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年1月,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美、法等27个战胜国(包括中国)在巴黎举行“和平会议”。会议不顾中国代表的反对决定将德国在我国山东的特权转上给日本。图为“巴黎和会”开会情形。

为反对“巴黎和会”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让给日本,北京爱国学生三千余人,在1919年5月4日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在天安门集会并举行示威游行,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图为北京学生的游行队伍经过天安门。

示威学生愤怒冲向赵家楼

北京“五四”爱国运动,得到全国的响应。图为重庆川东救国会学生举行游行,声援北京“五四”爱国运动。

“五四”运动中各地学生、青年团体散发的部分传单

1919年6月初,上海工人举行罢工,声援学生的斗争。商人也举行罢市,参加了运动。“五四”运动逐步发展成为以青年为先锋队,有广大无产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参加的广泛的革命运动,拉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图为“五四”运动中上海工人的游行队伍。)

  

1919年6月16日,在上海召开第一次全国学生代表大会,成立了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统一了对全国学生运动的领导。图为第一次全国学生代表大会全体代表合影。

“五四”运动前后,各地的先进分子,包括许多先进青年,组织革命团体,出版进步刊物,宣传新思想,传播马克思主义,多方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新青年》是在青年中最有影响的刊物之一。陈独秀(中)和李大钊(右)是《新青年》主要创办者,也是早期中国青年运动的倡导者。

  图为《新青年》杂志及主要创刊人。

1918年4月,毛泽东、蔡和森等先进青年,在湖南组织革命团体——新民学会。次年7月,毛泽东又主编了湖南学生联合会的《湘江评论》周刊,传播、介绍新思想,探索改造社会的道路。图为《湘江评论》创刊号和青年时代的毛泽东。

1919年9月,周恩来等在天津成立进步青年的组织——觉悟社。图为部分社员在天津的合影。前排左五为邓颖超。后排左三为马骏、左五为郭隆贞、左七为周恩来。

1918年6月,李大钊、王光祈等在北京发起组织在全国有较大影响的进步青年团体——少年中国学会。次年1月,该会正式成立。图为1920年7月,李大钊等人在北京岳云别墅集会庆祝“少年中国学会”成立周年纪念时的合影。左起第二人为邓中夏,第八人为李大钊,第九人为黄日葵。

大批进步青年为寻求革命真理纷纷赴欧洲勤工俭学。图为1920年7月新民学会会员在法国蒙达尼城的合影。三排左二为李维汉,立者右一为向警予,后排左二为蔡母葛健豪,左四为蔡和森,左五为蔡畅。

1921年,在上海成立团的临时中央局,在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并选举正式中央机关之前,代行中央职权。1922年1月,临时团中央创办机关报《先驱》。左图为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局办公地址——上海霞飞路鱼阳里6号。右图为团的机关刊物《先驱》创刊号。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中国青年运动在党的领导下,进入新的阶段。1922年5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通过了团的纲领和章程。图为大会通过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纲领。

青年团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上左为施存统(书记),右为张太雷,下左为高君宇,中为蔡和森,右为俞秀松。

1922年6月,在法国勤工俭学的赵世炎、周恩来、李维汉等建立“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后该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图为1924年旅欧支部成员在法国巴黎合影。第一排左起一为聂荣臻、四为周恩来、六为李富春,后排左七为邓小平。

]

1922年8月,旅欧党团组织创办《少年》月刊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建立后,立即投入党领导的革命斗争。1922年9月,青年共产党员李立三、刘少奇等受党组织委托,领导和组织了震动全国的安源路矿大罢工。在这次罢工中,青年团始终站在斗争的最前列。

  图为安源路矿工会工人学校教职员合影。前面站立者右起第二人为刘少奇。

1923年2月4日,京汉铁路工人为争取组织工会自由举行大罢工。2月7日,直系军阀吴佩孚在帝国主义支持下,在汉口、郑州、长辛店等地对工人进行血腥屠杀,造成“二七”惨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会发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为“二七”大惨案宣言》,揭露了军阀吴佩孚屠杀京汉铁路工人的罪行,号召中国人民和青年团结起来,打倒军阀和帝国主义。

  图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为“二七”大惨案宣言》

在党、团组织的领导下,1922年,青年团员彭湃最早在广东海丰县,1923年,刘东轩等在湖南衡山的白果地区先后开展农民运动。左上为彭湃,左下为他经常向农民进行宣传的地方。右为岳北农工会旧址。

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 刘仁静

1923年10月,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在上海创刊。它同已经停刊的《先驱》在传播马克思主义、团结教育青年参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中,先后起了重大作用。左为《中国青年》创刊号,中为《中国青年》主编恽代英和肖楚女(右)。

根据党的“三大”和社会主义青年团“二大”决议,许多青年团员以个人身份参加了国民党,他们同共产党员一起在帮助改组和重建国民党各级组织,促进国民党的革命化的工作起了重要作用。

  图为黄埔军校中以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为骨干的“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合影。前排左五为周逸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