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油田被发现
大庆油田被发现

  1959年9月25日,中国石油勘探队在东北松辽盆地陆相沉积中找到了工业性油流。时值国庆10周年,所以这个油田以“大庆”命名。大庆油田的发现,打破了中国是“贫油国”的论调。解放前,中国只有甘肃老君庙、新疆独山子、陕西延长3个小油田和四川圣灯山、石油沟2个气田,年产原油仅10余万吨,石油基本上靠从外国进口。大庆油田的开发,使原油产量大幅度增长。到1963年12月,周恩来终于可以自豪地宣布:中国需要的石油,现在已经可以基本自给了,中国人民使用“洋油”的时代,即将一去不复返了。

平息西藏武装叛乱

见证辉煌:平息西藏武装叛乱

  大事回放: 1959年3月10日,西藏反动上层集团公然撕毁“十七条协议”,在拉萨发动武装叛乱,人民解放军奉命迅速平息了叛乱,并随后在全藏范围内清剿叛匪,至1961年,西藏平叛胜利结束。

  在拉萨,最能体现历史变迁的,是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门前的两块石碑,因游客手抚留影而碑角发亮。一块是康熙皇帝亲自撰写碑文的“御制平定西藏碑”,用于宣扬清兵驱逐入侵西藏的准噶尔部的功德。另一块是“御制‘十全记’碑”,乾隆皇帝用来纪念清军打败入侵西藏的廓尔喀军队。

  面朝布达拉宫,可看出一条中轴线,从宫内吐蕃赞普(吐蕃王朝的最高统治者)松赞干布当年修行的洞穴,到广场上矗立的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这条不足1000米的连线,却跨越历史1300多年。

  50年前的3月10日,以达赖为首的西藏反动上层集团,与历史开了个螳臂当车的玩笑,公然撕毁“十七条协议”,在拉萨制造了欲继续在西藏实施政教合一的武装叛乱。结果,叛乱没有也不可能改变西藏民主改革的历史进程,却改变了达赖自己的命运,从此走上了汲汲顾影的流亡之路。

  如今,1959,对于很多人来讲仅仅是一个数字,或者是历史课本上的一个年代符号,但对于经历过西藏平叛和民主改革的人们来说,那段记忆无法从心底抹去。

  “当时在拉萨的解放军不过1000余人,而盘踞在拉萨市内的叛匪却有近万人。然而仅过了3天时间,10倍于我军的叛匪就挑起白旗投降。”亲历拉萨平叛的西藏军区原副司令员嘎玛泽登,说起当年平叛情景,难抑激动心情。

  西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拉鲁·次旺多吉,1959年西藏叛乱时任藏军总司令。这位今年已94岁高龄的老人在长篇回忆录《拉鲁家族兴亡史》中写道,西藏平叛结束后,他认为政府不会放过自己,于是拒绝交代一切问题。一次,群情激愤的群众围上来要打死他,是两个解放军战士及时保护了他。

  人与人原来是平等的。次旺多吉幡然明白,过去看上去忠诚于自己的农奴,为什么会不惜性命帮助解放军?结束那种牛马不如的生活,站起来行使当家做主的权利,是百万农奴期盼已久的梦想!

  无论蜿蜒曲折,不管风急雨骤,历史的脚步总是向前迈进。

  1959年3月28日,周恩来总理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命令,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人民解放军奉命在西藏山南、藏北等地分多路清剿叛匪。到1961年,西藏平叛胜利结束。

  承载历史的,不仅仅是博物馆里的一幅幅照片和一段段文字。能铭刻久远薪火相传的,是人的心灵。

  西藏博物馆解说员顿珠,用父辈悲惨的经历告诉我们一个真实的旧西藏:“我家祖辈是农奴,父亲12岁时因饥饿偷吃了农奴主一把藏粑,被生生砍掉一只手……”在新西藏展区,满脸笑容的顿珠引导记者从影像、数据中看新变化,言语中充满了自豪——2008年,西藏自治区生产总值达到392亿元,比1959年增长65倍。

  布达拉宫广场左侧的药王山,当年是叛军的火炮阵地,如今已成为中外游人取景布达拉宫的好景点。达赖的“夏宫”、当年叛军的指挥中心罗布林卡,也早已对外开放,成了平民百姓参观、休闲的好去处。

  回望历史,品味今朝,远眺未来,50年前的那场战斗虽已远去,但对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个素有“太阳城”之称的地方的藏族同胞来说,只有当那场战斗的硝烟散去后,他们头顶的太阳才真正给他们带来了幸福吉祥,让他们感受到了明媚和温暖。

1959年:容国团获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

  1959年4月5日,容国团在德国多特蒙德举行的第25届世界兵乓球锦标赛上,打败曾7次获得世界兵乓球男子单打冠军的匈牙利运动员西多,获男子单打比赛冠军。这是中国在世界性体育比赛中获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