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和形成动作技能的特点

 体育教学过程中学习动作的知识技能,与文化科学知识技能的学习有其共同点,也有其不同点。在智育领域的教学过程中,知识技能的学习形成中虽包含有通过动作方式进行实际练习的因素,但主要是侧重于思维活动。而体育教学中知识技能的学习和形成,尽管也要通过思维活动掌握一定的体育科学知识,但主要是通过反复练习去掌握各种体育动作技能,从而达到增强学生体质和提高运动成绩的目的。
  学习和形成动作技能是与发展身体素质、提高机体能力紧密联系、互相制约的。一方面,学习掌握动作技能需要一定的身体素质为基础。另一方面,通过动作技能的反复练习,又能有效地发展身体素质。然而,两者又不能混同,看成一码事。动作技能的学习和掌握并不等于身体素质的提高,不能认为只要进行动作技能练习,就自然而然地会提高身体素质,增强体质。因为学习和掌握动作技能,既有身体素质因素,也有方法的因素。
  体育课中,学习和形成动作技能具有这样一些特点:
  第一、学生整个机体都属于学习掌握动作知识技能的活动,
  第二、在掌握动作知识技能的全部活动中,思维活动与身体运动器官活动紧密结合
  第三、知识技能的掌握提高过程,同发展身体、提高身体素质水平的过程是紧密联系的。

  1.学习动作技能的年龄特点
  学习和掌握动作技能有一个发展过程。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所获得的动作技能是不同的,同一个动作技能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掌握的程度也是不同的。
  (1)学习动作技能的过程
  根据不同年龄阶段学生的生理和心理特点,形成动作技能也不同。
  从图17可知婴儿期主要是获得移动的动作技能;到幼儿期主要获得跑、跳、投、推、拉、攀登、悬垂等动作技能,称为基本运动技能,当然,基本运动技能是人们赖以生存——即生产劳动和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能力,它是随着年龄增长而不断巩固和熟练。到小学低年级的学生,开始逐渐从游戏、比赛性质中获得竞技运动方面的技能,运动和游戏方面的技能是获得竞技运动技能的基础。小学高年级以上的学生开始学习和掌握竞技运动技能。
  从获得动作技能的发展来看,它是从简单的动作技能到逐渐复杂的动作技能的获得过程,获得技能的主要因素是少年儿童的智力、运动能力、个性与社会性,并随着这些因素的发展而获得。
  (2)学习动作技能的波浪式特点
  动作技能,尤其是竞技运动的动作技能,并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不断提高的,而是呈现波浪式的特点。从日本学者研究的材料(见图18)可以看出,从小学五年级到大学一年级(即10岁至18岁),动作技术掌握的发展也是呈曲线型波浪式的,而不是直线发展。从总体看,动作技能掌握最快的时期是小学五、六年级至初中阶段。当然,有的项目到高中还会提高(尤其是男生)。

