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艺术

舞女图

舞女图是绘于漆奁上的一幅装饰性漆画。画面以红色为底,以黑、朱、白、金黄色彩绘,内容表现的是宫女学习舞蹈的情景。整个漆画分为两个相对独立又紧密联系的内容,场景大致相同,都是小屋和屋前场地,但描绘的情节略有不同。从漆奁的一侧看,一屋内坐有三位女子,双手抱于胸前,眼光前视,屋前绘有四位女子,三位抱手而立,一位女子耸肩拱腰,双手握长鞭,似为训导,这一部分表现的是教学。从漆奁的另一侧看,一屋内有二位女子相对而坐,手扶窗栏,侧身外望,屋前场地中有二位女子正翩翩起舞,这一部分表现的是练习。画中女子形体苗条,皆为细腰。

出土地点:长沙黄土岭

 

迎宾图

迎宾图是绘于一件彩绘声绘色漆奁是的环形通景画。以黑漆为底,用桔红、土黄、棕褐、青等色绘画。画中绘以枝条婆娑的柳树为间隔,描绘出场景各异、相互联系的人物,车马及动物活动的情节。漆画上以树分隔场景,共的五株树,而这五株树形态各异,有二枝、三枝、四枝、五枝之分。

  漆画环绕漆奁一周,从平行的视角来看,我们一次最多只能看到漆画将近一半的画幅。而整个漆画正好可以分为两个部分来理解。第一部分为五枝树--三枝树--三枝树--四枝树;第二部分为四枝树--二枝树--五枝树。

  第一部分的内容以两株三枝树将这一段画幅分为三个单元,两株三枝树分别代表主人和客人的起始地。两株三枝树之间绘以疾迅奔跑的一豕一犬,以此象征性的表示主客之间存在着的空间距离。欣赏这一部分的内容时要将两株三枝树置于视角的正中。当我们把视角向左移动时,在三枝树和五枝树之间,为三马驾车,车上三人,车后一随从。这是宾客的队伍。当我们把视角向右移动,在三枝树和四枝树之间,有五人立在交谈,有二马驾车准备出发迎接客人的到来。这一部分的内容是宾客在途中行进,主人准备驱车前往迎接。

  要看到完整的第二部分的内容,我们要把漆奁转动180度。这一部分内容有一株两枝树在中间偏左的位置,这株两枝树在这里的象征意义中宾主两方会合。欣赏这一部分内容时,宾客的三马驾车应置于视角的正中位置。宾客已至,前有主人列队迎接,仆人跪地恭候,后有前去迎客的马车和随从紧跟其后。在主人的精心安排下,整个迎宾过程一切都有条不紊,而又极为隆重。

  从间空与时间上来看,第一部分的分别交代主宾双方活动是异地共时的。而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是同地同时的。

  这幅漆画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情节纪实性通俗画和通景绘画,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出土地点:湖北荆门包山2号楚墓出土。

外形尺寸:高5.2CM,通幅长87.4CM

出行图(局部)

漆画绘于漆卮腹上,以红色为底,用金黄色绘纹,画面情节由右向左展开,以2棵枝叶繁茂的高树分隔头尾,树前有一位戴圆帽,抱手而立的男子,左侧有男士坐于车中,面侧左方,头饰帽冠,车抵门阙,前有马头越出阙门,门阙上2鸟振翅起飞。外前端奔马牵车,疾驶向前,车顶撑伞,车上御者执疆,位于右侧,车主位于正中。车后有侍从骑马相随,车马下端以深沉的色调绘山近处坎坷不平的山道,以浅淡的色彩表现远方的高山。车马前跪有男侍,画中男女皆穿厚袍,图中树木仍然茂盛,似为深秋之季。画面内容表现的是一幅贵族乘车离家出行,游乎山水间,往返闾里之情景。

出土地点:长沙

击鼓图

随州擂鼓墩曾候乙墓出土的鸳鸯盒腹部两侧,分绘两幅表现乐舞活动的漆画。《击鼓图》是其中一幅。画呈长方形,以黑色为底,以红色绘两人化装后击鼓起舞的场面。

  漆画中间绘有建鼓一尊,建鼓通过插在一怪兽底座上,立杆顶端饰有羽状装饰。鼓右为乐师,头戴高冠,手舞鼓槐,左右轮番击鼓。鼓左为舞师,身佩长剑,头戴平顶高冠,饰有飘带,屈脚转体,举臂扬袖作歌舞状,姿态轻盈炯娜。乐师侧目注视舞师,相互呼应与配合,把人们带入一个“展诗兮会舞,应律兮合节”的境界。画面用笔简练,写意性强,富有装饰性。在形象描绘方面,大胆舍弃了细部刻划和周边环境的表现,而着力于人物动态特征的描绘,艺术语言简练生动。

