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与艺术

 

艺术感染力

 

翻开体育史和艺术史,我们会不约而同地回到古希腊。

古希腊奥运会从公元前776年开始,延续了千余年,在中断若干世纪之后,从1896年又恢复举行。人类还没有哪种制度,像奥运会这样历史悠久。

4年一届的奥林匹克盛会,同时也是艺术的聚会。树荫下,文艺评论家以雄辩的口才阐发自己的观点;草坪上,人们簇拥着冠军获得者载歌载舞;抒情诗人在肌肉丰满的人群中穿行,推敲自己的新作;广场上正在演出震撼人心的悲剧;一群雕塑家趴在沙地上,仔细研究青年角斗士在那上面留下的躯体轮廓的印记。

古希腊的艺术家们在运动场上汲取灵感,创作了不少讴歌体育的文艺作品。

但是,自从优胜者们的物质奖赏日渐丰富,竞技职业化,艺术家与大众一样被驱上观众的看台,运动选手专注于单调的专项训练,追求身心健美和谐发展的宗旨被遗忘了。艺术被抛弃,换来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野蛮时代。罗马人驾着血与火的战车扫荡了古奥运会,使它走向衰亡。

人们并没有忘记历史的教训。首届现代奥运会举行后,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倡导者顾拜旦提出:艺术、科学、运动,是构成和平友谊的奥林匹克思想的三要素。后于1912年瑞典举行的第5届奥运会上,开始举办与体育有关的雕塑、建筑、绘画、音乐、文学等项目的文艺作品大赛。而在第23届奥运会艺术节上,竟集中了1500位艺术家为数百万观众演出了300余场,参加演出的有20多个国家的70多个世界著名的艺术表演团体。

大批的艺术爱好者与体育迷一起,在观看紧张激烈的竞技角逐之余,陶醉于抒情典雅的缪斯殿堂之中,获得极大的精神享受。

体育不能和艺术划上等号。但是,许多运动项目具有迷人的艺术魅力,却是众所周知的。当然,这种艺术魅力在很大程度上是伴奏的音乐、各种舞蹈动作等艺术种类的渗入所致。

艺术促进着体育的发展,体育活动中客观存在的大量现实美,为艺术创作提供了广阔的天地。美,是联系着体育与艺术的纽带。

 

与体育有关的建筑

 

很少有人想到,体育与艺术的联系中最直接的可能要数建筑了。从古希腊起,建筑就一直是大型运动会必不可少的物质条件了。经常定期地举行竞赛,需要建筑庞大的运动场地,而体育建筑能充分表现建筑艺术水平,因为它是实用性与观赏性并重的,在设计时特别要考虑审美的需要。

纪念碑或园林庭院,审美功能是主要的。体育建筑介乎于两者之间,但它造型别致、形成奇异,其体积、块面、线条、色调、材料等与其他建筑形成鲜明的对比,表现出高大、雄伟、宽敞、开阔的特征,显示出不可取代的审美价值。

现代的体育场馆,无不耗资巨大,其中用于满足直接运动竞赛的投资比例较小,而花费在满足审美需要方面的比例日益增多,尤其是举办奥运会的建筑群,由第一流的建筑艺术大师来设计,完成了若干建筑艺术中堪称超级的艺术佳作。

例如,为第20届奥运会建造的慕尼黑体育中心,被誉为公园化的体育建筑,成为新的旅游名胜观光区;为第21届奥运会建造的蒙特利尔体育中心,用一座高167米的巨型悬塔将体育场、游泳馆及赛车场等几个薄层顶联为曲线优美的整体,被称为大屋顶综合赛场而成为高效悦目的典型。

 

舞蹈在体育中的再现

 

生活中舞蹈、练习时的舞蹈、学习的舞蹈教学,与体育活动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体育和舞蹈都是以充满生命活力的人体运动为手段,都熔铸着力与美。如果在一些运动项目使用音乐伴奏,动作十分优美,只要它们的目的是为了增进人类的健康,是为了提高运动技术水平以便获得好成绩,那么它们就是体育的范畴。