  2.学习和掌握动作技能的阶段性特点
  体育教学中,学生学习和掌握动作技能有其阶段性的特点。也就是说,学生学习一个动作,从不会到会,从粗会到会得较好可分为三个(也有的分为两个)彼此既有紧密联系又有各自特征的发展阶段,即:初学阶段;改进阶段;提高阶段。这种阶段性的特征是有其教育心理学、体育心理学和运动生理学的依据的。
  (1)练习曲线
  体育心理学的研究证明,练习过程中动作技术的掌握和运动技术水平的提高,可以用练习曲线表示(图18)。练习曲线可以看出四种表现情况:
  ①练习进展先快后慢。学习开始成绩提高显著,而后逐渐缓慢下来(见图19)。
  ②练习进展先慢后快。开始进步较缓慢,掌握基本动作后,后期速度加快(见图20)。
  ③练习进展先后一致。即练习进展幅度比较稳定,缓步上升,练习曲线趋向于直线。这种现象比较少见。
  ④高原现象。练习曲线达到一定水平后不再上升,有时还会下降,待“高原期”过后,曲线又上升(见图21)。
  但是,不管哪一种表现情况,从练习曲线上可以看出动作技能形成过程中工作效率、形成速度和动作的准确性都有不同变化,有关这一过程变化趋势和阶段特点,苏联别林诺维奇的材料(见图22)可供我们参考。
  从上图可知,练习曲线有其阶段特点,开始,掌握动作的主要机制,提高较快;随着不断地反复练习,提高现象缓慢下来,这时技术达到较完善的程度;以后随着技术进一步完善,提高停止了,这就是所谓的“高原”现象。只有当练新动作时,又开始进入下一周期。
  (2)运动生理的机制
  根据苏联E·b斯尤米尔的研究,使受试者在肌功描记器上按一定节律和幅度进行运动,在描记肌功曲线的同时,记录了脑电图的变化,由此而证明了形成动作技能阶段性变化,反映了大脑皮层神经过程在空间和时间上的运动规律。实验表明,在形成动作技能的最初阶段,脑电图出现高频率异步节律性活动,这说明皮层中枢机能活动不协调,处于源化时期。经过一定的练习,脑电图中不规则异步节律活动消失,出现高频率同步节律活动,这可以认为是与运动有关的神经中枢间产生节律同化现象,标志着中枢间协调性提高了,活动进入分化时期。随着动作技能进一步完善,脑电图又出现明显高频率同步节律活动,并局限于相应的运动区,这说明分化得更精细了,动作的精确度达到了更高水平。这一实验进一步证明,学习和掌握动作技能过程确实具有阶段性变化。
  3.学习和掌握动作技能的不同类别和因素分析
  不同的动作,由于动作结构不同,在学习和掌握动作技能时也不相同。美国学者约翰·尼克松提出这样的观点,他把动作技能的形成分成三种类别:
  (1)按照参与的肌肉群,分成粗略的掌握和精细地掌握两种:
  ①粗略地掌握是指做这种身体练习要求学生的全身许多大肌肉群参与活动。例如跑步、蹦床跳跃、棒球击球等。
  ②精细地掌握是指做这种身体练习要求学生的小肌肉群参与活动。例如篮球的投篮和体操中的一些练习。
  (2)按照环境条件分为开放性的和封闭性的两类:
  ①开放性的是指在不断变化环境条件下完成动作,这就必须根据外部条件来确定完成动作的方式,动作要求有高度的反应和灵活性。例如学习掌握各种球类运动,特别是有攻、防战术的运动,要求其熟练程度表现在动作的多样性和多变性。
  ②封闭性的是指在相对稳定的环境中进行学习和掌握动作。动作模式基本不变。动作的熟练水平表现在动作的精确性、稳定性和经济性.例如体操规定动作,跳台跳水动作以及田径中投掷动作等。
  (3)按照时间范围分成非连续性、连续性和序列性三种:
  ①非连续性是指动作有开始和结束。例如篮球的罚球、足球的射门、排球的发球等。
  ②连续性是指以同样的模式进行重复性运动(即所谓周期性的)。例如各种姿势的游泳动作和跑步等。
  ③序列性是指动作包括几个独立的步骤,一个接一个快速连续完成。例如篮球运球上篮,急行跳高、跳远等。
  学习掌握动作技能,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还要考虑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大体上有(据美国学者辛格、狄克的观点):
  ①生理上:年龄、性别、体型、身体素质、运动能力、适应能力等;
  ②心理上:个性特征、情绪、感觉敏锐、恐惧、智能、文化程度、理解力等;
  ③社会上:早期经验、渴望程度、体育基础、同单人和群体的影响等。
  4.动作技能的迁移和干扰
  在体育教学中,学习和掌握动作技能时,经常受到已形成的技能的影响,这就是所谓动作的转移问题。动作技能的转移有两种情况,有积极的转移,我们称之谓迁移;有消极的转移,我们称之谓干扰.
  (1)动作技能的迁移:这是指学习掌握前一动作对后一动作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如掌握快速跑对学习急行跳远、学会篮球运球对运球上篮等动作技能都起良好作用。学生在学习和掌握新动作时,必须基于已形成的多种技能,才能有助于新动作的掌握,如果新动作和已掌握的动作在动作结构和要素之间共性的成份越多,两个动作相似处越大,则迁移的可能性就越大。
  (2)动作技能的干扰:这是指学习和掌握前一动作对后一动作起破坏作用。例如已熟练掌握田径中急行跳高技术的学生,初学体操中支撑跳跃时,往往做不好“单跳双落、双脚起跳”的动作;掌握单杠“单挂膝上”动作后,再学“骑上”动作时,往往又做成单挂膝上。这就是动作技能之间的干扰。当着两种动作结构基本相似,但其中某些动作要素(如动作方向、幅度、节奏等)截然不同,在掌握动作规格要领也显然不同时,安排不当就会相互干扰,出现错误动作。
  由此可见,体育教学中,应充分利用动作技能的迁移因素,力求防止干扰因素,使前后动作技能的教学起到良好的积极影响,以使学生更快更好地掌握动作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