撞钟图

随州擂鼓墩曾候乙墓出土的鸳鸯盒腹部两侧分别绘两幅漆画,其一是《击鼓图》,另一幅则是这幅《撞钟图》。

  画面长方形,黑衣朱绘,图中绘有两只对称的长颈鸟形怪兽为支柱,张嘴衔吞横梁,悬挂大小不同两钟,鸟兽脚腹问架横梁,悬挂编钟。乐师头戴鸟形面具,双乎握持长木棒,作撞钟状,姿态优雅自如。整个画面都给人一种强烈的动感:撞钟的木棒被画成弧形,似乎是由于撞击用力过猛而使其弯曲;乐师背向编钟侧身挥棒的动作,准确在表现了乐师回击钟的动态形象;被撞击的小钟位于悬带的偏右部位,横梁与悬带间构成不等边三角形,也表现出了钟被撞击后前后摆动的状态。《撞钟图》略带夸张变形的意味,起到了装饰美化漆盒的艺术效果。

狩猎图

狩猎图是一幅用于漆奁外表的装饰性绘画,器腹髹黑漆,由上至下共分五层。第一、三、五层以红、褐2色彩绘3组变形凤鸟纹;第二、四为表现人物鸟兽的情节性绘画。第二层绘一勇上持戟奋力冲刺,迎面正对一头低首扬角疯狂扑来的野牛,野牛身后有一人弓步持弓,对准野牛引弓待发,以形成夹击之势。画中点缀性地绘有树木,表现狩猎环境。一旁还有猎犬与野猪据地相持,野猪形体肥硕,蹬足卷尾,昂头张嘴,撩牙毕露,气势汹汹;猎犬腿高体长,弓身伸颈,张嘴狂吠,欲扑猎物。第四层绘有二鹤相对,曲脚俯首引颈,争啄一鱼;一只凤鸟扬颈昂首,引吭长鸣,长尾曳地,跨步奔跑而来,猎犬迅猛追逐一鹿,惊鹿拐角疾速窜逃;迎面立有一人,着冠系带,长袍及足,神情泰然,手牵一猴,似为一贵族。猴向鹿迎面而上,似为助猎。

  从构图上看,整齐规则的带状凤纹图案既起着装饰漆奁的作用,又起着分隔两组动作情态各异的情节性绘画的作用,使整个画面首尾相连,上下有序,变化中显动势,严谨中藏生动。从表现技法上看,其基本画法为单色勾线辅以平涂色彩,但其勾线平涂的技法相当高超,刻划的人物动物栩栩如生。

出土地点:湖南长沙颜家岭楚墓

外形尺寸:器高12.5厘米、径12.2厘米

制作年代:战国

射猎图

射猎图是绘于瑟面的装饰性漆画。外幅射猎者腰围短裙,跨步伸臂啡张弓射箭状,前端绘梅花鹿啡遁逃回首顾望状,鹿前有猎犬扑咬鹿颈,鹿身之后有2犬,1犬急速追猎,1犬止步狂吠,猎人之间箭矢穿飞,内幅绘猎者之人或张弓射鸟,鸟栖树端;或手举标枪,弓步击刺猎物,下有犬助猎,身后鸟雁惊飞,2幅图中皆有飞龙穿插其间,贯通天地人神于同一画面之中。\

出土地点:河南信阳长台关1号楚墓

制作年代:战国

弋射图

弋射图是一幅绘于衣箱盖上的装饰性绘画图案。箱盖为整木剜凿而成,盖顶隆起为拱形,器表以黑漆为地,朱色绘花纹图案。盖顶一端描绘有象征天界的蘑菇状云纹,另一端绘伏戏、女蜗人首蛇身互相缠绕连体图案。中间由蘑菇状云纹分割出两小块画面,绘戈射图2幅,内容相同,形态相似。画中绘有二株左右相邻的神木,一高一矮,高为扶桑,矮为月桂,树杆挺直,枝叶繁茂,枝头挂果象征太阳和月亮,树端分别栖有日中之精和月中之精。一人立于两树之间,佩剑持箭,举臂张弓,从树上弋射下一鸟。这幅图案中所表现的是中国上古神话羿射日月的形象写照。画面蘑菇状云纹以粗状的线条绘出,而扶桑和月桂则用细密的笔触描绘繁茂的枝叶。画面采用了俯视的视角,并由近及远通过物体的大小表现出来,粗状的蘑菇状云纹、高大的树杆和矮小的人物给人一种从高天下视的感觉。

出土地点:湖北随州曾候乙墓

外形尺寸:漆衣箱盖长69厘米,宽49厘米

制作时期:战国

巫师逐邪图

绘于出土的一件瑟首上,髹黑漆为底色,红、黄、银色彩绘。图画表现的内容由是楚巫举行“傩仪”时的一个场景:一男巫张弓搭箭,对准一头戴鸟形面具的女巫。男巫头戴黄色平顶高冠,衣着银灰色宽袍,侧立向前,持弓引弦,作欲射状。女巫惊慌失措,落荒而逃。“傩仪”是古代的一种驱鬼逐邪的宗教仪式,由巫师化装成某个鬼怪和邪摩魔,作为被驱赶的鬼魔,将这些“鬼魔”赶走,则可得到一种精神上的安慰。

  扮演鬼魔的女巫,身材修长而苗条,充满着一种邪恶的诱惑力,而射箭的男巫直射侧立,象征着正义和安宁,二者形成强烈的对比。在男女巫的下面,绘有走兽和龙蛇等动物形象以及云纹,走兽作急奔状,烘托出一种神秘的宗教氛围。

