军长刘振三以看病为由要去上海,而且冯治安已经批准了。此事如果发生在平时,是很正常的事,但在起义前夕,刘振三出走极有可能是他已察觉到了什么,想来他不愿随部队行动。而且,行前他在团以上干部会上,曾明确告诉大家:“部队有事要听孟(绍濂)副军长的。”“很明显,这是一种暗示。”张克侠在电话里分析说。

  何基沣也有此担心,但他还是从好的方面想,说;“刘振三走了,对起义有利!”

  第二天,又传来了一个新情况:11月3日下午,三十七师师长李宝善命令驻韩庄的一—一团撤回了运河南岸。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在预防突变。何基沣立即和张克侠通了电话,判断起义工作有可能已“泄密”。因此他俩决定,密告一一一团长张兆芙,把王世江(中共地下党员)掌握的一个营留在运河以北,以便同解放军接头联系必要时可带头起义。

  11月5日,当我华东野战军方面把已确定的11月8日12时为第三绥靖区的起义时间正式通知了何基沣时,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已越过滕县、官桥,正向韩庄疾进。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时,驻韩庄运河北岸的一一一团三营阵地前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营长王世江知道情况有变,急令九连连长前往查看。不久,九连连长竟带回了两名解放军战士。

  “娘家人!”王世江喜出望外,急忙解下身上的手枪,通报了自己的身份,并要求这两名解放军战士带他去见解放军首长。这两名战士自然不知内幕,不过,刚当了“俘虏”又可以回去的事,当然谁都愿意。

  就这样,王世江被带到了一个大坟包后面,见到了十纵司令员宋时轮和政委刘培善。王世江自我介绍说:“我是中共地下党员,公开身份是七十七军一一一团三营营长。”宋时轮问;“你同我军什么人联系?”王世江回答:“杨斯德、孙秉超。”“他们以前对你有什么交代?”“向我传达了陈毅司令员的命令,掌握好部队,待命起义。”宋时轮高兴地握住王世江的手说:“好,你来得正好。”接着作了自我介绍,又把刘培善政委介绍给了他。

  于是,王世江的第三营便根据宋时轮的命令,率先起义了。而此时,何基沣、张克侠却还蒙在鼓里。11月7日,张克侠被冯治安叫到徐州脱不了身。眼看起义时间就剩最后一天了,真是让人揪心啊!冯治安对张克侠是有戒心的,因为张克侠曾多次动员他起义。所以,在大战来临时,冯治安就“命令”张克侠住进了徐州,不允许他接近部队。

  7日开了一整天的会。晚上,冯治安让陈继淹主持会议接着开,自己则去宴请邱清泉了。此时,张克侠接到一个又一个的电话。陈继淹问,“都是什么人来的电话,有什么急事吗?”张克侠沉着地回答说:“是何副司令催我到贾汪,除了打仗是急事。还有什么急事?”

  会议一直开到8日零时还在继续。张克侠见脱不了身,急中生智地说;“前方战事紧急,指挥官留在这里不宜,今晚让他们回去做好准备,明天再来吧。”这个意见,获得多数与会人员的赞同,会议只好结束。

  张克侠心急如焚地回到办公室,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于凌晨4时左右叫醒司机何悌修,以“张副司令”的身份骗过哨兵,冲出了徐州……

  8日上午8时,张克侠赶到贾汪,并在贾汪给冯治安打了一个电话申明理由,“总司令,大战在即,我必须和我们的部队同生死共患难。”同时再次请求冯治安来贾汪前线坐镇指挥。

  冯治安明知有诈,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命令张克侠在前线负责指挥作战。起义时间原定是在11月8日12时整,但张克侠和何基洋在与解放军代表杨斯德商量后,决定提前两小时行动。

  就这样,当张克侠回到贾汪两个小时后.起义行动开始:国民党军第五十九军在张克侠和副军长孟绍龄的率领下集结在台儿庄;第一三二师在师长过家芳的指挥下,向北移动至峰县北面集结;第三十七师一一一团在李连城的率领下,在峰县集结;何基沣在最后时刻争取了刘自珍的干训团起义后.随即将前线指挥所和直属部队向汴塘转移。

