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运动员的损伤特点及致伤原因的探析

 1运动损伤 
  1.1 运动损伤的身体部位与运动项目有关 
  有人将13个运动项目2040名受伤运动员情况加以统计结果表明:(1)按受伤总人数多少排列:1)田径491人,2)足球455人,3)篮球290人,4)体操164人,(2)按受伤部位(人数多少排列):上肢:1)体操91人,2)篮球46人,3)田径35人,4)足球24人。躯干:1)足球73人,2)田径86人,3)篮球42人,4)体操35人。下肢:1)田径368人,2)足球349人,3)篮球198人,4)体操38人。以上简单统计数字表明:体操运动员上肢受伤人数居首,田径运动员下肢受伤居多,由此可见运动损伤的部位与运动项目息息相关。 
  1.2 运动损伤与身体各部位的发生率有关 
  在上述调查的受伤情况13个项目运动员2040人中,下肢损伤最多占63.3%,其次是躯干占18.1%,上肢占17.4%,最少是头、颈部占1.2%(注二)。下肢受伤原因有二:1)身体局部负担过大。由于在许多项目中,下肢是其专项运动的主要部位,在运动训练中承受较大的负荷,所以下肢受伤率较高。2)从解剖生理上分析,下肢损伤最多的是足踝,占损伤的25.6%,居第一位,由于运动使踝关节因人体重心不断交替移动,容易失去平衡,引起踝关节各个方向的超常活动而导致损伤。 
  1.3 运动损伤的性质与身体各部位损伤分布有关 
  运动损伤性质分类,从解剖角度可分为:骨损伤,关节损伤,肌肉损伤等。这些损伤在人体各部位分布是不一致的。临床实践表明,在运动损伤中,肌肉损伤占第一位,关节损伤占第二位,骨损伤占第三位。在肌肉损伤中,肌肉拉伤占第一位;在关节损伤中,关节囊韧带损伤最多;在骨损伤中,骨膜损伤较多。在运动损伤中,人们还应对风湿痛这种不直接属于运动性损伤的疾病引起重视,因为此病对运动员的训练与健康有影响。 
  1.4 急性损伤与慢性损伤相关性 
  临床运动医学实践表明:急性损伤多于慢性损伤,但急慢性损伤与慢性损伤存在着相关性。这表现为:(1)某一部位的慢性损伤可以多次引起邻近部位的急性损伤。(2)有些慢性损伤是由急性损伤的治疗不当以及伤后训练时间安排不当转化而形成。(3)慢性损伤可以因运动损伤再度损伤变成急性损伤。(4)急、慢性损伤的科学诊断与治疗效果相关。 
   
  2 体操运动员损伤的特点 
  2.1 体操技术教学训练要求与损伤 
  由于体操单项教学对身体能力的发展有特殊要求,为此必需反复进行具有一定负荷的大强度练习,以提高体操专项身体素质和技术,长期的身体局部超负荷练习极易造成身体局部训练负担过重,从而产生运动损伤,这是体操运动员损伤产生的专项特点。 
  2.2 体操技术动作的特点与损伤 
  体操运动项目较多,现举几个容易致伤的主项与动作: 
  2.2.1 单杠:反掏前上转体180度,前上法助力不当致伤肩部。 
  2.2.2 吊环:摆浪振幅不协调致伤腰部。 
  2.2.3 跳马:助跑上板前空翻落地扭伤足踝。 
  2.2.4 高低杠:前空翻下、弧形前空翻下、后摆前空翻下,下法前接难新动作落地致伤膝关节。 
  以上只列举了四个项目某些易受伤动作。运动实践以及临床医学观察表明,在体操学习、训练、竞赛中,由于受主客观因素影响,在完成任何一个项目或任何一个动作时均有受伤的可能性,但受伤的主客观条件与所进行的动作、与受伤的部位、性质等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2.3 体操运动员的耐受力、运动能力与临床症状的特点 
  由于体操的项目与动作较多,技术复杂,因此受伤的种类也很多。当运动员受伤后,不论其属急性还是慢性损伤,均可以一般损伤学的理论、方法和临床要求进行诊断处理。但体操运动员损伤仍有某些特点,其表现为临床症状与损伤的性质、程度有时并不完全一样。例如:在运动实践中体操运动员的某些小骨不慎骨折,但并不完全表现出骨折症状,按一般损伤学的诊断,骨折的重要症状是丧失功能,然而在训练比赛中运动员虽然当时骨折,但并不完全表现出骨折症状,因为不论是在骨折的当时,还是二十四小时,甚至半月后运动员如轻伤一般,仍能参加训练和比赛,这在慢性损伤中较为多见。这种现象产生原因之一,是因为某些运动员的耐受力较强,可以忍受一时损伤的疼痛和身体的不适。二是因为受伤者已有的运动能力对组织结构的损伤尚能适应。例如有些运动员手腕舟状骨骨折,在早期易误诊为腱鞘炎,并不表现为丧失运动能力。误诊对运动有影响,但通过早期功能锻炼恢复,能使损伤减小到最低限度。为此在诊断中应特别谨慎,最好是拍X光片,但也不能完全依据X光片的诊断提出常规疗法。对组织结构的某些损伤,无需完全停止训练,应根据患者一般情况及运动能力,采取局部固定同时进行功能恢复与适量的运动,减少伤病恢复时间及程度。 
  2.4 体操运动员伤后病理性改善转变为生理性适应之特点 
  临床运动医学与实践观察表明,体操运动员的损伤在某种意义上既有病理性的变化,同时也转变为生理上的适应性。大多数运动损伤通过科学训练、合理安排运动量以及适当的治疗,可以使病理性损伤良性改善转变为生理性机能适应。例如一般损伤,医学认为凡有病理变化的均归之为损伤,但在运动损伤中的各种应力性损伤,如:小腿胫骨粗隆骨膜炎、膝关节滑膜炎、脂肪垫炎等。在受伤的当时或稍后表现为明显的水肿、充血等病理变化,但运动员并不因为受伤而中止训练,而是针对受伤情况科学安排运动量,不中断训练,在训练过程中这些急性病变有可能逐渐消失,形成新的运动适应能力使局部组织肥厚、增生、钙化组织结构渐愈,提高了运动能力。由此可见,在体操训练中,不能把在受伤过程中坚持科学训练从而产生的组织变化一概视为病理现象。 
  2.5 体操运动员不中断训练对损伤防治的临床效果与科学依据 
  一般医学认为,对损伤应以治疗为主,停止活动。而临床运动医学则认为,体操运动员应训练与治疗相结合,一般应以在训练中防治为主,坚持在训练中防治同时辅以医学综合治疗。临床实践表明:(1)体操运动员如果因受严重损伤,丧失运动能力危及健康或者是严重的急性损伤者,应暂时中断训练进行治疗与功能性康复锻炼,一般性况下不主张中断训练。(2)如果因损伤中断训练,不利于身体素质与机能的提高,也不利于局部组织的适应力和修复力的提高。(3)坚持训练与治疗相结合有利于整体身体素质与机能提高,也能发挥身体机能与结构的代偿作用。(4)便于巩固已形成动作的动力定型。运动实践表明:许多优秀运动员在受伤过程中不中断训练,伤了左侧练右侧,坏了上肢练下肢,四肢受损练大脑。有些专项多发病通过减少运动量或暂时停止训练,可以减轻或消除症状,甚至提高运动成绩。 
   
