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技术训练中意识的培养

       意识在现代球类运动训练与比赛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本文的目的在于阐述在足球技术训练中加强意识培养的问题。
要明确在足球技术训练中为什么要加强意识培养这个问题,首先我们应当知道什么意识。根据心理学的基本观点,人的意识是“客观现实在人脑中的反映,是心理活动的高级形式,是自觉的心理活动。”那么我们足球训练中的意识即可理解为:“根据足球比赛的需要而采取的各种技术、战术手段在运动员头脑中的反映,是运动员在进行技术、战术活动时自觉的心理活动。”
技术是与意识相联系,并为意识所支配的,按照心理学的基本观点,人的意识既经产生,就能指导人的行动,并反作用于实践,促进实践活动的发展。在足球比赛中,任何一个技术动作都是有目的的、有意识的行动,并且每一个技术动作都是在第一信号系统和第二信号系统相互作用的基础上,在第二信号系统的控制下完成的,尤其是在技术动作的形成过程中,需要有意识地对所学的技术动作形成清晰的表象和正确的概念,同时还应分析技术动作的优劣,以完善技术动作,而这一切都是与人的意识分不开的。
从狭义上、通俗地说,技术训练中的意识培养,就是指将训练与比赛结合起来。在比赛中,应根据场上不断变化的情况,灵活地按照战术目的去完善技术动作。我们知道,在比赛中,任何一种技术动作的使用都有一定的战术目的,在复杂多变,对抗激烈的条件下,即在比赛中,正确选择和合理运用各种技术、战术能力的综合表现即为足球意识。所以,在足球技术训练中,就要明确每一技术动作的战术目的,这样我们就可以避免训练的盲目性。
意识,乍听起来很抽象,而实际上是很具体的,它虽是看不见、摸不着,但在比赛中的的确确发挥首重要作用,我们可以称之为“无形的技术、战术”。“无形”,因为它看不见、摸不着,“技术战术”指的是在比赛场上,每一技术战术的运用,无一不受意识的支配。战术意识是球类运动的灵魂,它支配着技术、战术的正确运用,同时还影响着技战术水平的发挥。
上面详细说明了意识的含义,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谈了意识在足球运动训练中的重要性,下面再从理论角度来阐述一下意识在足球技术训练中的重要作用。
从生理学观点来看,意识是以第二信号系统为特征的,为高级神经系统活动的表现,是在训练与比赛实践基础上产生,又反作用于运动实践。从心理学的观点来看,意识是对客观现实的反映,并对客观现实起着积极的促进作用。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观点来看,“意识是存在的反映,又对存在起着巨大的能动作用。”从我们足球运动训练的角度来讲,“意识就是对足球比赛规律的认识和反映,即完成比赛任务的各种方法手段在运动员头脑中的具体反映,并对这些方法手段起着巨大的能动作用。”
例如:“二过一”配合是完成比赛任务的最基本的方法手段之一,在练习“二过一”配合时,教练员就应当指导运动员有意识地按照比赛的要求进行练习,并有意识地根据赛场上所可能出现的情况,采取与之相应的手段与之配合,这样有目的、有针对性即有意识地进行训练,就会促进技战术的掌握和完善。假使我们不这样做,即使平时练得很“不错”,也无以应付场上复杂多变的情况,运动员的技术及体能也得不到充分发挥。因此,在训练和比赛中,要注意培养运动员的意识,这对于提高其正确选择和合理运用技战术的能力和临场的应变能力,充分发挥其技术、战术水平以及加快运动员对技、战术的掌握和运动员的成长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在足球技术训练中应当加强对运动员意识的培养。
那么我们如何在足球技术训练中加强对运动员意识的培养呢?要解决这个问题,道德我们还应当了解战术意识的内容(技术服务于战术,战术服务于比赛,二者在训练中不可分割的)。根据足球运动的规律和特点,战术意识主要包括以下八个要素:
1)技术的目的性(是为了实现何种战术目的);
2)行动的预见性(判断同伴及对手的意图);
3)判断的准确性;
4)进攻的主动性;
5)防守的积极性;
6)战术的灵活性(临场的应变能力);
7)动作的隐蔽性;
8)配合的整体性(或称立体性)。
以上八个要素是密切联系的,既互有区别,又缺一不可。但对于不同技战术的运用,这八个要素并非是等量齐观的。例如在比赛中传球技战术的运用,很明显的,这里配合的整体性动作的隐蔽性所占的比重就相应大一些,而技战术行动的目的性,行动的预见性、判断的准确性,这三要素则带有普遍意义。了解了以上八个要素,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些要素,把运动员意识的培养纳入训练计划之中,提到训练议事日程上来。同时我们还应当考虑到训练对象的不同特点,进行有计划地、系统地训练,才能收到良好的效果。我们都知道对足球运动员的培养必须从少儿抓起,我们中小学的训练对象就是少年獐,因此我们就应当针对少年獐的心理特点,在训练和比赛中加强对其意识的培养。
例如:在教少儿运动员学习新的技术动作时,技术动作主要是以运动表象和动作概念的形式传授给学生的,运动表象的形成,首先是通过视觉表象来进行的,而学生观察教练员正确的示范动作,并不能保证其正确的视觉表象的形成(这是由少儿运动员的心理沿未发育成熟所决定的)。因为当其观察动作的目的不明确时,在其大脑皮层视觉中枢起作用的并不是示范本身,而是由这种刺激引起的学生记忆中旧有运动经验为根据的动作形象,从而掩盖了教练员动作的特点。因此,教练员在技术训练中应启发其目的性,使之明确这一技术动作的目的及技术动作的特点,从而形成清晰的、正确的表象。在此基础上,使学生掌握技术动作的裨,即掌握动作的概念,有意识地对技术动作进行分析、综合,找出正确的肌肉感觉,从而加速其对技术动作的掌握。 如:在指导学生练习正脚背射门时,应使学生了解力的始发与力的传递,找出其肌肉感觉,并设想在比赛中可能出现的情况,来考虑如何运用这一技术,才能达到目的。
要培养与提高战术意识,还应熟练地掌握基本技、战术,这是提高运动员意识的物质基础。儿童少年的心理尚未发育成熟,往往不能理解或不能完全理解技战术的目的性,表现在训练中往往喜欢从自己的兴趣出发,所以对少儿运动员的训练在一定程度上是带有强制性的,这就要求教练员不断地督促其加强基本技战术的训练,并不断地启发其练习动作的目的性,以强化刺激。同时还可对其进行“系列化”的训练,所谓技术动作的系列化,就是指根据足球比赛的规律,针对比赛中所可能出现的情况而设计的连续的技术动作。实质上这一系列化技术动作的练习就是意识的培养。上面说过,少儿运动员的心理发展尚未成熟,往往不能完全理解技术动作的目的性,而做为教练员则必须非常清楚,他应当告诉自己的队员在比赛场上遇到某种情况应当如何采取相应的措施,使其对这些系列化动作有一初步的认识,提高其练习技术动作的目的性。这些我们可以称之为“意识培养的始发”或者雯“儿童少年战术意识发展的萌芽”,也就是说当其在比赛中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就能够立刻做出相应的反映,这实质上是一种反射过程:
                   刺激——→映象——→效应
                       ╲ ╱
                      心理效应
一定的刺激,导致一定的心理效应,引起机体产生相应的反映。
而上面的过程又是一个“反馈”过程,见下表:

 

教练员依据比赛规律,制定训练计划,安排训练内容,设计技术动作与战术配合,这些即为住处源;发送系统则是教练员的教授过程,这时包括训练的时间、强度、刺激量;由发送系统将信息源输入接收系统则是队员的学习过程,在输入过程中必然地会受到一些干扰,同伴的技术动作及记忆中旧有运动经验为根据的动作形象的干扰等,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队员掌握动作的效果,当队员经过一定时间的练习,掌握动作的程度和出现的问题一一输出,是否达到了教练员的预期目的则会立刻“反馈”到教练员的头脑中来,教练员对这些输出效果进行分析、综合,从而采取相应的训练手段,这是一封闭回路。通过这些反复的过程以达到提高运动员的意识,正确地掌握技术动作的目的。