体育竞赛与舞蹈表演的区别就更加明显了。竞赛毕竟不是自由地、独立地创造美的过程。

舞蹈渗入到现代运动项目中,主要起装饰和调节作用。在体操、技巧、花样滑冰等项目中,舞蹈动作是其发挥艺术表现力的主要部分。

运动员的动作美观大方、干净利落、轻松愉快、协调优美,这些要靠舞蹈训练来完成。成套动作的装饰和美化,需要穿插融汇各种舞蹈动作。舞蹈还可调节运动节奏,在成套动作的开头、结尾,高潮与高潮之间,不同的动作之间,都需要用舞蹈动作使其流畅地衔接,和谐地过渡。

在一系列紧张激烈的高难动作之后,运动员消耗很大,这时采用优美舒缓的舞蹈动作,一张一弛,帮助运动员调节呼吸,恢复体力,以便全力以赴去完成下一轮动作。所以,运动中的舞蹈首先要优美,这样才能起到修饰作用;其次要轻松,这样才有利于调整运动节奏。

既是民间体育,也是民间舞蹈。在少数民族为数众多的传统节日喜庆活动中,角跳竹竿、跳鼓、打花棍、打扁担,很难区分它们是体育还是舞蹈。近年来十分流行的迪斯科、霹雳舞、健美操等等,而健美操在后面的章节有详述。

 

体育中新的血液——音乐

 

古代的奥运会,传令兵的吹号比赛和笛手的吹奏比赛曾作为正式项目,在跳远比赛时,旁边还有长笛伴奏,人们为笛手赛的冠军塑像,纪念他们对运动会所作的贡献。

一些为体育创作的作品如著名的《运动员进行曲》,演奏多年而不衰,而且还用到许多非体育性质的公众集会场合(如表彰大会、授奖仪式、欢迎场面等)。

许多体育专家认为,音乐对几乎所有的运动都有良好的促进效果。运动训练中播放优美的音乐,能减少运动员的单调、枯燥的感觉,使大脑皮层处于兴奋状态,激发潜力,改善、协调动作节奏,提高运动成绩。

 

雕塑为体育竖碑立传

 

从古希腊雕塑上强烈感受到体育美。真正的艺术,具有永恒的魅力。

体育中大量的运动形象为雕塑提供了广阔的创作天地,人体美也藉此与世长存。古代奥运会上的优胜者可以被塑像,大小不得超过自己的身高。

最著名的一尊雕像是米隆的《掷铁饼者》。这件作品塑造了一位裸体运动员,表现他手持铁饼向后悠摆,上身前俯,腰肢右旋,右脚作为全身支点,即将抛出前一刹那的优美姿态。运动员张开双臂如强弓拉满,给人以千钧一发的联想;铁饼与头部左右呼应,曲折的身体以右腿为轴,抓住了从一种运动状态向高潮动作转换的关键环节。作品刻画了发达肌肉的强弱交错,雄健身躯的均衡协调,力量的蕴积和爆发,非常成功地用固定形象表达出超凡的运动感。按照现代投掷技术分析,运动员的头部应顺铁饼摆动方向偏转,但我们却看到雕像头部向下,两眼视地。按照生物力学常识,右手掷物,应左脚在前以支撑身体,右脚弯屈以便蹬地、挺身,利用爆发力将物抛出。可是,雕像的左脚屈于右脚之后,显然失去了支撑作用。这说明,雕塑家注重人体造型美,并非在制造人体标准投掷姿势的教学模型。艺术的真实与生活的真实,艺术美与现实美之间,的确是有差异的。

现代的体育雕塑,主要是放在体育场馆附近作为装饰和美化环境用,成为体育建筑不可缺少的标志。我国的体育雕塑有着较高水平,有的作品还被国际奥委会选为永久陈列品。

 

留住了活力的绘画

 

健美的形体,蕴蓄着跃动的生机和旺盛的活力,这是古往今来美术家们孜孜不倦所追求的一个永恒的画题。

在中国的传统绘画中,以体育为题材的并不少见。在少林寺及布达拉宫的壁画中,也有栩栩如生的体育活动的情景。

绘画与雕塑相比,不拥有占据三度空间,有着便于永久性存在放的优势。但绘画成本较低,制作期短,表达方式灵活多变。

 

体育的广告者——文学

 

中国有几千年的悠久历史,中国的古文字,有相当一部分是根据人体的各种姿态创造出来的,体育之美。

近、现代的作家们常常在体育领域中选取创作素材,完成了不少优秀的体育小说和散文。然而,如果从文学对促进体育事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最有作用的还是纪实性作品。

