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击综合技能提高中的心理训练

   射击是集天赋、技术、心理、枪弹、环境等主客观因素于一身的一项竞技体育项目,对这些因素的全面了解,摆正主客观因素的位置,制定长期训练计划,有效地循序渐进,最终屹立于竞技场的巅峰,是每个运动员努力的方向。
  不管是初级射手还是高级射手,都不能回避心理因素对成绩的影响。有人说射击比赛是三分比技术、七分比心理,一语道出了心理对射击起巨大影响作用。
  心理不但影响比赛而且还影响训练,有运动员说射击训练是好三天、坏三天、不好不坏又三天,我认为很大程度是心理变化造成的。对心理的表现,不能单纯以紧张和平静的心情来衡量,实践证明,心跳快慢并不与成绩成反比。运动心理学用应激水平来衡量。简单的理论容易学,要真正了解自己、掌握心态、认识射击本质并非易事,只有通过不断的学习、实践,才能有所收获!
  影响射击成绩的因素太多了,本文只从一方面论述,瞎子摸象,还望多指正。
  史蒂芬•霍金的《时间简史》解释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定律,其中的一条是”受引力的作用,空间--时间不是平坦的。“他解释道:由于太阳引力的作用,太阳周围的空间--时间是弯曲的。地球在它的引力范围内,绕太阳公转,我们从三维角度看,地球是走曲线,事实上地球公转的圆是最短的轨迹--直线,时空是弯曲的,直线被我们看成了曲线。
  既然空间--时间并非我们想象的平坦,那么我们可否用四维方式来想象和理解我们的射击呢?
  在佛教书中有这样的段落:六尘缘影,集起为心,心是思想和念头。性是生起心的根本,是心的本原,它是生起心的能量,没有它,对境生不起心来。
  “心“和“性”都是存在的,但却看不见、摸不着,除非修炼至明心见性!
  为便于说明,我们暂且把“心”形容成“立场源”,好比太阳;把”性”比喻为”引力”。注:此处技能是综合能力的代名词,不单指技术动作


  注:此处技能是综合能力的代名词,不单指技术动作
  技能随着时间、训练量、认知程度不断上升,在受到”心”的引力的影响后,上升直线渐渐弯曲,进而发展为:


  这样就出现了好三天、坏三天、不好不坏又三天的无法突破的训练局面。运动员主观地认为技能是直线上升,但结果是曲线,是停滞不前。
  当比赛来临之际,运动员对周围的一切,包括身体内在及动作更为敏感,六根落影使“心”的立场更强,”性”起作用,引力也更大,技能发挥受到的影响也更明显。说三分比技术、七分比心理是很有道理的。
  我们可以想象,平时训练和比赛时时刻刻都“心”的引力影响,只有通过刻苦地磨练,练就了”平常心”,才能释放出“心”之能量,使引力减弱,技能得到充分地发展与发挥。
  佛教高僧马祖说平常心即是道。
  我们是练枪,非出世修行,我们的目的是要克服心理障碍,来提高射击水平。原国家队总教练张恒常教育运动员的一席话,我想就可指导我们练就射击的平常心。
  争是不争,不争是争
  这是一个辩证法,是一个认知基础。如果我们的训练是坚持以一个长期计划来实施,比赛就是训练周期的一部分,那么训练中的某天的训练状况、比赛中的某组成绩都只是大计划中的小反映。“心”不以小反映所动,不图一时之快,不喜不悲,宠辱不惊“不争”就是这个概念,以循序渐进,水到渠成的概念去训练、比赛,实力将成为“不争”基础上的最有力的争!
  反过来,我们强调争,争就会产生“比较”,同时也产生“想打好、怕打坏”的普遍心理。“比较”就会收集信息,”心”的立场也就越来越强。每天、每组的成绩都会或多或少的影响你的思想,特别在怕打坏的心理作用下,更使运动员的技术训练不能完成系统化,常常动作在一发远弹、一个低组上修正,很难实现自动化。于是技能受“心”的强引力影响,一直不能提高。争的结果是什么也争不到。
  平时不争,比赛争这常是运动员暗下的决心和别人对运动员的期望。比赛中发发必争,决赛时发发咬住,这运动员常讲。有必要再分析一下”争什么、咬什么”的问题。前面已经把争是不争、不争是争的辩证关系说了一些,我想这里的争、咬是一种精神,一种胜不骄、败不馁的气质。发发争得到,枪枪咬得住,关键是“不争”,发发“不争”必然发发“争”!
  关于把”不争是争”的哲理运用于训练和比赛的具体方法,我谈一些个人的看法。
  注重过程!
  这非空话,应包括注重平时训练的计划过程、实施过程、规范动作过程和比赛过程。教练常要求运动员在比赛中注重过程,打一发,甩一发,发发从零开始。但在比赛中运动员常犯精力前移,算环等毛病,很难集中于过程中。这是因为平时没有养成注重过程的习惯,加上比赛中环境、信息复杂,注重过程难上加难。
  要在平时养成注重过程的习惯,关键在教练。教练在对本项目技术特点、力量分配、成才规律等各方面透彻认识之后,制定出一套长期的、行之有效的训练计划,并要求运动员严格实施、执行。每个阶段的训练成果都胸有成竹,一步一个脚印地走,队员就能不受”心性”束缚,逐步练就强有力的技能,成为射击高手且常胜不衰。要是教练顶不住上面的层层指标压力,一会儿要争这,一会儿要争那,受伤的一定是运动员。
  教练的不争,其结果是拥有实力渐强的队员。训练中的不争是双方面的。队员在认真执行教练计划的同时,自身也应注重过程。在长计划训练中,不断记录下自己身体的变化、力量的变化、枪感的变化、技术的熟练程度和成绩的体现。综合上述情况,向教练及时反馈,以证明自己的努力是否与教练的意图一致。在每堂训练课中,更应注重动作过程和内在感受。在平时成千上万次的训练之后,技能不断强大,上升时受心、性的引力影响就小了。如图:


  队员通过平时的努力练就了强技能,在比赛时仍应以“不争”去争。
  比赛的心理准备方方面面很多,牵涉的面太广。我暂从两方面浅谈比赛中“不争”:
  1、技术:
  运动员按基本动作去做,集中精力做平时练得最熟的、最容易做的动作。做这些动作,心态就平和,心的引力减弱,技能起直线,动作就流畅。
  枪支的平稳、瞄准的精确度、理想的击发景况是由平时练就的,这些是获得高环的基础,是功底的体现,不应是我们在比赛中去追求的。功底不足,是没有应急方法可以获得这些的。如果运动员在比赛中追求它,只有靠捕捉,用捕捉到的瞬间去配合击发,成功的概率很低,动作也必产生偏差。
  2、自我要求
  ”放得开”就是别对自己“太苛刻”。用一个比自身综合水平略低的环数做指标,而不是纪录或自设的坎或更远的名次要求,心态自然就正。一个略低的指标,一个简单的操作过程,心的引力在技能上起的作用就小,心的能量被释放,引力也小,周围的信息压力等不被引力吸取,心的立场就减弱,这时自己再以轻松的心态去做动作,结果很容易出现流畅状态,打出高环,冲击纪录。
  小结
  “不争”的体现在于注重过程,注重过程又需从平时做起。一贯成习惯,用实力说话,以“不争”去实现“争”,充分展示自己的天赋。
  成功并非易事,老子说“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我们以”争是不争,不争是争“作为指导思想,”注重过”作为训练的实施方法,其结果应体现为“明明白白,从从容容,真真切切”,“平常心”就该如此。
  教练、运动员制定计划、方案、赛前准备,非得要明明白白;实施过程,训练比赛应从从容容;打好像我,打坏认可真真切切地接受结果,平静地面对成功,整个比赛如节日般让人轻松、愉快,这是多么美好和令人向往啊!