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枪慢射规律性晃动有利于完成击发动作

江苏省射击队殷京林
  自1984年美国洛杉矾奥运会,我国选手许海峰在男子60发慢射手枪射击比赛中,以566环成绩获得冠军,王义夫以564环获得铜牌后,国内射击慢射项目的整体水平逐年上升,后备人才不断涌现,出现了一批优秀人才。在一系列世界性比赛中,取得了优异成绩。为使我国手枪慢射项目在世界上继续保持优势地位,还需在技术的各个环节精雕细刻。自己作为慢射项目的教学工作者,对慢射项目技术形成某一关键部份:规律性晃动中完成击发动作的问题进一步加以探析。
  一、关于相对稳定问题的思考与认识
  从项目特点看:手枪慢射与步枪(立姿式)和25米手枪项目相比,就更难控制其枪支的晃动。这是因为步枪与身体的多处结合,25米手枪枪管长度瞄准基线少于慢射手枪15公分左右的缘故。拿手枪慢射项目与男子立姿射击相比较,同样的距离,手枪慢射靶纸10环直径为5公分,步枪靶纸IO环直径为1公分。步枪40发立射达到380环以上可望进入全国比赛3X40项目的前八名(卧射和跪射环数还不能太低),平均每组95环。而慢射项目60发每组平均成绩达到95环,总成绩570环以上则在全国比赛和国际比赛中不多见。两种枪弹的自然散布要求在10环以内,用实际成绩要求与10环比例衡量,对慢射手枪持枪的稳定要求要远远地低于步枪立姿的要求,这是项目特点所决定的。所以从事慢射项目的运动员在训练和比赛中,无需过分追求枪支的绝对稳定,而是运用持枪的规律性晃动完成高质量的击发扳机动作,以求达到相对稳定。
  二、建立规律性晃动足提高相对稳定的关键
  在训练中,让射手建立正确的外型姿势动作,握把和据枪手臂的协调用力是持枪规律性晃动重要的物质保证。应从以下几方面着手进行。
  1.掌握平行晃动
  平行晃动是规律性晃动形成的基础。一名优秀手枪慢射运动员某一技术动作的形成,是通过长期的专业系统训练,逐步达到持枪的平行晃动,其表现形式呈:有规律的左右运行和上下运行。人体左右晃动与前后晃动的大小,是由自身的平衡能力所决定的。枪支左右、上下晃动幅度的大小,决定于相对稳定值的高低。
  通过红外光点测试仪进行测试,每10次为一组,基本上能观察出不同技术层次的运动员相对稳定水平(见表,单位:毫米)。
  从测试结果可以看出:象顾俊、李怀宁的专业训练均在10年以上的运动员,已完全具有了相对的稳定水平。他们的成绩在全国比赛中名列前茅,各队员的相对稳定区域范围大体呈扁椭圆型。
  以瞄准区域持续时间分析,虽然不同技术层次的队员,在晒区所持续的时间相差不大,但与其各自的相对稳定值结合起来,问题就有了明显的反应。
  徐坤参加专业训练仅两年,在瞄区完成击发动作时间比顾俊还稍长些,但他的相对稳定区域是在8环范围内,而顾俊的相对稳定区域在9环以内。从规律上讲:9环内晃动要比8环内晃动其规律性要强得多。从红外光点测试仪上可以看出:顾俊的光点线路经过10环的次数比徐坤多出近一倍,后者所持续的时间有一半分散到8环环距里去了。因为晃动大,规律性相对要差,造成瞄准时间长,扣压扳机不敢大胆去做,更谈不上射击提前响了,这是相对稳定水平所决定的客观现象。
  2.克服角度晃动
  初学射手由于训练时间短,持枪稳定性较差,在瞄区内保持平正准星质量低,这是角度晃动造成的。如果这种现象出现在台发前0.5秒,不管其差异有多大,都会直接影响到子弹命中靶纸上的环数,就是一名高级射手也不能高百分比地保证击发前不出现此现象,有数据可以分析出击发前保持平行晃动的重要性。
  假如射击位置正确,枪口指向位置正确。角度变化是在击发前0.5秒时出现,弹头出枪口前的变化量在0.5毫米时,偏差量将是50000mm(射击距离)X0.smm(角度变化量)斗380mm(瞄准基线长度)一65.7mm。其弹着的位置在8环上。
  所以,从事慢射项目训练的运动员,在平时训练中力求注重平行晃动质量,建立规律性晃动,以达到提高相对稳定值。
  三、规律性晃动台发在比赛中的应用
  1.消除求稳心理
  比赛时,许多运动员总有求稳的意识,认为枪越稳越好。这种稳并不是自己平时训练的动作技术,它必须要在操作动作的某一部份发生变化,才能达到潜在意识的“稳”。例如:多数比赛经验欠缺的队员均有握把力量临时加大现象的发生。
  由于握把力量的加大,极易造成做动作时,食指僵硬,食指正在单独用力质量下降,几十克重的扳机引力会扣不响、压不动。求稳本身就是紧张、心理焦虑的表现。有的队员还会出现越是求稳越不稳,平时建立起来的规律晃动变成无规则的抖动,求稳还会造成在瞄区持续时间增长,过多消耗精力和体力,对比赛发挥有害无益。
  在比赛中由于客观环境地变化会对平静的心理产生直接影响,可能会增加晃动量,降低相对稳定值,枪四位置经过10环的次数相对减少,但本质上没有大的改变,平时训练掌握的扣压扳机动作会在基本晃动中得到认可。击发扳机动作质量好与坏,直接影响弹着位置,练就的技术能否适应比赛,这时可得以充分体现。
  所以,比赛时从教练员的指导到运动员本身必须坚定在晃动中完成击发扳机动作的信念,其意义在于练以致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