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党中央和毛主席发起的反腐败第一仗

刘青山与张子善案内幕

 处决刘青山、张子善的现场。

 

    刘青山生于1916年,原名刘顺山,是河北安国县南章村人。出身在贫苦农民家庭,幼年即在博野县南白沙村当长工。 15岁参加革命,所以也是 “红小鬼”。 1931年6月,刘青山经徐云甫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9年8月,刘青山任中共天津地委书记。在这个位置上,他开始利用权力为自己谋私利。 1951年8月任中共石家庄市委第一副书记。 10月,作为中国青年友好代表团成员,出席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的世界青年和平友好联欢会。 12月2日,出国归来的刘青山一下火车即被逮捕。

    张子善的原名是张三更,河北省深县尚村人。幼年家境贫寒,父亲早逝,母亲多病,大哥到东北靠出卖劳动力为生,二哥在家当雇工。张子善在哥仨儿中最聪明, 14岁到安平县城上高小。 1933年10月, 19岁的张子善在乡村简易师范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9年8月,张子善任中共天津地委副书记、天津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 1951年6月,继刘青山任中共天津地委书记。

    可以说,建国前,刘青山和张子善一直表现很好,在冀中人民中威望很高。但建国后,一切都变了。两人自恃革命有功,声称 “老子拼死拼命打江山,享受点算什么! ”(刘青山语)生活开始堕落腐化,抽白粉、打吗啡、嫖妓,以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下面围绕此案,披露一些鲜为人知的情况。《回顾》编辑部远方出版社出版

    在中共河北省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刘、张的副手李克才向代表揭发刘、张罪行

    刘、张案是由当时的天津行署副专员李克才 (也是刘、张的副手)揭发的。作为副手,李克才对刘、张的行为自然有所了解,屡次规劝未果,就向河北省省委书记林铁反映了刘青山等人的问题。谁料,这位主要领导竟不以为然,摆摆手让李克才不要再说下去: “刘青山吸毒,我知道,累出来的毛病嘛!何况他现在已经改掉了。小李呀,你要注意与老刘和老张搞好团结……”据说这位领导后来私下里还说: “卖主求荣,不好!”领导冷冰冰几句话使李克才 “挽救”刘、张的希望破灭了。于是, 1951年11月21日,在中共河北省第三次代表大会上,李克才在会议讨论的第一天站起来,向与会的824名代表大声揭发了刘、张的罪行,引起全场轰动,在当时,李克才此举是相当冒险的,因为会议后有人断言,这是一种反党性质的行为。

    刘、张二人分别于11月29日、12月2日被依法予以逮捕。为进一步调查处理这一案件,省人民政府决定,由省政府主席杨秀峰等6人组成刘、张大贪污案调查处理委员会。

    1952年2月10日,公审刘青山、张子善大会在保定举行, 21800人参加了大会

    1952年2月10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召开公审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大会。河北省人民法院遵照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的命令,组成临时法庭,对刘青山、张子善予以公审和宣判,判处二犯死刑,立即执行,并没收其本人全部财产。

    1952年2月10日,公审刘青山、张子善大会在保定举行, 21800人参加了大会。

    会上,河北省副省长薛迅代表省政府宣布了刘、张的罪行。据查,刘、张二犯在资产阶级思想的严重侵蚀下,利用职权,盗用飞机场建筑款、救济水灾区造船贷款、河工款、干部家属救济粮,总计达171.627多亿元 (旧币,下同),用于经营二犯秘密掌握的 “机关生产”,他们勾结奸商,从事非法经营活动,使国家损失达21亿元。 1950年到1951年春,在兴修潮白、永定、大清、海河等工程时,他们将国家发给民工的好粮出卖,换成坏粮,抬高民工食品价,先后剥削及窃取折旧费共22亿元,使民工因食品恶劣、劳动过度病残或死亡多人,民愤极大。刘青山、张子善将盗窃和非法经营所得大肆挥霍浪费,生活奢侈腐化,刘青山甚至堕落到吸食毒品成癖。 1950年下半年,刘青山用公款从香港购进两部小汽车,一辆留给自己 (调离时拒不上交,带到了石家庄市),另一辆送给了别人。不到半年时间,刘、张二犯贪污挥霍达3.78多亿元。其中刘青山为1.83亿元,张子善1.94亿元;刘、张二犯已经堕落成革命事业的无耻叛徒,河北省人民法院依法判处二犯死刑,立即执行。