  3 体操运动员致伤的原因探析 
  3.1 身体素质发展与掌握高难度技术动作的矛盾 
  随着体操运动向力、难、新、稳、美方向全面发展,动力性翻转与静力性支撑组成成套动作,对身体素质、尤其对力量素质要求更高。从运动员参加运动的年龄来看,体操训练的年龄越来越早。从人的生长发育规律来看,一般说是骨骼系统、肌肉系统发育高峰在青春期(少年期)。所以力量发展的最高机能水平一般在青春期,训练的早期只有通过全面身体训练,促进身体素质的全面发展,进一步提高体操专项所需之能力。否则将产生身体素质发展跟不上掌握高难度技术动作的矛盾,这是体操运动较其它专项运动致伤较为突出的主要原因之一。 
  3.2 技术训练中的误区 
  新运动员由于缺乏技术训练,或动作要领掌握不对,容易引起损伤。体操运动技术的复杂多变、空翻要求运动员身体绕横、纵轴的旋转,因而身体参与活动的肌肉要求更高,动作错误、力量使用不当是导致损伤的常见原因之一。可见体操运动损伤的产生与动作技术掌握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如何根据人体运动解剖、生理及力学特点设计与创新技术动作,是学习与掌握高难度动作的要求,同时也是符合各人体运动器官系统活动规律,以及加强易伤部位肌肉功能锻炼,合理安排运动量不致局部负担过重的要求。对于技术动作各环节运用力学分析,在帮助运动员完成动作的助力使用时做到恰到好处。训练实践表明,吊环是致伤比例较高的项目之一,而在吊环易伤动作中又以摆动振幅不协调闪腰的比例最大。跳马也是致伤比例较高项目之一,跳马中以落地不当,而致伤膝、踝关节损伤多见。 
  3.3 大运动量训练与科学训练安排不当 
  运动实践表明,运动量安排不合理,不但不能迅速提高运动成绩,而且还会造成损伤,影响运动成绩的发挥。这是因为: 
  3.3.1 运动量过大或增加过急,超过了人体器官、组织的承受力。在这种情况下进行训练,人体组织结构因过度摩擦挤压、过度牵拉引起微细损伤的积累,如慢性骨劳损、关节劳损、肌肉劳损等等都是因此产生。 
  3.3.2 运动量过大产生局部组织疲劳,影响人体生理、生化过程的变化:局部组织发生代谢障碍:缺血、缺氧及各种酸性产物、废弃物的堆积,使肌肉产生僵硬,收缩力降低,时间一久会导致肌肉萎缩、功能障碍,严重影响关节的运动,是发生关节骨折、脱位、肌腱韧带断裂的重要原因。 
  3.3.3 不合理的运动量很容易引起身体疲劳,特别是神经系统的过度疲劳。连续的大运动量、没有节奏的训练,会导致运动员训练动机水平下降,练习兴趣不高,没有训练意愿。中枢神经系统对血液中正常糖量的变化有很大的敏感性,运动员长期过度训练血糖降低,大脑皮层兴奋与抑制过程失调。临床观察表明:疲劳的运动员其运动能力、精确度和共济机能能力均明显下降,警觉性和注意力减退,防御反应迟钝,大脑机能失调,这些都是发生运动损伤的原因。 
  3.4 其它致伤因素 
  3.4.1 训练学因素:如没有做好准备活动或准备活动不充分,训练场地器材不规范。 
  3.4.2 心理学因素: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与能力,对比赛结果胜负过分考虑,此外运动员的个性特征、动机水平、认知、情感焦虑状态、情感意志特征等。 
  3.4.3 社会学因素:社会与人文环境的适应性。 
  3.4.4 运动与医学因素:新伤未愈,过早参加训练和比赛,长期受寒冷潮湿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