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教育中的体育活动

  我国古书记载的传说和民族学中的有关资料都证实,古代的教育活动在原始社会的后期就出现了。当时处于萌芽状态的教育活动,反映在原始社会生活领域的许多方面,而有关锻炼与发展儿童身体的各种练习和游戏,则是原始教育的主要内容。
  我国古代无现代的体育概念,自然没有现在学校体育课里的内容。但在古代学校中,还是要学习一些与身体活动有关的技能、技巧,这可以说是古代学校体育的雏形。据古籍记载,早在夏代,就有了学校,当时称为“校”,殷商时称为“序”,周代则称为“库”。在当时的社会中,最重要的国家大事有两件,即宗教祭祖和战争,因此学校里学习的主要内容就是有关祭祖和战争的知识技能。宗教祭祖知识,主要是音乐和舞蹈,这些都是祭礼仪式上不可少的娱神内容,是一定要学好的。而战争的技能就更多了,骑马、射箭、兵器技击等都是学习的教学内容。当时军事的地位非常重要,各家生了男孩儿,都要在门左挂弓以示尚武,而学校里将军事战争技能作为主要教学内容之一是当然的了。
  周代学校中的教育内容主要是“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其中射和御即包含有丰富的体育内容。当时,作战以车战为主,而射、御是基本的作战技能。射,主要指射箭技术。一般来说,陆上习射有“射庐”和“宣射”,水上有“辟雍”和“伴宫”。乡学中也设有专门习射的地方。学校习射,要掌握“白矢、参连、判注、襄飞、井仪”5种基本技术。御,主要是指驾御车马的技术。习御要求掌握“鸣和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街、逐禽左”5种驾车控马的基本技术。这些基本技术都是适应车战需要,依据射箭、驾车的基本规律而提出的具体要求。
  在这时的学校教育中,还有一项与军事和体育密切相关的内容——射礼。射礼是周代统治者通过射箭进行礼仪道德教育的重要社会活动。它按不同等级或不同场合分为“大射”、“宾射”、“燕射”及“乡射”4大类。举行射礼一般分“戒宾”、“示射”“竞射”和“兴舞”4个步骤。与一般的射、御课目相比,“射礼”基本上摆脱了军事训练的性质,并产生了较为完备的规则,初步成为一项竞技性的体育活动。
    孔子是春秋时期的一位伟大的教育家。他当时也是以“六艺”为主要教育内容的,强调“有文事者必有武备“,在其3000弟子中,身通六艺者就有72人。受当时社会的影响,孔子本人就是个文武双全的人才,是位大力士,可力托城门,可射箭、驾车,还懂军事知识。他的学生子路是一员英勇善战的猛将;冉有是位善用长矛的将军,曾在一次保卫鲁国的战斗中立过大功。
  战国时期,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分工的发展,教育已从文武兼学逐渐走上文武分途。汉代的统治者重文治而轻武功,更由于儒家学说的大量传播,学校教育中的军事知识内容已经很少了。尤其是在“玄学”和“清淡”充斥着整个社会的两晋南北朝,社会风气更加重文轻武,人们以文静柔弱为美,因而在学校教育中,就更看不到军事和体育方面的内容了。这样一来,自战国至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的1000多年时间里,学校体育一蹶不振,“公卿士大夫吏,彬彬多文学之士矣”。
  宋代以后,由于民族矛盾激化,战事不断,刺激了社会对军事技能的需要,习武又被社会重视起来。宋神宗时曾建立过专门的习武学校,以武艺特别是骑射为主要教育内容。至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是经历过战争的人,他认为文武兼备的人才,才能为定国安邦发挥更大作用。因而建立了比宋代更为完备的学校教育和科举制度,学校体育也有所复兴。
  明代的学校,有中央办的“国子学”和地方办的府、州、县学。为了能真正恢复、贯彻实施“六艺”教育,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指示“国子生及县学生员皆习射……命国子监辟射圃赐诸生弓矢”。这样,学校习射的场地、器材有了保证,较大地促进了学校体育的开展。当时,学校的科举考试中,还要考“骑”、“射”等武艺。此外,还设置了培训军事人才的武学。武学是文武兼学,以武为主。除了学习传统的马射、步射以外,还要学习刀、枪、剑、棍等器械武艺和拳术,学生毕业后要参加国家举办的武科考试。
  满人以骑射为本,清代统治者本是北方强悍尚武之民族,在建立封建王朝中认识到文武不可偏废,故在教育中亦强调文武兼习。学校都开设骑射课,尤其是文科考试先试骑射,这个规定极大地促进了学校体育的开展,风气所及,民间竞相仿效。特别是清初著名教育家颜元,他本人文武全能,更以“文武兼备”的要求来办学。在他主办的“漳南书院”中,将课程分为“文事”与“武备”等若干类,学校辟有习射运动场,军体课的内容除骑射外,还有武术、举重及舞蹈等。颜元在他办的学校中提倡“动以养生”的思想,认为“一身动则一身强,一家动则一家强,一国动则一国强,天下动则天下强”。他针对程朱理学脱离实际的教育方法,主张把“六艺”。教育作为整个教育的基础,致力于培养有真本领的经世致用的全才。从先秦时期的孔子到清初的颜元,两位杰出的大教育家,都强调“文武兼备,学以致用”的教育思想,贯穿中国古代学校体育的这个特色,是非常突出而鲜明的。
    我国古代的学校体育,与军事联系十分紧密,而直接以健身和娱乐为目的的体育运动比较少。仅仅习射一项,几乎无校不有。历代史籍、各地方志,对学校的记述,常常写到射事、射圃,射圃正是当时学校的操场、运动场。当然,中国古代教育中的体育活动,并不完备,也并不纯粹,较之德育、智育,时被忽视,但也不乏蓬筚生辉、异军突起之时。社会客观的需要,自身存在的价值,决定了它虽有消长,但从未消亡,虽有曲折,也折而不断,虽有起伏,却屡蹦屡起,生生不息,并在长时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一种优秀可观的传统和独到不凡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