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匹克亚洲赛艇教练员培训班资料

科特·杰森:(以下简称"森")

  我来自丹麦,丹麦是小国,但赛艇历丈悠久,从 1930年起已开始赛艇训练、生理方面的研究。尼尔森·道尔多年做了不少研究,我与他合作多年,我将重点介绍赛艇运动的生理知识,如:"划船与生理学的关系"、"如何进行生理测试"、"训练和适应"。
  我多年的研究主要针对赛艇优秀选手,帮助他们进行生理学评价,研究如何制订合理计划,用以指导训练。
  如何测定和评价运动员在训练中的表现?
  一个优秀的赛艇选手,也含其生理、技术、心理等诸多因素的综合。教练员首先要观察―― 生理状况、训练强度、技术等等。70年代出现的赛艇测功仪,原只作生理测试之用,现在除作测试之外还是一个重要训练手段。测功仪可以测定:Vo2max、能量消耗状况、做功效益、运动心率(反映运动强度)、血乳酸浓度等。通过这次训练班将介绍如何运用这些指标。
  以奥运优秀选手为模式测一些指标,可以作为评价赛艇选手的借镜。经过测定众多优秀选手,再经若干年积累,那么优秀赛艇选手的生理模式指标,就可以有个较为清楚的轮廓。
优秀赛艇运动员模式(示意图1):


2 

跑步、自行车运动员,在跑台、自行车架上测试,可以取得一定的生理指标,但不可能达到高度专项化。同样赛艇测功仪所作生理测试,相关系数虽大,也不能完全替代专项运动成绩。因水上专项有技术和效益因素,从优秀跑步和自行车选手看,不仅生理机能好,而他们在能量的节省和"效益"上,往往都有其独到之处,赛艇选手亦然。(示意图2)

3

目前赛艇优秀选手VO2max较高指标为 6.4-6.8。这是反映赛艇选手最大有氧能力的重要指标。无氧系统供能能力其特点是能量虽大但时间短,实验证明赛艇无氧供能约占30%,所以有氧供能对赛艇运动员来说是最重要的。总之,赛艇运动员的主要生理因素可概括为:1.VO2max(最大吸氧量),2.无氧能力, 3.能量的节省(效益)三个方面。(示意图3):


4

  示意图3是一个最大吸氧量评估曲线图,可以当作 "工具",据选手有氧分级递增测出的WTT,评估其最大吸氧量指标。
                         赛 挺 技 术
  瓦:赛艇的桨叶划水使船产生前进动力,由于桨叶是周期性地在水中和空中交替,其作用力是间断的,因而每个划船周期船速是变化的,(即加速和减速交替)不像摩托艇那样可以保持平稳的速度。从力学和效益的角度,船速的变化愈小越接近平均速度越好。
  实际情况是桨入水刚蹬腿发力时,船速下降到最低,(运动员常错觉地认为此瞬间船速上升)为什么呢?因这时桨手的体重(重心),蹬腿力的方向都作用于艇尾,形成一股和船前进方向相反的力量(负力量)作用于船上。运动员在推铅球、跳跃时,其作用力落于大地上,地面给予反作用力使铅球抛出和身体跃起。而赛艇此时作用力却集中于船上,给船前进速度一个 "负力",(和船前进方向相反的力)那么,这一"负力"能否减少呢?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入水之初不能用爆发力,只感到桨与水的连接,紧接着是匀加速地快速拉桨用力。
  示意图4: 船速力量船头起伏在划桨周期中的变化.(示意图4)

                                 5-6

  拉桨使船产生前进动力,其动力来源于人体的腿、腰躯、臂三大部份肌肉产生的力量,这三部份的肌群有如三部马达。人体最有力的肌群是腿部,其次为腰部躯干,臂部则最弱。正确的拉桨用力方法是:桨叶完全入水时腿先发力,此时腰躯和臂作静力对抗支撑。腿的蹬伸约至滑轨的一半时,腰躯结合(积极打开腰髂关节,上体积极朝艇首方向运动),这时腿部继续加速蹬伸,拉桨的后半部(桨与艇接近垂直时),臂部才积极地参与用力直至"后转换"桨叶按桨出水。(臂部参与用力的特点是力量虽比腿、腰躯小,速度却很快。)
  回桨(推桨)
桨叶出水回桨,若出手推桨和滑座、上体很快地冲向艇尾,瞬时船速虽然可以提高较大,但随之下降也很大。如示意图五所示,我们应该尽量地减少负力的加速,从而减少负力的消极作用,使船速较为匀速。(示意图5)
  正确的做法是:回桨时上体和滑座自然地跟上"出手",减缓向艇尾的加速,使负力减少到最低限度.
  入水:如示意图6所示(示意图6.1-2)