出土地点:信阳长台观1号楚墓

外形尺寸:画面残长15厘米,宽12厘米

制作时期:战国

巫师升天图

  图案中有三条龙,其一爬行在巫师的左下方,蛇头呈黄色,较大,作三角状,身体细长,色青。画面中巫师身材高大,头戴前着马首后为鸽形的帽子,长衣博袖,双手似鸟爪,各持一巨蛇,张口扁眼,作咆哮状。在巫师的两侧,还有两个细腰女子,作载歌载舞状,两女均身材颀长,着红衣,束白带,腰细若柳枝。整个画面表现的内容是巫师在他的“动物伙伴”龙的帮助下飞升天国的情景。巫师双手上扬,作上升飞翔状。两女子在巫师两侧载歌载舞,渲染了巫师升天的神秘氛围。

  画面以墨色衬底,以红、黄、青、白诸色平涂作画,冷暖两种色调的比强烈,体现出楚美术的绘画特色。整个画面构图颇具匠心,用简练的绘画语言生动地再现了巫师升天时一瞬间的热闹场景。

出土地点:河南信阳长台观 1 号楚墓出上

制作时期:战国

巫师戏龙图是信阳楚墓出土彩绘锦瑟上的局部图案,表现的是楚国巫师作法的情景,为我们研究楚国宗教和神话提供了重要资料。

人物龙凤帛画

帛画呈长方形,质为深褐色平纹绢,以写意手法绘人物及龙凤。画幅中是一位侧身直立合手祈祷的贵族妇人,身着宽袖长袍,细腰垂譬,神态虞诚,花袍上饰云状花纹,妇人脚踏一半月状物,似为龙舟,亦可释为弯月,妇人前上端绘有高颈昂首、尾翎卷翘、轻盈飘逸向上飞跃的凤鸟,与凤相对应处绘有伸脚卷尾,躯体弯屈,扶摇升腾的黄龙。

出土地点:湖南长沙楚墓

外形尺寸:长31厘米,宽22.5厘米

制作年代:战国中期晚段

夏后启得乐图

图案装饰于乐器五弦琴尾段底面之上,木胎髹黑漆,用红、朱彩绘,以细小的网状方格纹为底纹,其上绘主纹。图案主体为两幅上下相似的神人戏龙图,神人跪坐于龙首之上,圆脸长发,月牙形口,双目侧挂,面露笑容,乐态融融。神人头珥两蛇,以龙为臂膀,胯下两龙作蟠缠状,龙身绘饰菱形纹。据推测,图案所表现的主题内容是夏后启上天得乐图。

出土地点: 湖北随州曾侯乙墓出土

 

 

 

 

 

人物御龙帛画

《人物御龙帛画》描绘巫师乘龙升天的情景。巫师宽袍高冠,腰佩长剑,手执僵绳,神情潇洒地驾驭巨龙。龙首轩昂,龙尾翘卷,龙身为舟,迎风奋进。龙尾之上立有长颈仙鹤,龙体之下有游鱼。帛画中的华盖飘带与巫师衣带随风飘动,表现巫师乘龙飞升的动势。

  帛画的绘画手法以单线勾勒与平涂、渲染兼用,人物略施彩色,余用金,白粉彩。从构思上看,整个画面布局合理,巫师、巨龙、鱼、鹤各得其所,恰到好处。

出土地点:湖南长沙于弹库楚墓

外形尺寸:长37.5厘米,宽28厘米,

制作年代:战国中期晚段

楚帛书

四帛书又称楚缯书,内容共分三部分分,即天象、灾变、四时运转和月令禁忌,其内容丰富庞杂,不仅载录了楚地流传的神话传说和风俗,而且还包含阴阳五行、天人感应等方面的思想。在文字的四周绘的12个怪异的神像,帛书四角有用青红白黑四色描绘的树木。 ·

  就帛书的书法艺术而言,其排行大体整齐,间距基本相同,在力求规范整齐之中又现自然恣放之色。其字体扁平而稳定,均衡而对称,端正而严肃,介于篆隶之间,其笔法圆润流畅,直有波折,曲有挑势,于粗细变化之中显其秀美,在点画顿挫中展其清韵,充分展示作者将文字艺术化的刻意追求。

  帛书的画像列于文字的四围,先以细线勾描,然后平涂色彩,看似漫不经心随意绘出,却将12个神录描绘得姿态各异,活灵活现,他们或立或卧,或奔走或跳跃,个个栩栩如生。同时所绘神灵像又显示出很强的写实性,如一些神像身上的斑纹,描绘得细致真切,仿佛从虎豹身上揭来。特别是帛书四周所画的树木,随物赋形,繁枝摇曳,依像图貌,茂肚婆娑,可谓用笔之工、描绘之细分毫不爽。楚帛书不仅力中国古代艺术中的珍品,也是世界艺术史上的瑰宝、珍奇。

出土地点:湖南长沙于弹库楚墓

外形尺寸:帛书长38.76cm,宽47cm

制作年代:战国中期晚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