    听到死刑的判决后,刘青山周身一颤,张子善则触电般地双膝一软。汽车在大街上缓缓行进,街道两边站满了群众。而摆在刘、张二人面前的是两口醒目的紫红棺材。一位省委干部向他们宣布中央指示:一、子弹不打脑袋,打后心;二、枪决后妥善安葬,棺木公费购置;三、家属不按反革命家属对待;四、子女由国家抚养。中央指示宣读后,两人终于开始放声大哭。省委干部也露出不忍之色,摆摆手说: “去吧……”临刑前,张子善感觉到记者的照相机对准自己时,呜咽着说: “唉,照吧,照个相吧,最后一张了,让后人受受教育……”刘青山则长出一口气,眼圈发红,将脸扭向一边。张子善又嘟囔道: “枪毙我一个人吧,枪毙我一个人吧……”刘青山大喝一声: “孬种!”

    从事情揭发到死刑执行,只历时两个多月。

    鉴于刘、张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有过功劳,薄一波曾为他们讲情

    刘青山、张子善将被处决的消息在内部传开之后,在河北省和天津市的一些干部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尤其是那些当年随着他们两人出生入死闹革命的干部,以战友情谊的关系疾呼: “他是有功之臣,千万不能杀呀!” “可以判个重刑,让他们劳动改造,重新做人。” “希望中央能刀下留情!”干部们的这些呼声,都集中地反映到当时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的黄敬同志那里。在处决刘青山、张子善之前,曾在冀中担任过区党委书记,看着刘、张成长的黄敬同志找到当时担任华北局书记的薄一波同志说: “刘、张错误严重,罪有应得,当判重刑,但考虑到他们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有过功劳,在干部中影响较大,是否可以向毛主席说说,不要枪毙,给他们一个改造的机会?”薄一波同志说,中央已经决定了,恐怕不宜再提了。黄敬同志坚持要薄一波同志反映。薄一波同志说: “这样吧!我带着你,咱俩一起去见主席。见到主席后,你当面向主席申述理由。”黄敬同志说: “不,不,我说什么也不去,你是大局书记,你可以当面向主席讲嘛!”这样,薄一波同志只好如实地向毛主席传达了这些意见。毛主席听后说道: “正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大,所以才要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处决他们,才可能挽救20个、 200个、 2万个犯有各种不同程度错误的干部。黄敬同志应该懂得这些道理。” (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第152页)听了主席的教诲,薄一波同志当即表示说,主席看得很深远,坚决按主席的意见办,把这二人立即执行枪决。

    当时,中央指示,刘青山、张子善被处决之后,新闻要大张旗鼓地进行报道,以警示世人。在宣传报道的问题上,当时 《人民日报》一位负责同志向中央反映说,前不久,刘青山出席了在匈牙利召开的一个国际会议,并且被选为常务理事。为此,《人民日报》已经发表了消息。现在,《人民日报》再发表刘青山处决的消息,恐怕在国际上带来不好的影响。这位同志建议,在发表刘青山被处决的报道时,可否把刘青山的 “青”字加上一个三点水,写成 “刘清山”。这样,在国际上人们可以理解为,这个刘清山,不是被选为常务理事的“刘青山”。毛主席当时明确表态,不行!你这个三点水不能加。我们就是要向国内外广泛宣布,我们枪毙的这个刘青山就是参加国际会议,并且被选为常务理事的那个刘青山,是货真价实的刘青山,是不加三点水的刘青山,是不要水分的刘青山。

    刘青山给他的儿子们带来过光荣,但在心灵上却带来无法治愈的创伤

    据刘青山结发之妻范勇 (参加革命前名为樊桂兰,曾在天津地委文工团主演歌剧 《赤叶河》)介绍,刘青山被处决后,河北省委派石家庄市人事部门向她传达了省委电话决定:“中央、华北局、省委三级领导研究决定并联合通知,刘青山长子和次子从即日起由国家供给每人每月15元生活费,老三由范勇抚养。” 1952年的15元,基本上能满足一个普通百姓的生活费用。

    1952年刘青山被处决时,老大刘铁骑7岁、老二刘铁甲4岁、老三刘铁兵仅几个月。三弟兄先后跟叔叔刘恒山在老家安国县南章村生活。

    1962年刘铁骑上高中后,开支增多,就去省委要求增补生活费,省委决定给刘铁骑每月20元,铁甲、铁兵每人每月15元。这50元一直保持到1970年刘铁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为止。