“无球“技术动作的训练也是培养和提高意识的重要环节。足球运动的整体性很强,场上一人得球,其余队员并非袖手旁观、无事可做,而应立即采取相应的战术行动,这里就牵涉到运动员的观察力和预判能力,观察力和预判能力。观察力和预判能力是衡量足球运动员意识水平的高低的重要标准。例如:自己同伴得球,自己应当采取什么行动来接应或如何调自己的位置,这就要根据场上的情况作出预测和判断:自己的同伴是准备传球还是准备突破?对方会采取什么行动?对此要及时地做出反应,采取与之相应的行动。
经常地参加比赛,是培养和提高意识的重要手段。训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争取比赛的胜利,同时也是为了进一步检验训练的效果。基本的运动意识的培养可通过训练,而特殊的战术意识则要靠比赛实践来提高。这是因为训练毕竟不同于比赛,这时包括队员所处的环境、对手的特点、对抗的激烈程度等都不相同。比如说:我们在训练时所处的环境及周围气氛通常是比较平静安定的,对抗的激烈程度也往往远不如正式比赛,所以,这种训练达不到全面地提高队员战术意识的目的。因此,我们应当将训练与比赛实际结合起来,把比赛人微言轻训练内容的组成部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参加许许多多的大型正式比赛来提高队员的战术意识,这是不现实、也是不必要的。我们可以根据大型正式比赛的要求来组织模拟比赛,这就要求我们的教练员应当弄清我们所进行的模拟比赛与大型正式比赛对队员心理影响的差距。如场外噪声的干扰、对抗的激烈程度、队员对模拟比赛在思想上是否真正引起足够的重视等等,而采取各种手段,以弥补和尽量缩小这些差距,以便使自己的队员的意识水平能够胜任任何大型的正式比赛。总而言之,通过比赛,可以丰富队员们的临场经验,提高正确选择及合理运用技战术的能力,这无疑是提高足球运动员战术意识水平的一种有效的、重要的方法。
战术意识水平的高低,最直观地表现为临场的技战术行动的选择能力,这是评定运动员意识水平的又一重要标准。以盘带球过人技术而言,在十三、十四届世界杯足球锦标赛上,以马拉多纳为代表的一批杰出的世界级著名球星,都表演了极精彩的突破过人技术,而他们所采用的过人技术都是些最基本的过人技术,并没有什么新奇武器,他们所以在对手严密的重点防守的情况下,还能有如此精彩的过人杰作,除了级为熟练的个人技术之外,就是他们有着级强的技战术行动的选择能力,他们能够在快速、激烈的对抗当中,凭借敏锐的观察力和预判能力,及时正确地选择和合理地运用各种过人技术,来摆脱对方的防守。因此,要提高运动员的战术意识,就要不断提高运动员技战术行动的选择能力,要求队员们在训练和比赛中注意观察和分析,不断总结经验,训练时从实际出发,加强基本技战术的训练,杜绝那些不切实际的华而不实的花梢动作。
综上所述,技术训练的意识表现为行为的目的性、合理性和准确性,而技术运用的综合即为战术意识。战术意识水平的高低则表现为临场的观察力、预判能力、技战术行动的选择能力,此三者是评定足球运动员意识水平高低的标准,前两者是后者的基础,并从后者中具体地体现出来。队员意识的培养与提高在足球运动训练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并对足球运动的发展与提高起着巨大的促进作用。针对我们国家足球运动中所存在的问题,我们更应强调加强对运动员意识的培养,只有在训练和比赛中不断培养和提高运动员的意识水平,才能使运动员在比赛中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并富有创造性,这对于提高我国足球运动水平是在有脾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