7-8

  从力学角度和实践证明,桨叶入水角度愈小(越空小),效果愈好。那么应如何减少桨叶入水角度呢?
  关键是推桨的后半部应提前转好桨叶(至垂直)那么入水就只剩一件事一一推至前端时顺势抬手放下去。实践证明,即使优秀选手也难于在入水前的刹那间做好转桨和入水两个动作。
  正确的入水动作是:推桨至小腿上方开始转桨,滑座运行至前端约剩10cm时(桨叶此时已转完至垂直)手臂继续前移,同时自然地拾手,让桨叶顺势落下去,要自然地、放松地抬手。不要抬肩,也不要抬头。
  亚特兰大奥运会上荷兰男子8+的入水技术就很好,尽管荷兰桨手的平均体能包括最大吸氧量(VO2max)远不如德国队强,他们却取得了冠军,从技术录相可见德国队抓水用力过大,入水角度比荷兰队大,据测定荷兰队的有效划桨角约90°,德国队为80°,荷兰队的平均途中桨频为36桨/分,德 国 队37-38桨/分。显然,荷兰队因其有效划幅较大,水下作用力时间略长,全程少划 10余桨,因而相对减少了每桨推桨时产生的"负力"。从技术等方面因素的组合,德国男子 8+也就只能屈居亚军了。另一个例子是男子 2x决赛,挪威选手的身体条件较意大利强,意队入水角小而较快,挪威抓水很用力形成入水角度大,结果也是意大利队取得冠军。
  有教练问回桨强调不要过快,桨频不就低了吗?
  瓦:桨频不应是赛艇追求的目的,追求的应该是速度,当然速度也必须有一定的桨频,但如果盲目地追求或提高桨频,反而是舍本求末有害无益,上面荷兰和德国男子8+决战亚特兰大的例子已经讲过了。荷兰队还做过一个实验,加速回桨使桨频每分增加1-2桨,结果速度反而下降。
                             9

  森:我们也曾经做过用不同桨频移动上体测定其能量消耗,证明桨频愈高能量消耗愈大。划船讲效益就要使能量的消耗与提高船速成正比例。
  瓦:在赛艇的技术教学训练中,应该教会桨手掌握和体会划船的三大要素,即第一:用较低桨频获得最大船速;第二:划桨角度单桨应达到90°,双桨 110°,(必须是实际的有效划水角)第三:腿、腰躯、臂部三部分肌群的合理结合应用。
  运动员在拉桨时应有加速用力的感觉,而推桨时则有 "滑翔"的轻快感。每分钟划26一30桨应能达到最高船速。比赛时起航18-20桨之后便集中注意力把握上述三个要素。赛艇的技术教学训练桨频从20桨/分起逐步提高始终要注意贯彻三个要素。
  如何教会选手正确完成拉桨的结束部分呢? ,
应提示桨手感到桨是手的廷伸,水即是船,桨入水后象手匀加速地推船,而不是打水、桨推水。划桨要有韵律感。出水一刹便要出手推桨,不要拉得过后而间断。桨手要感觉到一旦一桨推船完毕就按桨出手,应由桨手自己感觉和把握回桨的节奏和时机。这种感觉的培养也是从每分钟 18-20桨的划桨训练中逐步提高的。
  单桨选手在划桨过程中要注意头部和身体重心不能过份偏离船的中心线,因为偏离大会产生很多的 "负力"。为了保证单桨的划桨幅度,肩在推桨(特别在入水之前)要注意充分地放松。
                         赛艇器材的调试
  滑轨长度以72-74cm为好,其前端(单桨多人艇)超出桨栓柱对船的垂直线位置约3cm一4cm。

10


  入水前桨手上体前倾约40°,小腿与船垂直。脚踏板的角度和位置应据桨手小腿的长短,跺关节的柔韧程度等调至舒适位置。鞋跟至滑座平面高度,男子一般18一19cm,男轻和女子此距高可短1—2cm。
  单桨桨柄: 船中心至桨把端30一3lcm。
  双桨: 桨栓距,桨柄重叠部分18-22cm。
  单桨: 桨架高度16-18cm。
  最重要的调艇是调准确桨栓(桨环平面)至水面的合理高度。此高度若过高则抓水角度大,有效划桨角减少且不易用上全身之力。过低则入水前"扬桨",入、出水困难。以大桨叶(斧式桨叶)为例各类艇的合理高度为:
  男子 : 1x  (20-22cm) 2-、2+ (22一23cm)
      2x  (23-2Scm) 4-、4+ (24一26或28cm)
      4x  (26-27cm) 8+ (27-29cm)
  女子、女轻和男轻比上述高度可略小1-3cm。
  测量方法: 在平风无浪情况下,船置码头边水中、上桨于桨环中,选手坐船上握住桨柄水平仪横搁船舷上调整船的水平状,测量水面至桨环平面的高度。通过调整使此高度接近和符合上述要求。
  桨叶对水面的适度倾斜角(由桨栓轴、桨颈所综合于桨叶),见(示意图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