    1965年,刘铁骑报考了北京石油学院。当时石油学院招生办设在南开大学,招生办的老师拿着刘铁骑的成绩单觉得很纳闷,这是考清华的成绩,怎么报考石油学院?再看家庭情况,大吃一惊: “父亲刘青山,原天津地委书记, 1952年被政府处决。”招生老师顿觉事情严重,连夜返回北京向校领导汇报了此事。学校党委经过研究决定,同意接收刘铁骑入学。

    “文革”初期,范勇的家被红卫兵查抄,在校读书的刘铁骑基本上没有受到冲击。

    1970年刘铁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抚顺石油一厂,在车间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 1972年,他和刘继先结婚。刘继先也是南章村人,刘继先对刘铁骑兄弟几人的遭遇寄予了莫大的同情。她比刘铁骑早一年考入河北医学院, 1969年毕业后分配到涞源县工作。当刘继先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告诉父母时,父母起初有些顾虑,刘继先对父母说,我不相信 “血统论”能统治人们一辈子!身为安国县基层干部的刘继先之父见女儿如此坚定,就说,也好,找个知根知底的人,家里也放心。

    刘铁骑于1975年调到刚刚组建的廊坊石油天然气管道局供应处工作至今,刘继先也于1976年跟随刘铁骑来到廊坊。刘铁骑夫妇有一对令他们满意的儿女。

    老二刘铁甲 “文革”前上高中二年级, “文革”后期在老家务农,用其母范勇的话说,就数铁甲吃的苦最多,也数他最能干。他去东北编箩卖艺,脚上穿着单鞋,两只手冻得不成样子,在冰天雪地中走街串巷遭了大罪。 1976年,管道局在内部招工,刘铁骑给刘铁甲报上名,刘铁甲由此成为一名石油管道工人。刘铁甲现在华北油田二连输油公司维修处电工班任班长,其家属是临时工。铁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刘岑,中专毕业,现年27岁,已婚,在管道局承包的苏丹某项工程中任财会人员。老二刘岙,中专毕业, 25岁,在上海管道局与日本合资兴建的一家公司搞集装箱运输。

    老三刘铁兵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曾想入伍参军,因父亲的事被刷下来。不久县里给了他一个指标去曲阳煤矿下煤窑,才得以农转非,后调回安国。他有3个孩子,两儿一女。

    刘青山给他的儿子们带来过光荣,但是他也给儿子们的心灵上带来永远也无法治愈的创伤!

 

1952年7月1日成渝铁路通车

成渝铁路通车
成渝铁路通车

  1952年7月1日,四川成渝铁路全线通车。成渝铁路是中国自行设计施工,完全采用国产材料修建的第一条铁路,是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当时西南刚解放,国家财政相当困难。党中央确定修建成渝铁路的原则是“就地取材”,发动广大军民兴建。工程以每日铺筑5公里又30尺的进度推进,经过两年的艰苦奋斗,1952年7月1日,成都至重庆505公里的铁路全线通车。这是新中国成立以前任何时代都不可想象的奇迹,是中国铁路史上的一个创举。成渝铁路建成有极大的经济价值,它横穿四川盆地中心,有力地促进了西南地区物资交流。

1952年7月29日新中国首次参加奥运会

图为游泳选手吴传玉
图为游泳选手吴传玉

  芬兰奥委会官员布洛达卡宁说,赫尔辛基奥运会的成就之一,就是邀请到了有着世界最多人口的新中国的参与,从而使这届奥运会成为空前的、代表性最为广泛的大奥运。

  1952年7月17日,国际奥委会以33票对20票的多数通过了邀请中国运动员参加本届奥运会的决议,可当邀请电报发到中国时,距离奥运会开幕却仅剩几个小时了。7月19日,周恩来总理果断做出批示:“一定要去,只要五星红旗能在奥运会的赛场升起,这就是胜利”!周总理还指示代表团“多做友好工作,要通过代表团的工作和运动员的风貌去宣传新中国。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中国迅速组建了一个40人的代表团。当他们辗转抵达赫尔辛基后,第一件事便是举行升旗仪式。五星红旗第一次冉冉升起在奥林匹克运动赛场上。

  那一天,是1952年7月29日,新中国的奥运脚步,从赫尔辛基迈出。

 

1952年7月29日,新中国奥运代表团在奥运村升旗

1952年7月29日,新中国奥运代表团在奥运村升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