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能力——使孩子走向成功的阶梯

 需要我们弄清楚的是,在婴幼儿期如能获得“运动敏感”,将对今后的人生成才产生极好的作用,并不是一定要去当“运动员”、“世界冠军”才需要“运动敏感”。当然,即便没获得“运动敏感”,婴幼儿期得到过运动训练者,在生命成长的全过程中就会具有一定的运动基本能力,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身体动作敏捷,反应灵活,自我保护、防范意外伤害的能力也比一般人强,学习起各种运动技能来,会显得轻松、协调,不会感到吃力或困难。有了这一基本能力,就可以轻松自如地学习所喜爱的运动项目,运动场上表现出比一般人更强的能力,可以潇洒展示自己优美的动作,可以比别人更多一份自信,甚至可以说有了运动的基本技能,就获得了健康生命的技能。她将伴随生命,使生活的内容更丰富,使娱乐形式有更多的选择,便体魄更强壮、体形更健美、精神更愉快、精力更充沛,使生命的质量更高。
  也许父母遗传的因素和其他原因,使孩子的轮廓、身材不够理想,或智力商数不够高,或“运动细胞”不够多……孩子由于遗传造成后天的千差万别,这是事实,但不管怎样,各种能力都是根据出生后的环境条件获得的,除了那些先天的不可变制约因素。我们的任务和父母的责任,就是尽可能地掌握那些后天的可变因素的主动权,对孩子从小加以训练,以最大限度地修正它们。体育锻炼除了能启迪智慧、塑造品格、增进健康之外,对于培养个人气质,塑造自己美好的形象,也有重要意义。21世纪审美意识革命的目标在于期望每个人活得更健康、更聪明、更美丽,这一切通过运动能力的培养自然能奏效。失去了婴幼儿敏感期训练的人,从现在开始仍不算晚。
  面对未来社会的挑战,体育运动能力作为一种重要的适应社会的基本能力,在培养和形成过程中会带给你敏捷的思维和聪明的智慧,带给你坚定、勇敢、充满自信的心理品质,带给你健康的体魄、健美的身材,带给你充满活力的气质和潇洒的风度,使美化自我形象更趋容易。这样,我们就不会因为跑不快、跳不起、动作不协调、体态不优美而羞于在人前举手投足,也不会因缺乏“运动细胞”而使自己少一份自信。所以,可以不夸张地说:运动是使孩子走向成功的阶梯。

运动能力可提高孩子在伙伴中的地位

   儿童在游戏中会很快建立身份等级,这与在工厂、学校和政府机关中所见的相类似。过去许多社会心理学家还详细地研究过很多动物群中的“禽鸟等级”。研究表明,对儿童来说,要能在游戏组中获得某些身份和地位,必须至少具有中等以上的体育运动能力。一个跑不快、跳不动、没有灵活身体活动能力的孩子,在伙伴中是不会有地位的。随着幼儿从2-3岁的非正式游戏阶段长大,进入儿童期较有组织的游戏阶段,这种体育运动能力就变得更加重要。正如心理学家哈迪所说,儿童的社会认识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比较自己与同伴们的个人运动能力而获得的。有理由相信,一个儿童不同于他的伙伴(强于或弱于),较重要和明显的表现是在体育运动能力方面。
  儿童心理学家研究发现,老师和同学们“最喜欢的”和“受欢迎的”孩子,是那些在跑、投、跳、平衡等任务中成绩优秀者;在夏令营获得地位和威信的儿童,是那些能很好地组织和指导其他人进行体育活动的孩子。对“青少年团体”进行的研究也说明,中学中的体育活动不仅提高了运动者的社会地位,而且也提高了与运动有关的其他人(如拉拉队头目)的社会地位。
  另一些研究发现,通过体育能力测试证明是笨拙的孩子,他们的自我认识、自我概念比那些灵活的孩子明显要低。例如,在对自我概念测试的回答中,表明笨拙(体育能力差)的孩子与一般人有显著差异;在对动作问题的回答中,笨拙孩子有67%说他们的朋友“取笑”他们,动作协调的孩子仅有14%用这种方式回答;动作协调性较差的孩子常说他们不健壮,他们喜欢观看体育比赛而不喜欢直接参加比赛,他们“常常觉得伤感”和“自卑”。
  在相同的自我概念测验中,女孩也反映了这种差异。动作协调能力差的孩子说,她们在交朋友方面比动作协调性好的孩子麻烦一倍。
    这些资料表明,孩子早期的运动能力对儿童少年时期在同伴中的地位、社会身份的获得是有影响的,这种影响对孩子自我形象的确立、自我概念的评价、自信心的产生有潜移默化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