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吴玉章校长关心体育锻炼
许锦达

 

  吴老在1961年中国人民大学开学第一天和新闻系的同学在一起。

  上世纪六十年代(1964年),我考进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吴玉章,可称老革命中的老革命了。他早年参加同盟会,投身辛亥革命,毛泽东在延安为他祝寿,称他为“一辈子做好事的人”。进校后,我就热切地向上一届同学打听:什么时候能见到吴校长,什么时候能见到这位革命元老。未料学兄说,吴校长年纪大了,身体不大好。学校里有什么大事,才来参加。他们来了一年,只在开学典礼上见到。会开一半,像要晕倒,结果被抬了下去。 
  于是我就盼望能早日去参加开学典礼,大约一个星期后,典礼开始,在台下引颈张望,却没看到吴老。听说还是因为年高体弱,吴老现在很少出门了。我们没见吴老,很是失望。

  大约一两个月后,学校举行秋季运动会,我们列队站在大操场上时,就听主席在台上很兴奋地说:吴老来了!吴老来观看大家比赛……听广播喇叭里这么讲,新生们欢呼雀跃,想看到老校长。当然,因为远,其实也看不清楚。开幕式结束队列解散后,我就和最前面的一拨人窜到主席台下,瞻仰老校长。他坐在前排正中,微笑着,看着台下。下面跑道正进行百米短跑比赛,边上的人群中响起一阵阵加油声。吴老也好像挺感兴趣,看得十分专注,直到上午比赛结束,他才离开。吴老身体好了吗?我很奇怪,就问身旁的老师。老师说,吴老一直挺关心学生身体,很强调学生要参加体育运动。这次能参加半天,还真少见。 
  以后的一年里,我就再没有见到吴老。新的学年开始,我们升二年级,又一届新生进校,开学典礼上,吴老仍然没能到会。
  不久,听到一个好消息,说人大要建两个标准游泳池。这很令我们振奋。因为北京这么多高校,还没几个有游泳池的呢!工程很快开了工,学生们也组织起来参加义务劳动,挖土抬土。记不准那是秋初还是春末,气温比较高,是一个大太阳好晴天。我们干得只穿一件衬衫。突然,一辆小车停在我们正在挖土的场地边,吴老来了!他被搀扶着下了车,又走上几步到了我们中间。陪同的领导介绍了游泳池的情况,讲完就想挽吴老回车上。吴老却没走,说着什么,声音很细小,耳语一样。说完,就听他身边的领导对我们说,吴老来看看同学们,希望大家都锻炼身体。我们不约而同鼓起掌来。看到吴老仍没离开的意思,就有人不知从何处搬来一把椅子,请吴老坐下。我自始至终一直盯着吴老,先觉得奇怪的是,这样热的天,吴老却穿着长长的棉袍子,头上还戴着一顶瓜皮小帽。发须全白了,脸色因很少见阳光,也十分苍白,几块老年斑也因而分外显眼。那时他已八十好几了吧?说话的力气也很细微了,只是两只眼睛还不知疲倦,边看着我们,边微微动着嘴唇。
  两次见到吴老,都与体育锻炼有关,激发了我的运动热情。我离开校民乐队进了校航海队,业余时间大多用在大运动量的训练上。不久学校举办春季田径运动会。我虽说体质不错,但跑跳却一无所长,就报了个新项目“手榴弹投掷”,得了第一名。发下的证书,其实只像一张大书签。上面是一个运动员冲刺的图,下面是吴老的题词:为革命而锻炼——吴玉章。
  不久后文化大革命爆发,吴老居然也被人炮轰。大字报的内容就是这张证书。原来有关部门曾设计了两张证书或奖状,那两个样稿就贴在大字报的中间。样稿画面是工农兵学商的队伍,后面大旗上写着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挺气派,但与体育运动不搭界,这应该是被弃用的原因吧?大字报却以此说吴老反对毛泽东思想。后来我们得知,有人反吴老是因为他支持刘少奇邓小平。不过毕竟吴老德高望重,造反派没掀起浪来,炮轰吴老的大字报我仅见此一张。
  几十年来,我基本没生什么病。现在花甲已临,身体尚健,这应当得益于吴老关心下一代体育锻炼的缘故,推动我走上自觉健身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