 

体育的媒介——电影、电视

 

它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追溯到摄影术的诞生。体育运动中稍纵即逝的形象,不靠摄影便无法真实地保存下来。摄影以体育为题材创作出许多艺术佳作。几乎所有的体育报刊都用照片来弥补文字描述之不足,而几乎所有的摄影家都愿意在凝固运动形象方面一试身手。

与电影相比,电视更为年轻,更现代化。电视作为现代社会最有力的传播工具,促进了体育的国际化和前所未有的普及。体育节目,现在已经成为各国电视节目中的重要内容。在日本,经常通过卫星转播世界各地举行的重要国际比赛,许多观众把观看星期日下午的体育节目视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

电视不仅大量地播放体育节目,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生活的需要,而且,录像设备还直接为体育所用,大量摄制供技、战术分析的录像带,为提高运动训练水平提供不可缺少的电化教育手段。电视画面的特殊处理,还使精彩的比赛变得更加激动人心。

 

审美新视野

 

人对于美的感受能力,通过后天锻炼可以大为提高。参加体育活动的人不但能使观众感受到美,而且由于运动的感知觉也能形成美的自我体验,通过愉快、满足、赞赏、舒畅等心理反应对身体运动形象进行充分肯定。

人们在体育活动中,身体的各感官有可能获得最充分的刺激,获得一系列最基本的感受。这些感受是人的全面发展所必须的,也是通向审美境界的初步阶段。身体在运动中通过奔跑、跳跃、冲刺、滑行、旋转、翻腾、滚动、摇晃、碰撞、升降等动作,强烈刺激着人的神经系统和感觉器官,引起运动感、肌肉感、节律感、时空感、立体感……对力量的震撼,对速度、灵敏的惊奇,对柔韧、协调、耐力的赞叹,都引导我们走向精神领域的最高层次——美。

美学家认为,人体的一切机能都对美感的获得有贡献,健康的身体给我们带来纯粹的快感,提供闲暇时的兴致和精力使我们从事游戏和艺术而达到审美境界。

随着体育活动的普及,审美教育的问题显得越来越突出。体育之美,作为一种审美对象是不能被其他美所取代的。因此,与体育有关的每个人,都应该具备正确的审美观点,具有感受美、欣赏美、表现美、创造美的能力,塑造美好心灵,纯洁精神世界,使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校园里的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理应在健康的环境中,发育出健美的体形。然而,近年来我们遗憾地看到,相当一部分同学四肢肌肉枯萎,弓腰驼背,动作呆笨,肚子上厚厚的脂肪,鼻梁上架起了沉重的眼镜。

体育的根本目标,是使一代人比一代人更美。而塑造健美的人体,光靠时髦的服装和化妆品是无济于事的。因此,同学们在积极地参加体育锻炼的同时,要特别注意保护眼睛、耳朵等感觉器官,以利日后健康地参加审美活动;在学习知识之余还要积极参加艺术欣赏,以培养自己对美的感受能力和鉴赏能力。

在体育队伍中,有一部分人是专门从事高水平运动竞技的运动员、教练员和管理人员。对于运动员说来,感受性很重要,训练时许多动作的掌握要靠感性认识,技术复杂的运动更需要鲜明生动的动作形象。

缺乏感受性的人是不完善的,缺乏感受能力的运动员,对动作领会慢,训练效果差。增强感受性最适宜的是审美活动,在对美的重复体验中,培养运动员灵活、敏捷、反应快等各种能力,大大增强感受性。我国的优秀运动员在体操等国际比赛上表演出第一流的高难度技术动作,但往往却拿不到冠军。我们的技术水平虽高,但因乐感差、韵律差、节奏差、协调性差,缺乏美的表现能力和创造能力,最终金牌还是让别人拿跑了。

未来体育向着越来越美的趋向发展,因此,在提高运动技术水平的同时,应该让美育进入到训练计划中去。未来的运动员,不但要有远大的理想、精湛的技术、良好的身体素质、丰富的科学文化知识,还应该具备较高的艺术修养,学会运用美的规律来改造世界。我们应该对所有的体育工作者都实施美育,为他们敞开艺术的大门——小说、诗歌、散文、戏剧、歌舞、电影、杂技、绘画、雕塑……让他们多接触艺术,欣赏艺术,热爱艺术,在体育运动中表现和创造出更多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