  11月10日拂晓。各起义部队都已到达运河以北的指定地点。11月12日,解放军鲁中南军区司令员张光中、政委高克亭盛情接待了起义部队。11月 28日何基沣、张克侠、孟绍濂、过家芳、崔振伦、杨干三联名致电陈毅、饶漱石、张云逸、粟裕、谭震林,并通电全国,宣布脱离国民党反动阵营,战场起义……

  何、张率部起义后,根据华东局的指示,起义部队被改编成两个军——五十九军和七十七军,张克侠任五十九军长。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五十九军与华东野战军渤海纵队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三军,张克侠任军长,隶属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建制,随后,张克快便率部参加了渡江战役。在广德追击战中歼敌万余。尔后,又参加解放上海战役,兼任淞沪警备区参谋长。

  解放后,张克侠先后任华东林业部部长、林业部副部长兼中国林业科学院院长。1955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后又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第五届常委。“文革”中,他受到不公正对待,仍抱病为百余名旧属写证明材料。1984年7月7日病逝,享年84岁。

佩剑将军张克侠与日记
寇广生

--------------------------------------------------------------------------------


张克侠将军  被誉为佩剑将军的张克侠,1900年10月7日出生于河北献县东村乡侯陵屯村。他21岁时入保定军校第九期,与董振堂、边章五、张寿龄、何基沣是同学。3年后以优异成绩毕业,加入冯玉祥的部队。因为冯玉祥娶其妻子的胞姐李德全为妻,所以与冯玉祥有特殊的关系和交往。

  1948年11月8日,按照共产党的指示,他与何基沣一起率国民党第五十九军两个师、第七十七军一个半师共计23000余官兵在贾汪、台儿庄起义。后来他参加了渡江战役、上海战役,曾任解放军第三十三军军长,并兼任上海淞沪警备区参谋长。1955年,他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他还担任过农林部长,被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张克侠于1984年7月7日与世长辞,终年84岁。

  张克侠生前写有不少日记。他在北平的日记,对“七七”事变前后及事变过程曾有详细记载,可惜没能保存下来。据张克侠的子女们说,他们的父亲喜欢写日记,其目的是为了工作,日记益于修养,能保存他经历过的历史真貌。收入《佩剑将军张克侠军中日记》一书的是他自1937年至1948年的部分日记。今天,我们细心读读当年他在反对国内外敌人第一线的日记,仍可受到多方面的启示。

  张克侠在日记中多次提及写日记的好处。他说:“日记最有益于修养,久不从事于此,人亦逐渐颓废退落。”(1941年2月16日)他还这样写道:“今日阅报谈及‘日记’问题,恍然若失,如久违良友,令人回忆二十年前之事,如一场春梦。自经变乱,日记恐已丧失,雪泥鸿爪,更重何寻?”“执着活跃,渲染培溉,使生命长保其新鲜茁壮,日记很有功用。页页日记均可为生命开展之现示,青年思想与青年意志固可克服一切不必然之衰颓现象而长此不朽也。”(1941年6月5日)这里所说的“使生命长保其新鲜茁壮”,确实是日记的奇妙之处,值得不写日记的人们深思。

  读了张克侠的日记,还不时读到他对人生对世事的深刻体验和独特感受,从中受到深刻启迪。他说:“人若能排除(私欲)精神和物质(经济)的束缚,则人的能力和才智便能发挥起来。”(1944年2月21日)“对于人生,最占重要之精神愉快,唯有自我牺牲一切可以获得之。”(1944年7月6日)“昏之病大于贪,故清官非只云不贪,实际是由于头脑清明,处事公正也。廉而昏与贪而昏之害,实不相上下,贪官本可不昏,不过贪而清者较少,大多系利令智昏,而终至于既贪且昏,即所谓贪污无能者是也。”(1948年3月4日)“生活应多变换,如此可使精神发舒。懒为百病之源,故生活着为生须活,多动,多方面动,视听常新,可以使心情焕发。自己有时太避事,心神尘垢疲老,应使光景常新,加以磨砺。”(1948年3月26日)

  读张克侠日记,距书中收录的最后一则日记(1948年10月19日),迄今已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感到还是新鲜异常。比如他关于“昏”与“贪”的论述,真能使我们对“利令智昏”的成语有新的认识和发现。莫让利欲熏心,使心智发昏。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